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自由亚洲采访:中国一些干部培训中心成为腐败温床]
陈泱潮文集
·中共对民进党态度变化的原因
·中共“联俄抗美孤台保专制”外交战略的破灭
·台湾安全与中共十六大关系最为密切之点
·江泽民欲任内武力解决台湾问题的苗头
·台湾民主外交的突破性胜利——评吴淑珍成功访美
·今度ABEC两岸和平双赢风景线
·中共16大政治报告与台湾之路
·5.20是一个伟大的日子!(图)
·面对陈云林访台的喜与忧
·ZT:永远的邓丽君
·為王郁琦在南京大學的演講鼓掌叫好!(圖1)
·曹长青:反服贸是反中共并吞
●对美国的呼吁
·发扬麦克阿瑟精神,推动中国民主化变革------陈泱潮给美国布什总统的信
·美国总统布什办公室给陈泱潮先生的回信
·布什总统在德州烧烤宴上送给江泽民的最好礼物
· 呼吁美国政府关注中国人权律师郭国汀的遭遇
·陈泱潮呼吁美国帮助中国民主化
·陈泱潮2006年3月27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DC白宫前发表演说全文
·对美国帮助中共加强网络封锁的抗议和声明
●有关中国民主运动
·致中国民主运动全体同仁
·敦促江泽民先生春节前释放民运人士书(2002-2-4)
·今日之战,胜不在兵,而在真理——热烈祝贺中国民主团结联盟第10次代表大会的召开
·陈泱潮与王雍罡先生通讯:关于中国民主运动理论、信仰和领袖等问题
·致王力雄
·关于发起成立“反恐保民护法爱心律师团”的倡议书
·中国民主运动迫切需要实现革命的大联合
·中国民运致胜之道与中国的最佳归宿(之一)
·中国民运致胜之道与中国的最佳归宿(之二)
·中国民运致胜之道与中国的最佳归宿(之三)
·中国民运致胜之道与中国的最佳归宿(之四)
·中国民运致胜之道与中国的最佳归宿(之五)
·给刘荻—— 一个老战士的敬礼
·他演讲时挥起了仿佛是巨人之手,而且似乎能够借来金光(图)
·撒豆成兵 、各自为战
·“风波”与“大会”之后,民运必读
·薛伟《民運隊伍中的左派幼稚病》及天药网特别转载薛偉先生这篇文章的按语(外一首)
·关于支持王希哲先生《几点紧急意见》的声明和补充建议
·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维护民阵的团结和统一
·团结起来,认真思考,为中国美好的的明天竭尽努力!
●先礼后兵,排除干扰
·奸坛墓志铭
·痛斥“民主跳蚤”1.2.3.4.5
·痛斥“民主跳蚤”6
·痛斥“民主跳蚤”之7
·痛斥“民主跳蚤”8
·痛斥“民主跳蚤”9.10
·痛斥“民主跳蚤”11.12.13.14
·就《痛斥民主跳蚤》一文引起的风波致〔博讯〕主编
·痛斥“民主跳蚤”(全文)
●中国人权律师基金会
·支持郭国汀律师负责组建中国人权律师基金会
·着眼大局、维护正义,推荐郭国汀先生参选第三届「亞洲民主人權獎」
●接受采访
·陈泱潮原声宣读:《“以独攻独”宣言》
· 请听百姓的喉舌——陈泱潮的声音
·希望之声首发:陈泱潮:2005年是动摇中共的一年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安培报道:欧洲华人悼念紫阳,呼吁平反六四
·希望之声5月28日讯:专访民运老兵陈泱潮
·中国媒体的假新闻现象
·中共加強外文報刊管理 鞏固思想控制
·讨论:中国政府高官任职大学新闻学院之影响
·希望之声采访陈泱潮
·就2005年中国十大新闻回顾陈泱潮接受希望之声采访
·希望之声特约记者李洛采访陈泱朝元宵节绝食——用绝食唤醒民众
·讨论:汕尾事件两会期间受媒体追问
·讨论:2010年建成惩治腐败体系能否实现
·希望之声录音:中共暴政已经坐在了人民革命的火山口上(图)
·讨论:中共党员总数有所增加
·讨论:中国军方将对千名高级官员进行审计
·自由亚洲采访:中国一些干部培训中心成为腐败温床
·家人希望黄金秋能够获减刑/陈泱潮、徐沛促请中国政府尽快释放黄金秋
·经历过迫害的人理解耿和的声明
·中共高层权力斗争 武警部队作用引关注
·希望之声报道陳泱潮:賈甲起義是中共倒行逆施的結果
·“团派“下的中国
·希望之声采访报道:江澤民應該繩之以法
·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 (一)陈泱潮谈中共对知识分子的迫害和毒害
·陈泱潮认为,大独裁者排行榜排名对胡锦涛不公,胡锦涛应该名列前茅
·公开信要求为“右派”平反赔偿
·ZT采访:中国民运人士访港的背后
·陈泱潮:海外的中共特务曾对我发出车祸死亡威胁
·陈泱潮八一前夕呼吁中国全体军队官兵退党
·陈泱潮伍凡评中共连发五文件整顿军队防兵变
·希望之声:丹麦中国民主人士支持人权圣火接力
·社会太黑暗,希望在人民
·中共为丛驱雀为渊驱鱼
·安培报导分析人士谈中国是否有政治改革迹象
·自由亚洲电台:分析人士指养中国共产党费用太贵
·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报导:“罗彩霞事件”折射权力腐败无处不在
·中共新华社将在欧洲推出英文电视等
·事实证明:中共实行军阀独裁者权力终身制已经制度化
●请愿与签名
·《就纠正6.4大错、促进军队国家化、创建中华合众国 致江泽民公开信》征集签名公告
·强烈呼吁:国家军委主席职务绝对不能由胡锦涛集权接掌请愿书
·就抓住时机、集中力量、全力开展〔反对权力过分集中、反对胡锦涛担任国家军委主席全民签名请愿活动〕致中国海内外各界贤达
·在《要求释放政治犯呼吁书》上签名的留言
·诅咒黑暗
·《反对胡锦涛极权接掌国家军委主席请愿书》第2号通告:签名、留言等
·声援中国人权律师郭国汀征集签名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由亚洲采访:中国一些干部培训中心成为腐败温床

