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新闻界风波不断,何时洪水滔天?]
陈破空文集
·挣表现,习近平没有安全感
·引狼入室,中俄联手上演大戏
·从民主运动到流亡- 在日本大学的演讲
·中国民主化,将惠泽世界--在东京“天安门事件”25周年集会上的演讲
·北京正诱发香港动乱
·陈破空与田原总一朗对谈
·习近平抓捕他自己的支持者-从陈卫于世文的遭遇说起
·普京能让步,习近平不能让步?
·拿下徐才厚,习近平震撼解放军
·芮成钢栽倒,毛左派受创
·甲午战争一百二十年: 惊人相似的解放军与北洋水师
·中国可能发生了某种形式的政变
·伊拉克内战,北京着慌
·习近平如何超越邓小平?
·邓小平电视剧,荒诞不经的“真实”
·摆平香港,习近平将对台湾下手
·江泽民已经死亡?
·达赖喇嘛转世与否,北京很在意
·整肃山西官场,泄露最高机密
·存活65年,北京统治手法的翻转
·北京高声批港,骂给中国人听
·占中运动十大看点
·打击“伊斯兰国”武装中国处于机会主义阶段
·子夜里的一盏明灯——追思陈子明先生
·四中全会,习近平受挫
·梁振英背后的外国势力
·大国领袖习近平的臭脸外交
·美国中期选举与中美关系
·奥习瀛台夜宴有深意?
·连胜文惨败,习近平不安
·审判周永康,死缓还是死刑?
·大闹亚航,中国人仅仅是“任性”?
·中国出了个习皇帝
·谜团重重的令计划桉-再析习近平神隐之谜
·江泽民东山演戏,趣味十足
·我们是不是查理?
·习近平紧张,最大问题在党内
·陈破空司马南交锋,司马南输在哪里?
·政商分离,太子党的脱身之计
·提前处死刘汉,又是杀人灭口
·军警特乱套,习近平惊魂
·2016,看好蔡英文
·习理论出台,继续数字游戏
·本书可能让部分中国人不高兴
·外国人不了解中国人
·果敢,另一个克里米亚?
·李光耀不值得高捧
·新加坡掠影
·起诉周永康,为何变低调?
·毕福剑事件的关键词
·日中开战:鏖战钓鱼岛
·习王反腐受挫,若退却,后果严重
·《西藏白皮书》,中南海的标题学
·中韩沉船:制度对照,文明落差
·恭贺达赖喇嘛八十大壽,感怀尊者的道德力量
·谁的核心利益?谁的安全?
·官府对律师,谁是「死嗑派」?
·与王沪宁分道扬镳 -读夏明《红太阳帝国》
·伟大的民主先生,推倒这堵牆吧!
·江泽民已从领导人行列中除名
·天津大爆炸,炸穿了大中国
·大阅兵,排解不去的尴尬
·北京:大阅兵上众生相
·这是一个没有希望的国度-悼蒋培坤先生
·TPP:围堵中国?还是帮助中国?
·第三场大阅兵,只有一个外宾
·同种同文不同质--《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前言
·例外的中国人--《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后记
·一拖三年,揭秘习近平军改意图
·委内瑞拉变天,谁是中国「全天候好朋友」?
·徐明和谷开来:一死一生的意义
·《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
·周子瑜,周子瑜,周子瑜!
·美中实力消长,世界失序 -从朝鲜“氢弹试验”说起
·拒绝达赖喇嘛,北京失败的民族政策
·习近平斗了江派,又斗团派
·蔡英文不必回應「九二共識」
·文革50年:一个失去了反省能力的国家
·傲慢与偏见:中共外长的惊悚表演
·中國「核心利益」,誰的「核心利益」? -《傾斜的天安門》(100個常識)之
·銅鑼灣書店: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英國人公投,拷問中國人統獨思維
·南海仲裁,北京輸光,下不了台
·喧囂中國,失控的「愛國主義」 ---- 南海,趙薇,戴立忍、、.
· 習近平有沒有未來? -《習近平之謀,共產黨之死》後記
·《炎黄春秋》,蒙难于中南海左倾比赛
·《环球之音》发长文,习近平担心政变
·杭州,G20峰会,与中国人民何干?
·达赖喇嘛,站立在世界舞台的中心
·毛泽东孙子谈民主,颠覆印象
·美國總統大選,首場辯論中的盲點
·力挺川普,中國人心態分析
·中共訕笑美國大選,一黨專政優於民主制度?
·美國大選,如果按照中國的邏輯
·習「核心」勉強,習近平未獲全勝,外國和港台媒體充滿誤讀
·“習核心”出爐:威脅、妥協與交易
·解讀“習核心”:境外媒體過於簡單化
·特朗普強勢上臺,中美關係面臨大考
·特朗普驚奇大勝,全世界看走了眼
·與台灣總統通話,川普是敢作敢為的勇者
·川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闻界风波不断,何时洪水滔天?

