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胡佳:高智晟律师案件可能在今天或近几天内开庭宣判(图)]
蔡楚作品选编
·透明的翅膀
·游萤
·铜像--『蓉美香』前
·
·我是一朵野花
·象池夜月
·我的忧伤
·我守着
·人的权利
·礼拜堂内
·转移
·古隆中
·M像速写
·古长城
·荒凉
·岁月
·星空
·致岸
·黄色的悲哀
·微笑
·选择树--那些自称森林的形像﹐其实只是一株红罂粟。
·最初的啼叫--献给『野草』二十周年
·答明辉兄
·再答明辉兄
·献给『野草之路』
·怀 想
·别 梦 成 灰
·致 大 海——流星的歌
·追寻的灿烂——《邓垦诗选》读后——
·珍惜 ——园中野草渐离离、、、、、、
·结伴同行——赠茉莉、正明及笔友们
·漂 泊
·淺析中國的大話文化
·勇敢是信念和智慧的果实
· 寂 寞 ──戲贈某君
·給 北 風
·仲夏夢語
·嗩 吶
·黃色的悲哀
·題照_____夢斷香銷四十年、、、、、、
·悼彭总
·枪杆子下面
·題S君骨灰盒追記
·油油飯
·Lake Tahoe
·一生的愧疚------獻給吳爺爺的亡
·二 姨 婆
·五姨媽
·祭日
·自己的歌
·思念
·祖坟
·咏 荷 —— 答罗清和兄
·纽约问答
·日用品斷想
·等待
·全臺灣至少有一萬個人在用力寫詩的回應
·獨生子
·媽媽.我沒有紅領巾
·遥祭鲁连
·鳥語在說些什麼?
·"独生子"的对话
·不能失去自我
·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夢訪魯連居
·夜讀薛濤
·高湯:讀蔡楚詩「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明天
·哭吴祖光、李慎之二老
·听郭生《洋菊花》
·月夜思
·己卯新秋送天一兄返美兼贈《龍門陣》數冊四首 1998年----殷明辉
·读蔡楚《我的忧伤》的断想 --陈墨
·硯冰: 讀蔡楚“我的憂傷”
·我与《野草》结缘
·思念 ●蔡 楚
·母親
·一個僑胞的話
·广场夜
·孔形拱橋
·長城浮想
·怀 秋
·回答------致诗友
·怀 秋
·如果风起
·殷明辉:酬寄蔡楚
·君山二妃庙坟
·酒愁
·水 ---台湾喜菡网站值月人献辞
·秋意
·无慧: 一生的追寻—— 蔡楚的诗——野草诗歌赏析之三
·偎依-----答台灣詩人喜菡"相信文學的心焓强梢愿糁顿艘赖?
·铁窗-----献给刘荻
·心事
·独立笔会笔友给笔会主席刘宾雁先生的慰问信
·黄翔日命名及诗房子剪彩仪式上的英文发言稿
·Lake Tahoe
·我想她是舒卷的云
·别梦成灰(带图片)
·五姨妈(图)
·怀秋(带图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佳:高智晟律师案件可能在今天或近几天内开庭宣判(图)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6年12月22日)
   
   
   
胡佳:高智晟律师案件可能在今天或近几天内开庭宣判(图)



北京维权律师高智晟

   
    ----------------------------------------------------------------
   
    2006年12月12日高智晟律师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被秘密审判。此前主审法官贾连春(办公电话59891565)多次以高智晟律师本人拒绝任何人辩护为由,把高律师亲属委托的辩护人莫少平排拒在外。贾连春并一再声称他没有收到过莫律师递交的委托文件。但他却从律师的委托文件中拿到了高律师大哥高智义在陕北的电话,致电高智义企图说服他撤销对莫律师的委托。贾法官说“我用人格担保,高智晟说他不要辩护律师”。高智义回应:“你们连人性都没有,还谈什么人格。”但所有人都没有想到,12月12日的秘密审判来的如此突然。莫律师没能去哪怕是旁听,连高律师的妻子耿和也没有获得任何消息,因而无法旁听这所谓的“公开审理”。
   
