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文明的自我拯救]
陈奎德作品选编
·近代宪政的演化(84)冷战后东欧的艰难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5)中共抗拒世界潮流
·近代宪政的演化(86)苏俄:艰难的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7)中共乞灵于民族主义
·近代宪政的演化(88)亚洲金融风暴与“亚洲价值论”的破产
·近代宪政的演化(89)1998:“北京小阳春”
·近代宪政的演化(90)金融危机的政治后果—— 印尼的民主化
·近代宪政的演化(91)人权高于主权——科索沃战争缔造新秩序
·近代宪政的演化(92)新千禧年十字路口的中国
·近代宪政的演化(93)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1)
·近代宪政的演化(94)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2)
·近代宪政的演化(95)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3)
·近代宪政的演化(96)“9.11”事件:历史的转折点
·近代宪政的演化(97)美国新保守主义的兴起(1)
·近代宪政的演化(98)新保守主义的兴起(2):伊拉克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99)美国新保守主义与共产中国(1)
·近代宪政的演化(100)美国新保守主义与共产中国(2)
·近代宪政的演化(101)左翼极权滑向右翼纳粹
·近代宪政的演化(102)胡温政权向毛主义摆动
· 近代宪政的演化(103)伊拉克战后民主进程
·近代宪政的演化(104)赵紫阳逝世与中国政局
·近代宪政的演化(105)近代宪政的演化结束语
《海耶克》
·《海耶克》目次
·《海耶克》 序
·第一章导言:二十世纪的先知
·第二章风华时代:维也纳—纽约—伦敦
·第三章风雨交加:《通向奴役的道路》①
·第四章赴美前後
·第五章《自由宪章》和《法律、立法与自由》
·第六章晚年总结:《致命的自负——社会主义的谬误》⑴
·第七章保守主义还是自由主义?
·海耶克生平年表
·海耶克的论著
·参考文献
陈奎德部分中文作品
·陈奎德部份文章目录
·2003回眸:民权年
·超越两极线性摆动
·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毛泽东忌日二十七周年
·迎接“新诸子时代”
·退而结网 疏理混沌
·论道问学揽风云
·《浴火重生》阅后
·六四薪火——关于六四与中国新生代
·“1984”,又临中国
·三个中国的演变趋势
·吊“萨斯北京”文
·六四:现代中国的十字架
·纳税人的诞生
·"自请违法":公民不服从运动
·追梦的踪迹——从近代史看中国的宪法.宪政.法统
·儒家谱系 . 自由主义——与新儒家杜维明先生对话
·中国大陆新闻政策与执行的分析
·回儒恩怨_______兼评“张承志现象”
·审毛: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毛泽东忌日二十七周年
·【祭文】悼金尧如先生
·韩战与中国国运——韩战停战五十年纪念
·公开信:致中国网警
·台湾总统大选与中国大陆的互动
·滑向“新纳粹国家”之路?
·稳定,稳定,多少罪恶假汝之名而行!
·超越中共的两极化线性政治摆动
·“反向歧视”何时休?
·评中共的“内外神经分裂症”
·伊战与江胡
·中国人文精神的现代命运
·悲剧人物---邓小平
·创建未来,还是毁弃未来?_______概览中国教育界
·潮起潮落又逢君--“反西方主义”一瞥
·新阶层: 绿卡精英
·当代中国意识形态分疏
·文化中国的历史际遇
·扫荡意识形态
·全美学自联第八次大会评述
·中国文化的现代裂变及其变体间的互动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全球人文地理的大变迁
·心有灵犀跨海通----台海两岸学术交流述评
·揭开新一轮政治游戏的序幕
·中国:民族主义与民主
·何物百年怒若潮?
·奥运梦的历史功能
·次韵答鹏令兄
·时空的循环互动——兼论拟古与创新
·商海乱世之胎_______当代中国私营业主及中产阶级的出现
·开埠即生,封关则死------上海沧桑记
·从放逐魏京生看北京的政策动向
·一九四六年宪法:新护法运动
·戊戌变法对中国当代政治的两点启示———戊戌百年遗产探
·一场对未来的谋杀----大陆教育界现状
·“天安门遗嘱”及其效应----“六四”五周年祭
·“道成肉身”闲说周
·朱熔基内阁的历史角色及其限度
·自我放逐:隔离的智慧和效应
·中国大陆新闻政策与执行的分析
·普遍性死亡:一个当代传说—————论“后学”与民族主义
·毛的晚年悖论及其遗产-------文革三十年祭
·追梦的踪迹——从近代史看中国的宪法.宪政.法统
·残阳如血______百年毛泽东祭
·文明的内分裂
·三鼎连环,鼎分三足-------从中国看亚洲重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明的自我拯救

