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两本书煽起“江泽民热”?]
陈破空文集
·台灣驸馬VS中共太子
·平壤跳高,北京撑腰
·新闻界风波不断,何时洪水滔天?
·两本书煽起“江泽民热”?
·新一波镇压狂潮的背后
·揭毛:打開未來中國的鑰匙
·金正日的单相思
·胡温应该读张戎《毛传》
·看透毛泽东
·腐败大国的贪官心态
·二十年间话“开放”
·摧毁卫星,北京挑战世界
·邓小平渐遭否定
·《窃听风暴》袭击中国
·文盲,民权,与现代化
·中国文化,不在中国本土
·三峡大坝,再起争端
·叶利钦:二十世纪最后的巨人
·谈“民主”,中共争夺话语权
·关于中国的常识(九)
·美国校园枪击案:若干备忘
·澳门枪声何从来?
·假货,另类“中国威胁”
·吴仪“魅力”何在?
·从创新力排名看中国实力
·中共争夺“民主”话语权
·药监局长死给谁看?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
·中国能否与八国集团平起平坐?
·当今中国,依然是奴隶社会
·胡锦涛告别“政改”
·学习香港好榜样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一)
·国家形态的黑社会
·我只是抛砖引玉--新书发布会致词
·“中国制造”成为“中国之耻”
·仅次于文革:中华文物古迹的又一场浩劫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二)
·中国人满意政府?
·担心奥运:政府陋习远甚民众陋习
·物价狂涨,政府隐瞒猪瘟
·中德关系:胡江内斗下的阴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三)
·胡温为林彪含蓄正名
·签署公约,北京的缓兵之计
·中国,怎样才能当上“龙头老大”?
·中共党校,有人曲线表达民主政治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四)
·耐人寻味的“道歉”
·中缅关系:肮脏的交易
·台湾入联大戏,谁是赢家?
·金正日讹诈得手
·“十七大” 休拿民生来遮掩
·“十七大”:江泽民堵死政改
·谁是真汉奸?
·“嫦娥一号”:展示进步还是落后?
·“诺奖”授戈尔,浪费!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五)
·中共“第五代”高学历是真是假?
·温家宝招惹利益集团,日子难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六)
·大批启用“太子党”:中共的集体焦虑
·北京删改文件,中日关系生波
·当今中国:笑话新闻的发源地
·物价飞涨,中国会不会重演缅甸事件?
·改革开放,有没有改掉“社会主义”?
·面对“台独”,中共心态微妙
·中国是否赶上了时代潮流?
·温家宝感动了谁?
·民进党输,台湾民主没有输
·中国民主,再等32年?
·“两会”:“皇亲国戚”的大舞台
·谁策动了西藏暴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九)
·中共失去了变革能力
·谁是西藏暴乱的幕后黑手?
·奥火受阻:硬实力遭遇软实力
·关于中国的常识(二十)
·萧胡会:不见了“一中”原则
·胡温不思进取,坐失政改良机
·中日关系:北京一厢情愿
·民族主义救不了北京奥运
·大地震,悬念笼罩中国
·批评和压力,促成中共改变
·死难学生家长会为谁唱赞歌?
·中国官员,为什么不道歉?
·倒塌的学校,倒塌的希望
·“豆腐渣”瓦解中共新形象
·余震未息,谁在发国难财?
·东海协议,中方惨被套牢
·中美博弈“世界影响力”
·外国首脑出席京奥有多重要?
·苏丹话题:罪犯的盟友也是罪犯
·铁笼中的百年奥运
·“示威区”为谁而设?
·话说京奥“示威专区”
·是中共的奥运,不是人民的奥运
·北京奥运暗喻中国现实
·京奥闭幕,“百年国耻”洗刷一清?
·盖棺定论华国锋
·香港选举:民生重要,民主也重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两本书煽起“江泽民热”?

   两书出版,江时代划上句号
   
   今年7月30日,中共出版《江泽民出访纪实》;8月10日,再出版《江泽民文选》。两本书几乎同时问世,在海内外中文媒体上,煽起一阵“江泽民热”,外界为之侧目。尤其《文选》发行,江地位似乎与毛邓并列。有人惊呼:江泽民再度活跃!有人猜测:江泽民在中共党内影响力不可小觑,恐继续左右明年“十七大”中共高层人事布局。
   
   然而,联想到8月17日,江泽民年满八十。此时,中共当局为江连出两书,大有为其盖棺定论的意味。胡锦涛在中南海高调主持学习《江选》,传给江的潜台词无非是:“你也捞够本了,到此为止吧,见好就收吧,别再掺乎我们第四代的事了!”“高尚品德”四字的谬赞,把这一意味表露无遗。换一个说法,借两书出版,小胡力争为老江时代划上句号。至于这一句号是否圆满,则留待人们遐思。

   
   小胡捧煞,骄兵之计?
   
