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新一波镇压狂潮的背后]
陈破空文集
·大批启用“太子党”:中共的集体焦虑
·北京删改文件,中日关系生波
·当今中国:笑话新闻的发源地
·物价飞涨,中国会不会重演缅甸事件?
·改革开放,有没有改掉“社会主义”?
·面对“台独”,中共心态微妙
·中国是否赶上了时代潮流?
·温家宝感动了谁?
·民进党输,台湾民主没有输
·中国民主,再等32年?
·“两会”:“皇亲国戚”的大舞台
·谁策动了西藏暴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九)
·中共失去了变革能力
·谁是西藏暴乱的幕后黑手?
·奥火受阻:硬实力遭遇软实力
·关于中国的常识(二十)
·萧胡会:不见了“一中”原则
·胡温不思进取,坐失政改良机
·中日关系:北京一厢情愿
·民族主义救不了北京奥运
·大地震,悬念笼罩中国
·批评和压力,促成中共改变
·死难学生家长会为谁唱赞歌?
·中国官员,为什么不道歉?
·倒塌的学校,倒塌的希望
·“豆腐渣”瓦解中共新形象
·余震未息,谁在发国难财?
·东海协议,中方惨被套牢
·中美博弈“世界影响力”
·外国首脑出席京奥有多重要?
·苏丹话题:罪犯的盟友也是罪犯
·铁笼中的百年奥运
·“示威区”为谁而设?
·话说京奥“示威专区”
·是中共的奥运,不是人民的奥运
·北京奥运暗喻中国现实
·京奥闭幕,“百年国耻”洗刷一清?
·盖棺定论华国锋
·香港选举:民生重要,民主也重要
·俄格战争,或有利中共
·毒奶粉与民主
·重温鲁迅:救救孩子
·金正日死后,谁将主宰朝鲜?
·新一轮巧取豪夺的开端
·台湾政府的盲点
·从“台湾同胞”到“台湾乡亲”
·美国大选后的中国
·另一种崩溃 也谈改革开放30年
·中共推动“藏独”,不遗余力
·“中国模式”,可能猝死
·中法争执,北京无理取闹
·美国民主的奇迹
·毒奶赔偿,极不公平
·田文华或遭杀人灭口
·与文明为敌,中共走向深渊
·两岸和解,缺少一个关键词
·中国落后美国二百年
·奥巴马上任 中美首次交锋
·温家宝访欧,心态如中学生
·布什功过,后人评说
·中共新思路:与文明世界对撞
·温家宝为何对外国人谈民主?
·俄国开炮,中国核心利益何在?
·一部真实的谎言----评中共《西藏民主改革50年》白皮书
·西藏“农奴制”何从来?
·“藏独”不离口,胡温的权力尴尬
·中共背叛“五四”精神
·盘点历史上的中藏关系
·川震周年祭
·赵紫阳的良心
·金正日发难,中共养虎遗患
·中国绕不过“六四”
·“六四”主题,不容转移
·烈女刺淫官:暗示与象征
·改革已死,开放亦亡
·伊朗,会不会重演中国悲剧?
·大陆民众,对台湾期望甚高
·新疆事件重大疑点
·中南海整公盟,如袁绍杀田丰
·以柔克刚,奥巴马的中国政策
·中俄关系:面和心不和
·中南海所惧:达赖喇嘛的道德力量
·中国民意:宁信妓女,不信官员
·借台湾风灾对比两岸政治
·胡锦涛僵化到极点
·陈水扁获刑后的各方反应
·中共自认是腐败集团
·大阅兵,共产党缺乏自信
·国耻六十年
·媒体峰会,中南海又打什么算盘?
·不看好马英九兼任党主席
·索马里海盗,挑战中国硬实力
·薄熙来打黑,动机复杂
·江系强势,胡温没戏
·大阅兵与百年国耻
·柏林墙:倒塌的和没有倒塌的
·奥巴马访中:亮点与暗点
·“中国威胁”,渐成事实
·信心,来自台湾民主
·突然换币,金正日掠夺民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一波镇压狂潮的背后

   在中国,最近,有大批维权人士被捕或被审判,律师高智晟、盲人陈光诚、环保人士谭凯,记者赵岩,等等。维权,就是在中共现有法律框架内,维护个人权益。这个概念,最早,甚至连中共本身都使用,现在,却都不见容于中共,维权人士,被中共列为第六大“打击对象”。这,反映了中共的本性。
   
   在中国,大多数维权人士,都先后被黑白两道勾结的流氓殴打。常理道:骂聋子,打瞎子,寡妇门前扔石头。这是最下流的手段。中共连盲人陈光诚都不放过,等同于下三烂。中共给盲人陈光诚加的是什么罪名?“破坏公物”与“扰乱交通”,试想,一个双目失明的盲人,怎样“破坏公物”?怎样“扰乱交通”?
   