   中国媒体的寒冬:气温不断下降
   
   岁末年初,享誉京城的《新京报》遭到中宣部“修理”:总编杨斌、副总编孙雪东
   、李多钰被同时撤职。该报员工愤怒,以集体怠工方式相抗争。当局惊诧之余,被迫略作妥协,保留或恢复了两名副总编职务。同一时间,屡历横祸的《南方都市报
   》再遭整肃:副总编夏逸陶被撤职。

   
   据了解,《新京报》挨整,是因为多次报道国内重大事件真相,如披露去年6月发生在河北定州暴力拆迁中官方屠杀村民事件;以及当局竭力隐瞒的松花江污染丑闻
   。《南方都市报》被整,则是因为该报在头版位置突出报道广东省副省长游宁丰因梅州矿难被处分的消息;以及去年9月间报道太石村村民抗争事件。两起报导据说都由夏逸陶签发。广东当局为此恼羞成怒。
   
   与此同时,《百姓》杂志及其网站一度被查封;《中国青年报》“冰点”专栏一篇悼念胡耀邦的文章被“枪毙”。有人惊呼:中国媒体进入寒冬!实际上,用不着惊呼,中国媒体从来就苟活在寒冬中。只是,人们没有想到,让他们寄以幻想的“胡温新政”,竟然让寒冬的气温不断下降。
   
   胡锦涛自一上任,就挥舞起整治媒体的大棒,从未松手。许多被当局认为“打擦边球”的报纸、刊物、网站等,纷纷挨棒。罚款、纪律处罚、撤职、关闭、直至逮人
   ,步步升级。一年半前,敢说敢做的《南方都市报》惨遭横祸:当局以经济罪名,构陷该报主要人物,总经理喻华峰、社委委员李民英分别被判处8年和6年重刑。
   
   包括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南京大学、复旦大学在内的数十个高校活跃网站,先后被当局勒令关闭。到公共网吧上网者,竟需要登记身份证。当权者的手法,可谓登峰造极。互联网,本是当今人类之先进工具,代表先进的生产力,便于人类更自由
   、方便、快捷地沟通信息、交流资讯。然而,中共却恐慌,视之为祸水,不惜耗费巨资,修建网上“长城”---- “金盾工程”,并豢养数十万网警网特,大举封锁网路,过滤信息,监控通讯。中共逆势而行,恰恰证明其反潮流、反科学、反人类的一贯本质。
   
   胡锦涛“荣膺”新闻自由的头号敌人
   
   美国人琼∙ 玛尔提丝讲述,前两年,她曾以“外国专家”身份,在中国中央电视台第九台工作。她发现,所有英文新闻稿,都由电视台领导提前准备好。当接触到“
   负面”材料时,她被告知“忘掉它”。领导的理由是:为什么要让外国人知道这些问题呢?显然,这些领导尽量要让中国的形象“看上去不错”。但该台的一位商业记者就反问:既然一切都那么好,中国究竟还“改革”什么呢?领导无言以对。这位具有独立思维的记者最终被迫辞职,还因“泄露”她所接触的材料,被处以相当于她一年工资的罚款。
   