   透视两书,人们可能发现:胡锦涛“新三民主义”不过是江泽民“三个代表”理论的翻版。出版者莫非要表明:江胡无芥蒂,江规胡随?但也可以反过来看:在以胡为首的“团派”和以江为首的“上海帮”激烈权争中,胡派还未能占上风,故意使出骄兵之计,捧煞江泽民,麻痹上海帮?甚至假意奉承,故曝其丑?
   
   蛛丝马迹可以见诸于两本书内。前一本书,突出江泽民外交,而不述其内政,耐人寻味。熟悉江时代的人都知道,江之外交,毫无创新,大抵重复历任中共领导人表面上反美、骨子里亲美的老套,兼与流氓国家为伍,也是老套。其外交形象,油滑轻浮,多为人诟病。
   
   老江外交,令人摇头
   
   前美国第一夫人希拉里忆述:提到西藏问题时,江暴怒地拍起了桌子,粗鲁而无礼。前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莱特描述:江像只笑面猫,动不动就对人露出牙齿。 并说:江喜卖弄,谈话中不时夹杂半生不熟的英文,把美方翻译弄得大皱眉头。
   
   江访俄罗斯,坚持用俄语在该国国会发表演讲,在长达两小时照本宣科的“演讲”中,该国国会议员和各部部长如坐针毯,纷纷交头接耳,有人直瞪着眼,喊道:上帝啊,他究竟在咕噜些什麽!当“演讲”结束后,一位议员如释重负:谢天谢地,他终于完了!
   
   在巴黎,一次等待电梯的小间隙里,江突然一把搂过法国总统希拉克的夫人,跳起了华尔兹,在场所有人,包括希拉克在内,无不惊骇万状;在马德里,江当着西班牙国王、大批政要、和各国记者的面,忽然掏出梳子,有板有眼地梳起自己的头发来;在安卡拉,土耳其总统准备为江颁发一枚倍受争议的勋章,该总统才刚刚打开盒子,还没来得及依惯例亲自为江披挂,迫不及待的江就抢步上前,自己动手,取出盒中的勋章绶带,往自己脖子上一套,然后转身面对镜头,喜形于色,在场观众一片哗然。
   
   江泽民留给国际舞台的上述表演,即便连海外亲共华侨目睹,都大摇其头。中共出书,以江外交为轴,莫不是有心唤起回忆,再恶心人们一把?何况,江外交最大手笔,是划定中俄边界,这又恰恰是最受人争议和非议之处。现政权突出其外交,无异于暗示其历史责任。
   
   《文选》问世,自曝其丑
   
   说到历史责任,后一本书就更为明显。在江的所谓《文选》中,举凡“六四”屠杀、批判赵紫阳、镇压法轮动,江狰狞面目尽露。诸如:他赞赏“六四”屠城,明显是同谋;他死死捂住盖子,成为“六四”平反的最大障碍;他起劲诽谤赵紫阳,显见是软禁赵的主谋;他厉言攻击法轮功,证明是迫害法轮功的元凶。胡某曝江某之丑,同时为自己开脱,岂非一举两得?
   
   实际上,中共胡赵时代,可比苏联赫鲁晓夫时代;江泽民时代,则犹如勃列日涅夫时代:片面强调经济发展与军备扩张,政治压抑,文化封锁,社会沉闷,全面改革陷于停滞,一停,就是十几年。
   
   即便是在这种比拟中,江泽民还是输了一筹。因为,其任内任后,都几乎不能自主。比如,朱镕基出任总理,为邓小平遗嘱之一;胡锦涛接班,更是邓小平隔代指定。哪有江的地位可言?江扮演的,不过是过渡人物或政治傀儡而已。就像其《文选》所泄露的那样:多数“讲话”,不过出自秘书之手,既无独立思想,也无新鲜创意。唯独一桩,镇压法轮功,江是始作俑者。由此,历史罪责在所难逃,中共斑斑劣迹,到头来,都可能归结到江头上。清算,只是时间问题。
   
   8月13日,古巴主席卡斯特罗年满八十,正卧床医院,苦思竭虑;8月17日,中共前总书记江泽民年满八十,仍不甘寂寞,穿梭台前幕后,为“上海帮”张罗。两位独裁者,有着同样的心事:忧心忡忡,尽为身后计。
   
   (原载香港《开放》杂志2006年9月号)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