   最近,一系列暴力事件在两岸三地上演。在香港,民主党副主席何俊仁遭不明身份的歹徒袭击;在台湾,政论家金恒炜,就在电视台上,遭到一名“光头党”模样的人狂殴;在美国,大纪元的李渊博士,在家中遭到暴徒袭击,这批暴徒,破门而入,不是冲着钱财而来,而仅仅是为了施暴。这一切,很难说是完全的巧合,只能说是惊人的相似。

   
   首先,在意识形态上,有一类人,就是偏爱暴力与血腥。在这类血腥与暴力中,我们看到的,就是仇恨,只有仇恨。因此,两营对垒,谁正谁邪,一目了然;其次,在形式上,都是有预谋的行凶,出手狠辣,乃至重击鼻梁,让受害人血流如注,两岸三地的连环暴力,如出一辙;再者,在时间上,两岸三地,以及海外,接二连三的暴力事件,如狂澜起伏,呈连续推浪般的发展。惊人的相似,不同寻常。至少让人疑问:在香港的演变和台湾的喧嚣中,有没有对岸的红色势力介入?对此,香港和台湾民众,都不可不防。
   
   中共以暴力手段对付维权人士,反映中共从法西斯化走向黑社会化,从极权化走向流氓化。实际上反映了中共的弱化。因为,其一,迫害异己,已经不敢公开以“反党反社会主义”的罪名,而是以其他罪名,反映中共意识形态的崩盘;其二,不敢以官方名义,骚扰维权人士,而是雇佣地痞流氓,或警察乔装的地痞流氓,挑衅滋事。反映中共色厉内荏;其三,不敢不正视国际舆论,而有所顾忌。反映中共自知反动,逆历史潮流而动,心虚至极。
   
   镇压狂潮,大背景是什么?还是要说到中共高层的权力斗争。“江文选”出版,是一个信号。今年7月30日,中共出版《江泽民出访纪实》;8月10日,再出版《江泽民文选》。两本书几乎同时问世,在海内外中文媒体上,煽起一阵“江泽民热”,尤其《文选》发行,江地位似乎与毛邓并列。有人惊呼:江泽民再度活跃!有人猜测:江泽民在中共党内影响力不可小觑,恐继续左右明年“十七大”中共高层人事布局。
   
   然而,联想到8月17日,江泽民年满八十。此时,中共当局为江连出两书,大有为其盖棺定论的意味。胡锦涛在中南海高调主持学习《江选》,传给江的潜台词无非是:“你也捞够本了,到此为止吧,见好就收吧,别再掺乎我们第四代的事了!”“高尚品德”四字的谬赞,把这一意味表露无遗。换一个说法,借两书出版,胡某力争为江时代划上句号。至于这一句号是否圆满,则留待人们遐思。
   
   说到《文选》,江泽民自曝其丑,举凡“六四”屠杀、批判赵紫阳、镇压法轮动,江狰狞面目尽露。诸如:他赞赏“六四”屠城,明显是同谋;他死死捂住盖子,成为“六四”平反的最大障碍;他起劲诽谤赵紫阳,显见是软禁赵的主谋;他厉言攻击法轮功,证明是迫害法轮功的元凶。胡某曝江某之丑,同时为自己开脱,岂非一举两得?
   
   发动新一波镇压狂潮,固然反映了中共的独裁和凶残本性。但也可以解读为高层激烈权力斗争的产物。可能是一种政治交易,在江保证不干预胡主政的前提下,胡保证铲除江的心腹大患;可能是一种默契,胡锦涛给江泽民临别赠送的大礼;可能是一种障眼法,胡为了换取江不干政的承诺,在江面前虚晃一枪。
   
   在陈光诚案上,中共的心理,是要阻止陈光诚发挥影响力。前不久,美国《时代》已经把陈光诚列为“全球最有影响力”的一百人。中共为此恐慌。
   
   赵岩案上,中共的心理,明知道“泄露国家机密罪”站不住脚,仍然要找一个借口,给赵岩治罪。因为,中共从来不认错,它不能承认,抓赵抓错了。另外,也极可能是胡江的另一项具体交易。因为,抓赵岩的最早说法,是赵岩泄露了江交出军委主席一职的所谓“秘密”。以江的鸡肠小肚,决不会善感罢休。从这个意义上而言,赵岩,成了胡江权力斗争的牺牲品。
   
   高智晟案上,中共的心理,是防止出现中国维权运动的领军人物,防止出现中国的瓦文萨。在这一波镇压狂潮中,高智晟的处境,最为危险,因为,第一,高为法轮功辩护,这是中共最忌讳的,作为反对派,法轮功已经成为中共最大的威胁,被它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任何人与法轮功结合,中共都将全力打压;第二,经过一年多面对面的较量,高已经成为国内维权运动的领军人物,被中共视为心腹大患;第三,在维权运动中,高的态度,最彻底,最坚决,最勇敢,中共看在眼里,恨在心上,恨得磨牙。“枪打出头鸟”,中共早就想动手,只是顾忌高在海内外的声望,而迟迟不敢下手。时至今日,才横下一条心,甘冒天下之大不韪。
   
   中共掀起新一波镇压狂潮,气焰嚣张。但将无济于事。中共抓捕高智晟,只会
   成全高智晟,制造当代英雄。“江山代有人才出。”抓了高智晟,自有后来人。这是中共失算之处。以目前中国的气候和环境,新的反对派,新的人物,将不断涌现。时代呼唤他们,潮流呼唤他们。这将不以中共的意志为转移。
   
   在风起云涌的国内维权运动中,我们欣喜地看到,维权人士同心一气,团结互助,不惧危险,前赴后继,反映了中国反对运动的日渐成熟和成型。
   
   陈光诚案开庭前后,一大批维权律师和民运人士挺身而出:李劲松,许志永、张立辉,李方平,杨在新,黄晓敏,张鉴康,邓永亮等。尽管受到殴打、扣留、和阻扰,他们仍然赶到了现场,即陈光诚所在的山东临沂。其他维权人士和民运人士,如孙文广、胡佳、齐志勇、赵昕、李海、李金平、刘荻等人,都奋起援助,有的被软禁在家,有的被严密监控。
   
   我们,作为流亡海外的反对派,更应该有志一同,做国内维权人士和异议人士的坚强后盾,全力以赴,帮助他们,声援他们,营救他们。
   
   (08/26/06,在纽约孔子大厦的演讲)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