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西文集
[主页]->[大家]->[陈西文集]->[程序比正义更重要 在民主沙龙上的发言]
陈西文集
·蒲鲁东的先见之明
·“11字提案”:官员谈稳定者以国贼论罪
·“自由威胁论”还是“权力威胁论”
·我有两个家
·最值得人人欢庆的节日
·程序比正义更重要 在民主沙龙上的发言
·奉劝共产党人认罪/陈西
·呼唤警察执法与国际接轨
·人类社会最大的金矿就是挖掘“自由”\陈西
·尊重与礼貌的辨析
·论公开性——给陕西民主党人的一封信
·教堂的窘迫与办公楼的气派
·真理的向度
·你可以举办奥运 我有权点评奥运——在贵阳民主沙龙活动上
·断送共产党命运的不是腐败
·中国知识分子的终结
·后极权时代的公民与维权 ——采访贵州人权研讨会主持人陈西/刘飞跃
·狱中的呐喊——“救救孩子!”
·从《约伯记》与许霆案来看文化的社会塑造
·民主社会的开启者——反对派人士——答朱厚泽先生
·《零八宪章》与方法论--给公安的讲解
·贵阳文化讲坛讨论:农村土地所有权问题
·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
公民意识与立场
·贵州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3号)
· "六四"改变了我 也将改变中国
·思想是无法被没收的--访贵州人权研讨会联系人申有连
·“公民揭短运动”的建议书
·就"世界人权日"在中国贵州被定性为"非法"一事的声明
·“六四”抗暴回顾——“贵州爱国民主联合会”的成立
·民主宪政,贵在争取
·为了“三个公民”——答共产党公安
·《物权法》——反共产的法律【贵阳民主沙龙星期五时政大家谈】
·关注3 月25 日香港特首选举
·贵阳见证“六 . 四”
·我是民主党人
·防止对手在博弈之中犯罪
·一位福建偷渡客的信——用脚投票
·沦陷的上海——中共的玩物
·“信仰的力量”——永远的法轮功
·退党声明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与当地公安对话
·给不受制约的国家权力设立界限的人们
·在国保机关为《民主论坛》辩护
·法治社会的拦路虎“敌情”
·拍案而起,参加绝食
·署名准则:给杭州市公安局的证词
·促使中国贵州贵阳市成为“瑞士日内瓦第二”《建议书》
·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国庆节
·陈西:在贵阳民主沙龙第31次的主题演讲:人类以人权立世 国家以人权立国
·自由亚洲电台:贵阳城管将配“谈判专家” 提高处置突发事件能力
·我“被剥夺政治权利”期满的思考
·贵州纪念“六四”21周年进行曲
·7.1外宣办高调亮相 应对信仰危机退党大潮
·贵州人权研讨会呼吁全民选举
人物春秋
·两位伟大的自由民主斗士——林牧与里根
·以拓展人权来缅怀包老
·李元龙案终审挖出“新罪状”——在天安门广场焚烧国旗
·杨建利博士的“中国之痛”
·大义凛然的吕耿松先生与一封“慰问信”
·揭穿中共的花瓶选举 我给孙文广教授当义工
·在一个诗人遇到匪的国家——读力虹上诉状
·活得永垂不朽的人:张胜凯
·推荐杨天水为2006年度 “自由精神奖”候选人联名信
·魏京生第二届民主斗士奖致谢词
·与俞壮士同行挑战专制权威
·一场法治与人治的搏斗 记李元龙案庭审特色
·山东出“响马”也出好汉
·走近夜狼──李元龙
· 06号独羁室
·还我高律师的尊严和自由/陈西
·向郭飞熊、周志荣、林牧致敬\陈西
·当代诗魂“五老抗”黄翔——写在“民主墙”诞生28周年之际
·罪与罚无边的人治国家:评郭起真、李元龙案\陈西
·“国际人权周”思念严正学君\陈西
