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西文集
[主页]->[大家]->[陈西文集]->[社会主义国家:没有尊严的生命]
陈西文集
·在国保机关为《民主论坛》辩护
·法治社会的拦路虎“敌情”
·拍案而起,参加绝食
·署名准则:给杭州市公安局的证词
·促使中国贵州贵阳市成为“瑞士日内瓦第二”《建议书》
·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国庆节
·陈西:在贵阳民主沙龙第31次的主题演讲:人类以人权立世 国家以人权立国
·自由亚洲电台:贵阳城管将配“谈判专家” 提高处置突发事件能力
·我“被剥夺政治权利”期满的思考
·贵州纪念“六四”21周年进行曲
·7.1外宣办高调亮相 应对信仰危机退党大潮
·贵州人权研讨会呼吁全民选举
人物春秋
·两位伟大的自由民主斗士——林牧与里根
·以拓展人权来缅怀包老
·李元龙案终审挖出“新罪状”——在天安门广场焚烧国旗
·杨建利博士的“中国之痛”
·大义凛然的吕耿松先生与一封“慰问信”
·揭穿中共的花瓶选举 我给孙文广教授当义工
·在一个诗人遇到匪的国家——读力虹上诉状
·活得永垂不朽的人:张胜凯
·推荐杨天水为2006年度 “自由精神奖”候选人联名信
·魏京生第二届民主斗士奖致谢词
·与俞壮士同行挑战专制权威
·一场法治与人治的搏斗 记李元龙案庭审特色
·山东出“响马”也出好汉
·走近夜狼──李元龙
· 06号独羁室
·还我高律师的尊严和自由/陈西
·向郭飞熊、周志荣、林牧致敬\陈西
·当代诗魂“五老抗”黄翔——写在“民主墙”诞生28周年之际
·罪与罚无边的人治国家:评郭起真、李元龙案\陈西
·“国际人权周”思念严正学君\陈西
·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提名
·希望之声:中国社会需要贾甲的精神
·贵州人权研讨会悼念“改良派部长”朱厚泽先生
民主实践与时事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第二号)
·中国民主党致中国共产党的公开信
·假设瓮安是一个国家
·惊动了中共公安部的贵州人权活动
·公安部强迫我们抵制奥运
·网路悼念“六四” 海内外两百多人聚会
·贵州陈西悼64被扣 派出所:上级命令
·贵州公民陈西被押回家中软禁,陈西向当局提出严正抗议
·"民间瓮安真相调查小组"成员受监控
·“瓮安事件”真相调查组资料被公安违法扣押
·陈西:官权猖獗的大陆中国:记贵州第二届公民国际人权研讨会经历
·贵阳市的跳蚤市场_维权感想
·记“64、18周年座谈会”与公安的抗争
·迟到的十八周年“六.四”公案座谈会
·民主实践中的民主、正义品质
·我们为什么要组党 纪念九五“六.四”组党
·九省市民主人士集聚西安缅怀——民主斗士林牧前辈
·贵阳街头出现议论政治的乞讨/
·祝福你,《民主论坛》
·贵州异见人士聚会遭打压 陈西被传唤八小时
·一次最长时间的晨练
·人权捍卫者陈西被囚记
·法国《费加罗报》常驻中国记者采访六四
·大陆民众盛赞神韵 捍卫观看演出权力
·美国之音:贵州活动人士捐助狱中人权捍卫者
·美国之音:贵州维权人士声援拆迁户遭传唤
·希望之声:云南李纪恒提案属反人类
·举国哀悼玉树灾民 民众呼吁对人祸问责
陈西与友人
·大陆学者:“神七”上天 结石会落地 “面子工程”变“丢脸工程” 中共营造爱国主义狂热、转移危机落空
·献给为突破互联网封锁而辛勤工作的人们
·与议报说几句心坎上的话
·贵州著名民主人士陈西10年刑满获释
·英勇不屈的陈西-杨天水
·陈西先生——欢迎你归来!吴玉琴
·我的难友陈西——廖双元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加入真相联合调查团
·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提名:当代中华民主英雄:秦永敏、陈西、张林
·李大立:民主对于中国不是异物--读陈西"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有感
·邓焕武 :为什么硬着头皮不放刘晓波?兼批陈西的《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
·张三一:民主必成为中国的己物
·一名基督徒给一位非基督徒回信
·零八宪章签署人陈西和日本记者见面再遭警方阻拦
·吴 郁:民主对于中共是异物
·春水.致陈西-故土上的流亡者- 欧阳小戎
·读者作者共贺《北京之春》第200期
·贵州维权人士:谴责中共判决潭作人
·侯文豹:强烈谴责贵州警方对陈西家庭的破坏
·希望之声:李洪志先生真善忍的理念光彩照人
·刘贤斌再度被捕 中国纷传“我是刘贤斌”
最新文章
·德国之声:贵州民主人士传递“北非”信息,遭警方暴力干预
·BBC:“贵阳警方打压宣讲埃及局势者”
·法广:贵州警方阻止散发有关埃及和突尼斯反政府风潮的传单
·自由亚洲:港媒热议埃及变天 六四军人赞埃及军人(图,视频)
·美国之声:中国维权人士被抓被放令人捉摸不定
·反监控要自由:陈西谈贵州人权活动遭受严控的情况
·大纪元:公职招聘陪吃陪唱 大陆学者:近亲繁殖潜规则
·公民刘贤斌——我的挚友
·妻为朱虞夫申请取保 陈西吁更多国人践行
·自由亚洲电台:教师高纯炼因茉莉花获罪 姚立法在北京逮捕后音讯全无(图)
·自由亚洲电台:贵州异议人士办民主展被抓 吕耿松将出狱同道被禁迎接
·美国之声:中国独立参选逆势壮大 四异议人士投身选战
·新唐人电视: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参选人大代表 促民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社会主义国家:没有尊严的生命

