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新一波镇压狂潮的背后]
陈破空文集
·薄熙来灭顶之灾,毛左派幡然醒悟?
·上海自贸区,李克强的赌博
·审薄大戏落幕,解读无期徒刑
·中外资金大卷逃,恐惧习近平?
·纪念习仲勋,拷问习近平
·开除夏业良,北大“挥刀自宫”
·中国民衆将夹道欢迎美军
·自信台湾优势,从容面对大陆
·权力斗争:三中全会幕后
·防空識別區:意圖與計謀
·金正恩拿下张成泽,北京惊悚
·中美军舰险相撞,相撞又如何?
·激进扩军,中国军力赶超美国
·平壤宫廷杀戮,血溅习近平
·中日口水战,谁是伏地魔?
·宋彬彬应该投桉自首
·选择性反腐,遭遇选择性放风
·舆论沸腾,中日即将开战?
·王张会,台湾与狼共舞?
·克里米亚之变,逆转世界格局?
·自娱自乐的中国,无人捧场
·克里米亚公投,解读中国的弃权票
·台湾学运,怒火指向北京
·习近平反腐,收获与风险并存
·中南海消费胡耀邦
·放过周永康?习近平绝对不会
·“醒来的狮子”不安全?
·今逢四海为家日 ---感怀陈一谘
·挣表现,习近平没有安全感
·引狼入室,中俄联手上演大戏
·从民主运动到流亡- 在日本大学的演讲
·中国民主化,将惠泽世界--在东京“天安门事件”25周年集会上的演讲
·北京正诱发香港动乱
·陈破空与田原总一朗对谈
·习近平抓捕他自己的支持者-从陈卫于世文的遭遇说起
·普京能让步,习近平不能让步?
·拿下徐才厚,习近平震撼解放军
·芮成钢栽倒,毛左派受创
·甲午战争一百二十年: 惊人相似的解放军与北洋水师
·中国可能发生了某种形式的政变
·伊拉克内战,北京着慌
·习近平如何超越邓小平?
·邓小平电视剧,荒诞不经的“真实”
·摆平香港,习近平将对台湾下手
·江泽民已经死亡?
·达赖喇嘛转世与否,北京很在意
·整肃山西官场,泄露最高机密
·存活65年,北京统治手法的翻转
·北京高声批港,骂给中国人听
·占中运动十大看点
·打击“伊斯兰国”武装中国处于机会主义阶段
·子夜里的一盏明灯——追思陈子明先生
·四中全会,习近平受挫
·梁振英背后的外国势力
·大国领袖习近平的臭脸外交
·美国中期选举与中美关系
·奥习瀛台夜宴有深意?
·连胜文惨败,习近平不安
·审判周永康,死缓还是死刑?
·大闹亚航,中国人仅仅是“任性”?
·中国出了个习皇帝
·谜团重重的令计划桉-再析习近平神隐之谜
·江泽民东山演戏,趣味十足
·我们是不是查理?
·习近平紧张,最大问题在党内
·陈破空司马南交锋,司马南输在哪里?
·政商分离,太子党的脱身之计
·提前处死刘汉,又是杀人灭口
·军警特乱套,习近平惊魂
·2016,看好蔡英文
·习理论出台,继续数字游戏
·本书可能让部分中国人不高兴
·外国人不了解中国人
·果敢,另一个克里米亚?
·李光耀不值得高捧
·新加坡掠影
·起诉周永康,为何变低调?
·毕福剑事件的关键词
·日中开战:鏖战钓鱼岛
·习王反腐受挫,若退却,后果严重
·《西藏白皮书》,中南海的标题学
·中韩沉船:制度对照,文明落差
·恭贺达赖喇嘛八十大壽,感怀尊者的道德力量
·谁的核心利益?谁的安全?
·官府对律师,谁是「死嗑派」?
·与王沪宁分道扬镳 -读夏明《红太阳帝国》
·伟大的民主先生,推倒这堵牆吧!
·江泽民已从领导人行列中除名
·天津大爆炸,炸穿了大中国
·大阅兵,排解不去的尴尬
·北京:大阅兵上众生相
·这是一个没有希望的国度-悼蒋培坤先生
·TPP:围堵中国?还是帮助中国?
·第三场大阅兵,只有一个外宾
·同种同文不同质--《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前言
·例外的中国人--《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后记
·一拖三年,揭秘习近平军改意图
·委内瑞拉变天,谁是中国「全天候好朋友」?
·徐明和谷开来:一死一生的意义
·《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
·周子瑜,周子瑜,周子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一波镇压狂潮的背后

