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看透毛泽东]
陈破空文集
·如果金正恩来真的
·国防白皮书:透明度还是威慑力?
·习近平整军,是否得法?
·波士顿惊爆,考验美国
·邓小平孙子排队接班
·习近平,利益集团的傀儡
·新疆仇杀,祸起胡子与面紗
·“六四”关口,习近平挣表现
·习奥庄园会,说是轻松,并不轻松
·斯诺登何去何从?三难
·闹钱荒,中国经济显露败相
·斯诺登逃港,北京先获利后犯蠢
·埃及变局,世界不必困惑
·从藏人自焚,透视中南海智力缺陷
·北京统治秘术:左手肇事,右手维稳
·中國模式”再受挫:非洲對中國說不
·《人民日报》批宪政,警告党员官员
·共産党是网上弱势群体?
·薄熙来倒了,毛左旗并没有倒
·陈破空最新力作:《假如中美开战》隆重出版
·审薄大戏演砸了?习近平三不该
·除非中国民主化--写在《假如中美开战》出版之际
·薄桉趣味看点:江泽民别墅
·中国道德崩溃,何不就教于达赖喇嘛?
·薄熙来灭顶之灾,毛左派幡然醒悟?
·上海自贸区,李克强的赌博
·审薄大戏落幕,解读无期徒刑
·中外资金大卷逃,恐惧习近平?
·纪念习仲勋,拷问习近平
·开除夏业良,北大“挥刀自宫”
·中国民衆将夹道欢迎美军
·自信台湾优势,从容面对大陆
·权力斗争:三中全会幕后
·防空識別區:意圖與計謀
·金正恩拿下张成泽,北京惊悚
·中美军舰险相撞,相撞又如何?
·激进扩军,中国军力赶超美国
·平壤宫廷杀戮,血溅习近平
·中日口水战,谁是伏地魔?
·宋彬彬应该投桉自首
·选择性反腐,遭遇选择性放风
·舆论沸腾,中日即将开战?
·王张会,台湾与狼共舞?
·克里米亚之变,逆转世界格局?
·自娱自乐的中国,无人捧场
·克里米亚公投,解读中国的弃权票
·台湾学运,怒火指向北京
·习近平反腐,收获与风险并存
·中南海消费胡耀邦
·放过周永康?习近平绝对不会
·“醒来的狮子”不安全?
·今逢四海为家日 ---感怀陈一谘
·挣表现,习近平没有安全感
·引狼入室,中俄联手上演大戏
·从民主运动到流亡- 在日本大学的演讲
·中国民主化,将惠泽世界--在东京“天安门事件”25周年集会上的演讲
·北京正诱发香港动乱
·陈破空与田原总一朗对谈
·习近平抓捕他自己的支持者-从陈卫于世文的遭遇说起
·普京能让步,习近平不能让步?
·拿下徐才厚,习近平震撼解放军
·芮成钢栽倒,毛左派受创
·甲午战争一百二十年: 惊人相似的解放军与北洋水师
·中国可能发生了某种形式的政变
·伊拉克内战,北京着慌
·习近平如何超越邓小平?
·邓小平电视剧,荒诞不经的“真实”
·摆平香港,习近平将对台湾下手
·江泽民已经死亡?
·达赖喇嘛转世与否,北京很在意
·整肃山西官场,泄露最高机密
·存活65年,北京统治手法的翻转
·北京高声批港,骂给中国人听
·占中运动十大看点
·打击“伊斯兰国”武装中国处于机会主义阶段
·子夜里的一盏明灯——追思陈子明先生
·四中全会,习近平受挫
·梁振英背后的外国势力
·大国领袖习近平的臭脸外交
·美国中期选举与中美关系
·奥习瀛台夜宴有深意?
·连胜文惨败,习近平不安
·审判周永康,死缓还是死刑?
·大闹亚航,中国人仅仅是“任性”?
·中国出了个习皇帝
·谜团重重的令计划桉-再析习近平神隐之谜
·江泽民东山演戏,趣味十足
·我们是不是查理?
·习近平紧张,最大问题在党内
·陈破空司马南交锋,司马南输在哪里?
·政商分离,太子党的脱身之计
·提前处死刘汉,又是杀人灭口
·军警特乱套,习近平惊魂
·2016,看好蔡英文
·习理论出台,继续数字游戏
·本书可能让部分中国人不高兴
·外国人不了解中国人
·果敢,另一个克里米亚?
·李光耀不值得高捧
·新加坡掠影
·起诉周永康,为何变低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看透毛泽东

   看透毛泽东
   
   陈破空
   
   毛泽东如何取得“成功”?

