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李喜阁(HIV):痛苦的上北京(图) ]
蔡楚作品选编
·独立作家笔会副会长谈刘晓波余杰被抓(图)
·春節,有人是這樣度過的、、.(组图)
·把我们赶尽杀绝算了!(图)
·5岁男孩被父亲绑在窗上3年(图)
· 孩子们注视着我们的国旗庄严升起……(组图)
·太石可能就是民主化的小岗(组图)
·太石村核实罢免签名现场(图片新闻组图)
·【特警袭击太石村,48人被关押】(图)
·重庆特钢工人维权事件(组图)
·郭飞雄被拘押在番禺看守所,呼吁关注郭飞雄先生安危(图)
·六四伤残人士齐志勇被不明身份打手打伤照片(组图)
·陕北石油事件真相调查(十二)小公务员之死(图)
·快讯:郭飞雄已被批捕,太石村民欲哭无泪(图)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悼念杨春光先生病逝公告(组图)
·重庆一破产国企老工人:市长峰会民怒歌(组图)
·下岗工人施晓渝被重庆警方带走,请大家密切关注(图)
·成都草堂读书会举行"宪政与维权—自贡失地农民维权讨论会"(图)
·持续关注郭飞雄、施晓渝两位义士的安危!(图)
·在网络上声援重庆特钢工人维权的施晓渝先生已获释!(图)
·维权人士赵昕先生在四川被不明身份的人殴打(图)
·我已到《民主中国》任编辑,请各位投稿支持!(图)
·朱洪 (刘宾雁夫人):宾雁的遗愿(图)
·《二月画展》、乐加和油画《人》(图)
·成都草堂读书会:国际人权日演讲会图片新闻(组图)
·象刘宾雁那样生活—刘宾雁治丧委员会第七号公告(组图)
·郭飞雄:我已出狱(图)
·无慧:并非绝唱——《野草》93期(图)
·无慧:闲话《草堂三咏》( 野草诗评 之一 )(组图)
·成都草堂读书会活动:文学与记忆——与余杰对话(组图)
·谭作人:大熊猫为谁打工?(图)
·警察暴力骚扰方舟教会的正常礼拜活动及相关评论(多图)
·余杰:谁是说真话的人?— 悼念刘宾雁先生(组图)
·台湾中央电台采访杨天水案(图)
· 康正果 :荒野之美(組圖)
·郭飞雄:重返太石村(图)
·关注郭飞雄被打伤事件,抗议这种野蛮的黑社会化的权利运作(图)
·杨茂东(郭飞雄):(新华门)和平请愿书(图)
·临沂野蛮计生事件及陈光诚照片(组图)
·陈墨:我的媚俗观——野性的证明(图)
·绘出中国人的精神地图— 汪建辉小说《中国地图》出版
·胡佳失踪第15天--组图:胡佳与曾金燕新婚照片(图)
·流沙河:满江红 贱躯卧疾反省(图)
·李建强律师答入狱的异议人士、独立作家法律救助问题(图)
·呼吁中国执法机构尽快还欧阳小戎的人身自由!(图)
·胡访美前夕北京司法机关重新审查起诉赵岩(图)
·劳动节她们有节吗?现实中打工女孩的真实生活(组图)
·毕节法院宣布择日宣判李元龙案(多图)
·余杰:白宫“炉边会谈”背后的剑戟 (图)
·范亚峰博士被禁止出国参加与美国总统布什的会见(图)
·律师今晚再赴临沂,吁请关注陈光诚案!
·黄琦: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邀请也不稳当 刘正有被押送回家(组图)
·著名西藏作家茨仁唯色的BLOG突然被关闭(图)
·温克坚:我的朋友昝爱宗(图)
·陈光诚被判刑,袁伟静处于非常大的风险中(图)
·曾金燕:笑料--李喜阁在看守所的经历(图)
·胡佳拍摄:高智晟律师一家照片(组图)
·刑事上诉状 / 陈光诚,李劲松律师 (图)
·快讯:胡佳、曾金燕危急中!(图)
·胡佳:据传郭飞雄被捕(图)
·被警察带离北京28天的赵昕昨日致电云南昭通家人(图)
·陈光诚案律师团提出137名证人二审时到庭作证(图)
·胡佳:9月30日中午12点郭飞雄被广州市公安局正式逮捕(图)
·胡佳:高智晟律师妻子耿和接到警方逮捕高智晟的口头通知(图)
·余杰被禁止出境无法访台,中共当局侵害公民权又有新招(图)
·殷明辉:七律二首 观蔡楚寄来手种杜鹃花照片(图)
·"他们像杀老鼠一样猎杀藏人"—罗马尼亚登山者的叙述/山子译(图)
·昝爱宗状告国家新闻总署吊销记者证(图)
·李劲松律师通报陈光诚案最新进展(图)
·曾金燕:拜见达赖喇嘛(图)
·李劲松律师已到沂南 陈光诚继续委托他作辩护人(图)
·陈光诚案11月20号在沂南县人民法院第一审判庭开庭(图)
·蔡楚:呼吁沂南县警方立即释放滕彪博士(图)
·蔡楚:呼吁宁陵县公安局解除对李喜阁的监视居住决定(图)
·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关于高智晟案的情况通报(图)
·胡佳:高智晟律师遭到中国政府秘密审判(图)
·胡佳:高智晟律师案件可能在今天或近几天内开庭宣判(图)
·陈光诚: 永不放弃——我的上诉(图)
·李喜阁(HIV):痛苦的上北京(图)
·胡佳:高智晟律师全家被押解出京(图)
·陈光诚 李劲松:刑事上诉补充意见(图)
·胡佳:郭飞雄案件将要进入起诉程序(图)
·高耀洁:中国艾滋病感染的特色(图)
·又见抗艾第一人高耀洁:我现在日子真难过(图)
·章诒和:我的声明和态度(图)
·胡佳:致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刘建超先生实地人权观察邀请函(图)
·杨茂东涉嫌非法经营罪案律师意见书(图)
·章诒和:事态的变化和我不变的立场—兼告邬书林先生(图)
·维权画家严正学的故事(三)(图)
·浙江自由撰稿人力虹被控煽动颠覆政权案将闭门审理 (图)
·曾金燕:孤独老人高耀洁—致软禁中的高耀洁医生(图)
·流沙河先生谈中国古代的情人节(图)
·走吧 / 南窗 (图)
·爱知行:关于立即恢复李喜阁和朱龙伟人身自由的呼吁(组图)
·冉云飞:中国出了个钉子户(图)
·新西兰汉学会授予中国独立作家王力雄荣誉会员称号(图)
·何天:六四伤残者齐志勇清明祭奠赵紫阳(组图)
·关注胡佳!关注中国的“非法拘禁”事件(图)
·丁子霖:寄语89一代的孩子们(图)
·著名“老右派”流沙河先生笑谈文革中“劳动改造”(图)
·金沙遗址太阳神鸟闪亮登场,流沙河先生解释是凤凰(图)
·章诒和诉新闻出版总署行政诉讼案4月26日立案经过(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喜阁(HIV):痛苦的上北京(图)