·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提名
·希望之声:中国社会需要贾甲的精神
·贵州人权研讨会悼念“改良派部长”朱厚泽先生
民主实践与时事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第二号)
·中国民主党致中国共产党的公开信
·假设瓮安是一个国家
·惊动了中共公安部的贵州人权活动
·公安部强迫我们抵制奥运
·网路悼念“六四” 海内外两百多人聚会
·贵州陈西悼64被扣 派出所:上级命令
·贵州公民陈西被押回家中软禁,陈西向当局提出严正抗议
·"民间瓮安真相调查小组"成员受监控
·“瓮安事件”真相调查组资料被公安违法扣押
·陈西:官权猖獗的大陆中国:记贵州第二届公民国际人权研讨会经历
·贵阳市的跳蚤市场_维权感想
·记“64、18周年座谈会”与公安的抗争
·迟到的十八周年“六.四”公案座谈会
·民主实践中的民主、正义品质
·我们为什么要组党 纪念九五“六.四”组党
·九省市民主人士集聚西安缅怀——民主斗士林牧前辈
·贵阳街头出现议论政治的乞讨/
·祝福你,《民主论坛》
·贵州异见人士聚会遭打压 陈西被传唤八小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程序比正义更重要 在民主沙龙上的发言

程序比正义更重要


   在民主沙龙上的发言
   陈西

   
   
   贵阳的民间沙龙文化活动已经有相当长的历史了。从上世纪70年代
   末,黄翔、莫建刚、李任科、张菁、方家华、廖双元等人搞“启蒙
   社”起,到80年代,陈西、杜和平、黄彦民、曾宁等人成立“贵阳沙
   龙联谊会”。以沙龙为形式的民间文化活动一直在大乌蒙高原继续展
   开着。我们每星期五晚上的活动是在自由组合交谈和主题研讨之间轮
   换。这是陈西在民主沙龙活动上,作的一次发言。
   众多具有独立思想的人在一起品尝思想的晚餐必然会有交杯碰盏的时
   候。老石先生曾说过:“人最宝贵的东西是思想,由于思想,人与动
   物产生了分离,由于思想,人与人之间产生了高下。”有高下、亮高
   低、是一种动能,但它很可能是内耗的动能,也可能是追求真理,追
   求正义和自由思想的动能。亮思想,追求真理必然会有争执。有争执
   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争执的人只肯定自己追求真理正义的权利,而否
   定了别人追求自由思想的权利。结果是自以为是的,打着捍卫真理正
   义的牌子乱打人。
   由于我们都是具有独立主见和自由思想的人,而且是对真理与正义有
   着执著的持守和追求的人。于是,不论是海外的民主异议人士聚集,
   还是大陆的自由思想者有约。我们都听见或碰到这样的情景,因争执
   而发生了矛盾,因固执已见而相互为仇,因思想交锋而大吵大闹。最
   后,弄得不欢而散,没有达到相约和聚会的目的。
   自由思想者的存在说明:有不同异议者的存在,有对立面、有反对者
   的存在。自由思想者如何面对异议者、自己的对立面和反对者呢?要
   知道,信奉思想自由是一回事,如何面对反对派又是另一回事。泰戈
   尔说:虽然我不同意你的意见,但是,我尊重你的发言权,我不同意
   你的意见,但是,我要象保护自己的发言权一样维护你的发言权。相
   信,这是具有人权意识的人都应当赞同的美德。可是,在现实生活
   中,提倡人权的人不一定尊重别人的人权,承认人权的政府往往是最
   严重侵犯人权的政府。因为,认同普适性美德的共识,与履行美德的
   诚意是两码事(如:中国政府认同世界普适性的人权宣言,可是,不
