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西文集
[主页]->[大家]->[陈西文集]->[山东出“响马”也出好汉]
陈西文集
·你可以举办奥运 我有权点评奥运——在贵阳民主沙龙活动上
·断送共产党命运的不是腐败
·中国知识分子的终结
·后极权时代的公民与维权 ——采访贵州人权研讨会主持人陈西/刘飞跃
·狱中的呐喊——“救救孩子!”
·从《约伯记》与许霆案来看文化的社会塑造
·民主社会的开启者——反对派人士——答朱厚泽先生
·《零八宪章》与方法论--给公安的讲解
·贵阳文化讲坛讨论:农村土地所有权问题
·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
公民意识与立场
·贵州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3号)
· "六四"改变了我 也将改变中国
·思想是无法被没收的--访贵州人权研讨会联系人申有连
·“公民揭短运动”的建议书
·就"世界人权日"在中国贵州被定性为"非法"一事的声明
·“六四”抗暴回顾——“贵州爱国民主联合会”的成立
·民主宪政,贵在争取
·为了“三个公民”——答共产党公安
·《物权法》——反共产的法律【贵阳民主沙龙星期五时政大家谈】
·关注3 月25 日香港特首选举
·贵阳见证“六 . 四”
·我是民主党人
·防止对手在博弈之中犯罪
·一位福建偷渡客的信——用脚投票
·沦陷的上海——中共的玩物
·“信仰的力量”——永远的法轮功
·退党声明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与当地公安对话
·给不受制约的国家权力设立界限的人们
·在国保机关为《民主论坛》辩护
·法治社会的拦路虎“敌情”
·拍案而起,参加绝食
·署名准则:给杭州市公安局的证词
·促使中国贵州贵阳市成为“瑞士日内瓦第二”《建议书》
·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国庆节
·陈西:在贵阳民主沙龙第31次的主题演讲:人类以人权立世 国家以人权立国
·自由亚洲电台:贵阳城管将配“谈判专家” 提高处置突发事件能力
·我“被剥夺政治权利”期满的思考
·贵州纪念“六四”21周年进行曲
·7.1外宣办高调亮相 应对信仰危机退党大潮
·贵州人权研讨会呼吁全民选举
人物春秋
·两位伟大的自由民主斗士——林牧与里根
·以拓展人权来缅怀包老
·李元龙案终审挖出“新罪状”——在天安门广场焚烧国旗
·杨建利博士的“中国之痛”
·大义凛然的吕耿松先生与一封“慰问信”
·揭穿中共的花瓶选举 我给孙文广教授当义工
·在一个诗人遇到匪的国家——读力虹上诉状
·活得永垂不朽的人:张胜凯
·推荐杨天水为2006年度 “自由精神奖”候选人联名信
·魏京生第二届民主斗士奖致谢词
·与俞壮士同行挑战专制权威
·一场法治与人治的搏斗 记李元龙案庭审特色
·山东出“响马”也出好汉
·走近夜狼──李元龙
· 06号独羁室
·还我高律师的尊严和自由/陈西
·向郭飞熊、周志荣、林牧致敬\陈西
·当代诗魂“五老抗”黄翔——写在“民主墙”诞生28周年之际
·罪与罚无边的人治国家:评郭起真、李元龙案\陈西
·“国际人权周”思念严正学君\陈西
·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提名
·希望之声:中国社会需要贾甲的精神
·贵州人权研讨会悼念“改良派部长”朱厚泽先生
民主实践与时事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第二号)
·中国民主党致中国共产党的公开信
·假设瓮安是一个国家
·惊动了中共公安部的贵州人权活动
·公安部强迫我们抵制奥运
·网路悼念“六四” 海内外两百多人聚会
·贵州陈西悼64被扣 派出所:上级命令
·贵州公民陈西被押回家中软禁,陈西向当局提出严正抗议
·"民间瓮安真相调查小组"成员受监控
·“瓮安事件”真相调查组资料被公安违法扣押
·陈西:官权猖獗的大陆中国:记贵州第二届公民国际人权研讨会经历
·贵阳市的跳蚤市场_维权感想
·记“64、18周年座谈会”与公安的抗争
·迟到的十八周年“六.四”公案座谈会
·民主实践中的民主、正义品质
·我们为什么要组党 纪念九五“六.四”组党
·九省市民主人士集聚西安缅怀——民主斗士林牧前辈
·贵阳街头出现议论政治的乞讨/
·祝福你,《民主论坛》
·贵州异见人士聚会遭打压 陈西被传唤八小时
·一次最长时间的晨练
·人权捍卫者陈西被囚记
·法国《费加罗报》常驻中国记者采访六四
·大陆民众盛赞神韵 捍卫观看演出权力
·美国之音:贵州活动人士捐助狱中人权捍卫者
·美国之音:贵州维权人士声援拆迁户遭传唤
·希望之声:云南李纪恒提案属反人类
·举国哀悼玉树灾民 民众呼吁对人祸问责
陈西与友人
·大陆学者:“神七”上天 结石会落地 “面子工程”变“丢脸工程” 中共营造爱国主义狂热、转移危机落空
·献给为突破互联网封锁而辛勤工作的人们
·与议报说几句心坎上的话
·贵州著名民主人士陈西10年刑满获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山东出“响马”也出好汉

