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西文集
[主页]->[大家]->[陈西文集]->[署名准则:给杭州市公安局的证词]
陈西文集
·为了“三个公民”——答共产党公安
·《物权法》——反共产的法律【贵阳民主沙龙星期五时政大家谈】
·关注3 月25 日香港特首选举
·贵阳见证“六 . 四”
·我是民主党人
·防止对手在博弈之中犯罪
·一位福建偷渡客的信——用脚投票
·沦陷的上海——中共的玩物
·“信仰的力量”——永远的法轮功
·退党声明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与当地公安对话
·给不受制约的国家权力设立界限的人们
·在国保机关为《民主论坛》辩护
·法治社会的拦路虎“敌情”
·拍案而起,参加绝食
·署名准则:给杭州市公安局的证词
·促使中国贵州贵阳市成为“瑞士日内瓦第二”《建议书》
·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国庆节
·陈西:在贵阳民主沙龙第31次的主题演讲:人类以人权立世 国家以人权立国
·自由亚洲电台:贵阳城管将配“谈判专家” 提高处置突发事件能力
·我“被剥夺政治权利”期满的思考
·贵州纪念“六四”21周年进行曲
·7.1外宣办高调亮相 应对信仰危机退党大潮
·贵州人权研讨会呼吁全民选举
人物春秋
·两位伟大的自由民主斗士——林牧与里根
·以拓展人权来缅怀包老
·李元龙案终审挖出“新罪状”——在天安门广场焚烧国旗
·杨建利博士的“中国之痛”
·大义凛然的吕耿松先生与一封“慰问信”
·揭穿中共的花瓶选举 我给孙文广教授当义工
·在一个诗人遇到匪的国家——读力虹上诉状
·活得永垂不朽的人:张胜凯
·推荐杨天水为2006年度 “自由精神奖”候选人联名信
·魏京生第二届民主斗士奖致谢词
·与俞壮士同行挑战专制权威
·一场法治与人治的搏斗 记李元龙案庭审特色
·山东出“响马”也出好汉
·走近夜狼──李元龙
· 06号独羁室
·还我高律师的尊严和自由/陈西
·向郭飞熊、周志荣、林牧致敬\陈西
·当代诗魂“五老抗”黄翔——写在“民主墙”诞生28周年之际
·罪与罚无边的人治国家:评郭起真、李元龙案\陈西
·“国际人权周”思念严正学君\陈西
·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提名
·希望之声:中国社会需要贾甲的精神
·贵州人权研讨会悼念“改良派部长”朱厚泽先生
民主实践与时事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第二号)
·中国民主党致中国共产党的公开信
·假设瓮安是一个国家
·惊动了中共公安部的贵州人权活动
·公安部强迫我们抵制奥运
·网路悼念“六四” 海内外两百多人聚会
·贵州陈西悼64被扣 派出所:上级命令
·贵州公民陈西被押回家中软禁,陈西向当局提出严正抗议
·"民间瓮安真相调查小组"成员受监控
·“瓮安事件”真相调查组资料被公安违法扣押
·陈西:官权猖獗的大陆中国:记贵州第二届公民国际人权研讨会经历
·贵阳市的跳蚤市场_维权感想
·记“64、18周年座谈会”与公安的抗争
·迟到的十八周年“六.四”公案座谈会
·民主实践中的民主、正义品质
·我们为什么要组党 纪念九五“六.四”组党
·九省市民主人士集聚西安缅怀——民主斗士林牧前辈
·贵阳街头出现议论政治的乞讨/
·祝福你,《民主论坛》
·贵州异见人士聚会遭打压 陈西被传唤八小时
·一次最长时间的晨练
·人权捍卫者陈西被囚记
·法国《费加罗报》常驻中国记者采访六四
·大陆民众盛赞神韵 捍卫观看演出权力
·美国之音:贵州活动人士捐助狱中人权捍卫者
·美国之音:贵州维权人士声援拆迁户遭传唤
·希望之声:云南李纪恒提案属反人类
·举国哀悼玉树灾民 民众呼吁对人祸问责
陈西与友人
·大陆学者:“神七”上天 结石会落地 “面子工程”变“丢脸工程” 中共营造爱国主义狂热、转移危机落空
·献给为突破互联网封锁而辛勤工作的人们
·与议报说几句心坎上的话
·贵州著名民主人士陈西10年刑满获释
·英勇不屈的陈西-杨天水
·陈西先生——欢迎你归来!吴玉琴
·我的难友陈西——廖双元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加入真相联合调查团
·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提名:当代中华民主英雄:秦永敏、陈西、张林
·李大立:民主对于中国不是异物--读陈西"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有感
·邓焕武 :为什么硬着头皮不放刘晓波?兼批陈西的《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
·张三一:民主必成为中国的己物
·一名基督徒给一位非基督徒回信
·零八宪章签署人陈西和日本记者见面再遭警方阻拦
·吴 郁:民主对于中共是异物
·春水.致陈西-故土上的流亡者- 欧阳小戎
·读者作者共贺《北京之春》第200期
·贵州维权人士:谴责中共判决潭作人
·侯文豹:强烈谴责贵州警方对陈西家庭的破坏
·希望之声:李洪志先生真善忍的理念光彩照人
·刘贤斌再度被捕 中国纷传“我是刘贤斌”
最新文章
·德国之声:贵州民主人士传递“北非”信息,遭警方暴力干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署名准则:给杭州市公安局的证词

