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西文集
[主页]->[大家]->[陈西文集]->[陈西:在贵阳民主沙龙第31次的主题演讲:人类以人权立世 国家以人权立国]
陈西文集
·“公民揭短运动”的建议书
·就"世界人权日"在中国贵州被定性为"非法"一事的声明
·“六四”抗暴回顾——“贵州爱国民主联合会”的成立
·民主宪政,贵在争取
·为了“三个公民”——答共产党公安
·《物权法》——反共产的法律【贵阳民主沙龙星期五时政大家谈】
·关注3 月25 日香港特首选举
·贵阳见证“六 . 四”
·我是民主党人
·防止对手在博弈之中犯罪
·一位福建偷渡客的信——用脚投票
·沦陷的上海——中共的玩物
·“信仰的力量”——永远的法轮功
·退党声明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与当地公安对话
·给不受制约的国家权力设立界限的人们
·在国保机关为《民主论坛》辩护
·法治社会的拦路虎“敌情”
·拍案而起,参加绝食
·署名准则:给杭州市公安局的证词
·促使中国贵州贵阳市成为“瑞士日内瓦第二”《建议书》
·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国庆节
·陈西:在贵阳民主沙龙第31次的主题演讲:人类以人权立世 国家以人权立国
·自由亚洲电台:贵阳城管将配“谈判专家” 提高处置突发事件能力
·我“被剥夺政治权利”期满的思考
·贵州纪念“六四”21周年进行曲
·7.1外宣办高调亮相 应对信仰危机退党大潮
·贵州人权研讨会呼吁全民选举
人物春秋
·两位伟大的自由民主斗士——林牧与里根
·以拓展人权来缅怀包老
·李元龙案终审挖出“新罪状”——在天安门广场焚烧国旗
·杨建利博士的“中国之痛”
·大义凛然的吕耿松先生与一封“慰问信”
·揭穿中共的花瓶选举 我给孙文广教授当义工
·在一个诗人遇到匪的国家——读力虹上诉状
·活得永垂不朽的人:张胜凯
·推荐杨天水为2006年度 “自由精神奖”候选人联名信
·魏京生第二届民主斗士奖致谢词
·与俞壮士同行挑战专制权威
·一场法治与人治的搏斗 记李元龙案庭审特色
·山东出“响马”也出好汉
·走近夜狼──李元龙
· 06号独羁室
·还我高律师的尊严和自由/陈西
·向郭飞熊、周志荣、林牧致敬\陈西
·当代诗魂“五老抗”黄翔——写在“民主墙”诞生28周年之际
·罪与罚无边的人治国家:评郭起真、李元龙案\陈西
·“国际人权周”思念严正学君\陈西
·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提名
·希望之声:中国社会需要贾甲的精神
·贵州人权研讨会悼念“改良派部长”朱厚泽先生
民主实践与时事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第二号)
·中国民主党致中国共产党的公开信
·假设瓮安是一个国家
·惊动了中共公安部的贵州人权活动
·公安部强迫我们抵制奥运
·网路悼念“六四” 海内外两百多人聚会
·贵州陈西悼64被扣 派出所:上级命令
·贵州公民陈西被押回家中软禁,陈西向当局提出严正抗议
·"民间瓮安真相调查小组"成员受监控
·“瓮安事件”真相调查组资料被公安违法扣押
·陈西:官权猖獗的大陆中国:记贵州第二届公民国际人权研讨会经历
·贵阳市的跳蚤市场_维权感想
·记“64、18周年座谈会”与公安的抗争
·迟到的十八周年“六.四”公案座谈会
·民主实践中的民主、正义品质
·我们为什么要组党 纪念九五“六.四”组党
·九省市民主人士集聚西安缅怀——民主斗士林牧前辈
·贵阳街头出现议论政治的乞讨/
·祝福你,《民主论坛》
·贵州异见人士聚会遭打压 陈西被传唤八小时
·一次最长时间的晨练
·人权捍卫者陈西被囚记
·法国《费加罗报》常驻中国记者采访六四
·大陆民众盛赞神韵 捍卫观看演出权力
·美国之音:贵州活动人士捐助狱中人权捍卫者
·美国之音:贵州维权人士声援拆迁户遭传唤
·希望之声:云南李纪恒提案属反人类
·举国哀悼玉树灾民 民众呼吁对人祸问责
陈西与友人
·大陆学者:“神七”上天 结石会落地 “面子工程”变“丢脸工程” 中共营造爱国主义狂热、转移危机落空
·献给为突破互联网封锁而辛勤工作的人们
·与议报说几句心坎上的话
·贵州著名民主人士陈西10年刑满获释
·英勇不屈的陈西-杨天水
·陈西先生——欢迎你归来!吴玉琴
·我的难友陈西——廖双元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加入真相联合调查团
