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西文集
[主页]->[大家]->[陈西文集]->[“自由威胁论”还是“权力威胁论”]
陈西文集
·7.1外宣办高调亮相 应对信仰危机退党大潮
·贵州人权研讨会呼吁全民选举
人物春秋
·两位伟大的自由民主斗士——林牧与里根
·以拓展人权来缅怀包老
·李元龙案终审挖出“新罪状”——在天安门广场焚烧国旗
·杨建利博士的“中国之痛”
·大义凛然的吕耿松先生与一封“慰问信”
·揭穿中共的花瓶选举 我给孙文广教授当义工
·在一个诗人遇到匪的国家——读力虹上诉状
·活得永垂不朽的人:张胜凯
·推荐杨天水为2006年度 “自由精神奖”候选人联名信
·魏京生第二届民主斗士奖致谢词
·与俞壮士同行挑战专制权威
·一场法治与人治的搏斗 记李元龙案庭审特色
·山东出“响马”也出好汉
·走近夜狼──李元龙
· 06号独羁室
·还我高律师的尊严和自由/陈西
·向郭飞熊、周志荣、林牧致敬\陈西
·当代诗魂“五老抗”黄翔——写在“民主墙”诞生28周年之际
·罪与罚无边的人治国家:评郭起真、李元龙案\陈西
·“国际人权周”思念严正学君\陈西
·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提名
·希望之声:中国社会需要贾甲的精神
·贵州人权研讨会悼念“改良派部长”朱厚泽先生
民主实践与时事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第二号)
·中国民主党致中国共产党的公开信
·假设瓮安是一个国家
·惊动了中共公安部的贵州人权活动
·公安部强迫我们抵制奥运
·网路悼念“六四” 海内外两百多人聚会
·贵州陈西悼64被扣 派出所:上级命令
·贵州公民陈西被押回家中软禁,陈西向当局提出严正抗议
·"民间瓮安真相调查小组"成员受监控
·“瓮安事件”真相调查组资料被公安违法扣押
·陈西:官权猖獗的大陆中国:记贵州第二届公民国际人权研讨会经历
·贵阳市的跳蚤市场_维权感想
·记“64、18周年座谈会”与公安的抗争
·迟到的十八周年“六.四”公案座谈会
·民主实践中的民主、正义品质
·我们为什么要组党 纪念九五“六.四”组党
·九省市民主人士集聚西安缅怀——民主斗士林牧前辈
·贵阳街头出现议论政治的乞讨/
·祝福你,《民主论坛》
·贵州异见人士聚会遭打压 陈西被传唤八小时
·一次最长时间的晨练
·人权捍卫者陈西被囚记
·法国《费加罗报》常驻中国记者采访六四
·大陆民众盛赞神韵 捍卫观看演出权力
·美国之音:贵州活动人士捐助狱中人权捍卫者
·美国之音:贵州维权人士声援拆迁户遭传唤
·希望之声:云南李纪恒提案属反人类
·举国哀悼玉树灾民 民众呼吁对人祸问责
陈西与友人
·大陆学者:“神七”上天 结石会落地 “面子工程”变“丢脸工程” 中共营造爱国主义狂热、转移危机落空
·献给为突破互联网封锁而辛勤工作的人们
·与议报说几句心坎上的话
·贵州著名民主人士陈西10年刑满获释
·英勇不屈的陈西-杨天水
·陈西先生——欢迎你归来!吴玉琴
·我的难友陈西——廖双元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加入真相联合调查团
·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提名:当代中华民主英雄:秦永敏、陈西、张林
·李大立:民主对于中国不是异物--读陈西"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有感
·邓焕武 :为什么硬着头皮不放刘晓波?兼批陈西的《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
·张三一:民主必成为中国的己物
·一名基督徒给一位非基督徒回信
·零八宪章签署人陈西和日本记者见面再遭警方阻拦
·吴 郁:民主对于中共是异物
·春水.致陈西-故土上的流亡者- 欧阳小戎
·读者作者共贺《北京之春》第200期
·贵州维权人士:谴责中共判决潭作人
·侯文豹:强烈谴责贵州警方对陈西家庭的破坏
·希望之声:李洪志先生真善忍的理念光彩照人
·刘贤斌再度被捕 中国纷传“我是刘贤斌”
最新文章
·德国之声:贵州民主人士传递“北非”信息,遭警方暴力干预
·BBC:“贵阳警方打压宣讲埃及局势者”
·法广:贵州警方阻止散发有关埃及和突尼斯反政府风潮的传单
·自由亚洲:港媒热议埃及变天 六四军人赞埃及军人(图,视频)
·美国之声:中国维权人士被抓被放令人捉摸不定
·反监控要自由:陈西谈贵州人权活动遭受严控的情况
·大纪元:公职招聘陪吃陪唱 大陆学者:近亲繁殖潜规则
·公民刘贤斌——我的挚友
·妻为朱虞夫申请取保 陈西吁更多国人践行
·自由亚洲电台:教师高纯炼因茉莉花获罪 姚立法在北京逮捕后音讯全无(图)
·自由亚洲电台:贵州异议人士办民主展被抓 吕耿松将出狱同道被禁迎接
·美国之声:中国独立参选逆势壮大 四异议人士投身选战
·新唐人电视: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参选人大代表 促民主
·贵州公民第七届人权研讨会公告(图)
·希望之声:贵州人权研讨会:建开明社会风气 不畏强权参与竞选
·新唐人电视: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参选人大代表 促民主
·美国之音:贵州独立参选人陈西被失踪六天
·我们的信心,我们的期望——从陈西“被落选”看中国人大选举
·争取拥有一张合格的“选民证”
·贵阳选举日临近,各独立候选人和支持者被失踪旅游
·自由亚洲电台:贵阳人大参选人连番遭打压 陈西被警抄家拘押
·温家宝撰文透视——贵阳民主沙龙
·文化决定论与制度决定论之辩【贵阳民主沙龙星期五时政大家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由威胁论”还是“权力威胁论”