   
   【大纪元8月25日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安培报导)中国许多党政机关和国有企业都建有培训中心。值得注意的是,一些培训中心非常豪华,偏离了培训的本意,成为党政干部用公款娱乐享受的场所。中国是否有能力消除干部培训中心里的腐败现象?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安培邀请贵州的独立分析人士陈西先生和旅居丹麦的政论家,《特权论》一书的作者陈泱潮先生就此进行讨论。
   
   联结收听
   

   记者:在中国国内许多党政机关的培训中心的使用情况似乎已经成为了一个公开的密秘,就是党政干部到那里面去开一会儿会,然后就去娱乐、搡拿、游泳、唱歌等。贵州的陈西先生,你看党政机关的培训中心的腐败问题有多严重呢?
   
   陈西:我经常听到有这些事情。共产党一党专政这么一个政权,它实际和过去有些变化了,过去的那种共产主义理念没有了以后,已经转变为人生最低贱的追求,也就是说权力或者肉体上的这种追求。
   
   现在各个单位就我所知道的,比如说省里面各个大的部门它自己都有招待所,所谓宾馆、大楼。那他们的培训中心就是下面的,县里面、市里面到省里面去培训,实际就是到它的宾馆里面来吃喝玩乐,享受一种腐败。他们给他开了票回单位去报销,洗搡拿也好,唱什么卡拉OK、包房也好,异性服务也好,都可以公开的成为他们的消费品。
   
   安培:中国媒体披露说,党政机关兴建培训中心在全国非常普遍,各中央部委、各省厅,许多党政机关、大型国有企业都有,甚至一些偏远的、贫穷的县也有豪华的培训中心。陈泱潮先生,你看这类的培训中心它偏离了培训的本意的话,说明什么样的问题?
   