   
   
   
   
   作者:李喜阁 文章来源:博讯 更新时间:11/28/2006

   
   
   、请看热点:爱滋病问题
   
   
   
   
   
   
   
   
李喜阁(HIV):痛苦的上北京(图)


李喜阁忧郁地徘徊在国家信访局门口y

   
   
   
   ( 一 )
    2006年11月22日凌晨1点多,是半夜的日子,我心理非常痛苦,自从2006年8月10日取保候审以来,我没有自由的日子,我出我县(河南省宁陵县)都要给宁陵县公安局写申请书,我只有在家里。大女儿的事政府一直没有谈,我和小女儿的赔偿金一直政府没有说。法院还是不给立案,检察院还暂时没有追究医院和医生的刑事责任。
    政府让其它部门的人员在我家门口看的我,不让到北京参加经血液感染艾滋病大会,我不知道是谁下的命令不让我参加会议,我不知道。
    半夜是非常冷的,天又太别黑,我身上挎了2个包,我悄悄的开开我家的大门,但是还是惊动了看我的人员。
    他们迷迷糊糊问我:李喜阁,你三更半夜你上那儿。
    我说:上北京我有事
    我含着眼泪离开了我的家,丈夫在家看着小女儿,小女儿熟睡了,别的家庭都在睡梦中,而我有要偷偷跑去开会。
    我在前面走,看管我人在后面追,我哭的非常厉害,我很痛苦,我没有一点办法,我家的事政府一直没有谈。大女儿的死,死的那么惨,查出一天都离开人世了,她才9岁零2个月。
    政府为什么不排查输血感染人群?
    难道艾滋病是艾滋病人的事?
    跟我们的政府就没有一点责任吗?
    我急急忙忙在大街上找了一辆面的车,坐上车一直到商丘市火车站门口下车,到火车站售票口买了一张3点多到北京的火车,但是我看到有2点多的火车到北京,我又赶紧坐上2点多的火车上北京,在火车上我又重新补了一张火车票.
   
