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西文集
[主页]->[大家]->[陈西文集]->[走近夜狼──李元龙]
陈西文集
·驯化公权力:到公安派出所维权
·美国之声:贵州民主党批评官方参政党为花瓶
思想与政论话语
·我爱我的祖国,我害怕我的国家
·一个狱中民运分子的自白
·为了人的尊严,我们继续抗争!
·社会主义国家:没有尊严的生命
·蒲鲁东的先见之明
·“11字提案”:官员谈稳定者以国贼论罪
·“自由威胁论”还是“权力威胁论”
·我有两个家
·最值得人人欢庆的节日
·程序比正义更重要 在民主沙龙上的发言
·奉劝共产党人认罪/陈西
·呼唤警察执法与国际接轨
·人类社会最大的金矿就是挖掘“自由”\陈西
·尊重与礼貌的辨析
·论公开性——给陕西民主党人的一封信
·教堂的窘迫与办公楼的气派
·真理的向度
·你可以举办奥运 我有权点评奥运——在贵阳民主沙龙活动上
·断送共产党命运的不是腐败
·中国知识分子的终结
·后极权时代的公民与维权 ——采访贵州人权研讨会主持人陈西/刘飞跃
·狱中的呐喊——“救救孩子!”
·从《约伯记》与许霆案来看文化的社会塑造
·民主社会的开启者——反对派人士——答朱厚泽先生
·《零八宪章》与方法论--给公安的讲解
·贵阳文化讲坛讨论:农村土地所有权问题
·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
公民意识与立场
·贵州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3号)
· "六四"改变了我 也将改变中国
·思想是无法被没收的--访贵州人权研讨会联系人申有连
·“公民揭短运动”的建议书
·就"世界人权日"在中国贵州被定性为"非法"一事的声明
·“六四”抗暴回顾——“贵州爱国民主联合会”的成立
·民主宪政,贵在争取
·为了“三个公民”——答共产党公安
·《物权法》——反共产的法律【贵阳民主沙龙星期五时政大家谈】
·关注3 月25 日香港特首选举
·贵阳见证“六 . 四”
·我是民主党人
·防止对手在博弈之中犯罪
·一位福建偷渡客的信——用脚投票
·沦陷的上海——中共的玩物
·“信仰的力量”——永远的法轮功
·退党声明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与当地公安对话
·给不受制约的国家权力设立界限的人们
·在国保机关为《民主论坛》辩护
·法治社会的拦路虎“敌情”
·拍案而起,参加绝食
·署名准则:给杭州市公安局的证词
·促使中国贵州贵阳市成为“瑞士日内瓦第二”《建议书》
·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国庆节
·陈西:在贵阳民主沙龙第31次的主题演讲:人类以人权立世 国家以人权立国
·自由亚洲电台:贵阳城管将配“谈判专家” 提高处置突发事件能力
·我“被剥夺政治权利”期满的思考
·贵州纪念“六四”21周年进行曲
·7.1外宣办高调亮相 应对信仰危机退党大潮
·贵州人权研讨会呼吁全民选举
人物春秋
·两位伟大的自由民主斗士——林牧与里根
·以拓展人权来缅怀包老
·李元龙案终审挖出“新罪状”——在天安门广场焚烧国旗
·杨建利博士的“中国之痛”
·大义凛然的吕耿松先生与一封“慰问信”
·揭穿中共的花瓶选举 我给孙文广教授当义工
·在一个诗人遇到匪的国家——读力虹上诉状
·活得永垂不朽的人:张胜凯
·推荐杨天水为2006年度 “自由精神奖”候选人联名信
·魏京生第二届民主斗士奖致谢词
·与俞壮士同行挑战专制权威
·一场法治与人治的搏斗 记李元龙案庭审特色
·山东出“响马”也出好汉
·走近夜狼──李元龙
· 06号独羁室
·还我高律师的尊严和自由/陈西
·向郭飞熊、周志荣、林牧致敬\陈西
·当代诗魂“五老抗”黄翔——写在“民主墙”诞生28周年之际
·罪与罚无边的人治国家:评郭起真、李元龙案\陈西
·“国际人权周”思念严正学君\陈西
·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提名
·希望之声:中国社会需要贾甲的精神
·贵州人权研讨会悼念“改良派部长”朱厚泽先生
民主实践与时事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第二号)
·中国民主党致中国共产党的公开信
·假设瓮安是一个国家
·惊动了中共公安部的贵州人权活动
·公安部强迫我们抵制奥运
·网路悼念“六四” 海内外两百多人聚会
·贵州陈西悼64被扣 派出所:上级命令
·贵州公民陈西被押回家中软禁,陈西向当局提出严正抗议
·"民间瓮安真相调查小组"成员受监控
·“瓮安事件”真相调查组资料被公安违法扣押
·陈西:官权猖獗的大陆中国:记贵州第二届公民国际人权研讨会经历
·贵阳市的跳蚤市场_维权感想
·记“64、18周年座谈会”与公安的抗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走近夜狼──李元龙

走近夜狼──李元龙


   
   
   陈西
   

   
   
   贵州的落后荒蛮,华人世界应当是知哓的。如果说还有人不太知晓的
   话,从李元龙记者因写文章开罪官府被秘密抓捕近五个月外界仍然不
   知道一事可见一斑。贵州的落后荒蛮不仅表现在封闭自大自成一体的
   党规党法不容评说、拒绝质疑、难以让外界理解认同外,这里的石漠
   化荒山与西北土地的沙漠化一样让人感觉到荒凉、贫苦、浅薄。从贵
   阳通往毕节的三个小时沿山公路,一岭又一岭的荒山,绵延百里不
   断,雨水冲走了表面的土壤,只见石漠裸露,深沟高垒,草木稀疏,
   有一种虐待人的感觉。李元龙先生就被关押在这山的里面。
   