   陈泱潮:这些现象说明中国共产党在现存的特权生产方式之下,已经彻底的腐败变质了,本质上已经烂透了,这是本质的反应。他们的培训中心直接了当应该叫做“腐败培训中心”。
   
   它的生产方式是必然产生出特权官僚阶级来,它是权力固定化垄断。而生产的另外一面就是政经合一的生产方式,现在再加上官商勾结、钱权勾结的交易,使它成了最坏的资本主义。
   
   那么人性,像陈西先生刚才说的,他们的信仰呢,你说他没有信仰,不如说他们信仰了最坏的唯物主义,或是“金钱拜物教”。那么他们这样一个从心灵到肉体,从体制到个人素质,都彻底烂透了,无药可救了。
   
   安培:为什么会以这种培训中心的形式出现呢?
   
   陈泱潮:培训中心它一般,以中共的情况它是要加官进爵要经过党校,所谓“教育洗脑”,这些都是一些物色了准备要培养提拔的人,这些培养提拔的人一方面是要给他们一些好处,另一方面,这些人又要成为一个拉关系的机会,因此就是一个腐败的温床,他用这样拉关系的机会,去竞相花钱,他们可以报销,就产生了这种状况。
   
   安培:中国媒体引用了北京市纪委监察局的数字说,北京市豪华培训中心成立的高峰期,是在1986年到2000年之间,到2004年6月,北京这种具有住宿、娱乐、餐饮的各种功能的培训中心有54个。
   
   而国家审计署2004年的数字也披露国家电力公司2000年召开的一个内部人事官员会议,短短三天花了三百多万元人民币,事后也是通过下属的培训中心在帐目上进行技术性的处理。陈西先生,您看现在中国的媒体已经把培训中心的一些问题报导出来了,这个是不是说明中国官方有意整顿培训中心的问题呢?
   
   陈西:我个人认为中国官方现在注重培训中心出现这个问题,所以就前一段时间媒体广泛的暴露了一个问题,就中共政权它有几千万花在差旅费、吃饭费用、招待费用。培训中心实际就是其中的一个毒瘤,最大的毒瘤实际是中央党校。
   
   我所了解的中央党校它不单是高一级的官员里面,他们去培训三、五个月,有时候一年半载,实际就是中国黑官现场,也就是我们普遍知道的官员买官、卖官,这个培训中心就是变相的跑官、结党营私的场所。
   
   现在他们发现这个毒瘤,估计他们想把它割掉,但是我个人认为它有这个想法,是不可能割得掉的。中央党校它能够把它撤销吗?我看是不可能。
   
   安培:中国近年来包括那些腐败大案,像胡长青等腐败份子,据说他们都是长期住在党政机关的培训中心里面,过着浮华堕落的生活,培训中心成了腐败的一个载体。那中国过去整顿过党政机关的小金库的问题,官员外出赌博的问题等等。陈泱潮先生,你看中国有没有能力整顿培训中心的问题?
   
   陈泱潮:因为这个是个体制问题,他们是治标不治本,根本不可能除掉病根的。而是像那个韭菜一样,一边割韭菜,一边施大粪,韭菜就疯长,他们除不掉的。
   
   就像陈西说的,中央党校就是个毒瘤。我想起我在出国前夕,我几次到中央党校去,那里亭台楼阁,十分豪华,那时是2000年。它从那里就是一个腐败的发源地,现在发展到这个程度。
   
   它往往要搞的时候是涉及它党内权力斗争的时候,喊反腐败的口号,其实是打倒政敌,安插自己人马的这样的一个机会,根本没有真心实意的反腐败,全部都是一些邪魔现象。彻底改变这种现象,只有实施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中国共产党不再是全国财产的垄断者,有民主机制的监督才有可能。
   
   (据自由亚洲电台录音整理)(http://www.dajiyuan.com)
   
   8/25/2006 7:55:46 PM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6/8/25/n1434163.htm

   
   纪元导航 主编信箱 推荐给朋友 打印机版
   相关文章
   
   # 黄广湘:官多为患,十羊九牧 (2006年8月25日)
   
   相关专题
   
   # 音像天地
   # 腐败与反腐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