反文明的两个象征

   在现代世界,如此清晰地把文明与野蛮一劈为二的象征,莫过于多事之秋九月里的两个很接近的日子: “9.9”,“9.11”。

   这是反文明的两个象征符号。

   “9.9”,是30年前毛泽东撒手入(地)狱之日。此人,可谓集野蛮、独裁、冷血、反智、倒退、反现代、反西方、反文明之大成,因为他当政,或直接杀戮,或实施迫害,或政策失败,七千万余人死于非命。

   “9.11”,是五年前以本.拉登为首的恐怖组织以四架民航客机为超级炸弹,炸毁世贸中心、撞击五角大楼,悍然轰击世界文明重心,杀害3000无辜生命之日。这一事件,以骇人听闻的方式在世界范围内预演了人类文明毁灭的可能图景。

   “9.9”和“9.11”, 标志着野蛮向文明的反攻,标志着文明退化、世界野蛮化的空前危险。

   毛泽东,曾宣称为世界革命不怕让中国“死三亿人”,曾大言不惭曰 “秦始皇算什么?他只坑了460个儒,我们坑了4万6千个儒,”曾声明“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曾宣判“知识越多越反动”,曾公然宣布自己是要施行“愚民主义”的“秦始皇”,并自命“和尚打伞,无法无天”。

   本.拉登, 则声称要对西方文明发动一场“圣战”,他认为西方文明已经变成“人类历史上最坏、最糟的文化”;他要美国皈依伊斯兰教、废弃自己的宪法、关闭银行。在拉登的世界里,全球性的冲突是在穆斯林和非穆斯林之间,他号召每个穆斯林要仇恨美国人、犹太人和基督徒。他毫不怜惜脸不变色地杀害无数无辜的妇女儿童来达致自己狂热的宗教目标。

   一个是国家恐怖主义的大师,一个是非政府恐怖主义的高手。反文明的野蛮之子,双峰并峙,令希特勒和斯大林亦瞠乎其后。

文明的易脆性

   两个反文明罪魁,分别在上世纪与本世纪初的一时得手,这一事实,提示了精致文明的一个重要特征:易脆性。成熟的文明犹如精雕细刻巧夺天工的瓷器,需精心呵护,不得稍有失手。否则,其千娇百媚,顷刻之间,就毁于一旦。的确,如人们所见,历史上有一些高度发达的文明,的确是易脆品。无论其何等辉煌壮丽、鬼斧神工、美仑美奂不可方物,都有可能转眼间被蛮荒力量一扫而空,消逝于历史的烟尘之中。

   让我们来看看如下这些触目惊心的事实:

   在古希腊,伯罗奔尼撒之战,军国主义的斯巴达城邦击败了民主繁荣深邃瑰奇的雅典文明,战争使斯巴达称霸全希腊,使其寡头政制得以推行,各希腊城邦的民主势力遭到迫害,璀璨夺目的古希腊文明从此丧失元气,走向衰亡。于是,希腊哲学、希腊悲剧、希腊史学、希腊雕塑…. 成为雅典战败的殉葬品,化为人类文明的千古绝响。

   在古罗马,奢侈繁华的罗马文明,在395年分裂为东罗马帝国和西罗马帝国两部之后,逐步衰落,致蛮族入侵:哥特人占领罗马,匈奴王阿提拉进兵意大利,之后,汪达尔人再陷罗马城。先后建立起西哥特王国、汪达尔-阿兰王国、勃艮第王国和东哥德王国等蛮族国家。而日耳曼的部落也手持斧头和剑来徒步作战,他们是凶猛的狂野的士兵,乌合之众,漫无纪律。476年9月,日耳曼人入侵罗马,其雇佣兵首领奥多亚克废黜最后一位君主罗慕卢斯•奥古斯图卢斯,西罗马帝国宣告灭亡,黑暗时代降临,数代繁华罗马城,堕入几个世纪的蛮荒。