   ( 二 )
    在火车上我写了一篇痛苦的上访。写完以后我就躺在3个人的硬坐上,因上北京的人很少,空座位很多。我迷迷糊糊坐到北京,到北京是上午10点,从2点到10点,8个小时,火车还是非常快的。
    我做梦也没有想到,我到北京出站检票口,我县信访局驻京办事处的人直接把我截住了,一共是5个人,但是我不认识,5个人有3个人我不认识。
    我是跑也跑不掉,只有跟着他们到驻京办事处住下,这些人是专门截上访的人员。
    我心里非常恨,我这次到北京什么事都不能做。
    我这次到北京要做3个事情:
    1.参加北京11月24日举行的血液安全会议。
    2.参加北京11月29日某个大学的演讲。
    3.我到北京佑安医院给小女儿找儿童药物?BR> 我县驻京办事处的人给我安排了一个地下旅馆,有他们出钱处理住宿费用,我的房间有4个床位,房东把我安排与其它人员住在一起。1个到北京旅游的小姑娘,一个是中年妇女上访的,一个是60岁的农村的老太太也是上访的,好好好,大家的话题都一样,上访成了一个中国的专利,当地不给解决问题都上北京来上访,老百姓的意识提高了。
    中年妇女已经上访了13年,是房子的问题,她上访了13年都无解决她的问题,但是她还是非常执着走上访的路
    老太太地方方言很重,我没有听懂她因什么原因上访。
    下午2点多我和驻京办事处的人到北京佑安医院去了一趟,但是在佑安医院没有找到专家,专家下午不上班,是休息的时间。
   
   
   ( 三 )
    2006年11月22日早晨7点多,房东老扳娘叫我说:你们县的人来接你了,赶紧起来。我说:我很困我在睡一会儿。7点多我县的人来叫我,真的来了,来了4个人,来了能在北京解决问题更好,没有人跟我谈我家的事
    上午8点30分我与我县的人到北京佑安医院找专家张医生,我与张医生谈到儿童药物的问题,他说:抓紧时间让孩子来一趟查一次CD4,孩子要抓紧上药,上晚了对孩子不好。
    在张医生办公室里,我看到了一个山西的一个中年男子给女儿看HIV,他的女儿11岁了,是在1995年在当地医院治病时输过血液,感染了艾滋病,但是小女孩查出艾滋病太晚了,大脑已经萎缩了,已经是晚期了,我看到我面前这个可爱的小女孩,我心理非常难受,非常痛苦,我的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小女儿的父亲在含着眼泪,小女孩长的非常漂亮,圆圆的脸蛋,她永远还不知道,她快要离开人世了,她不懂什么叫艾滋病。
    儿童感染艾滋病有三种途径感染:1.是输血感染艾滋病。2.是母婴感染艾滋病。3.儿童母婴阻断没有成功。
    在90年代初期是老百姓有偿献血感染艾滋病,到了90年代后期是在医院输血感染艾滋病。特别是儿童,给家庭,给国家给社会代来了沉重的历史重担,孩子面临没有儿童药物,还要用成人的药物减半量来延长儿童的生命。
    如果当年政府部门管理血液严的话,中国不会有更多的老百姓有偿献血感染艾滋病,不会有更多的妇女在医院治病时输血感染艾滋病,不会有母婴感染艾滋病的儿童群体。
    没有部门追究当年给造成艾滋病事件,没有人去承担历史责任。
    到了9点多的时候我的律师来了,他一直关心的案件什么时候当地法院给立案,给赔偿,他一直关心我和小女儿的身体健康问题,我们聊了半个小时。
    上午10点我与我县接我的人回河南省。
    我县来接我的人因时间关系,在北京见到我必须让我立即回河南,不准在北京停留,有什么问题回到当地在说。
    因是专车接我,司机特别累,我与我县的人商量在河南安阳住了一休。从河南到北京,从北京在回河南,主要是考虑司机太累。
    我们到安阳的时候已经是晚上8点多了,已经下起了小雪,天非常冷,我穿的是厚袄还可以。
    晚上我在我自己的房间给小女儿打电话。
    电话传来小女儿叫妈妈的声音。
    我不知道怎么给小女儿说。
    我的眼泪一直流淌,我心里非常痛苦,非常难过。
    我来来回回就这样跑,我不知道我跑到什么时候政府才能给我谈解决问题。
   
   
   ( 四 )
   
    2006年11月23日上午9点以后,我和我县的人同坐一辆专车往回赶,到下午2点多的时候,路过河南省开封市的时候,我到开封相国寺烧了几柱香,在开封相国寺我看到了千手观音,我不知道千手观音能否看到人世间一切不平的事情吗?千手观音的每一只手上都有一个眼,一千只眼在看这个人世间。
    大慈大悲的千手观音菩萨,你能看到中国的妇女和儿童因感染艾滋病在痛苦中生活吗?你能看到吗?你能听到妇女因治病在医院输血感染艾滋病痛哭的声音吗?你能听到儿童因母婴感染艾滋病受疾病折磨的痛哭声音吗?
    到了下午3点多我又到开封包公祠,看一看包公的形象。我给包公上了3柱香,包公一生廉政,包公办案六亲不认,来给包公上香的人很多,跪在包公像面前诉说自己的冤案,人世间为什么有太多的不公平的事存在,人世间什么时候才有包青天。
    老百姓都在天天盼望人世间有一个再世包黑子,给老百姓办案。
    到了下午5点多,我回到了家,小女儿在门口等我归来。
    我抱着小女儿哭了,我们母女还能在这个人世间活多长时间我不知道,我知道我是每天痛哭过着每一天。
   
    2006年11月29日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