·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提名:当代中华民主英雄:秦永敏、陈西、张林
·李大立:民主对于中国不是异物--读陈西"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有感
·邓焕武 :为什么硬着头皮不放刘晓波?兼批陈西的《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
·张三一:民主必成为中国的己物
·一名基督徒给一位非基督徒回信
·零八宪章签署人陈西和日本记者见面再遭警方阻拦
·吴 郁:民主对于中共是异物
·春水.致陈西-故土上的流亡者- 欧阳小戎
·读者作者共贺《北京之春》第200期
·贵州维权人士:谴责中共判决潭作人
·侯文豹:强烈谴责贵州警方对陈西家庭的破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西:在贵阳民主沙龙第31次的主题演讲:人类以人权立世 国家以人权立国

陈西:在贵阳民主沙龙第31次的主题演讲:人类以人权立世 国家以人权立国
   (首发稿)
   文章摘要: 香港同胞是我们大陆同胞学习的榜样。对我们平民百姓来说,人权不可能是恩赐的,被政府无理夺走的权利,只有通过不懈抗争,才能争取回来,并进而保住。对既得利益者的官员来说,他们眼里没有人权,只有官权和自己的红利,他们拥护的是官本位的秩序。惟有我们平民百姓是"人权立国"的坚决倡导者和行动者。

   作者 : 陈西,
   發表時間:12/12/2006
   今年是联合国成立61周年,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发表58周年,"人权"在大陆中国进入宪法两周年,"贵州第二届公民国际人权日纪念会"即将如期举行的2006年。
   一、以人权立世 世界平安
   人权作为世界性的"政治纲领"载入国际法和世界各国的国内法,只是近代以来的事。这是人类觉醒的标志,是世界各国民众自我主体意识增强,全球观念意识成长的结果。
   在世界各国的古老文化、宗教和哲学里,都可以发现许多早期关于人权思想的萌芽。基督教始终不渝的在给人人以自由和公正。旧约《利未记25:10》宣布:"在遍地给一切的居民宣告自由。"《哥林多后书3:17》说:"主的灵在哪里,哪里就得以自由。"许多早期的公民自由和公正的缔造者——比如圣安布罗斯、约翰•洛克、孟德斯鸠、托马斯•杰斐逊等,这些人都广泛从人类自由是上帝所赐的来印证。杰斐逊在《英属美洲的权利概论》中写到:"上帝在给我们生命的同时,也给我们自由"。旧约(申命记19:15)就有命令:"人无论犯什么罪,作什么恶,不可凭一个人的口作见证,总要凭两三个人的口作见证才可定案。"说明了没有足够充分的证据,任何人都不能被指控犯罪。但是,自由在人类历史上的大部分时间里,从来没有真正地履行过。像中国古文化里也有人权的思想,譬如:"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孟子.梁惠王上》)即是说,如果一切政治纲领都能遵循这一推已及人的原则,由近及远、由已及彼地推广开来,这就是人类所要的和谐世界。(《孟子.尽心下》):"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党治国先生《埋没的思想》一书提到的隋朝大思想家王通先生彻底的人权思想:"不以天下易一民之命",教导他的学生唐朝魏征、房玄龄等十余名身居庙堂,迭为将相的弟子,不要以牺牲一个老百姓的生命换取对天下的统治。上面是神对门徒的命令,下面是肉体的人的说教,神的话语信徒都不一定遵循,人的说教又能起什么作用呢。
   好在信仰者与肉体的人比较起来,有百折不挠,矢志不移的意志,1776年7月4日,美国大陆会议通过《独立宣言》,第一次在世界上以政治纲领的形式确定了"天赋人权"的原则。13年后,1789年8月26日,法国国民议会通过《人权和公民权宣言》,首次把"天赋人权"写入国家宪法。从这时起,人权作为国内法只在欧美国家出现。
   是两次世界大战和人类无数的人为灾难激起了人们的深思。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世界各国的有识之士一致认为,再也不能让战争一次一次地这样来临,又一次一次地屠戮人类后过去,人类应当反思,结束一切人为的灾难。于是,决定成立一个保障人类和平,解决国际纠纷的国际性组织。《联合国宪章》的制定者们普遍认识到,德国、意大利、日本等强权帝国对内粗暴侵犯本国民众的权利,与对外发动大规模侵略战争之间存在着一种必然的联系。在《联合国宪章》中,他们把这一结论加以表示:"促成国际合作,以解决国际间属于经济、社会、文化及人类福利性质之国际问题,并不分种族、性别、语言或宗教,增进并激励对于全体人类之人权与基本自由之尊重"确立为联合国的宗旨之一,从此,人权从欧美认同的国内法开始进入国际法领域。