 

──社会主义国家:没有尊严的生命——


   生命及其尊严永远居于首位 (3之1)——
   陈西
   --------------------------------------------------------------------------------
   给人以尊严,就是承认生命重于一切。尊严是人的生命的保护神。如
   果人失去了尊严,或者人没有得到尊重,他的生命就受到威胁了。出
   于对人类生命普遍意义的尊重,我们必须给每1个生命无条件的尊
   严。这种对自己、对人类的肯定,对生命的敬畏的意识,要求我们超
   越阶级、党派、信仰、利益之争,穿越憎恨和反感,不因各种各样的
   理由就可以恣意暴虐生命。
   反之,对生命的任意杀戮或处置,是对人类生命的否定,是对人主体
   地位的颠覆,是反人类的暴行。
   ◆纳粹德国打着“国家社会主义”的战旗,向其它的国家和民族拔出
    了屠刀。
   ◆日本帝国是在“大东亚共荣圈”的美好愿望中,向中国和其它国家
    的人民大开杀戒。
   ◆卢旺达是在本民族利益高于其他民族的生存权下展开种族大屠杀。
   ◆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是在教义胜过生命、信仰否定生命的炒作中,制
    造和发射人体炸弹。
   ◆89“6.4”坦克和武装直升飞机占领了天安门,1个国家的首都充
    满了血腥和恐怖的污点。他们是在“稳定压倒一切”的理由上向学
    生、市民开枪。
   显然,在这些国家和地方,生命还没有得到它应有的尊重,生命还没
   有获得它正当的认知,生命还没有进入历史占据它主导的地位。生命
   只是象可有可无的工具一样,可任意使用,也可任意抛弃。在这些国
   家,生命还没有得到首肯的认识,有关生命是神圣的、不可侵犯的认
   同,缺少1种文化的底蕴:就是,国家是否握有死刑权,也没有象国
   际社会那样遭到普遍的否定。
   我们当怎样看待生命?
   1种文化视生命为熠熠发光的对象,是它照亮了世界,照亮了一切。
   它是一切事物的核心,所有的事物都要在生命这里受到权衡和检验。
   生命是一切行动的出发点,是一切行为基础性的评判标准。而另1种
   文化则把生命看作为暗淡的、毫无价值、毫无意义的东西。有价值、
   有意义的是金钱、权力。生命可以象玩物一样玩弄,象器皿一样替
   换,象草芥一样弹压。
   为什么1种文化敬畏生命、尊重生命,给予生命无条件的尊严、而另
   1种文化则教育人轻视生命、贬损生命、捆绑生命、重压生命?
   比如:在生命与真理之间,我们该怎样选择?该怎样做出恰当的判
   断?
   如果我们坚持给予生命无条件的尊严,坚持生命是一切行动的出发点
   和基础性的评判标准,那么,我们就当选择生命,把生命摆在真理之
   上。如果选择真理高于生命,循“杀身取义,不成功便成仁”,“为
   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为了真理而抛头颅,洒热
   血”,真理压倒了生命,生命便成了真理的“铺路石”。
   在真理与生命之间到底什么更重要呢?当真为了“捍卫真理”就可以
   开启杀人的机器?就可以乱揪“AB团”、把屠刀对准他人、对准自
   己?就可以践踏生命、藐视生命、不给予生命足够的尊严?
   真理究竟是什么、竟然做为了生命的主宰?真理不是因人而生、由人
   而发现、发明的符号吗?真理不是为人的幸福服务的工具吗?真理不
   是证明了人类有限的认识能力、是相对的知识吗?怎么在人与自己的
   制造物之间,在人与为人服务的工具之间,在生命与知识之间,主体
   与客体的位置竟被倒置了呢!
   生命永远当是首位的。生命重于知识,生命重于食物、衣裳,生命重
   于一切。凡以任何借口流人血的暴力都是在犯罪。在这里,我们不仅
   要讨伐那种公开的、明目张胆的剥夺了生命的尊严的犯罪,我们还要
   讨伐一种“隐形的暴力”犯罪。(2005年8月8日写于贵州)
   