“自由威胁论”还是“权力威胁论”


   “自由威胁论”还是“权力威胁论”
    (之一)
    爱好和平是人类社会普遍的心愿。尤其在大陆中国,一个长期动荡的国家,民众更加企盼有一个和平稳定的生存环境。

   
    那么,是谁在破坏一个国家、一个社会稳定发展的环境?什么怪兽在威胁着人类和平?总结世人言说,有两种对立的说法:一是“自由威胁论”、二是“权力威胁论”。针对前者,有视“自由思想、自由言论”为“不稳定因素”的,有反“资产阶级自由化”、反“商品经济全球自由市场化”,更甚的是实行闭关锁国,拒绝人权,打击自由民主异议人士、法论功信仰者,以及撞毁“世贸大厦”制造“9.11”事件。针对后者的有“控制权力”之说,宪法信仰,民主宪政之说,反对绝对权力的“分权制衡”之说,以保障人权为目的的法治国家代替以权力为中心的专制政制之说。
   
    到底是“自由威胁论”还是“权力威胁论”?是自由在制造破坏和平稳定的因素还是权力在制造破坏和平稳定的因素?
   
    对这一争论,我们首先用事实来说话。在那些反对“自由民主”的地方,我们看到那里战乱、动乱、流血冲突不断,那里国家与国家之间发生过“两伊战争”、入侵科威特的海湾战争,“中印边境战争”、“中苏珍宝岛之战”、“中越之战”。那里长期的动乱不是因为有了自由民主的治理,恰恰相反,长期都遭受绝对权利的统治。所谓的“中国威胁论”就是指这种专政制造的人祸。而在“自由民主”的国家,我们看不到民主国家之间有硝烟燃烧,看不到恐怖的人炸,看不到因长期动荡所造成的贫穷、落后、愚昧。
   
    其次,自由意味着什么呢?“自由的主要意义就是:一个人不被强迫做法律所没有规定要做的事情;一个人只有受民法的支配才有自由”(1)。“自由,就是有权行动。所以政治的目的首先就是在人类中实现自由。使人自由,就是使人生存,换言之,就是使人能表现自己。缺乏自由,那只能是虚无和死亡;不自由,则是不准生存”(2)。人“放弃自己的自由,就是放弃自己做人的资格,就是放弃人类的权利,甚至就是放弃自己的义务”(3)。那么,权力意味着什么呢?“权力必定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利导致绝对腐败”。福柯对权力的本质分析道:权力是否定式的,它否定他者,它用强力、暴力否定,实施压制、排除、抹掉、消灭、镇压。这么说,权力以否定为导向,自由以肯定为导向;权力趋于破坏,自由趋于建设。
   