   但不执行,还严重侵犯中国人的人权)。这就是我们目前遇到的疑
   难。
   一、结果与过程的关系
   笔者认为:培养美德、寻找美德是属个人的私事,如何保护美德、尊
   重美德才属大家的公事。也就是说,关系到实质、精神、品德、自
   由、正义、真理、幸福等等,属于目的的事,属于信仰范畴的事,决
   定权归个人;而考虑如何保障个人的权利、个人的信仰,属于过程的
   事,与每一个人有关的事,决定权在我们。或者说,我们大家聚在一
   起,首先在满足每一个人表达自由思想的同时,最重要的是思考,如
   何公正平等的满足每一个人表达自由思想的权利得以实现。前者只是
   满足于具体的个体,后者则是思考如何满足所有的个体。而所有的思
   考都是指向个体,目的与过程都要围绕着个体来运转,以保证一个充
   实的个体生命的出现。
   自由民主的体制与专制的体制根本的区别在于:自由民主的体制不关
   心美德这类属于个人的东西,它放弃对素质、实质、精神上东西的较
   劲,把对自由、民主、人权、正义等实质上东西的追求留给个人;它
   要较劲的是程序,是对每一个人都公正平等的制度保障,是规则上
   的、技术上的、可操作性的东西。专制极权体制则关注人的美德、人
   类的美景、大同世界,求索的是属于本质性的东西。它以集体、国
   家、社会的名誉来压抑个人,甚至以美德、真理、美好的目标和造福
   于人民的借口来迫害个体生命。
   专制体制是追求结果的体制,是以意识形态、实质上的东西为目标
   的,是具有极强的功利性的体制。民主体制则不同,民主体制要求过
   程与结果的一致性,强调手段的正当性。民主体制追求的是程序上
   的,中立的东西。如:公平、正义、人权、法治等目标的具体操作过
   程。这些东西是完全于功利性无关的。
   这就是结果与过程的关系问题。结果,它与本质与目的相联系。而过
   程,它与规则与手段有关。共产党人注重目的和结果,为了达到目的
   可以不择手段。正如共产党的代言人所说:“目的才是重要的,其他
   一切都算不得什么”〔1〕。自然而然,共产党非依靠残暴方法解决
   问题不可,自然可以不考虑文明社会应当遵守的基本行为规则。
   笔者认为,手段与目的不可分裂,手段的不正确必然也导致结果的迷
   失。如果说把过程与结果所占有的时间段比较起来,过程所占有的时
   间段是99%,结果占有的时间段只是1%;过程代表常态,结果代表一
   瞬间;过程充实了生活,展示了生活,塑造了生活;过程的积累就是
   结果。种豆得豆,种瓜得瓜。以邪恶起家的,收获的也是邪恶。
   共产党给世人留下的“假、大、空”形象就很能说明问题。它追求理
   想社会和美德,如:“全人类的解放”、“共产主义社会”,早年毛
   泽东时代的“学雷锋,为人民服务”到文革中的“斗私批修”、“狠
   斗私字一闪念”、“从灵魂深处爆发革命”,一直到文革之后邓小平
   时代的“五讲四美”、“两个文明建设”,再到不久以前的江泽民大
   张旗鼓推动的“三讲”、“三个代表”运动,以及当今胡锦涛不断新
   推出的“新三民主义”、“建设和谐社会”、“保先运动”、“八荣
   八耻”让人听起来很动听、很美。然而,无数的运动过后,是更加深
   重的道德沦丧、信仰危机、无官不贪的现实。要不就是穷折腾,浪费
   纳税人的民脂民膏;或者是严重的侵犯人权,弄得民不聊生的事。
   国外的政府就没有听到这么乱搞的。人家政教分离,凝聚力建立在社
   会和个体一方,不在政府一方。如在美国,就没有听说政府一天换着
   花样地推出“四美”、“三、二、八”的运动。可人家政府的治理那
   一点不如你中国政府。
   如何让目的与过程相一致?如何摆正本与末的位置?究竟应当追求过
   程还是结果?