山东出“响马”也出好汉


   
   
   陈西
   

   
   
   知道“响马”的威名是在《隋唐演义》、《水浒传》等民间野史和电
   影电视剧中,说起“响马”,在中土大地上不得不数山东的“响马”
   在历朝历代上名声最响。如同俄罗斯哥萨克的膘骑兵,刀锋所指之
   处,血泪横流、哀鸿遍野;铁蹄所到之处,片瓦无存,旷野无声。
   
   在我们中土,乡村妇孺早已经有一个诓哄小孩的最佳唬语。当小孩胡
   搅蛮缠、左右不依、不让大人安静一会时,就会有一声气势不俗的话
   语脱口而出:“响马来了!”
   
   顿时,大人小孩大气不出,淘气的孩子拼命躲进母亲的怀里寻求保
   护,不敢再撒娇。
   
   “响马”为何物?如此利害!
   
   原来“响马”为旧时啸聚山林的土匪强盗。之所以叫“响马”,是这
   些强人在抢劫杀人强奸民女时,要首先放响箭,以示告知被害者,
   “恶虎下山了!”故此而得名。
   
   山东“响马”有名,是因为山东好汉秦琼也奈何不得占山为王的响
   马,被逼得丢了官职。北平好汉罗成,任你学得18般武艺,精通文房
   四宝,熟悉法律宝典同样也奈何不得山东的匪贼。最后,匪贼势坐
   大,罗成一个正派人家的子女也入了贼窝。
   
   山东的“响马”有名,恐怕当今为山东临沂的“响马”最有名。
   
   据说,临沂的“响马”个个腰圆体胖,五大三粗,立着就象一座黑铁
   塔。一出巢几十上千人马。响箭落后了,改为明码标志的制服,扬声
   器,或现代广告。可以有效的制服几十万人。比如,2005年9月,有
   一个强制阉割临沂市三区九县十多万人,株连几十万人的案例。引起
   了中央政府的注意。国家XX委新闻发言人、政法司司长于学军就此
   调查结果发表谈话,称“响马”搞得太过分,有人已经被免职、拘留
   或立案侦查。
   
   抢夺财物方面,记得在上世纪80年代中叶,临沂盛产大蒜,大蒜贸易
   是当地的主要经济命脉。“响马”们盯住了这一买卖,发出“响
   箭”,明文规定当地所产蒜苗只能卖给当地“响马”指定的收购站,
   绝不允许私自外卖给外来的收购商,更不允许外运他乡去卖。如此一
   垄断,强人们可以低收高卖,只要一转手就可从中搜刮渔利。民众受
   尽了盘剥,看到辛勤的劳动换来的只是几个肥料钱,于是忍无可忍,
   就自发联合起来拒绝低价将蒜苗卖给“响马”们指定的收购站了。结
   果“响马”们亮出了家伙,封锁所有路口,不许一根蒜苗流出临沂。
   最后导致成山的蒜苗堆积在路边,大家眼睁睁地看着腐烂,既不准运
   出去卖,也不准外商来收购。逼得许多蒜农倾家荡产,呼天喊地,有
   的甚至逼得自杀。打那一年后,临沂大蒜产业遭到毁灭性的打击,原
   来的龙头地位就让给了其他地方。
   
