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西文集
[主页]->[大家]->[陈西文集]->[维权的另一面: 训练一个知法守法的政府]
陈西文集
·“信仰的力量”——永远的法轮功
·退党声明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与当地公安对话
·给不受制约的国家权力设立界限的人们
·在国保机关为《民主论坛》辩护
·法治社会的拦路虎“敌情”
·拍案而起,参加绝食
·署名准则:给杭州市公安局的证词
·促使中国贵州贵阳市成为“瑞士日内瓦第二”《建议书》
·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国庆节
·陈西:在贵阳民主沙龙第31次的主题演讲:人类以人权立世 国家以人权立国
·自由亚洲电台:贵阳城管将配“谈判专家” 提高处置突发事件能力
·我“被剥夺政治权利”期满的思考
·贵州纪念“六四”21周年进行曲
·7.1外宣办高调亮相 应对信仰危机退党大潮
·贵州人权研讨会呼吁全民选举
人物春秋
·两位伟大的自由民主斗士——林牧与里根
·以拓展人权来缅怀包老
·李元龙案终审挖出“新罪状”——在天安门广场焚烧国旗
·杨建利博士的“中国之痛”
·大义凛然的吕耿松先生与一封“慰问信”
·揭穿中共的花瓶选举 我给孙文广教授当义工
·在一个诗人遇到匪的国家——读力虹上诉状
·活得永垂不朽的人:张胜凯
·推荐杨天水为2006年度 “自由精神奖”候选人联名信
·魏京生第二届民主斗士奖致谢词
·与俞壮士同行挑战专制权威
·一场法治与人治的搏斗 记李元龙案庭审特色
·山东出“响马”也出好汉
·走近夜狼──李元龙
· 06号独羁室
·还我高律师的尊严和自由/陈西
·向郭飞熊、周志荣、林牧致敬\陈西
·当代诗魂“五老抗”黄翔——写在“民主墙”诞生28周年之际
·罪与罚无边的人治国家:评郭起真、李元龙案\陈西
·“国际人权周”思念严正学君\陈西
·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提名
·希望之声:中国社会需要贾甲的精神
·贵州人权研讨会悼念“改良派部长”朱厚泽先生
民主实践与时事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第二号)
·中国民主党致中国共产党的公开信
·假设瓮安是一个国家
·惊动了中共公安部的贵州人权活动
·公安部强迫我们抵制奥运
·网路悼念“六四” 海内外两百多人聚会
·贵州陈西悼64被扣 派出所:上级命令
·贵州公民陈西被押回家中软禁,陈西向当局提出严正抗议
·"民间瓮安真相调查小组"成员受监控
·“瓮安事件”真相调查组资料被公安违法扣押
·陈西:官权猖獗的大陆中国:记贵州第二届公民国际人权研讨会经历
·贵阳市的跳蚤市场_维权感想
·记“64、18周年座谈会”与公安的抗争
·迟到的十八周年“六.四”公案座谈会
·民主实践中的民主、正义品质
·我们为什么要组党 纪念九五“六.四”组党
·九省市民主人士集聚西安缅怀——民主斗士林牧前辈
·贵阳街头出现议论政治的乞讨/
·祝福你,《民主论坛》
·贵州异见人士聚会遭打压 陈西被传唤八小时
·一次最长时间的晨练
·人权捍卫者陈西被囚记
·法国《费加罗报》常驻中国记者采访六四
·大陆民众盛赞神韵 捍卫观看演出权力
·美国之音:贵州活动人士捐助狱中人权捍卫者
·美国之音:贵州维权人士声援拆迁户遭传唤
·希望之声:云南李纪恒提案属反人类
·举国哀悼玉树灾民 民众呼吁对人祸问责
陈西与友人
·大陆学者:“神七”上天 结石会落地 “面子工程”变“丢脸工程” 中共营造爱国主义狂热、转移危机落空
·献给为突破互联网封锁而辛勤工作的人们
·与议报说几句心坎上的话
·贵州著名民主人士陈西10年刑满获释
·英勇不屈的陈西-杨天水
·陈西先生——欢迎你归来!吴玉琴
·我的难友陈西——廖双元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加入真相联合调查团
·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提名:当代中华民主英雄:秦永敏、陈西、张林
·李大立:民主对于中国不是异物--读陈西"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有感
·邓焕武 :为什么硬着头皮不放刘晓波?兼批陈西的《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
·张三一:民主必成为中国的己物
·一名基督徒给一位非基督徒回信
·零八宪章签署人陈西和日本记者见面再遭警方阻拦
·吴 郁:民主对于中共是异物
·春水.致陈西-故土上的流亡者- 欧阳小戎
·读者作者共贺《北京之春》第200期
·贵州维权人士:谴责中共判决潭作人
·侯文豹:强烈谴责贵州警方对陈西家庭的破坏
·希望之声:李洪志先生真善忍的理念光彩照人
·刘贤斌再度被捕 中国纷传“我是刘贤斌”
最新文章
·德国之声:贵州民主人士传递“北非”信息,遭警方暴力干预
·BBC:“贵阳警方打压宣讲埃及局势者”
·法广:贵州警方阻止散发有关埃及和突尼斯反政府风潮的传单
·自由亚洲:港媒热议埃及变天 六四军人赞埃及军人(图,视频)
·美国之声:中国维权人士被抓被放令人捉摸不定
·反监控要自由:陈西谈贵州人权活动遭受严控的情况
·大纪元:公职招聘陪吃陪唱 大陆学者:近亲繁殖潜规则
·公民刘贤斌——我的挚友
·妻为朱虞夫申请取保 陈西吁更多国人践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维权的另一面: 训练一个知法守法的政府