   尽管在这穷山恶水恶霸当道的地方,国家级贫困县集中之地,美山美
   水富不了一方百姓,则养育出了象李元龙先生这样无数的良心人士。
   如同陕北窑洞养育出了高智晟这样德行的人一样。上等的药材只长在
   荒山野岭上,肥沃土壤里长出来的是食物。惊涛骇浪的海洋是盛产盐
   的地方,平静无语的池塘则易盛污垢。李元龙、高智晟他们是光是
   盐,因为他们都信奉基督,为基督作工。同时,他们是医治这个社会
   顽疾病症的苦口婆心良药。
   
   高智晟的苦口婆心表现在他连续不断的三封《致胡温的公开信》,以
   及他身体力行的忘我牺牲精神的呐喊。李元龙的苦口良药则是他不断
   发表的文章。如《在思想上加入美国籍》意味深切的点拔、对比,有
   理、有力、有据的调侃式理顺了看似一团乱麻的“国情论病因”。
   《生的平凡死的可悲》一针注射到“伟光正”的病体内,暴露了“伟
   光正”虚弱的病体。还有《从老朽入党说开去》等等。李元龙就是这
   样在创造这个社会所急需的良药的情况下被污陷涉嫌有罪的。
   
   走近李元龙,我们有幸见到了李元龙的妻子、儿子、弟弟和好友。碰
   巧,我们还遇见了把李元龙视为恩人并前来看望他,却不知道他的恩
   人已经被官府抓了,难以见面的孙华一家父子三人。
   
   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的孙华,现工作于广东省某一重要单位,趁春节
   休假期间特来看望李元龙。他简直不相信李老师──他们毕节地区有
   名的热心人,特别热心关心和帮助象他们这样贫困农家子弟因求学而
   无经济支撑的人,会遭到政府如此的毒手。就在他考取了大学无
   8,000元学费继续上学的绝望时刻,他们学校的罗老师叫他去找李元
   龙。说李元龙老师会想办法帮助他这样弱势群体的人的。“我们这个
   社会是一个恃强凌弱歧视型的社会,强者更强,弱者更弱。象李老师
   这样关心我们弱者的好人一定会有违于强权者的强盗逻辑的。”孙华
   这样说道。我说:“李老师主要是为了真相冒犯了强权者道貌岸然的
   权威”。
   
   在朋友外人眼里,李元龙是一个正直、有信仰、有思想、忘我工作、
   充满爱心和值得信赖的人。同是基督徒的好友徐雁翎如是说:“他没
   有物质社会一般人易沾染的陋习,他不抽烟、不酗酒、不赌博”。
   
   “外人、朋友、同事都对他有好印象。可共产党及其官府就这样恨
   他。”李元龙的夫人杨秀敏女士说:“生长在贫困地区的他,他希望
   这里的人能早日摆脱贫穷和愚昧。他愿意以他个人的力量,用他的笔
   去做些,或帮助需要帮助的人。但是,当地政府害怕他做这样的工
   作,认为他暴露了社会主义的阴暗面,不是政府和党合格的喉舌不
   说,还有罪。李元龙除了是《毕节日报》的记者外,还是《贵州都市
   报》的特约记者。他持守着记者的良知。我知道李元龙无罪,他思想
   无罪,文章无罪,言者无罪,他所做过的事情也无罪。”接着她说,
   她非常担心李元龙的身体,平常他把有限的收入用来帮助穷苦人,生
   活简朴,长期营养不良,导致体弱多病,身材瘦小。我们拿着李元龙
   的像片与在场的亲弟弟对照,的确反差太大。
   
   与李元龙的儿子交谈,儿子对眼中的父亲是约有微词的。因为工作繁
   忙社会责任心重的缘故,李元龙的爱心更多的是献给了社会和需要他
   去帮助的人,较少关照自己的儿子。不过,他的儿子也能够理解自己
   的父亲,在父亲用更多的时间去关心他人的时候,他独自能够照料好
   自己。现在他的学习成绩相当不差,考取大学应当是没有问题的。只
   是李元龙的长期被关押下去必定会给准备高考继续升学的儿子带来压
   力和难题。
   
   走近李元龙,我们未能亲眼看到李元龙。合家团圆热热闹闹的传统佳
   节他的家人也见不到他,政府也不恩准李元龙“回家看一看”。李元
   龙到底犯了什么大罪?触犯了哪一条党规党法?如此被关了五个月不
   给家人和社会一个明确地法律文书?贵州地方当局目无法理法规法治
   宪法,只有党规党纪党法,不依法行政,只依党的意识形态行政,严
   重违反了宪法和国际法。中国政府已经签署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
   国际公约》第19条规定:
   
     “一、人人有权持有主张,不受干涉。
   
     “二、人人有自由发表意见的权利;此项权利包括寻求、接受和
     传递各种消息和思想的自由,而不论国界,也不论口头的、书写
     的、印刷的、采取艺术形式的、或通过他所选择的任何其他媒
     介。等等。”
   
   李元龙一案到底是依法办理还是依意识形态办理?我们拭目以待。
   
   (陈西:绿色文化者)
   
   (2006-02-12于贵州贵阳)
   
   查看相联报道和文章:
   
   ◆《大纪元1月23日讯》:《在思想上加入美国藉》、《生的平凡死
    的可悲》、《从老朽入党说开去》
   ◆《民主论坛》:《紧急呼吁援助西部“夜狼”》等等
   
   
   民主论坛 上载:[2006-02-12] 修订:[2006-02-12]
   
   推荐给我的朋友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