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西文集
[主页]->[大家]->[陈西文集]->[ 06号独羁室]
陈西文集
·最值得人人欢庆的节日
·程序比正义更重要 在民主沙龙上的发言
·奉劝共产党人认罪/陈西
·呼唤警察执法与国际接轨
·人类社会最大的金矿就是挖掘“自由”\陈西
·尊重与礼貌的辨析
·论公开性——给陕西民主党人的一封信
·教堂的窘迫与办公楼的气派
·真理的向度
·你可以举办奥运 我有权点评奥运——在贵阳民主沙龙活动上
·断送共产党命运的不是腐败
·中国知识分子的终结
·后极权时代的公民与维权 ——采访贵州人权研讨会主持人陈西/刘飞跃
·狱中的呐喊——“救救孩子!”
·从《约伯记》与许霆案来看文化的社会塑造
·民主社会的开启者——反对派人士——答朱厚泽先生
·《零八宪章》与方法论--给公安的讲解
·贵阳文化讲坛讨论:农村土地所有权问题
·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
公民意识与立场
·贵州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3号)
· "六四"改变了我 也将改变中国
·思想是无法被没收的--访贵州人权研讨会联系人申有连
·“公民揭短运动”的建议书
·就"世界人权日"在中国贵州被定性为"非法"一事的声明
·“六四”抗暴回顾——“贵州爱国民主联合会”的成立
·民主宪政,贵在争取
·为了“三个公民”——答共产党公安
·《物权法》——反共产的法律【贵阳民主沙龙星期五时政大家谈】
·关注3 月25 日香港特首选举
·贵阳见证“六 . 四”
·我是民主党人
·防止对手在博弈之中犯罪
·一位福建偷渡客的信——用脚投票
·沦陷的上海——中共的玩物
·“信仰的力量”——永远的法轮功
·退党声明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与当地公安对话
·给不受制约的国家权力设立界限的人们
·在国保机关为《民主论坛》辩护
·法治社会的拦路虎“敌情”
·拍案而起,参加绝食
·署名准则:给杭州市公安局的证词
·促使中国贵州贵阳市成为“瑞士日内瓦第二”《建议书》
·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国庆节
·陈西:在贵阳民主沙龙第31次的主题演讲:人类以人权立世 国家以人权立国
·自由亚洲电台:贵阳城管将配“谈判专家” 提高处置突发事件能力
·我“被剥夺政治权利”期满的思考
·贵州纪念“六四”21周年进行曲
·7.1外宣办高调亮相 应对信仰危机退党大潮
·贵州人权研讨会呼吁全民选举
人物春秋
·两位伟大的自由民主斗士——林牧与里根
·以拓展人权来缅怀包老
·李元龙案终审挖出“新罪状”——在天安门广场焚烧国旗
·杨建利博士的“中国之痛”
·大义凛然的吕耿松先生与一封“慰问信”
·揭穿中共的花瓶选举 我给孙文广教授当义工
·在一个诗人遇到匪的国家——读力虹上诉状
·活得永垂不朽的人:张胜凯
·推荐杨天水为2006年度 “自由精神奖”候选人联名信
·魏京生第二届民主斗士奖致谢词
·与俞壮士同行挑战专制权威
·一场法治与人治的搏斗 记李元龙案庭审特色
·山东出“响马”也出好汉
·走近夜狼──李元龙
· 06号独羁室
·还我高律师的尊严和自由/陈西
·向郭飞熊、周志荣、林牧致敬\陈西
·当代诗魂“五老抗”黄翔——写在“民主墙”诞生28周年之际
·罪与罚无边的人治国家:评郭起真、李元龙案\陈西
·“国际人权周”思念严正学君\陈西
·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提名
·希望之声:中国社会需要贾甲的精神
·贵州人权研讨会悼念“改良派部长”朱厚泽先生
民主实践与时事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第二号)