   二、程序与正义的关系问题
   中国传统文化的社会学是轻视程序,忽略手段,注重结果的社会学。
   程序就是技术、工艺、细节、手艺、商品。传统道德文化怎么可能把
   这些小玩意称为实质上的东西,怎么可能把这些细节上的事情上升与
   品德、大道、正义齐名呢。“仁义礼智信”的官本位文化“重德轻
   艺”、“重上轻下”、“重本轻末”。程序上的,手续性上的事历来
   不被看重。所以,就生发出今天的知识产权的问题,假烟假酒假论文
   假文凭的问题,弄虚作假成了大陆中国“国情”。而我们当今,则要
   把传统文化轻视的东西颠覆过来,使从来不为人们看重的东西成为最
   重要的东西。使枝节问题也成为本质上的问题,程序上升为与正义齐
   名,个体上升为主体,反之,群体、国家则是次要的。
   “细节决定成败”,过程决定结果。个体的存在才是真实的存在,主
   体性在个人那里;本质问题的工作在民间,在个人。而传统认为次要
   的问题,末位环节的工作,才属于政府。政府的性质本身就属于服务
   性行业,它的本质工作是技术性的、中性的,程序性的。正如一位操
   办刊物的编辑所言:我们没有自己的社论,没有自己的观点。我们只
   是把这些作者的观点摆放在那里,让公众和思想者自己去判断。我们
   当然也知道我们可能会影响政策,但那不是我们的目的。显然,共产
   党作为一个执政党,在执政以前或执政以后没有区分清楚它的位置变
   动了,它追求的是属于自由思想者个体思考的东西,是属于意识形态
   领域,是功利领域的东西。如权势、共产主义新人、四个现代化,乌
   托邦的理想社会等等。
   程序上升为与正义齐名,我们称之为“程序正义”;传统所称的正
   义,我们称之为“实质正义”。而为了强调程序比正义更重要,我们
   所称呼的这个程序为“纯粹程序正义”。美国思想家约翰.罗尔斯在
   其著名论著《正义论》中对“纯粹程序正义”有精彩的解释。他说,
   纯粹程序正义与结果无关,不存在对正义的结果考虑的独立标准,而
   是存在一种纯粹公平的程序,这种程序若被人遵守,其结果也会是正
   确的或公平的,无论它们可能会是一些什么样的结果。也就是说:只
   要过程是正当的,结果也一定是正义的。如果手段不正当,其结果也
   必然是非正义的。
   纯粹程序正义还表现在:首先,有一个什么是公平的独立标准,一个
   脱离随后要进行的程序来确定并先于它的标准。其次,设计一套可保
   证达到预期结果的程序是有可能的。纯粹程序正义把追求正义的希望
   放在了程序的设计和正确执行上,是一种完善的程序。而其它的程序
   只属于走过场,或形式主义,是不完善的。罗尔斯举例公平“分蛋
   糕”的例子。有权力执行分配的人拿最后一块蛋糕〔2〕。对当下的
   执政党来说,执政党的权力或利益分配必须由公民的选票来决定,执
   政党的利益在民众和社会之下。或者说,政府不准与民争利。
   三、真理正义的有限性
   真理正义的有限性决定了真理正义必须依靠程序来实践,当真理正义
   希望进入实际时,它必须融入程序之中,这样一来,程序显得比真理
   正义更重要。程序成为了实质性东西得以执行的前提保障。
   我们假设,人人都掌握着真理,但是,它只能是相对真理。凡人手所
   掌握的只能是相对真理,绝对真理在上帝那儿。那么,如何面对人性
   的不足?如何面对人的能力的有限性?在不可避免的争持之中,在必
   然存在的反对派、对立面的情况下,我们惟有可能求助于程序,求助
   于游戏规则公平的裁决。也就是说,当争持发生时,当反对派出现
   时,我们必须懂得启动游戏规则,以保护双方的权利,以便利游戏继
   续玩下去。
   这就对我们自由思想者提出了要求,如果要追求自由思想,首先要建
   构能自由思想的平台,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民主沙龙的规则。一种程序
   性控制的东西。在法律上,称为程序法。它与实质法组合成一完善的
   法律体系。
   程序比正义更重要的知识视野告诉我们:自由思想者首先应当是一个
   法律至上者。古罗马思想家西塞罗有一句名言“为了自由,我们选择
   做了法律的奴隶”。
   【附注】
   1、前南共联盟中央执委、中央书记、国民议会议长、副总统密洛
     凡.吉拉斯和他的《新阶级》,1981年5月,陈逸翻译,中共中
     央政法委员会理论室,“仅供中央部门负责同志参阅”。
   2、《正义论》,何怀宏、何包钢、廖申白译,81页
   (陈西:绿色文化者)
   (2006-06-21于贵州贵阳)
   
   民主论坛 上载:[2006-06-28] 修订:[2006-06-28]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