维权的另一面:


   训练一个知法守法的政府
   
   
   陈西

   
   
   
   当今世界级的最顽固难题:一是巴勒斯坦地区以色列人与阿拉伯人争
   端的问题,二是印度人被宗教纠纷困扰的问题,第三就是中国人所面
   对的民主与专政抗争的问题。可能有那么一天,一旦以色列人与阿拉
   伯人坐在一起解决了争端问题,印度人妥善解决了宗教纠纷问题,中
   国人还未解决专政的问题。对于一个争取民主法治人权的中国人来
   说,这是很不幸的,因为他生活在一个世界上专制制度最顽固、时间
   连续性最长久的国家。
   
   专制是容忍不下民主、法治、人权的。我们如何面对当下的专制政
   府,一个继“家天下”而后“党天下”的政府?
   
   当今有三条路可供我们选择:一条是对“恶”的否定,或者是与恶不
   能共存,发誓要消灭“恶政”、锄除暴政,走革命的道路;或者是
   “邦有恶霸乱党,不宜久留”,“惹不起,我躲得起”,找个“世外
   桃园”藏起来。第二条是认同“恶”。所谓“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
   是西风压倒东风”、“你不对别人狠,别人就会对你狠”、“你不对
   别人进行专政,别人就会对你实行专政”;或者说,他们把秩序理解
   为“强人秩序”,而不是“规则秩序”。社会秩序需要强有力的专政
   政党控制,而不是至高无上的法律的控制;稳定的秩序需要的是铁腕
   统治,而不是良好的宪政治理。喝狼奶长大的一代人就信奉这种霸权
   哲学,想方设法地加入到强者一边,继续弱肉强食的人生游戏,便成
   为狼孩们的首选。第三条路是进化论的选择,认为历史潮流奔腾向
   前,社会在不断地持续发展,专制强权政府至上而下的“改革”会把
   我们送进自由民主社会,我们就等候享受阳光的生活吧,不必“杞人
   忧天”,或者与自己过不去,与强大的政府过不去。
   
   作为信奉自由民主的维权人士,我们既没有选择第一条路,也没有选
   择第二条路,第三条路也被我们否定了。否定“恶”的路走的是两个
   极端:要不就与恶政誓不两立,誓死推翻暴政;要不就眼不见心不
   烦,背离暴政,躲避暴政。而认同“恶”的路是狼孩走的路,动物走
   的丛林法则之路,决不是人类社会之路。第三条路尽管没有否定
   “恶”,也没有认同“恶政”,然而它则是一条永远不可能实现的理
   想者、畏缩者、恐惧者、懒惰者行走之路。因为,历史已经告诉我
   们:一切自上而下的改革都必然以失败而告终,唯有至下而上的改革
   才能成功。自由不可能是恩赐的,而是去努力争取才能得到的。
   
   我们维权人士必须正视的正是“邪恶”、“残暴”的专政政府。我们
   绕不开“邪恶”,我们不得不同专制的政府打交道。我们走的是中国
   历史上从未有人走过的路:即“承担”的路。它不否定“恶”,也不
   认同“恶”,更不对“恶”存有幻想。它承认“恶”的合理存在,把
   “恶”的存在看着是有了判别是非善恶的前提条件,指出了人类的窘
   境正是生于逆境之中,在逆境之中经过奋斗寻找自由之路。当今其它
   民主国家所享受的民主宪政福音是经过对以往“恶政”的训练获得
   的。我们要在中国实践民主宪政同样也需要对当下的“暴政”进行训
   练。这就是第四路:一方是维权,对另一方则是训练。用我们的理
   性、全人类已经实践的宪政智慧、和我们的血肉之躯,包括我们的生
   命来做训练器材,象一个驯兽师一样去驯兽。
   
   我们把当下的暴政看做是习惯了丛林中生活的一头野兽,它习惯用丛
   林法则来对待文明的人类。在我们与它打交道时,它会把我们看着是
   异类,认为我们是“与虎谋皮的人”,所以,它的兽性会发作,它要
   流人的血。作为一个维权人士,一名驯兽师,我们就要“承受”“担
   当”起历史的苦难,背负起民族的重轭。
   
   不愿意象动物一样生活的人们,不愿意做大王的臣民和家奴的人们,
   要做一个有尊严、享有自由权的公民的人,我们唯有挺身而出,去与
   政府打交道,向政府提出合法合理的方案,批评政府违法乱纪的行
   为,监督政府依法行政,去训练政府,去训练一个野性十足随时随地
   会象猛兽一样吃人的政府。
   