    法院声称在12月12日之前的三天曾经把庭审信息作过对外公示。我们对此进行了详细调查。12月15日和18日,先后有志愿者前往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他们发现。法院的公示信息是通过粘贴公告栏和电子公告牌的形式传播信息。而粘贴纸张的公告牌只公示民事案件,从不粘贴刑事案件。刑事案件只在立案大厅的电子公告牌上有显示,但是,从一个半月以前,立案大厅就在重新装修,电子公告牌也停止了运转。所以根本没有电子公告牌显示过高智晟律师案件的任何信息。几批志愿者多次询问法院的工作人员,他们称这个阶段所有刑事案件都是直接通知犯罪嫌疑人的家属和律师。所以由此我们确认,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和法官提及高智晟律师案件开庭提前三天公示的信息皆为谎言。
   
    高智晟律师妻子耿和在获悉法院秘密开庭后非常震惊,她从莫少平律师那里得到了贾连春法官的电话。基于家属的合法权益,她给贾连春法官打电话要求获得12月12日庭审信息,贾法官拒绝提供;耿和退一步,要求把法庭指定的两位辩护律师的信息告知自己,贾法官也拒绝提供。最后对耿和说“关于高智晟案件,我上级有命令,什么也不能说。”如此封锁信息,毫无法律依据,也表明这是一个暗箱操作的闭门秘密审理。
   
    本周从18日以来,耿和为了获得宣判的具体时间信息,多次直接赶到北京西部八宝山附近的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但主审法官贾连春一直避而不见,后边连办公室电话也无人再接听。北京市国保总队的高智晟案件负责人孙伟处长先后三次前往高律师家,信誓旦旦说如果高律师案件宣判一定通知耿和前往旁听。但是孙伟的一切承诺从未有过兑现的纪录,并且甚至一直谎称他对高律师家楼下的警察岗楼并不知情。所以实难相信国保会让耿和出席判决并拿到判决书。
   
    从昨天开始,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加强了戒备,所有法警不准休假全体上岗。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也对如刘安军等许多活跃的维权人士实施软禁,并探问他们最近有没有活动。12月20日晚我妻子从福建回京,我不得不乘坐国保的警车去机场接机。但警察要求把随行监控我的人数增加一倍,说是领导特别交待的。这样的安排一定有其目的。
   
    这是一个我个人的判断,被非法拘禁中的我无法前往法院求证,但我必须告诉大家,以免万一贻误机会。今天是2006年12月22日星期五,冬至日。高智晟律师被国家黑社会势力绑架的第130天。尽管公安、检察院和法院把高律师的任何消息都严密封锁。但我们从北京警方大范围的不同寻常举动上感觉高智晟律师的宣判可能会到来。如果今天宣判,那么马上迎来周六、周日和西方的圣诞节,注重人权的欧美国家放假,这可以最大程度减轻西方国家政府和民间人权机构以及公众对高律师案件的观注,从而大大降低中国政府所面临的人权声讨。当然,过去中国政府在宣判敏感的人权案件时,为了减少社会动荡,也曾经在周六、周日宣判,甚至根本不在法院宣判,而是把一纸判决书拿到看守所直接丢给当事人。高律师案件本身不涉及国家机密,但中国政府把高律师本人以及案件的开庭和宣判时间搞成了“国家机密”,所以我们只能说今天有很大的可能高律师案件宣判。如果今天没有,那么从今天开始的数日内,都有宣判的可能。而且我们相信中国政法系统也会根据外部环境的关注度调整部署。但是,我们必须从今天就做好准备,关注秘密审判之后的秘密宣判,关注高智晟律师的妻子是否能旁听宣判并获得判决书,关注已经被完全剥夺所有合法权益的高智晟律师命运。
   
    12月22日,离北京奥运会开幕还有595天。宣判地点石景山路16号,一线地铁八宝山站,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离奥运会主体育场“鸟巢”约18公里。离天安门广场11公里。
   
    胡佳
    被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非法拘禁的第159天 于2008年奥运会举办城市北京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