   

社会主义不尊重人的尊严与生命 (3之2)——


   这种“隐形的暴力”同样也在极大地侵犯人的尊严、扼杀人的生命、
   “污染”人类社会生存的环境、使人们在对待生命的问题上容易形成
   冷漠、淡忘、麻木、视而不见的心理。
   它视民众的生命“轻如鸿毛”。然而,老百姓的生命当真猪狗不如?
   下面是1组真实材料的对照:
   2004年1月6日,美国,纽约市政府做出了决定,同意给1名黑人移民
   被害者家属赔偿300万美元。他是4年前被警察误杀而身亡的。与此相
   比,在社会主义国家,同样冤死在军警的枪口之下,已经有16年了,
   那些学生和成千上万的无辜者的冤魂,仍然在天安门上空飘荡不得安
   顿。就在纽约市政府决定赔偿后的第2天,西安市纺织城的卫恭运被
   火车撞死,其家属到铁路部门处理后事时,被告知:按照国家有关规
   定,给予死亡者家属的救助金最多只能给300元。国家有关部门规定
   是什么呢?原来是上世纪50年代初由铁路部门制订的政策。该政策已
   经颁布执行了50多年仍未修改!
   那么,近期的死难者生命又值几许?
   重庆井喷事故遇难者家属每1条生命获得8万元左右赔偿。在“宝马车
   苏秀文交通肇事案”中,被害人家属获赔9.9万余元。某央视女主持
   人在酒店不慎堕楼身亡,其家属获赔40万元。(参见《杂文月刊》
   2004年第3期,王琳文。)
   与生命相比,金钱会显得暗淡。但是,作为事故发生后不得不跟上的
   补救措施,赔偿应当凸现出对生命的敬重。
   就是与赔偿无涉的事故死亡,出于对生命普遍意义的敬重,我们也当
   对死难者表示哀情。
   2004年在希腊举行的全人类共享的残奥盛会,竟然因7名高中生在车
   祸中遇难而取消了闭幕式的文艺演出,以表示对遇难者的悼念。
   我们对生命的尊重意识、对人的尊严意识有几多呢?社会主义国家宣
   传的是重国家利益、轻视个人的生命。这实质就是一种“隐形的暴
   力”政策。
   目前,我国每年因交通事故死亡的人数接近10万人,并且还以年均
   10%的速度递增。煤矿事故死亡率在加强安全意识的口号中,还在节
   节攀升,遥遥“领先”美国100倍(2004年上半年我国煤炭生产百万
   吨死亡率为2.96。也就是说,每生产百万吨煤炭,平均就有近3名矿
   工遇难。美国则仅为0.03,1年死亡仅30多人。参见《读者》2005年
   第6期,石敬涛文)。
   法国思想家福柯在研究生命权利时,这样提问:什么样的国家对生命
   会那么样的敏感、紧凑、赋予更多的力量、严谨的知识和给予生命如
   此的尊严?显然,不是那些落后、贫穷、荒凉的国家,不是阿富汗、
   伊拉克或卢旺达、中国这样的社会主义国家。福柯把这些国家的生命
   看作是停滞在基本生理学需求的层次:生命的全部目的就是维持肉体
   功能的需要,政治学指向的是唯物主义的政治经济学。在这些国家
   里,生命只是凭本能在喘息、蹒跚、挣扎。生命从来不会得到自身反
   思性的知识。它既不邪恶,也不悲天悯人。生命没有注入别的意义。
   无论是神学的意义、还是世俗的意义。这不是1种有权利和有分量的
   生命,而是破坛子破摔的生命、虚无麻木的生命。因此,镇压、屠
   杀、象动外科手术一样不是犯罪,而是游刃有余般的决策。死亡、流
   血惨案既不悲哀,也不欢乐,就象例行公事一样。
   但是,在那些对生命十分敏感的国家、那些成熟了的民主国家,福柯
   称为进入了“现代生物学阶段”,政治指向的就是“人口的生命政治
   学”。这里的生命承载了太多的份量和意义。这是高贵的生命、绝对
   尊严的生命。它总是在自我反思,证明自己,认识自己。围绕着生
   命,1大堆医学知识和哲学知识建构起来。医学知识是为了促进生命
   的健康,使它活得更持久、更有耐力、更有质量。哲学知识给予了生
   命的价值、意义、品质,为生命的保健提供了依据,成为生命宝贵的
   动力和充足的理由。两种知识的发达,促使生命永久地闪光。一切政
   治学说都包围了生命,旨在增强生命的意识,看重生命的尊严,使之
   日益强化、敏锐、警惕。
   因为,生命一但没有赋予尊严和相关的知识,对生命的暴行和威胁将
   随时出现。
   要消除对生命的威胁,我们必须捍卫尊严;从社会主义国家跨入到民
   主法治的国家。(2005年8月8日写于贵州)
   