   最近,山东临沂的“响马”更是猖狂,似官似匪如同一家,不把文明
   社会的法规放在眼里。打家劫舍、乱抓人、乱羁押人的事件不断。有
   一位盲人维权法律人士陈光诚先生及许多平民百姓就遭到了伤害。从
   2005年8月起,陈光诚先生已经被当地强人无理羁押了近九个月。原
   因,正如上面所点,陈光诚先生为维护当地弱势群体的利益,把当地
   “响马”猖獗的严重局势报道给了中央政府和国际媒体,中央政府惩
   治了“失职的官员”,国际媒体批评了中国政府的“不作为”,惹恼
   了地方官,得罪了当地的“响马”,因此而遭到打击报复。2006年6
   月十日,陈光诚被刑事拘留。在这之前:陈光诚先生乘严密的监视软
   禁出现了漏洞,从监视者的眼皮底下出逃。他赶往上海、南京,辗转
   来到北京。希望把临沂闹“响马”的事再披露出来。在北京他多次被
   追综而至的临沂匪帮围堵,几次差点被劫持。我们可以想见这过程是
   令人感到惊心动魄的。让人联想起电影电视中的蒙面黑衣人追杀正义
   之士的场面。然而,2005年9月6日下午,在北京朋友的家中,陈光诚
   被从临沂跟踪而致的黑衣人带走。
   
   受陈光诚的邀请,同时,为营救正义之士陈光诚,北京的律师和维权
   人士李健、江天勇、李和平、郭玉闪、涂毕声、滕彪、李劲松、张立
   辉、李苏宾、黄开国、李克昌、程海等多人分多次前往山东临沂。在
   山东临沂,在陈光诚家村口,维权人士和律师们公然被几十名不明身
   分的“现代响马”围殴,车辆被推翻被阻拦,照相器材被强行摔碎。
   律师们分别遭受了:电话恐吓、传讯、谩骂、殴打,就象进入到了一
   个无法无天的匪帮世界,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也失去了展开依法调
   查取证工作的一切外部条件。
   
   在建设“法治国家”的时代,山东临沂的“响马”传统依旧,未能
   “以时俱进”,丢掉土匪习气,其势汹汹,仗势欺人,竟然还学北京
   的律师们,一边是勇敢地从北京到山东临沂去维权,敢摸山大王的尾
   巴;一边是明目张胆地从山东到北京城来耍马贼的把戏,在6月19日
   晚7 点半,开着没有牌照的面包车,在滕彪博士家楼下绑架陈光诚72
   岁的母亲和三岁的孩子,滕彪博士身体受到暴力侵袭被推倒在地。
   
   “响马”们驾着无证照的车子闯京城,无视国家的法律法规,无视国
   家领导人一再倡导的构建“和谐社会”,视而不见文明社会的公德纪
   律规章行为守则。各位看官,你们说:山东临沂的“响马”威不威
   风!势力如何了得!
   
   山东出“响马”,山东临沂的“响马”威名传遍世界。但是,山东也
   出英雄好汉,不畏惧“响马”的英雄豪杰。当今令“响马”们头痛的
   英雄好汉就是光明之子陈光诚。
   
   任凭“响马”们力拔巫山,五大三粗,可以吆喝退临沂市三区九县几
   十万好脚好手好眼的民众,但是,就威胁不倒好汉陈光诚。在光明之
   子眼里,任你“响马”武艺在高,如何凶神恶煞,耀武扬威,或气势
   汹汹,或气急败坏,或杀气腾腾,或盛气凌人,或有气无力,咱们都
   看不见,都视为百忙碌。
   