    其三,两种不同的趋向构造了两种不同的社会。一个是基于自由的建构,一个是为了权力的建构。前者是热爱自由,源于自由建构了宪政秩序,它的目的就是要在人类中保障自由,实现个人自由去限制权力。后者则是热爱权力,“以官为本”为了权力的宝座不惜一切代价强暴自由,建立了中央集权暴政。
   
    权力至上者崇尚武力,宣传“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革命思想,搞以暴致暴的恶性循环。自由的崇拜者推出了民主政治、法治和人权。一个从强力到更大的强力,在暴力中毁灭;一个从自由到民主到法治,在和平中高扬人权的旗帜。到底什么是不稳定的因素,不说也罢了。
   
    备注:(1)孟德斯鸠《论法的精神》下册194页
    (2)皮埃尔.勒鲁《论平等》12页
    (3)卢梭《社会契约论》16页
   
    一名基督教徒、绿色文化者:陈西
   
    2005年9月 写于贵州、贵阳
    (发表于《自由圣火》)
    .. “自由威胁论”与“权力威胁论”之所在
   
   
    之 二
   
    作为一个热爱自由的人,他承认“自由威胁论”的存在。而一个热爱权力的人,他绝不会说“权力威胁论”。谁不喜欢权力?没有权力才会受威胁,有了权力只有我威胁别人。所以,热爱权力者多向往更大的权力,“高度保持一致”的权力,绝对的帝王权力。而自由则看到自己象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唯有自由锻造了独立自主的人;另一方面,过度的、没有边界的自由会毁了自由。权力让人趋之若骛,自由却存在着危险。
   
    面对自由的这种危险,就产生了这样的误导,认为:“秩序比自由更重要”,“权威的领导比个人自由的存在更重要”。这种观点在古希腊柏拉图的《理想国》一书中得到了倡导,在中国儒家思想中得到了执行。儒家关心的就是秩序而不是个人自由。中国传统文化把秩序放在首位,自由被排斥便是自然。然而,当今在自由的国度仍然有享有自由恩典的人不把自由放在眼里,企图化解自由,强调秩序,强调权威领导和启蒙教育。享廷顿就在其书《变化社会中的政治秩序》写到:“首要的问题不是自由,而是建立一个合法的公共秩序。人当然可以有秩序而无自由,但不能有自由而无秩序。必须先存在权威,而后才谈得上限制权威”(1)。
   
    “良药苦口”总是容易被人怠慢。
   
    的确,自由从字义上讲有这样的意思:“不被阻碍,不被控制,不受摆布,无拘无束”,夸大了说,可以任意妄为。所以,才有不能给国民予自由权,国家贫穷,国民素质低,需要发展经济,启蒙教育等等的借口以剥夺国人的人权。 对自由的消解,叫嚣“自由主义的终结”不能不引起我们对此观点的回应。我们承认自由有危险,但是,自由是如何用她正反两方面的乳汁来养育了人类文明,人们则不知晓。人们当看到这样一个事实,凡是愚蠢落后的社会都特别强调秩序,权威的作用,把稳定摆在首位,在那里,自由、个人权利、民主政治则遭到压制或被悬置。 是自由才让我们人类挺拔,是对自由的向往才让我们人类出于动物高于动物,是自由的乳汁滋润了人类的世界而不是其他。 享廷顿忘记了这样的条件,首先正是因为有了“自由思想”为前提,才促使他去思考“自由与秩序”的问题。如果他没有“可自由思想”的条件,他生活在“必须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的国家,他本人也一定是“呆若木鸡”一个。他没有这样的体认:自由是活水之源!有了这个“源”,才有随后的渠,才有随后的“道”。自由才是首位的,堤、坝、秩序则是因自由的存在而产生的;个人自由才是第一位的,权威、权力、领导才是因必须尊重个人自由的共识而产生的。同样,并不是“必须先存在权威,而后才谈得上限制权威”,而是为了保障个人自由,才必须去限制权威。
   