   
   毛泽东夺取政权,被认“成功”。其实,毛所使用的,不过是一种古老的谋略或伎俩,那便是:“鹬蚌相争,渔人得利”,或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种谋略或伎俩,在中国历史上,曾经被反复使用,并不稀罕。仅举两例:
   
   秦末,楚地起兵反秦,楚怀王与众将相约:先入咸阳者为王。项羽率军,一路猛攻,与秦军主力决战,建灭秦首功。然而,刘邦领军,一路避实击虚,纵轻骑,抄小路,趁项羽军与秦军苦战之时,抢先入咸阳。之后,刘邦又假意对项羽称臣,暗中积蓄力量,步步蚕食,最后吞没项羽。
   
   明末,李自成的农民军与明王朝长期鏖战,盘踞东北边陲的弱小满清静观待变。李自成费尽苦力,终于攻占明朝首都,尚立足未稳,满清军队就在明朝降将吴三桂的导引下,突入三海关,击败李自成。进而以五万铁骑,杀遍全中国,既灭李,又灭明,建立起少数族裔的满清王朝。
   
   毛泽东和共产党的发迹,乃是历史故技重施:利用日军侵华,听任执政的国民党军队与日军血战。共军假抗战,真避战,到处抢占地盘,放手发动武装。待到日军退却,国军元气大伤,养精蓄锐的共军趁势作乱,一鼓而得天下。
   
   毛泽东如何维持统治?
   
   为了攫取权力,毛泽东四面为敌。不仅把国民党当敌人,也把自己人当敌人,或者,潜在的敌人。任何人对他稍有微词,就已经在他思谋的清洗之列。毛泽东集古今中外骗术之大成,行骗一生,骗尽天下人。号称“阴谋”加“阳谋”。不但骗外国人,更骗中国人;不但骗普通民众,也骗党内“同志”;不但骗友人,也骗亲人。这种“无边的内心黑暗”,令人防不胜防,那些有血有肉有灵魂的正常人,或者接近正常的人,自然不是毛的对手。
   
   用尽暴力,用尽骗术。杀人,而且是借刀杀人。在这里,毛泽东再次打破了传统道德底线:把“逆我者亡,顺我者昌”,演进为“逆我者亡,顺我者亦亡。”(大部分曾与之并肩战斗的战友,都被他亲自迫害致死。)
   
   毛泽东把那场千百万人参与的“革命”,变成了给他一个人的“造神”运动。毛之外,中共领袖们,几乎无一例外地,成为悲剧人物。在历次内斗中,他们对毛,或者支持,或者屈从,或者听之任之,于是,酿下一坛坛苦酒,最终,苦酒得由他们自己来尝,好一个“请君入瓮”!
   
   毛泽东临死前,还搞了个左中右平衡。打倒邓小平,剥夺叶剑英军权,是压制右派;不授实权于江青、张春桥等,是防范左派;对叶、邓等留有后路,并大讲“周勃铲吕安刘”故事,是暗示叶等:如果你们成事,可打我的旗号;对江、张等“文革派”的公开支持,则是明示:如果你们成事,自然代表我。毛却把实权交给中间派----“老实人”华国锋。毛泽东赌的是,如此一来,任何一派得势,都仍将持毛旗号令天下。果然如此,直至今日,中共头目都不敢否定毛。换言之,即便毛泽东已经身死,他却仍然雄居党内权力斗争的不二赢家。死毛主宰活共。
   
   毛泽东是否爱国?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共出版《毛泽东书信集》,在与蔡和森的通信中,毛明说:“吾深恶爱国主义……”。正如希特勒兑现《我的奋斗》一样,毛兑现了他的“豪言壮语”。
   
   毛惘顾国难当头,就在日寇入侵之际,毛不仅抵制抗日,而且暗中与日伪勾结,公然削弱和颠覆浴血抗战的国民政府;毛仇视中国文化,以十年“文革”,竭尽对中国文化、文物、古迹的全面毁灭。并发誓要“七、八年就来一次”;毛仇视中国民众,不仅大量予以屠杀,还狂言要打核大战,不惜让“中国人死掉一半”;毛崇洋媚外,终身以德俄两国的“马恩列斯”为师,临死前还念念不忘“要去见马克思”。这句话,已经成为中共官员的口头禅。只认洋鬼子,而不认华夏祖宗。公然批孔,直至砸烂孔家店。
   
   毛泽东是否迷信?
   