   随后的1946年12月,第一届联合国大会审议了《基本人权与自由宣言》草案,交给经社理事会以供人权委员会起草国际人权宪章参考。1948年12月10日,联合国大会在巴黎召开会议,通过了《世界人权宣言》。《世界人权宣言》宣称:人人生而自由,在尊严和权利上一律平等;人人有资格享受本宣言所载的一切权利和自由,包括公民、政治权利及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两大类。
   二、从胜利走向胜利的人权之路
   战场上从胜利走向胜利的路实际上是屠夫们走的路,是从血腥走向死亡的路;经济建设上从胜利走向胜利的路是饕餮之徒们走的路,是从食物走向虚无之路;惟有人权之路,才是人类立于不败之路,是从尊严走向永恒,从胜利走向胜利之路。
   好事开头难,一旦有了开头,尽管艰难,人类总有了盼头。
   1948年,当《世界人权宣言》在巴黎通过时,许多国家政府几乎都认为,其标准对他们没有法律约束力。几乎所有的国家都以《联合国宪章》第二章第七款①为盾牌,辩解说任何其他人权问题完全是当事国的内政问题。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成立伊始,其工作完全受政府的控制,权力也多半限于新条约和其他法律文书的起草方面。各国政府不失时机地于1947年宣布,该委员会无论如何"没有任何权力"以任何方式处理人权侵犯问题。一位联合国高级官员把一项审查申诉的程序确切地称之为"世界上最精致的废纸篓"。1948年,许多国家的政府明确表示不接受试图通过有约束力的条约义务的建议。冷战使两项国际人权公约的起草工作直至1966年才告完成,经过10年才得到35个国家的承认,开始生效。直到目前,人权的成就和前景还是很不乐观。
   尽管如此,58年的历程还是取得了显著的进步。《世界人权宣言》的准则实际上已应用于每个国家,不论这些国家先前对这些标准的法律地位持何种态度。认为侵犯人权实质上是内政问题,这种观点无论以何种理由提出来都已经很式微,不再得到国际社会的信任。
   联合国人权组织的权力愈来愈大,今年,在过去人权委员会的基础上,成立与安理会、经社理会同等重要的组织,"人权理事会"。世界人权工作被提升到了新世纪的重要位置。最近以来,它在世界上不断发挥自己的作用,它涉足了萨尔瓦多、柬埔寨、海地、卢旺达和布隆迪等国的人权项目的管理,这些项目的规模和重要性都是空前的。它帮助跨入民主社会的国家选举,提供人权领域的技术援助,派出人权观察员已发展成一项重要的联合国行动。我们应当记得国际舆论及其对人权的不懈要求导致了菲律宾的马科斯、尼加拉瓜的索摩查、智利的皮诺切特、柬埔寨的波尔布特和南非种族隔离制度的垮台和崩溃。
   争取人权的斗争在促使前苏联和东欧这样一些独裁统治或各大洲血腥的专制制度走向灭亡的过程中起到了巨大作用。《世界人权宣言》的基本思想是"人人享有一切权利",这一思想灵感的源泉是我们衡量从胜利走向胜利的标准,它有助我们制止表面上看起来具有民主形式的专制政府的行径,而且在作为一种提倡基本自由的论坛方面孕育着民主的种子。目前,没有一个国家否认人权的合理性,所有的国家都签署了《宣言》。愈来愈多的非政府组织及人权侵犯行为的受害者都已经积极地投身到维权的活动中来,他们积极的组织起来,与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联系,创立一个又一个的机构开展维权工作。与此同时,各国政府积极竞争通过加入人权理事会以影响其对本国的人权议案,并不时对人权理事会的行动进行强烈的谴责,来证明国际人权力量日渐壮大的作用是行之有效的。中国政府走过的路就是证明:从人权是资产阶级的东西——谴责人权——是干涉内政——到认同人权签字——人权入宪。
   但是,一个国家认同《世界人权宣言》,签署了人权两公约就意味着它们同意遵守宣言各条明确规定的权利吗?它们保证确实执行这些权利并对违反人权的政府行为进行"违宪公审"吗?有一种政府的欺骗行为,就是把这些国际法律文书写入国家法,但国家司法制度却没有相应支持的体系,政治当局忙碌于权力之争,官场普遍腐败,因此有效实施这些国际法文书的规定只能成为人们的一种愿望而已。
   政府靠不住,我们应该怎么办?