   在中国,最近,有大批维权人士被捕或被审判,律师高智晟、盲人陈光诚、环保人士谭凯,记者赵岩,等等。维权,就是在中共现有法律框架内,维护个人权益。这个概念,最早,甚至连中共本身都使用,现在,却都不见容于中共,维权人士,被中共列为第六大“打击对象”。这,反映了中共的本性。
   
   在中国,大多数维权人士,都先后被黑白两道勾结的流氓殴打。常理道:骂聋子,打瞎子,寡妇门前扔石头。这是最下流的手段。中共连盲人陈光诚都不放过,等同于下三烂。中共给盲人陈光诚加的是什么罪名?“破坏公物”与“扰乱交通”,试想,一个双目失明的盲人,怎样“破坏公物”?怎样“扰乱交通”?
   
   最近,一系列暴力事件在两岸三地上演。在香港,民主党副主席何俊仁遭不明身份的歹徒袭击;在台湾,政论家金恒炜,就在电视台上,遭到一名“光头党”模样的人狂殴;在美国,大纪元的李渊博士,在家中遭到暴徒袭击,这批暴徒,破门而入,不是冲着钱财而来,而仅仅是为了施暴。这一切,很难说是完全的巧合,只能说是惊人的相似。

   
   首先,在意识形态上,有一类人,就是偏爱暴力与血腥。在这类血腥与暴力中,我们看到的,就是仇恨,只有仇恨。因此,两营对垒,谁正谁邪,一目了然;其次,在形式上,都是有预谋的行凶,出手狠辣,乃至重击鼻梁,让受害人血流如注,两岸三地的连环暴力,如出一辙;再者,在时间上,两岸三地,以及海外,接二连三的暴力事件,如狂澜起伏,呈连续推浪般的发展。惊人的相似,不同寻常。至少让人疑问:在香港的演变和台湾的喧嚣中,有没有对岸的红色势力介入?对此,香港和台湾民众,都不可不防。
   
   中共以暴力手段对付维权人士,反映中共从法西斯化走向黑社会化,从极权化走向流氓化。实际上反映了中共的弱化。因为,其一,迫害异己,已经不敢公开以“反党反社会主义”的罪名,而是以其他罪名,反映中共意识形态的崩盘;其二,不敢以官方名义,骚扰维权人士,而是雇佣地痞流氓,或警察乔装的地痞流氓,挑衅滋事。反映中共色厉内荏;其三,不敢不正视国际舆论,而有所顾忌。反映中共自知反动,逆历史潮流而动,心虚至极。
   
   镇压狂潮,大背景是什么?还是要说到中共高层的权力斗争。“江文选”出版,是一个信号。今年7月30日,中共出版《江泽民出访纪实》;8月10日,再出版《江泽民文选》。两本书几乎同时问世,在海内外中文媒体上,煽起一阵“江泽民热”,尤其《文选》发行,江地位似乎与毛邓并列。有人惊呼:江泽民再度活跃!有人猜测:江泽民在中共党内影响力不可小觑,恐继续左右明年“十七大”中共高层人事布局。
   