   毛泽东自称不信鬼神,是“无神论者”。但他一生迷信,经常抽签,以决行止。
   众所周知的是:1949年,进京前,毛曾到五台山抽签。据传,经此抽签,他定下进京时间(9月9日)和防卫安排。经“高人”指点,他将警卫部队命名为8341(意味毛活83岁,掌权41年。)如果这些还仅仅是“传闻”,那么,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广州日报》连载披露的,却是不争的事实:文革爆发前不久,毛到杭州灵隐寺抽签,抽得一签:“威命不可挡”。遂决意发动文革。
   
   毛泽东怕不怕死?
   
   毛泽东自吹天不怕,地不怕,也不怕鬼神,俨然大无畏。实际上,他极端怕死。
   尤其晚年,表现得淋漓尽致。据其身边多人回忆,毛临死前最后一年,终日啼哭,以泪洗面。每一念及死神将至,就如临地狱,神情凄惨而恐惧。毛的私人医生李志绥记录:毛最后一次从昏迷中醒来,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李医生,还有没有办法?”李说:“我们会想办法的。”毛脸上立即显露两道欣慰的红潮,然而,就在这一瞬间,心电图的曲线变成平线,毛死亡。
   
   这个号称“胸怀世界人民”的“伟大领袖”,临死前,没有想到人民,没有想到祖国,没有想到世界,甚至,没有想到一个多月前发生的唐山大地震,以及那场大灾难夺走的数十万生命。在死神降临的那一刻,毛顾及的,仅仅是他自己,顾恋他那挣扎苟延的生命。极端自私,极端怕死,这恰恰是一个独夫民贼的精确写照,也是最后写照。
   
   毛泽东诗词如何?
   
   有人说,毛泽东的诗词,“写得好,有气魄。”这成为部分人盲目崇拜的理由。实际上,毛的诗词,没有几首拿得出手。只是人们被强迫背诵,顺口了,习惯了,就“感觉好”。仅举几首:
   
   其一,“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我们来换一句:“学生不怕起得早,长跑短跳苦锻炼”。究竟有什么诗意?打油诗而已。其二,“收拾金瓯一片,分田分地真忙。”更完全就是大白话。
   
   其三,“不须放屁,试看天地翻覆。”我们常人都说不出口的粗口脏话,成为毛的“诗词”,连对外翻译都无从启齿。其四,毛的《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这样开始:“久有凌云志,重上井冈山,千里来寻故地,旧貌换新颜……”这哪里是“词”?至多是散文,连散文都不像;太直白,更像日记。
   
   其五,毛最得意的一首词是《沁园春•雪》,开章三句“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就犯下两大文学大忌:本为写“北国风光”,岂能一来就点题?两个“里”字连续重复使用,犯文学基本忌讳,凸显毛才思枯竭。种种败笔,不一而举。
   
   毛泽东应不应该被彻底否定?
   
   古人云:一将功成万骨枯。毛泽东一人“成功”,整个民族失败。又岂止万骨?战争时期,毛滥杀无辜;和平时期,毛也暴虐成性,大行屠戮。屠杀,贯穿毛的一生。毛奉行的斗争“哲学”,就是暴力哲学,仇恨哲学。
   
   既然招摇撞骗为世人所不齿,杀人犯罪为人类所不容,彻底否定毛泽东,便是理所当然。如果连杀人如麻、嗜血成性如毛泽东者,都能获得“三七开”,就意味着:希特勒、斯大林、墨索里尼、东条英机、波尔布特等人,也都可以获得“三七开”;甚至于,普通犯罪份子、恐怖份子,更可以获得“三七开”。如此,世上岂有正义?又岂有公理?
   
   (演讲:纽约中华公所,2006年9月17日。文载:香港《争鸣》杂志2006年11月号)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