   在远东远古,秦王赢政扫灭六国,结束了中国春秋战国时期百家争鸣的灿烂文明。秦皇采纳李斯建议,实施文化灭绝和愚民政策,下达焚书令:非秦史书皆烧之,民间不许收藏。如有违令不烧者,脸上刺字,罚作苦役,此令既出,到处是焚书的浓烟烈火,中国历史典籍遭到了空前的浩劫。之后,秦始皇又逮捕了一批儒生,亲笔圈定了其中的460人,在咸阳郊区活埋。史称“焚书坑儒”。在这一暴政下,如果有两个以上的人聚集议论者,就会被官府的密探抓去杀头,并处以暴尸之刑。于是,天下归一于“焚书坑儒”,“偶语弃市”的暴秦。从此,生气盎然的百家争鸣不复见于神州。

   在远东中古,宋代是春秋之后中国历史上教学、书院、太学生最盛的时期,恰如陈寅恪先生所说“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时。”然而,从草原崛起的蒙古人扫荡欧亚大陆,野蛮的铁蹄,蹂躏南宋。蒙古蛮族入主中国后,元朝实施公开严酷的等级制,帝国臣民分为四等:第一等是蒙古人;第二等是色目人;第三等是“汉人”,即金国所属中国人;第四等是“南人”,即南宋所属中国人。帝国臣民更被细致地划分为十级:一、官。二、吏。三、僧。四、道。五、医。六、工。七、匠。八、娼。九、儒(知识分子)。十、丐。过去在中国传统社会最受尊敬的儒家知识分子,为社会最底层,比娼妓不如。元朝的刀尖摧毁了宋朝所代表的中国文明巅峰。自此,文辞繁盛,夜夜笙歌的宋代文化,已幻化为秦淮河边、西子湖畔仅供追忆的华丽梦境。

   在现代远东,57年前,同样上演了一处野蛮打败文明的历史大戏。中国国共内战的实质,从国际视野看,是挑战西方主流文明的反文明思潮共产主义的一次得手;从国内区域文化起伏涨落视野看,是沪江浙闽粤等为代表的工商海洋型及绅士型文化,败于以陕北等贫瘠北方地区和内陆中国为象征的反智主义(即秦始皇传人毛说的“痞子”文化)的枪炮。近代以来,前者倾向于使中国融入国际社会,面对世界,是费正清所谓的“海洋中国”,以胡适等为代表。后者倾向与使中国孤悬于世界,封锁国门,是所谓“大陆中国”,毛泽东为典型。众所周知,国民党的骨干力量基本来自中国东南,孙崛起于香港广东,蒋发迹于浙江上海江苏,三四十年代的江浙财团,在中国具有支配性的经济力量,构成了国民党主要政治资源,并获主流国际社会支持。而使中共真正崛起于中国政治舞台的发家基地,则是贫瘠落后的华北陕甘宁蛮荒之地。国民党虽也流氓,洋场小巫而已,共产党却是大贼,亡命之徒,蛮荒大盗。国共内战之结果,“大陆中国”的枪杆子战胜“海洋中国”。中国现代化进程经历了一次严重的挫折与倒退,持续达30年之久。在这一文明退化时期,甚至连对知识分子的“臭老九”辱称,也承继于元朝野蛮铁骑时代的等级划分。这就是“9.9”入棺的毛泽东的反文明意涵。

文明如何自我拯救?

   俱往矣。历经劫火后,那些目迷五色的文明奇迹,而今安在哉?众多文明的命运昭示我们,“9.9”,“9.11”这两个反文明的符号提醒我们,人类文明确是命悬一丝。面对八方袭来的咄咄逼人的凶险,人类今日面临的挑战,从根本上说,就是捍卫文明,呵护文明。

   在这里,笔者不愿耗费太多笔墨去为文明与野蛮划界。文明发展程度的高低是存在客观标准的。一些极端的文化相对主义者,以“政治正确”的名义,拒绝承认有文明与野蛮的区别,拒绝承认文明有高低的区别。对于那些悠然居于文明社会,却口口声声赞美远方蛮荒文化的高妙的论者,人们不难看出气鸵鸟式的言不由衷。故此处不拟咬文嚼字地对文明与野蛮的层次进行经院哲学式的论述。

   笔者关注的核心问题是,文明如何才能自我拯救?