   三、以人权立国 需要人人参与
   人权不是政府赐予的。如果说想依靠政府,希望政府"以人为本"那你就死定了。自古以来的中国朝庭都是"以官为本",以官僚阶级为依靠,为立国根基的。当今的中共政权也不例外,无非是多了一样,以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立国。其实不然,仍然是以官为本的立国方式。赵紫阳先生的前政治秘书、著名民主人士鲍彤先生就很有洞察力,他说:"人权异常萎缩的国家,常常是官权异常膨胀的国家。把人权置于第2位的国家,一定是把官权置于第1位的国家。人权,是和官权相对待而言的。弘扬人权并不难,它只需要1个条件──使官权受到起码的制约。"
   世界要以人权立世,国家要以人权立国。使天赋的自由权利成为社会的政治纲领,使国际法范畴的人权观成为国内法的人权法规,这是全球的共识,也是我们中国人的共识。香港2005年国际人权日嘉年华会的主题就是:将"人权落实于法治,生根于教育"。以此来推动香港特区政府和广大市民的积极参与。"在所有人都得到自由之前,没有人是完全自由的(赫伯特•斯宾塞语)"。香港市民数十年如一日除了争取公民的普选权外,还积极声援大陆同胞的人权事业。像今年中秋佳节来临时,香港市民支持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支联会)发起了"往政府总部送月饼,要求释放异见和维权人士回家团聚"的活动。六四事件踏入第十八年,香港市民支持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支联会)持续发起的爱心寄天安门,签圣诞卡慰问"六四"受难者家属及在狱中的异见和维权人士,包括新闻工作者程翔、赵岩、喻华峰、李民英和李元龙等;失明维权人士陈光诚和维权律师高智晟;因参与八九民运被捕至今仍在狱中的民运人士;工运人士李旺阳、姚福信、萧云良等;以及网络作家师涛、孔佑平、宁先华、李大伟、徐伟、靳海科、张宏海、张力钧等,共约一千人。支联会常委陶君行表示:"举办这样的活动除了不断提醒港人之外,其实很重要的是那些在狱中的异见人士收到这些卡片会有很大的鼓舞,对中国政府而言是很大的压力。
   香港同胞是我们大陆同胞学习的榜样。对我们平民百姓来说,人权不可能是恩赐的,被政府无理夺走的权利,只有通过不懈抗争,才能争取回来,并进而保住。对既得利益者的官员来说,他们眼里没有人权,只有官权和自己的红利,他们拥护的是官本位的秩序。惟有我们平民百姓是"人权立国"的坚决倡导者和行动者。官员们维护的只是自己的利益,坚持走人权之路的我们维护的是全人类的利益,其中也包括官员们的利益。官员们紧跟和服从的是长官的意志,我们紧跟和服从的是人类普世的人权准则。我们要告知官员们:你们遵循的准则只能导致民愤积怨,官逼民反,社会从动乱走向灾难的过程。因为长官意志叫你们弹压百姓,而不是叫你们服务于百姓;长官意志叫你们开枪,剥夺天安门广场爱国学生们的生命,而不是叫你们保持强力机构的中立性;长官们叫你们保护江泽民、李鹏、陈希同和陈良宇私家的权利,并不是叫你们保障每一个公民的权利。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