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李喜阁(HIV):痛苦的上北京(图) ]
蔡楚作品选编
·最初的啼叫--献给『野草』二十周年
·答明辉兄
·再答明辉兄
·献给『野草之路』
·怀 想
·别 梦 成 灰
·致 大 海——流星的歌
·追寻的灿烂——《邓垦诗选》读后——
·珍惜 ——园中野草渐离离、、、、、、
·结伴同行——赠茉莉、正明及笔友们
·漂 泊
·淺析中國的大話文化
·勇敢是信念和智慧的果实
· 寂 寞 ──戲贈某君
·給 北 風
·仲夏夢語
·嗩 吶
·黃色的悲哀
·題照_____夢斷香銷四十年、、、、、、
·悼彭总
·枪杆子下面
·題S君骨灰盒追記
·油油飯
·Lake Tahoe
·一生的愧疚------獻給吳爺爺的亡
·二 姨 婆
·五姨媽
·祭日
·自己的歌
·思念
·祖坟
·咏 荷 —— 答罗清和兄
·纽约问答
·日用品斷想
·等待
·全臺灣至少有一萬個人在用力寫詩的回應
·獨生子
·媽媽.我沒有紅領巾
·遥祭鲁连
·鳥語在說些什麼?
·"独生子"的对话
·不能失去自我
·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夢訪魯連居
·夜讀薛濤
·高湯:讀蔡楚詩「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明天
·哭吴祖光、李慎之二老
·听郭生《洋菊花》
·月夜思
·己卯新秋送天一兄返美兼贈《龍門陣》數冊四首 1998年----殷明辉
·读蔡楚《我的忧伤》的断想 --陈墨
·硯冰: 讀蔡楚“我的憂傷”
·我与《野草》结缘
·思念 ●蔡 楚
·母親
·一個僑胞的話
·广场夜
·孔形拱橋
·長城浮想
·怀 秋
·回答------致诗友
·怀 秋
·如果风起
·殷明辉:酬寄蔡楚
·君山二妃庙坟
·酒愁
·水 ---台湾喜菡网站值月人献辞
·秋意
·无慧: 一生的追寻—— 蔡楚的诗——野草诗歌赏析之三
·偎依-----答台灣詩人喜菡"相信文學的心焓强梢愿糁顿艘赖?
·铁窗-----献给刘荻
·心事
·独立笔会笔友给笔会主席刘宾雁先生的慰问信
·黄翔日命名及诗房子剪彩仪式上的英文发言稿
·Lake Tahoe
·我想她是舒卷的云
·别梦成灰(带图片)
·五姨妈(图)
·怀秋(带图片)
·偎依(带图片)
·邹洪复:诗歌写作的支点——读蔡楚先生诗歌作品随感
·赠洪复
·选择树--那些自称森林的形像﹐其实只是一株红罂粟。
·诗《我的忧伤》(配图)
·人的权利(图)
·紫红的落寞(图)
·星空(图)
·你的小姑娘闭嘴不语(图)
·象池夜月(图)
·流星的歌—致 大 海
·最初的啼叫--献给『野草』二十周年
·月夜思(图)
·关注近期一系列非正常“失踪”事件
·记梦-疑又是阿纤(图)
·呼吁中国执法机构尽快还欧阳小戎的人身自由!(图)
·花落不愁无颜色(图)
·致万之
·心境(图片)
·诗友殷明辉近照(组图)06年8月
·再答明辉兄(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喜阁(HIV):痛苦的上北京(图)

   
   
   
   
   作者:李喜阁 文章来源:博讯 更新时间:11/28/2006

   
   
   、请看热点:爱滋病问题
   
   
   
   
   
   
   
   
李喜阁(HIV):痛苦的上北京(图)


李喜阁忧郁地徘徊在国家信访局门口y

   
   
   
   ( 一 )
    2006年11月22日凌晨1点多,是半夜的日子,我心理非常痛苦,自从2006年8月10日取保候审以来,我没有自由的日子,我出我县(河南省宁陵县)都要给宁陵县公安局写申请书,我只有在家里。大女儿的事政府一直没有谈,我和小女儿的赔偿金一直政府没有说。法院还是不给立案,检察院还暂时没有追究医院和医生的刑事责任。
    政府让其它部门的人员在我家门口看的我,不让到北京参加经血液感染艾滋病大会,我不知道是谁下的命令不让我参加会议,我不知道。
    半夜是非常冷的,天又太别黑,我身上挎了2个包,我悄悄的开开我家的大门,但是还是惊动了看我的人员。
    他们迷迷糊糊问我:李喜阁,你三更半夜你上那儿。
    我说:上北京我有事
    我含着眼泪离开了我的家,丈夫在家看着小女儿,小女儿熟睡了,别的家庭都在睡梦中,而我有要偷偷跑去开会。
    我在前面走,看管我人在后面追,我哭的非常厉害,我很痛苦,我没有一点办法,我家的事政府一直没有谈。大女儿的死,死的那么惨,查出一天都离开人世了,她才9岁零2个月。
    政府为什么不排查输血感染人群?
    难道艾滋病是艾滋病人的事?
    跟我们的政府就没有一点责任吗?
    我急急忙忙在大街上找了一辆面的车,坐上车一直到商丘市火车站门口下车,到火车站售票口买了一张3点多到北京的火车,但是我看到有2点多的火车到北京,我又赶紧坐上2点多的火车上北京,在火车上我又重新补了一张火车票.
   