     

从社会主义道德国家迈进民主法治国家(3之3)——


   尊严所指的对象是个体。人格尊严不可能归属于国家、集体。尊严是
   属于人个体的,是个体的人格地位的体现。人有了尊严也就意味着他
   被当人看,拥有了做人的权利。
   哪样的国家把人当人看,给人以绝对的尊重,即人权呢?
   显然,不是社会主义国家。
   社会主义国家是1个把国家和集体的位置放于高于个人之上的社会。
   个人的尊严被国家和集体逐级盘夺光了。尤其,社会主义实行以绝大
   多数人的名义实施的对极少数人的暴政。正如执政的共产党说过的,
   它只代表工人阶级对其它阶级实行阶级专政。如今,共产党继续解释
   说,它只是绝大多数人的代表。也就是说,它不是极少数人的代表、
   个体的代表,它不保护极少数人、个体。
   谁是极少数人?谁不属于应被尊重的个体?
   理性地说,人人都属极少数人,因为,人人都只是个体。这样一来,
   在社会主义国家人人都是最容易受到贬损的人,都容易作为弱势群体
   而遭到歧视,都容易成为“绝大多数人”“严惩运动”的对象。除非
   1个人失去理性的判断力,没有看到人永远作为个体存在的单位、人
   的脆弱、孤苦零丁生活的背影,而总是非理性地虚构自己永远属于
   “绝大多数人”那一边,硬磨灭自己个体存在的单位,如同驼鸟的思
   维一样。
   难怪,在社会主义国家没有1户人家、1个阶层、1个人有安全感。上
   至国家主席,下至普通农民工,他们自己、他们那个家庭、阶级,都
   遭受过社会主义国家权力的伤害。如被扣上“地、富、反、坏、
   右”、“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资产阶级自由化分子”、
   “法轮功”、“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持不同政见者,等等。代表绝
   大多数人的国家政府和政党,反而成为了危害绝大多数人的东西。
   1个不尊重个体的国家,必然也是不尊重大多数人的国家。1个不认可
   个体尊严的社会,必然也是不认可人类所普遍认同的人权的社会。
   社会主义不是从人的尊严出发来关怀人、看待人,而是从人的素质高
   低来苛刻人、侵害人。社会主义不是1个法治国家,而是1个道德国
   家。它要教育改造社会所有的人成为“新人”、“合格的接班人”,
   1种倍受称道的“模型”。这种强调人的素质高低、把人看作为工厂
   里可随意锻造的工件、1个无生命意义的客体的观点,严重的侵害了
   个人的尊严。它动辄以人的素质高低,或干涉私权领域,或拒绝你享
   有参与民主政治的权利,或剥夺你的人权,对你实施歧视性政策。
   那么,哪样的国家才会尊重人,把每1个人都当人看呢?
   唯有民主法治的国家。
   民主法治国家与社会主义道德国家不同。它把国家和集体置于个人之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