   政府是由人们创立的,政府的出现就是为维护人们的利益的。但是,
   它一开始并不是就象联合国的出现一样是为全人类谋福址的。政权的
   出现一开始只是服务于极少数人,后来是一个家族,一部分人,多数
   的人,经过逐渐地训练才扩展服务于普天下的人。
   
   没有经过宪政训练和宪政控制的政府我们从来不会相信。未受宪政洗
   礼的政府和国家其手中握有的“以人民的名誉掌管的权力”不一定会
   服务于人民,更多的是使用人民委托给他们的权力去虐待人民、迫害
   人民,为自己的私利服务。
   
   凡有政权涉足的地方,就是我们考问权力、疑质权力的地方;凡有执
   政者在场之地,就是我们维权和训练执政者的场地。权力有两种可
   能:有作恶的可能,也有为善的可能。但凡事从最不利的状况设想,
   我们应当提防权力作恶。权力还有一种功能,就是让它脱离作恶或为
   善的状态,进入既不作恶又不为善的境地,处于中立的、消极的、保
   守的“不作为”形态。也就是说,我们排除传统文化的表达方式,不
   用好坏来要求政府,我们不要一个好的政府也不要一个坏的政府,而
   要一个守法主持公正立场的政府。这种形态需要经过训练而成,这正
   是我们维权人士所追求的另一面。
   
   应当明白,得到政府权力的服务不一定是好事,权力服务或浸染的地
   方很可能就是权力侵入、强迫、虐待、巧取豪夺的地方。政府权力天
   生的强迫性和加上人性的不可靠,人的理性的有限,渴望政府能干出
   什么有利于民众的事是不可能的。与林肯齐名的美国总统里根在其就
   职演讲中有一句名言,他说:“政府天生是制造问题的、而不是解决
   问题的。”一个民主的政府都是如此,更何况一个专制的政府!因
   此,我们决不可相信政府、依赖政府、仰望政府,我们只能批评政
   府、监督政府、改造政府。
   
   既然我们不相信政府,我们就不需要一个专制的强大的政府,即使是
   一个“为人民服务”的政府。一个“尽做善事”、“以人为本”的政
   府我们也不需要。我们对政府的不信任是绝对化的。不论是民主选举
   的自由宪政政府还是非公选的专政独裁政府,我们都不相信。维有这
   样,我们才能驱逐政府权力于人性的邪恶事端纷争之中,驱逐政府权
   力于党阀宗派的利益是非的恶斗之中。
   
   政府要做的工作完全应当是没有人性的。如果政府依人性行事的话,
   人性是有偏爱、偏见、偏差的。当政府带着人性执政,必然就会带着
   党派偏见。带着人性办事必然就会偏爱人类本身而歧视另类,如歧视
   动物、轻视自然、破坏环境等等。政府没有人性也就是说政府要保持
   中立性,政府的工作也就是没有人性的公正的规则性的工作。既不偏
   爱某一个人或党派,也不偏爱人类本身,只忠实于职守,法律法规。
   这是我们要训练政府的第一要素,政府的中立性。
   
   二、政府的消极性。政府不应当是全能的、追求结果的。一个强大而
   又积极主动政府,那怕你的用意是好的,也必然是一个最不公正、效
   率最差、最具有破坏性和浪费性的政府。现代社会公认的政府是消极
   的政府,更多的事应当由社会民间来做,而不是由政府来做。尤其是
   一些美好的愿望、善良的想法只能由个人、民间团体来做。该归个人
   的归个人,该归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的归市场,该归政府的归政
   府。对于一个强大的集权政府来说,就是要它下放权力,限制它的权
   力,禁止政府与公民争利。
   
   三、政府的保守性。保守一词不是传统的解释,不是顽固不化的坚持
   守旧,不是拒绝改革开放,也不是热衷于关心新生事物。保守是守住
   社会和国家的底线。社会和国家的底线不是具体事物,而是规则;不
   是100年不变的“家天下”、“党天下”,而是一部永久不变的宪
   法;不是追求各种美好的理想或向上发展的目标,而是向下思考,如
   何保障每一个公民的基本人权。保守不是一种积极的行为,坚持守旧
   则是积极行为。保守不是消极行为,拒绝改革开放则是消极行为。保
   守是要一个“不作为”的小政府,一个只看护游戏规则、公正的政
   府。而热衷于关心具体事物和新生事物的政府一定是个全能的大政
   府、到处侵权的强力政府。
   
   训练一个知法守法的政府就是要求政府退出私权领域。一切有关人类
   良好愿望的问题、个人素质的问题、有关真理的问题、本质性的问
   题,留给个人、民间来做;而公共领域中平等互利秩序的问题、社会
   和谐共处的问题、有关正当程序的问题则留给政府来做。
   
   (陈西:绿色文化者)
   
   (2006-04-12于贵州贵阳)
   
   
   民主论坛 上载:[2006-04-14] 修订:[2006-04-14]
   
   推荐给我的朋友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