    已经拥有的要珍惜。相反,享廷顿却不懂得珍惜自由。假设:像他所说的那样“首要的问题不是自由”,你不要自由,抽走了自由的基石,等着你的便是奴役。你没有一个公民的地位,你只是一个权威政治秩序下的“螺丝钉”,一个合法的公共秩序能建立起来吗? 享廷顿的这些话大概要到他说话的背景中来理解。他生活在一个自由的世界而不是被奴役的世界。已经获得的自由让人们不再思考自由,追求自由,珍惜自由。从而自由不再是个问题,甚至要抛弃自由。从这个背景来说,享廷顿的书是写给自由世界的人看的,话是说给自由已经不成问题的人听的。
   
    然而,我们并不认为,在自由世界,自由已经不是问题。自由仍然随时随地面临着权力、权威、领导的侵蚀。自由仍然是世界上每一个自由战士必须坚持捍卫的目标。 因为,是自由激活了人类的生命,是自由开拓了认识自然,不被自然奴役,与自然共存的生态观,是自由让人类告别了权力的奴役和血腥的革命。以自由为社会基础,我们才能得来一个民主法治的秩序;失去了自由,权力就会乘虚而入施行绝对权力的统治。自由与权力的抗争是长期的,艰苦卓绝的。只要人类存在一天,这种抗争就存在一天。
   
    权力趋向于扩张,“一切有权力的人都容易滥用权力,这是万古不易的一条经验(孟德斯鸠语)”。如果人们信奉了享廷顿的言说,就会丧失警惕,赞赏专政者的英明决策,把秩序、稳定放在首位,放弃对自由的持守,从而陷入被强权者宰割的境地。
   
    权力的发展史,波普总结说:只不过是国际犯罪和集体屠杀的历史。历史教科书就是这样的证明,将那些罪大恶极的掌权者、元凶颂扬为历史上的风云人物。双手沾有鲜血越多的上镜率越高,像电视频幕频频上镜头的帝王者,毛泽东之流。 权力的威胁令人胆寒、绝望,权力的残酷发展史当引起世人惊醒。霍布斯说:“得其一思其二,死而后已,永无休止的权力欲”是“人类共有的普遍倾向”(2)。权力固然建立了一个有序的社会秩序,社会拥有领导和权威的教导,但是,在权力之下的教导只是谎言、欺骗、讹诈;在权力之下的社会,则是野蛮、恶浊 、落后、受奴役使的悲惨世界。 与此相比,自由的威胁触发了“自由悖论”的思维,促使热爱自由的人理性的增长,因自由故,建立了一个自由秩序的制度,即自由民主体制。这个政体公布:个人自由是最重要的,强调自由重于一切,国家成立的目的是为了保卫个人自由。尽管自由有危险,这种危险则成了人类的良师益友。人类本身就生存在各种危机和风险中,挑战危机和迎战风险使“自由悖论”的思维转化成了人类成长之路上的必修课。
   
    自由的威胁让人们去思考,去建构,去防范;权力的威胁则使人们恐惧、逃亡、消沉。例如,在中国大陆,强调的是权力的建构而不是自由的建构,传统的“大一统”与中央集权制很有市场。于是,就有了一党专政,一种意识形态,一个声音的统治国策。反对政党、反对意见遭到禁止,个人自由受到否定。人们在这专政集权的地方,要不就乖乖地任由强权者欺压,老老实实地甘当“一颗螺丝钉”;要不就为了人的尊严,为了自由去抗争遭到权力的镇压;要不就逃离“权力的威胁”,奔向自由的国土。袁红冰、陈用林、 郝凤军等热爱自由的人们就是这样因“权力的威胁”忍痛舍弃了自己的故土、家人和舒适的物质生活去做难民的,张林、许万平、师涛、任自元等等无数自由战士则遭到了权力的迫害。更多的同胞迫于权力的淫威只能忍气吞声,苟且偷生地做权力的“金库”(纳税人)、“粮库”(农民)、“工具”(技工、科学家)、“炮灰”(武装力量队员)。
   (“自由威胁论”还是“权力威胁论”)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权力的威胁产生了对权力的献媚、依附、非理性的“权力崇拜”和以权力为中心的集权制度;自由的威胁则带给人们智慧、理性和一整套完善的民主宪政制度。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