   ( 二 )
    在火车上我写了一篇痛苦的上访。写完以后我就躺在3个人的硬坐上,因上北京的人很少,空座位很多。我迷迷糊糊坐到北京,到北京是上午10点,从2点到10点,8个小时,火车还是非常快的。
    我做梦也没有想到,我到北京出站检票口,我县信访局驻京办事处的人直接把我截住了,一共是5个人,但是我不认识,5个人有3个人我不认识。
    我是跑也跑不掉,只有跟着他们到驻京办事处住下,这些人是专门截上访的人员。
    我心里非常恨,我这次到北京什么事都不能做。
    我这次到北京要做3个事情:
    1.参加北京11月24日举行的血液安全会议。
    2.参加北京11月29日某个大学的演讲。
    3.我到北京佑安医院给小女儿找儿童药物?BR> 我县驻京办事处的人给我安排了一个地下旅馆,有他们出钱处理住宿费用,我的房间有4个床位,房东把我安排与其它人员住在一起。1个到北京旅游的小姑娘,一个是中年妇女上访的,一个是60岁的农村的老太太也是上访的,好好好,大家的话题都一样,上访成了一个中国的专利,当地不给解决问题都上北京来上访,老百姓的意识提高了。
    中年妇女已经上访了13年,是房子的问题,她上访了13年都无解决她的问题,但是她还是非常执着走上访的路
    老太太地方方言很重,我没有听懂她因什么原因上访。
    下午2点多我和驻京办事处的人到北京佑安医院去了一趟,但是在佑安医院没有找到专家,专家下午不上班,是休息的时间。
   
   
   ( 三 )
    2006年11月22日早晨7点多,房东老扳娘叫我说:你们县的人来接你了,赶紧起来。我说:我很困我在睡一会儿。7点多我县的人来叫我,真的来了,来了4个人,来了能在北京解决问题更好,没有人跟我谈我家的事
    上午8点30分我与我县的人到北京佑安医院找专家张医生,我与张医生谈到儿童药物的问题,他说:抓紧时间让孩子来一趟查一次CD4,孩子要抓紧上药,上晚了对孩子不好。
    在张医生办公室里,我看到了一个山西的一个中年男子给女儿看HIV,他的女儿11岁了,是在1995年在当地医院治病时输过血液,感染了艾滋病,但是小女孩查出艾滋病太晚了,大脑已经萎缩了,已经是晚期了,我看到我面前这个可爱的小女孩,我心理非常难受,非常痛苦,我的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小女儿的父亲在含着眼泪,小女孩长的非常漂亮,圆圆的脸蛋,她永远还不知道,她快要离开人世了,她不懂什么叫艾滋病。
    儿童感染艾滋病有三种途径感染:1.是输血感染艾滋病。2.是母婴感染艾滋病。3.儿童母婴阻断没有成功。
    在90年代初期是老百姓有偿献血感染艾滋病,到了90年代后期是在医院输血感染艾滋病。特别是儿童,给家庭,给国家给社会代来了沉重的历史重担,孩子面临没有儿童药物,还要用成人的药物减半量来延长儿童的生命。
    如果当年政府部门管理血液严的话,中国不会有更多的老百姓有偿献血感染艾滋病,不会有更多的妇女在医院治病时输血感染艾滋病,不会有母婴感染艾滋病的儿童群体。
    没有部门追究当年给造成艾滋病事件,没有人去承担历史责任。
    到了9点多的时候我的律师来了,他一直关心的案件什么时候当地法院给立案,给赔偿,他一直关心我和小女儿的身体健康问题,我们聊了半个小时。
    上午10点我与我县接我的人回河南省。
    我县来接我的人因时间关系,在北京见到我必须让我立即回河南,不准在北京停留,有什么问题回到当地在说。
    因是专车接我,司机特别累,我与我县的人商量在河南安阳住了一休。从河南到北京,从北京在回河南,主要是考虑司机太累。
    我们到安阳的时候已经是晚上8点多了,已经下起了小雪,天非常冷,我穿的是厚袄还可以。
    晚上我在我自己的房间给小女儿打电话。
    电话传来小女儿叫妈妈的声音。
    我不知道怎么给小女儿说。
    我的眼泪一直流淌,我心里非常痛苦,非常难过。
    我来来回回就这样跑,我不知道我跑到什么时候政府才能给我谈解决问题。
   
   
   ( 四 )
   
    2006年11月23日上午9点以后,我和我县的人同坐一辆专车往回赶,到下午2点多的时候,路过河南省开封市的时候,我到开封相国寺烧了几柱香,在开封相国寺我看到了千手观音,我不知道千手观音能否看到人世间一切不平的事情吗?千手观音的每一只手上都有一个眼,一千只眼在看这个人世间。
    大慈大悲的千手观音菩萨,你能看到中国的妇女和儿童因感染艾滋病在痛苦中生活吗?你能看到吗?你能听到妇女因治病在医院输血感染艾滋病痛哭的声音吗?你能听到儿童因母婴感染艾滋病受疾病折磨的痛哭声音吗?
    到了下午3点多我又到开封包公祠,看一看包公的形象。我给包公上了3柱香,包公一生廉政,包公办案六亲不认,来给包公上香的人很多,跪在包公像面前诉说自己的冤案,人世间为什么有太多的不公平的事存在,人世间什么时候才有包青天。
    老百姓都在天天盼望人世间有一个再世包黑子,给老百姓办案。
    到了下午5点多,我回到了家,小女儿在门口等我归来。
    我抱着小女儿哭了,我们母女还能在这个人世间活多长时间我不知道,我知道我是每天痛哭过着每一天。
   
    2006年11月29日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