   “响马”们九个多月的表演:或是围攻、或是封锁、或是要挟、或是
   恐吓。光明之子都视而不见,该干啥还是干啥的。
   
   好一个英雄的举止。陈光诚先生的勇敢行为感动了我,感动了香港
   人,感动了世界人民的眼球。他被入选香港亚洲周刊“2005年风云人
   物”,以及2006年4月30日,被入选为美国《时代》周刊全球最有影
   响力的100人“英雄与先驱”之一。
   
   山东出好汉,山东临沂的老乡们说:“他(陈光诚)可真是比我们健
   全人还厉害呢!他帮助大家做了很多好事”。例如,起诉沂南县公安
   局行政不作为的案子:2004年3月,东师古村的公告栏里贴出一封300
   多村民联名写的公开信,要求村委会公开十多年没有公开过的村务账
   目及侵占村民土地的“黑地”问题。公开信贴出一个多月,村委会无
   动于衷,村民们推选六名代表到乡、县、市多次上访,也被有关部门
   踢皮球似地踢来踢去。懂法律的陈光诚告诉他们可以依据《村民组织
   法》罢免不称职的村委会。于是,村民代表用红纸张贴公告启动了罢
   免程序。没有为村民做过多少实事却自称欠下了30多万元贷款的村委
   会主任兼信贷员陈光生,终于坐不住了,他派人在村里张贴22张大字
   报公开进行谩骂恐吓,陈光诚多次拨通沂南县的“110”报警电话,
   并给乡派出所送去证据,却从所长那里得到这样的答复:“我们很
   忙,管不了这种小事。”而陈光生等人,甚至继续在村里公开叫板:
   “看看公安局是你们家开的,还是我们家开的?”
   
   事情持续七个多月后,陈光诚等人于2004年11月通过邮局向沂南县法
   院立案庭递交诉状,起诉公安局不作为。从2004年11月开始起诉,直
   到2005年1月25日才收到法院受理案件的通知书,2005年2月28日才第
   一次开庭。用陈光诚的话说:“我进行的几乎就是鸡蛋与石头的斗
   争。斗争的胜负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通过这种斗争让普通老百姓明
   白了他们有对不负责或者是违法的政府部门提起行政诉讼的权力。”
   
   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女士,毕业于山东化工学院外语系,曾经的英语
   教师是这样评价她心目中的英雄的,她说:“见到光诚之前,从来没
   有想到自己这一生会和一个盲人发生联系,在见到他之后,才觉得他
   比任何一个健全的人都要阳光和健康。”
   
   一个双目失明的小男孩逐渐成为了乡亲们,不相识的年青女士心中的
   偶像,国际知名的“英雄好汉”。这不但是山东省民众喜乐的事,也
   是大陆中国人荣耀的事。不但给怯懦的山东人民壮了胆,扬了正气;
   也给生于恐惧之中的大陆中国人壮了胆,鼓足了敢于同黑恶势力作斗
   争的勇气。
   
   大陆中国山东有“响马”,其它地区如:山西、陕西、上海、北京、
   四川、贵州、广东、江苏等等都听到,在闹“响马”。有“响马”,
   就需要有制服“响马”的英雄。决不能让“响马”鱼肉老百姓!决不
   能让土匪强人横行乡里!决不能再让打家劫舍的毛贼舞弄枪杆子威胁
   每一个公民!大陆中国呼唤陈光诚这样的好汉!时常被“响马”威吓
   着的民族需要无数陈光诚这样的好汉!
   
   当然,最终要解决“响马”的问题,是要有一支属于国家的军队(国
   军),而不是属于党派的军队(共军);是要有一个公正独立,依良
   法执法的司法机构,而不是隶属于某一个阶级、某一个党魁、某一个
   地方的司法机构。前面的两个条件,再加公民社会无数陈光诚式的好
   汉的努力,不愁大陆中国的“响马”问题不除。
   
   (2006-07-01于贵州省贵阳市大西门家中)
   
   
   民主论坛 上载:[2006-07-06] 修订:[2006-07-06]
   
   推荐给我的朋友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