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西文集
[主页]->[大家]->[陈西文集]->[蒲鲁东的先见之明 ]
陈西文集
·促使中国贵州贵阳市成为“瑞士日内瓦第二”《建议书》
·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国庆节
·陈西:在贵阳民主沙龙第31次的主题演讲:人类以人权立世 国家以人权立国
·自由亚洲电台:贵阳城管将配“谈判专家” 提高处置突发事件能力
·我“被剥夺政治权利”期满的思考
·贵州纪念“六四”21周年进行曲
·7.1外宣办高调亮相 应对信仰危机退党大潮
·贵州人权研讨会呼吁全民选举
人物春秋
·两位伟大的自由民主斗士——林牧与里根
·以拓展人权来缅怀包老
·李元龙案终审挖出“新罪状”——在天安门广场焚烧国旗
·杨建利博士的“中国之痛”
·大义凛然的吕耿松先生与一封“慰问信”
·揭穿中共的花瓶选举 我给孙文广教授当义工
·在一个诗人遇到匪的国家——读力虹上诉状
·活得永垂不朽的人:张胜凯
·推荐杨天水为2006年度 “自由精神奖”候选人联名信
·魏京生第二届民主斗士奖致谢词
·与俞壮士同行挑战专制权威
·一场法治与人治的搏斗 记李元龙案庭审特色
·山东出“响马”也出好汉
·走近夜狼──李元龙
· 06号独羁室
·还我高律师的尊严和自由/陈西
·向郭飞熊、周志荣、林牧致敬\陈西
·当代诗魂“五老抗”黄翔——写在“民主墙”诞生28周年之际
·罪与罚无边的人治国家:评郭起真、李元龙案\陈西
·“国际人权周”思念严正学君\陈西
·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提名
·希望之声:中国社会需要贾甲的精神
·贵州人权研讨会悼念“改良派部长”朱厚泽先生
民主实践与时事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第二号)
·中国民主党致中国共产党的公开信
·假设瓮安是一个国家
·惊动了中共公安部的贵州人权活动
·公安部强迫我们抵制奥运
·网路悼念“六四” 海内外两百多人聚会
·贵州陈西悼64被扣 派出所:上级命令
·贵州公民陈西被押回家中软禁,陈西向当局提出严正抗议
·"民间瓮安真相调查小组"成员受监控
·“瓮安事件”真相调查组资料被公安违法扣押
·陈西:官权猖獗的大陆中国:记贵州第二届公民国际人权研讨会经历
·贵阳市的跳蚤市场_维权感想
·记“64、18周年座谈会”与公安的抗争
·迟到的十八周年“六.四”公案座谈会
·民主实践中的民主、正义品质
·我们为什么要组党 纪念九五“六.四”组党
·九省市民主人士集聚西安缅怀——民主斗士林牧前辈
·贵阳街头出现议论政治的乞讨/
·祝福你,《民主论坛》
·贵州异见人士聚会遭打压 陈西被传唤八小时
·一次最长时间的晨练
·人权捍卫者陈西被囚记
·法国《费加罗报》常驻中国记者采访六四
·大陆民众盛赞神韵 捍卫观看演出权力
·美国之音:贵州活动人士捐助狱中人权捍卫者
·美国之音:贵州维权人士声援拆迁户遭传唤
·希望之声:云南李纪恒提案属反人类
·举国哀悼玉树灾民 民众呼吁对人祸问责
陈西与友人
·大陆学者:“神七”上天 结石会落地 “面子工程”变“丢脸工程” 中共营造爱国主义狂热、转移危机落空
·献给为突破互联网封锁而辛勤工作的人们
·与议报说几句心坎上的话
·贵州著名民主人士陈西10年刑满获释
·英勇不屈的陈西-杨天水
·陈西先生——欢迎你归来!吴玉琴
·我的难友陈西——廖双元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加入真相联合调查团
·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提名:当代中华民主英雄:秦永敏、陈西、张林
·李大立:民主对于中国不是异物--读陈西"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有感
·邓焕武 :为什么硬着头皮不放刘晓波?兼批陈西的《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
·张三一:民主必成为中国的己物
·一名基督徒给一位非基督徒回信
·零八宪章签署人陈西和日本记者见面再遭警方阻拦
·吴 郁:民主对于中共是异物
·春水.致陈西-故土上的流亡者- 欧阳小戎
·读者作者共贺《北京之春》第200期
·贵州维权人士:谴责中共判决潭作人
·侯文豹:强烈谴责贵州警方对陈西家庭的破坏
·希望之声:李洪志先生真善忍的理念光彩照人
·刘贤斌再度被捕 中国纷传“我是刘贤斌”
最新文章
·德国之声:贵州民主人士传递“北非”信息,遭警方暴力干预
·BBC:“贵阳警方打压宣讲埃及局势者”
·法广:贵州警方阻止散发有关埃及和突尼斯反政府风潮的传单
·自由亚洲:港媒热议埃及变天 六四军人赞埃及军人(图,视频)
·美国之声:中国维权人士被抓被放令人捉摸不定
·反监控要自由:陈西谈贵州人权活动遭受严控的情况
·大纪元:公职招聘陪吃陪唱 大陆学者:近亲繁殖潜规则
·公民刘贤斌——我的挚友
·妻为朱虞夫申请取保 陈西吁更多国人践行
·自由亚洲电台:教师高纯炼因茉莉花获罪 姚立法在北京逮捕后音讯全无(图)
·自由亚洲电台:贵州异议人士办民主展被抓 吕耿松将出狱同道被禁迎接
·美国之声:中国独立参选逆势壮大 四异议人士投身选战
·新唐人电视: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参选人大代表 促民主
·贵州公民第七届人权研讨会公告(图)
·希望之声:贵州人权研讨会:建开明社会风气 不畏强权参与竞选
·新唐人电视: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参选人大代表 促民主
·美国之音:贵州独立参选人陈西被失踪六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蒲鲁东的先见之明