   这里只想谈两点简单的观察。

   诚然,如前所述,文明之运命若游丝。然而,现代主流文明毕竟大不同于远古中古时代了,正如海耶克(F. A. Hayek)所观察到的,它赋有一种延续和扩展自己的秩序的内在动力,它的坚韧性和抗灾变能力都大大增强了。这不光表现在它的软力量上,同时也表现在其硬力量上。有左翼学者认为,西方的兴起和持续靠的是开初掠夺带来的第一桶金。倘如此,有论者问得好:“为什么成吉思汗的蒙古掠夺之后没有留下任何东西?为什么最早征服美洲大陆并从拉美掠夺了大量金银的西班牙从17世纪初之后就开始没落,而17世纪初才开始介入美洲大陆的英国却越来越强盛?为什么英美普通法系的国家及地区:英国、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香港、新加坡等一直稳定而持续地文明繁荣?为什么中东国家藏在地下的“意外”石油财富没让它们成为世界实力之强呢?“很明显,这里涉及制度性内在因素(也包括一些基本的技术性因素,如陈志武先生论及的近代金融技术)。在该制度下,其软力量与硬力量之间有着深刻的内在的联系,它们相互强化,呈正反馈关系。这就使其可持续能力大大增强了。譬如,20世纪法西斯主义与共产主义这两大野蛮力量对西方主流文明的挑战,均以失败告终,就是现代文明与野蛮力量较量结果的最显着例证。

   此外,历史表明,人类历史上所有反文明的野蛮力量,无一例外,都有一个根本缺陷:闭锁性。我们从来没有看见过任何野蛮势力实行过言论信仰自由。历史上,任何反文明的国家或组织,它们为求生存,也尝试过各种自我更新的策略:它们可以实验市场经济,试验选举制度,实验某种国会制度,甚至也实验外交上结交西方文明国以抗拒另一个自己的同类国家,等等 …… 但是,我们从来没有见过一个真正实施言论信仰自由,即允许私人办刊办报办电视广播网站的反西方主流文明的国家和组织,从古至今,没有,一个也没有。原因很简单,这是反文明力量的命脉所系,是其最薄弱处,“点到即死”。因此他们基于其根本利益,在“言论自由”问题上决不松口,半步也不敢退。这也表明,对思想言论信仰的封锁是反文明国家与组织最核心的制度要素。它们的生命线,就是精神封锁的“柏林墙”。

   有鉴于此,在拯救文明、抗击野蛮的时候,需要软、硬力量双管齐下。9.11之后,以美国为核心的西方主流文明虽然也兼顾了软硬两翼,但无庸讳言,布什当局过于迷信自己的硬力量,未能平衡地施展软实力,留下众多战略盲点和后患。须知,在当年,仅仅是一个小小的自由欧洲电台,对于文明和自由的拓展,对于“柏林墙”的倒塌,其贡献就并不亚于北约的千军万马,功莫大焉。更遑论其它的多种精神流动所激发的深度共鸣了。因此,在抗击恐怖主义,对抗野蛮,重建世界秩序的历史进程中,软实力与硬实力的平衡出击是至关紧要的,不仅在口头上,而且在实践上、在财政预算上,都应有适当的检讨。文明的自由国度,不能过于迷信自己的硬力量,而应当对自身文明的软力量拥有足够的信心。弃绝“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的狭隘胸襟,更大地开放自己的精神空间。在这里,也许用得上后人反思中国古代战略家孔明的那副对联:

能攻心则反侧自消 从古知兵非好战xxx不审势即宽严皆误 后来治蜀要深思

   作为现代人类文明的精神家园,西方文明更加需要吸取自身历史传统中广纳百川的文化胸怀,需要更加坚守自身自由的根基,用文化间沟通和包容的大智慧,用坚韧不拔的耐心,用无坚不摧的爱心,,用自由交流的旗帜,敲开一扇扇“柏林墙”,从而在根本上在源头上掏干野蛮力量的精神蓄水库,奠立文明与自由的百代根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