   然而,联想到8月17日,江泽民年满八十。此时,中共当局为江连出两书,大有为其盖棺定论的意味。胡锦涛在中南海高调主持学习《江选》,传给江的潜台词无非是:“你也捞够本了,到此为止吧,见好就收吧,别再掺乎我们第四代的事了!”“高尚品德”四字的谬赞,把这一意味表露无遗。换一个说法,借两书出版,胡某力争为江时代划上句号。至于这一句号是否圆满,则留待人们遐思。
   
   说到《文选》,江泽民自曝其丑,举凡“六四”屠杀、批判赵紫阳、镇压法轮动,江狰狞面目尽露。诸如:他赞赏“六四”屠城,明显是同谋;他死死捂住盖子,成为“六四”平反的最大障碍;他起劲诽谤赵紫阳,显见是软禁赵的主谋;他厉言攻击法轮功,证明是迫害法轮功的元凶。胡某曝江某之丑,同时为自己开脱,岂非一举两得?
   
   发动新一波镇压狂潮,固然反映了中共的独裁和凶残本性。但也可以解读为高层激烈权力斗争的产物。可能是一种政治交易,在江保证不干预胡主政的前提下,胡保证铲除江的心腹大患;可能是一种默契,胡锦涛给江泽民临别赠送的大礼;可能是一种障眼法,胡为了换取江不干政的承诺,在江面前虚晃一枪。
   
   在陈光诚案上,中共的心理,是要阻止陈光诚发挥影响力。前不久,美国《时代》已经把陈光诚列为“全球最有影响力”的一百人。中共为此恐慌。
   
   赵岩案上,中共的心理,明知道“泄露国家机密罪”站不住脚,仍然要找一个借口,给赵岩治罪。因为,中共从来不认错,它不能承认,抓赵抓错了。另外,也极可能是胡江的另一项具体交易。因为,抓赵岩的最早说法,是赵岩泄露了江交出军委主席一职的所谓“秘密”。以江的鸡肠小肚,决不会善感罢休。从这个意义上而言,赵岩,成了胡江权力斗争的牺牲品。
   
   高智晟案上,中共的心理,是防止出现中国维权运动的领军人物,防止出现中国的瓦文萨。在这一波镇压狂潮中,高智晟的处境,最为危险,因为,第一,高为法轮功辩护,这是中共最忌讳的,作为反对派,法轮功已经成为中共最大的威胁,被它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任何人与法轮功结合,中共都将全力打压;第二,经过一年多面对面的较量,高已经成为国内维权运动的领军人物,被中共视为心腹大患;第三,在维权运动中,高的态度,最彻底,最坚决,最勇敢,中共看在眼里,恨在心上,恨得磨牙。“枪打出头鸟”,中共早就想动手,只是顾忌高在海内外的声望,而迟迟不敢下手。时至今日,才横下一条心,甘冒天下之大不韪。
   
   中共掀起新一波镇压狂潮,气焰嚣张。但将无济于事。中共抓捕高智晟,只会
   成全高智晟,制造当代英雄。“江山代有人才出。”抓了高智晟,自有后来人。这是中共失算之处。以目前中国的气候和环境,新的反对派,新的人物,将不断涌现。时代呼唤他们,潮流呼唤他们。这将不以中共的意志为转移。
   
   在风起云涌的国内维权运动中,我们欣喜地看到,维权人士同心一气,团结互助,不惧危险,前赴后继,反映了中国反对运动的日渐成熟和成型。
   
   陈光诚案开庭前后,一大批维权律师和民运人士挺身而出:李劲松,许志永、张立辉,李方平,杨在新,黄晓敏,张鉴康,邓永亮等。尽管受到殴打、扣留、和阻扰,他们仍然赶到了现场,即陈光诚所在的山东临沂。其他维权人士和民运人士,如孙文广、胡佳、齐志勇、赵昕、李海、李金平、刘荻等人,都奋起援助,有的被软禁在家,有的被严密监控。
   
   我们,作为流亡海外的反对派,更应该有志一同,做国内维权人士和异议人士的坚强后盾,全力以赴,帮助他们,声援他们,营救他们。
   
   (08/26/06,在纽约孔子大厦的演讲)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