署名准则:给杭州市公安局的证词


   
   
   陈西
   

   
   
   ┌────────────────────────────┐
   │ 《敦请胡锦涛给国民送大礼:特赦因思想被囚禁的政治犯》 │
   │ 一文是贵阳陈西先生送来的。因为该文没有注明作者,我们 │
   │ 依照《民主论坛》的惯例,把联署名单中的第一位──陈树 │
   │ 庆──列为作者。                   │
   │                    ──洪哲胜 编按 │
   └────────────────────────────┘
   
   近日,有一篇文章《敦请胡锦涛给国民送大礼:特赦因思想被囚禁的
   政治犯》刊登于《民主论坛》上。署名为:陈树庆。因这篇文章,杭
   州市公安局传唤了陈树庆。我在得到这个消息时,不禁感到坐立不
   安。
   
   就这篇文章,我特向杭州市警方说明。这篇文章出自我的手,是我所
   写。
   
   文章结尾处有说明:“呈递人:吴玉琴、莫建刚、廖双元、陈西”。
   
   写这篇文章陈树庆不知道,是我们四人的意思。大家让我持笔,由我
   一挥而就,然后以大家的名,署名发表。可能是陈树庆的名排在“敦
   请之人”的最前面,在编辑的时候,编辑便把他的名提到作者署名的
   位置。让杭州的警方产生了误解。
   
   至于署名的问题,我们民主人士之间早就有了相互的授权。举个例子
   说,前段时间,由陕西的林牧老师领衔在《议报》签名网上发表一篇
   文章,题目是要求共产党政府取缔特务组织。我们贵州部分民主党人
   签了名,贵阳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就询问我有关署名的事。当时我不知
   道文章的内容,但是,我重申了授权署名的事。
   
   在国际互联网上,我们贵州民主党人参加了多次签名活动。比如,由
   杨天水先生、李国涛先生、赵昕先生、侯文豹先生、邓永亮先生等等
   发起的签名活动,我们都授了权。
   
   这里有一个我们认同的网上签名准则,为“六签”、“六不签”。现
   把它告知海内外朋友和杭州市公安,以便敞亮的继续我们认可的授权
   签名活动。
   
     六签
   
     1、推动宪政民主,批判专制极权;
     2、关注弱势群体,维护基本人权;
     3、揭露贪官污吏,反对官场腐败;
     4、保护言论自由,尊重宗教信仰;
     5、提倡社会公德,促进民族团结;
     6、保持台海稳定,主张民主对话。
   
     六不签
   
     1、言无实据,夸大其词;
     2、人身攻击,语言粗俗;
     3、四面树敌,无限上纲;
     4、宣传暴力,急功近利;
     5、挑动内斗,离心离德;
     6、颠覆国家,打倒对立党。
   
   杭州市公安局传唤陈树庆,在这里,除了说明《敦请》的作者是我以
   外,我继续就杭州市警方关注该文需要了解的事进行说明。
   
   关键词:敦请胡锦涛 特赦政治犯
   
   首先,不知道公安们认为我们违犯了那一款法规?是否我们不该提
   “敦请胡锦涛”?
   
   胡锦涛何许人也?现大陆中国政府主席,不是皇帝,不是国王。如果
   是皇帝、国王,我直呼其名是犯了忌讳的,朝廷官兵们有权问罪陈树
   庆及我等。如果是大陆中国政府的主席,我们是共和国的公民,我们
   把胡锦涛主席看着是为公民服务的公务员,他随时要关注民情了解民
   情。“权为民所用,心为民所想,情为民所系”的“新三民主义”证
   明,胡锦涛不是帝王,而是人民的公仆。既然是公仆,我们上书给胡
   锦涛主席,敦请他关注民情,犯了何“忌讳”,人民公安要找我们公
   民的麻烦?
   
   其次,特赦因思想言论被囚禁的政治犯。难道我们说错了吗?
   