   --------------------------------------------------------------------------------

蒲鲁东的先见之明


   
   陈西
   

   --------------------------------------------------------------------------------
   
   与马哲的好友吴若海谋面,自然要谈到马哲出家皈依佛门的事。1个
   从87年就投身到“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的自由斗士,经历过两次专
   制政府的囚禁,在第2次出狱不久,便归隐山门了。这不得不让人深
   思。因为,反差太大。
   
   我与马哲见过1次面,那是89“6.4”坐牢出狱后,他与“沙龙联谊
   会”的老朋友来家看我。能相识1位为自由民主而战的朋友,当然很
   高兴。但是,鉴于他年轻,日子还长,我本人已经被社会选择站在了
   自由民主事业的前沿。我不愿牵连他,就以冷淡对待他的热情来访,
   与他保持一定距离,结束了我们之间的唯一见面。
   
   再次听到马哲的消息是我又落入专制政府的狱中。消息说他因从事
   “文化复兴”运动,以“反动集团罪”被捕,随后被判5年徒刑。其
   中涉及马强、熊祥、吴若海、吴若杰、李曦等人。
   
   回想初次见面对他的冷漠,我决意出狱后去看看他,弥补我对他的怠
   慢。
   
   谁知,此一愿望竟被他的隐去而隐去……
   
   对于1个自由思想者,在大陆中国似乎历史只给出了两条路。一,为
   了自由故,去奋斗,去献身,去承受由专政者制造出来的苦难。然而
   这条路并不一定行得通。因为,它只是精神指导的路,并不一定为肉
   体认同。如果有1条既不向邪恶的专政制度低头,仍能保持灵魂的自
   由,而且也能让肉体有1个安身之处的路,追求自由不得者可能会接
   受。这就是第2条路:隐遁园田庙宇,以此方式来同现实共党极权专
   政制度决裂,求得1种灵魂与肉体的干净。可能马哲是为了顾全灵魂
   与肉体,才去寻了这样1个安身之处的。
   
   那么,有第3条路吗?
   
   比如,退而求个衣食无忧、酒肉饭饱,抛弃精神层面有关对人本质的
   追问、人权的述求,总可以罢。
   
   蒲鲁东〔1〕曾说:社会主义极权把自然法则中“多劳多得”的原则
   改为“不服从者不得食”。因为极权的社会主义只有1个“大老
   板”,谁得罪了这个“大老板”,就等于得罪了所有的“老板”。要
   想有饭吃,与“听党的话”、“服从党的领导”有着密切的联系。本
   来吃饭问题由天、由地、由人的劳动来决定。可是,共产党的领导把
   一切自然的、人性的东西都曲扭了。
   
   历史上,有陶渊明不愿“为五斗米折腰”的典故。很显然,马哲不会
   走这第3条路,陈西我也不会选择这条路。“宁可挨饿而自由也不愿
   戴枷而得食”〔2〕。如果仅仅服从自己的胃而活着,这是从人退化
   为动物的生活。对1个有良知的人来说,要用丢失自我、丢失自己灵
   魂的自由来换取1口饱饭,去“认贼作父”,祈求魔党手下留情,显
   然做不到。
   
   若海作为1个贵州的自由诗人也深有体会。由于其诗不属于赞美派,
   没有歌颂伟大的党和党的“英明领导”,其诗作就不被唯一的“老
   板”认可。尽管有同道朋友认可,且朋友还是某刊物的主编,任主编
   的朋友则耳语道:“老板”已经把你划入另册,我必须按“老板”的
   指示办,这主编的位置才坐得稳。
   
   陈西也有同感。89“6.4”,陈西并未违犯工作单位的纪律,带领学
   生上街游行也是经过学校领导同意,当工作单位接到陈西被捕的通知
   时,陈西的工作籍便不保。1个人的工作权并不与岗位纪律和职责考
   核挂钩,而是与“党”的表态挂钩。“党”的指示代替了法律,
   “党”是社会主义国家的唯一“老板”,不接受任何规范、批评、监
   督约束自己。本党的事务都管理不善,还要到社会到处抓权,手伸得
   太长了。
   
   亲身经历过,才知道蒲鲁东的伟大,才知道马克思为什么恨蒲鲁东。
   因为,蒲鲁东的预见是真实的,马克思的预言破灭了。正如巴枯宁在
   1868年的1封信中写道:
   
     “我们大家的伟大导师蒲鲁东先生说过,社会主义同极权主义的
     联合,人们通过独裁以及将所有政治、社会权力集中在国家的方
     式来争取经济强盛,物质福利,这些都是可能发生的事情,是最
     令人不愉快的结合了。愿将来保护我们不受到专制主义的危害,
     不过,更希望在将来我们不要吃教条主义或国家社会主义所带来
     的苦头,受到这些的愚弄。……没有自由,任何活生生的、有人
     性的东西都不会繁荣昌盛,那种抹掉自由或不承认自由是唯一的
     创造性原则和基础的社会主义,只会引导我们堕入被奴役,充满
     兽性的境地。”〔3〕(2005年9月26日)
   
   【附注】
   
   1、蒲鲁东:P.J.Proudon,1809~1865,法国经济学家社会学家
   2、〔美国〕赛珍珠:《美国对我意味着什么》
   3、〔美国〕E.弗洛姆:《健全的社会》,205页
   
   
   
   --------------------------------------------------------------------------------
     2005.11.1 a 首发于《民主论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