·中国民主党致中国共产党的公开信
·假设瓮安是一个国家
·惊动了中共公安部的贵州人权活动
·公安部强迫我们抵制奥运
·网路悼念“六四” 海内外两百多人聚会
·贵州陈西悼64被扣 派出所:上级命令
·贵州公民陈西被押回家中软禁,陈西向当局提出严正抗议
·"民间瓮安真相调查小组"成员受监控
·“瓮安事件”真相调查组资料被公安违法扣押
·陈西:官权猖獗的大陆中国:记贵州第二届公民国际人权研讨会经历
·贵阳市的跳蚤市场_维权感想
·记“64、18周年座谈会”与公安的抗争
·迟到的十八周年“六.四”公案座谈会
·民主实践中的民主、正义品质
·我们为什么要组党 纪念九五“六.四”组党
·九省市民主人士集聚西安缅怀——民主斗士林牧前辈
·贵阳街头出现议论政治的乞讨/
·祝福你,《民主论坛》
·贵州异见人士聚会遭打压 陈西被传唤八小时
·一次最长时间的晨练
·人权捍卫者陈西被囚记
·法国《费加罗报》常驻中国记者采访六四
·大陆民众盛赞神韵 捍卫观看演出权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06号独羁室

 
   陈 西

    
   
   一
   不足三平方米的空间,一盏白炽光灯,昏暗地高悬在头顶上方。窗户被严严实实的封闭,看不见阳光,时间仿佛在这里凝固。灯,长开着,用不着拉线开关,也不需要开关。灯,在这里变成了专政力量的一部分,它不再对你有亲和力。它要随时随地的盯住你,你愿意也好,不愿意也好,在你手触摸不到的地方,它看着你,让你的一举一动都敞亮在光线中。
   紧挨地面,一块仅够一个人躺下的床板,占据了整个独羁室的空间。能立足的地方,朝头那边,放着一个破旧的可乐塑料瓶,切割掉一半,里面盛着水,算是被囚者的水杯;朝脚那边,放着一个排大小便的便盆,厚厚一层污垢,不知陪伴了多少被监禁者。既然是一个盛污器,就是一个释放臭源的地方,里面不断地有一股刺鼻的味道涌动出来,使本来就不通风的斗室里,永远都有一股令人窒息的异味。
   四壁幽暗,斑驳陆离。人身陷入此,就像居于深渊中窄小的墓室一样。
   这的确是墓室,是囚禁活体生命的坟墓。不知有多少沉冤莫白的孤魂野鬼葬身在这里。你看那用水泥灰糊的墙面,坚硬的墙壁上可以看到歪歪斜斜的字符。"恨"、"仇"、"日你家X"、"老天爷"等。这些绝望而又包涵着不甘心的字符上有着斑点血痕,它们是用手刻划成的。
   "贵阳监狱"曾经叫"贵州省第一监狱",是长期关押重刑犯的地方。如被判20年以上刑期的刑事犯,以及贵州省的"反革命分子"基本上都在这里服刑。像在澳洲堪培拉的方圆先生及其父亲郑仲坚将军,前国民政府时的国防部副部长,父子俩都在这里长期被关押。我两次被囚于此,第一次是"89、64"学潮,第二次是95年,组建"中国民主党贵州分部"。
   从被强行投进监狱,再强行从大监房押到严管队,从严管队关进独羁室,安身立命的空间越来越窄,再驱逐下去,还有什么地方可容纳肉体生命呢。独羁室指向何方?独羁室通向那里……?肉体生命最后的居所分流向那里……?
   我在遭受一个下午的凌辱、毒打、折磨、仍然不屈服,直到打得昏厥过去不省人事,执法狱卒便把我扔进了独羁室。
   时间是在1997年1月22日,因为信仰,我被判有罪;因为我不认罪,坚持我的信仰,我遭到了毒打惩罚。
   我发现,我的双手被反铐着,背朝上,面朝下,弯曲蜷缩着身子,躺在床板上。身上的囚服已经被水湿透,这是我遭到严刑拷打昏迷过去后,他们要证实我是否还有气,用冷水淋醒我时浇湿的。
   冰冷的囚服,胁持着冬季的寒气,裹挟着我伤痕累累的身体。强权者的打击从四面八方围攻过来,似乎要置我于死地,或者是要最后摧垮我,逼迫我归顺强权者,向强权者乞食。
   信仰是能够压制或强迫改变的吗?一个人灵魂上的东西,精神上的东西可以任意割裂或实施武力清剿吗?人,到底有多大的能力,竟狂妄到如此地步,不但要求现实生活中13亿人要步调一致,还要管那无限的、奇妙的、完善的、完美的,纯粹属于神圣的事?