   是的,共和国的刑法没有一条视“思想言论”为犯罪的条款,大陆中
   国政府从来不承认自己的监狱里关押着“政治犯”。但是,《敦请》
   一文所列:许万平、师涛、任自元、郑贻春、张林、李建平、杨天
   水、拖乎提.吐尼雅孜、姜维平、高勤荣、李志、哈达、胡石根、黄
   金秋、阿卜杜勒加尼梅梅特民、杨子立、张宏海、徐伟、靳海科、徐
   泽荣、喻华峰、李民英、孔佑平、罗永忠、赵常青、吴义龙、陶海
   东、姜力均、罗长福、何德普、毛庆祥、朱虞夫。贵州的李元龙,包
   括从海外归来的王炳章先生、杨建利先生无不是因思想言论而被囚禁
   的。
   
   “特赦”,有两层意思。(1)它作为法律专用语,尽管我国的法律
   还不完善,已经被判的,我们承认既成事实。我们愿意不论是修宪也
   好,不论是给冤假错案平反也好,都在法律程序之下来完成。(2)
   “特赦”与“大赦”相比较,大赦指的是大面积的,不分刑种的释放
   被关押人员。如台湾、韩国、菲律宾等,在开启本国的民主政治之路
   时,国家曾经宣布大赦,关满了人的监狱,敞开了自己的大门,不论
   曾经被判了多少年徒刑的人,都有可能回到自己的家。
   
   我们所提的“特赦”很明确,它专指政治犯。即因争取共和国宪法明
   文载有的基本人权。思想言论自由权、出版结社自由权、宗教信仰自
   由权等。当下应当“特赦”的是被政府关押的良心犯、思想犯、法轮
   功练习者、维权人士和民主党异议人士等。
   
   其三,我不知道杭州警方注意到没有?我们是在国际互联网上发表言
   论,并未在国内网站或媒体上发表言论。这里有一个国际法或国内法
   管辖权的问题。
   
   就我陈西来说,我是中国公民,同时也是世界公民。作为一个中国公
   民,我必须遵守中国的法律。我是一个出狱不久并被国内法判决剥夺
   政治权五年的人。当我在国际互联网发表文章时,贵阳公安专门就此
   事对我进行了询问。
   
   我回答说:我们民主党人是追求民主、人权、法治的。尽管国家的法
   律不完美,但是,我也要尊重它。我们是法治社会的建设者,而不是
   破坏者。法律对我不公正,我可以承受;我的理性告诉我,我却不可
   以做出对法律不正当的事。我只有努力去建设公正法律的责任,没有
   破坏或违犯的权力。中国大陆的法律对我的处罚是有效的,我遵守这
   项处罚,我并没有在国内法管辖的范围内发表一篇作品。
   
   究竟贵阳的公安要对我依法行政,还是依党的专政意识行政不得而
   知。是走依法治国之路,还是走依权治国之路,决定权不在我,而是
   在你们这些掌握着国家强制权力的人手中。
   
   国际法与国内法常识的最好的例子,是广东省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审
   理余振东一案。一个贪污、挪用公款涉及金额4.82亿美元,仅获刑12
   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100万元,绝对不是实用国内法判的。
   如果按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刑法,十个余振东都得判死罪。何况,他还
   有潜逃出国罪。
   
   正是潜逃出国使得余振东案涉及到国际法。在国内法与国际法有差异
   之间,是国内法向国际法靠拢还是国际法向国内法靠拢?是大陆中国
   与国际接轨还是国际社会与大陆中国接轨?显然,余振东案是依国际
   法惯例判决的,而非实用国内法。
   
   我们承认,如果依党法来定性,杭州市公安是应当找我们麻烦的。因
   为党法无边,没有国际,或私人领域的界限,要求全国人民与党中央
   高度保持一致,不允许中国人享有人权,因思想言论获罪,理所当
   然。如果依国际法,发表一篇《敦请》就要遭传唤,可能杭州公安某
   些人的工作不想要了。因为,这样的警察专业知识能力太差,动不动
   就要经常侵犯公民的权利。《联合国宪章》、《世界人权宣言》、
   《公民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和《(保护)人权卫士国际公约》。包
   括共和国的宪法都在宣告:公民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有言论、出
   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有宗教信仰自由等等。他却不
   知道。这样的执法人员称职吗?
   
   如果有机会,我到很想登门请教,希望杭州市公安局的警官给我作一
   次普法教育。因为,我上述所言不一定合法合理。
   
   最后,我感谢杭州市公安局的警官能移步到国际互联网上来浏览我的
   文章!欢迎上网给予指教!
   
   (陈西:大陆中国公民)
   
   (2006-04-27于贵州省贵阳市)
   
   
   民主论坛 上载:[2006-04-27] 修订:[2006-04-27]
   
   推荐给我的朋友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