   当局整治媒体、封锁互联网的同时,加紧对记者和网上异议人士以言治罪。香港《
   文汇报》驻东北记者姜维平,因为揭露薄熙来滥用职权、腐败、道德败坏等丑闻,被判刑6年;《纽约时报》驻北京研究员赵岩,仅因在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前
   ,披露江泽民将辞去军委主席职,就遭当局逮捕。当局起诉赵岩的唯一证据,不过是赵岩写过的一张小字条,用于《纽约时报》内部,由此也可以看出中共特务治国
   、无所不及的厉害。
   
   《西安商报》记者师涛,因若干网路文章和一封电子邮件,被判刑10年,其中,竟有雅虎香港公司的出卖“功劳”。雅虎公司出卖的,不仅仅是人权和人道原则,更出卖了起码的商业道德:出卖自己的客户。事实上,中共正以利相诱,逼使国际资本为其独裁利益服务。近期,微软公司又臣服于中共淫威,关闭了中国记者赵京的博客网页。
   
   中共指控记者的罪名林林总总,姜维平、赵岩、师涛等被指“泄露国家机密”;新加坡《海峡时报》驻京记者程翔被捕,被指控的罪名则是“从事间谍活动”。在中国,被关押的记者和网络人士之多,连年在国际上“独占鳌头”。据“国际记者协会”或“记者无疆界组织”评比,新闻自由的头号敌人,过去是江泽民,现在是胡锦涛。
   
   被扭曲的中国新闻界:病态与乱象纷呈
   
   当局随意整治媒体和记者,导致上行下效。许多报刊和从业人员,经常遭受地方当局或警察的恐吓和冲击。去年10月20日,浙江台州上演骇人一幕:大批交警冲进《台州日报》,对副总编吴湘湖大打出手,并当众抓走。交警们当街行凶,仅仅因为该报刊登了一篇交警乱收费的文章。
   
   在当局的扭曲和诱导下,中国新闻界或媒体业,更呈现出唯利是图、权钱交易的病态和乱象。去年7、8月间,河南省汝州市连续发生两起矿难,矿领导为了隐瞒真相,竟向前往采访的记者大发红包,各报社和记者闻讯,蜂拥而至。仅8月14日一天,就有100多家媒体共480名记者,潮水般涌进汝州大厦,从矿领导手上领走20万元红包。《河南商报》记者范友峰,亲眼见证这丑陋一幕,勇敢将其曝光。范友峰因此被开除,报社分管采编的负责人也被河南当局撤职。
   
   中共不仅严厉控制国内媒体,还将其官办的海外媒体,尽量办成谍报结构。《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就是一个例子。该报安设在世界各地的分支机构,无一不是中共间谍基地。再次体现其间谍战中的“人海战术”。以间谍功能取代新闻功能,岂不是对新闻自由的最大讽刺?
   
   打压与抗争相持,何时洪水滔天?
   
   新闻界或媒体业,是一个国家政治走向的晴雨表。用不着猜测,只要透视新闻界动向,就知道当权者的心思。新闻界的肃杀空气,充分折射出胡锦涛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的极左面目,也泄漏了中共高层顽固拒绝民主的决心。
   
   中国有一个成语:杀人灭口。换言之,灭口,是为了杀人。不管是肉体上的屠杀,还是精神上的谋杀。封锁新闻,迫害记者,只能证明,中共的杀人政治远未结束。
   事实上,对新闻开放,官方从未推动半步;而整治媒体,当局从未手软。在胡温治下,中国政治不进反退,“政治改革”之说,又何从谈起?
   
   古人鉴定明君,尚有“兼听则明,偏听则暗”的样板;鉴定忠臣,则有“武死战,文死谏”的标准。中共“第四代核心”胡锦涛,即便比之古人的智商和气量,差距又何止千里!
   
   中共不断恐吓和打压,却面临新闻工作者前赴后继、愈演愈烈的抗争,两种力量相持较劲,呈现拉锯战。恰恰表明中国新闻自由的蓄势待发,势不可挡。终有一天,中共当局会黔驴技穷。到时,恐不免哀叹,他们今天拼命封锁的一切,都竟如滔天洪水,冲决他们苦心经营的高堤,淹没一切,连同他们自己。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