   面对如此自负的强权者,如此没有人性的正仁君主,弱者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臣服;要么对强权者说"不"。臣服意味着你要丢失自己,你将失去做人的权利而沦为奴隶。说"不"意味着你必须走过独羁室,这个最后禁锢肉体的牢笼。从这里,肉体再没有去处,你必须作出人生的抉择:保留肉体还是持守精神,服从肉体还是坚持信仰。
   让囚禁肉体的与肉体同腐,不朽的灵魂与自由的精神当归于神圣的殿堂。
   弱者的生由不得自己,但死则由得着自己。强权者控制摆布得了弱者的生存权,却不能控制弱者选择死亡的决定权。弱者对强者的最后通牒就是以自己的生命来抗争:
   即使打破了头,我也要保持我灵魂的自由!
   于是,我决定切断我肉体生命的源泉——断水、断食。以结束肉体生命的方式,嘲笑那些可控制肉体生命的权柄,让那些可操纵肉体生命的权柄落空。
   威逼,恫吓,以及劝降,"识实务者乃俊杰"的说客依然存在。我决定用我不多的气力让强大者的威严扫地,让"识实务者"的苟且偷生乏味。我要了笔纸,写下了《绝命书》:
   "该走的道我已经走过,该打的仗我已经打过。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的道我已经尽力地做了我的工,我该休息了,我该回我天父为我准备的家"。
   突然,我感觉到,我与老舍(在文革中被迫害致死的著名作家)在微笑,我们的心灵交融会通在一起。我读懂了老舍决定走向"未名湖畔"的选择。
   这一刻,我们如释重负,我们是轻松的走的。因为我们否定肉体的权威,我们不接受肉体提出的出卖灵魂的苛刻条件,人活着绝不能受肉体、权势、金钱、物质享受的捆绑。
   先前我的肉身所遭遇暴徒的打击伤,或许它们依赖水和食品才能证明它们的痛苦吧。在缺乏食品与水的情况下,它们竟然不那么流血,不那么疼痛。或者是,我一直在昏迷的状态中,知觉功能已经严重失灵,我已经察觉不到曾经发生在我身上的事。还是我已经不再生活在肉体需求的生存条件里。
   因为,我感知到,我的肉体与我的灵魂很容易的就可以分开,我从来没有体验到的一种轻盈感,我的灵魂可以飘逸地离开我的肉体,我在我的肉体的上方,注视着没有灵魂的躯壳。看着没有灵魂的肉体是僵死的,它不再需要任何东西,也感知不到任何东西。
   直到我被送进监狱中的医院,我的手被镣铐铐在病床上,他们给我吊盐水,有专人在身边监视着我,我才发觉,我走过了一段路,一个通向死亡的抗争之路。
   七天七夜的断水断粮,肉体的权威已经被我打败。尽管他们仍然心狠手辣,把我继续关押在06号独羁室,硬的手段打不赢,他们就想用软的方法,在时间和恶劣的环境中,磨垮我的意志,摧毁我的忍耐力。
   属肉体的总以他们的考量来衡量属灵魂的。他们不知道,肉体实用的法则已经不适用于属灵性的人,何况一个曾经否定过肉体捆绑,与死神亲嘴过的人。
   06号独羁室是我人生生命的一个炼狱,它锤炼了我生命中最核心的部分。对许多进过06号独羁室的人来说,它,同样是他们的炼狱,它,同样对他们的肉体生命刻划了符号。
   二
   在我之前,进入06号独羁室的是一名被判处死刑的越狱犯。他们总共9人,全都判了死刑。在贵阳监狱,一次这么多的人越狱,并且,全都被处死,称得上是一个大事件。此事发生在1996年9月12日,被狱方称为"9、12"事件。
   据知情者讲:这些人都是判了长刑期的重罪犯。他们在贵阳监狱服了十多年的刑,还有十多年的刑期在等着他们,他们无法在承受这么长的刑期,便决定越狱。因为,让他们无法忍受下去的原因还有狱中恶劣的生存环境。譬如,为共产党服务的狱警官气十足,自己从不愿亲手做一些被他们认为与官员身份不相适的辛苦工作。监狱中,狱卒与犯人之间,服刑人员与服刑人员之间,界线分明,等级森严,而维持这一秩序的主要是靠"酷刑";其次是"好处"。
   狱警手痒痒了,他们会动手打犯人,这叫练练拳脚。一般情况下,由他们豢养的一帮鹰犬出手,这些打手是监狱中的服刑人员,被文明社会称谓"牢头狱霸"。狱警们把这说成为:以毒攻毒,以罪犯治罪犯。监狱方给他们安了一个好听的头衔"劳改积极分子";并且,设有一间"劳改积极分子委员会"的办公室,门上挂有一块牌,写上"积委会办公室"的字句。
   实际上,这里是牢头狱霸们关起门来实施酷刑的地方。牢头们认为谁不听话,该"修理"得了,某个人就会被带到这里来,接受拳脚棍棒的教育。狱警坐在"干部办公室"里,遥控牢头狱霸指挥管理监管场所。
   对牢头狱霸们的管理,狱警称他们为"勤务犯",也就是直接听命于狱卒,为狱卒尽心尽力服务的犯人。他们像奴隶一样服务于狱警,得到的"好处"就是挣一个"劳积",即在年终评奖中得一个"劳改积极分子"的称号,可以上报法院获得减刑。
   能够获得减刑就意味着可以早日回家和亲人团聚,对于长刑期的罪犯来说,减刑是有很大的诱惑力的。而谁获得减刑的决定权在狱警手中,要获得减刑,你必须过狱警这一关。在一个把官员称赞为人民的"父母官"的土壤里,狱警就是服刑人员的父母官,他们手中有不受制约的自由裁量权。他要给谁吃饱饭谁就可吃饱饭,要虐待谁、打骂谁、让谁受冻挨饿谁就活该倒霉。
   如何讨得狱警的喜欢呢?而今整个大陆中国一切都是向"钱"看,只要你家有了钱,你懂得"孝"敬父母官,你就会得到父母官的赏赐,父母官给你一个"勤务犯"的岗位,你年年都可以"有饱饭吃"(得劳积)。当然啦,你自己也要努力当好"勤务犯",要在狱警们的面前摇尾乞怜,点头弯腰,必恭必敬,示努力听从干部的教诲,按父母官的旨意行事,决不敢违背父母官的意志,只要大人有分咐的,小的立马去办。公事私事,洗衣端茶倒水锤背擦鞋,舒展精骨样样都行,一定包大人称心如意。
   能够有钱"孝"敬父母官,又甘心情愿当奴才的必定是少数。有的人想做奴才而不得,因为没有钱,没有门路。有的人有了钱而不想做奴才,在惟有奴颜媚骨才有生路的专制时代,这叫不识时务,或者说,不够聪明。可以说,中国人的聪明才智都被引诱到如何去做奴才,或者做奴才的主子的道上去了。奴才与主子是一家的,不论如何,主子总不会让奴才们饿着。做不成奴才的便惨了,主奴们称他们为贱人,可任意欺辱打骂和宰割掉的另类。也就是说,这类人,连猪狗都不如。
   "9、12"的逃犯就遭到了这样的处遇。在未逃跑以前,罪犯的身份就够惨的,再加上大都是农村人,家中的贫苦才让他们走上了犯罪道路,他们那儿有钱财去为自己的"前程"打点。没有能力当奴才,就只好当连猪狗都不如的另类。在受尽百般的凌侮和歧视的情况下,干好干坏都得不到减刑,得不到平等的对待,得不到任何善意的关切,看不到希望。狱警执行的政策是向为富不仁者倾斜,而不是向弱势群体倾斜;公务员是父母官,尚不是公仆;社会极缺乏爱心,也不准社会运思爱心。于是,那些凭血气找一条发财之路的汉子,也只好凭血气再寻一条出路。
   贵阳监狱越狱的九人先是秘密地打地道逃走,由于云贵高原的地质多岩石,不比北方平原可挖地道,此路不通。他们就暗暗地准备好凶器,决定从接见室强行闯关逃跑。
   9月12日这天下午2点钟,接见室开始工作,打开了从监狱内通向高高的围墙外的五道铁门。接见室紧邻围墙而建,便于3000多服刑人员的家人来监探望自己的亲人;高墙离地面足有6米多高,距顶部1米处安有高压电网,墙上建有供武警官兵站岗巡逻的通道和岗亭。就在靠着接见室的通道高墙外边,武装警察紧接着墙和来往人员的路口建了一座可容纳一个班的大岗亭。岗亭上随时有10多名武警官兵在游动。并且,在围墙外,有一条被贵阳人称为"南明河"和一条叫"小车河"的河流,半围着贵阳监狱,形成了天然屏障。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