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博驿
[主页]->[百家争鸣]->[博驿]->[羅世英等:两个共产党(探讨选择的权利)]
博驿
·博驿吏:难忘六四
·博驿吏:大道和小康
·胡温胜:我希望胡温胜.您呢?
·林裕民 岳飞与赵昚
·胡温胜:天降大任于胡温矣!
·何国盛: 东家,老掌柜家来人了!
·褒德贬日:给RFA中文部的信
·刘湘勇:我曾经如此热爱周总理
·金丽平: 看电影<<鸦片战争>>
·胡温勝: 金旺的伎俩(评中国国务院新闻办的《美国人权记录》)
·武乃尤: 非龙 [大家论坛]
·羅世英,穆麗萍:两个共产党 (探讨选择的权利)
·里 正:奉化密橘至台而为枳
·鄭師魯: 把選票投給哪個黨?
·樓尚友:就中華民國返聯致聯合國諸公
·江夏城: 如果这是BBC的新政策,我们欢迎啊!
·下辈子: 靠十个处女登上皇位的皇帝宋孝宗
·金丽平: 不应忘记“扬州十日”、“嘉定三屠”
·博驿吏: 要区别台独与民主。
·楼尚友: 一体努力,维护对等尊严。
***********************
·博驿吏: 金农隶书<苏轼五古四首>
·博驿吏: 支部建在楼道,党员就在身边
·博驿吏: 在成吉斯汗象下
·博驿吏: 问湖
·樓尚友:神速瞻仰黄埔旅行团
·楼尚友:邓琰隶书<豳风.七月>
·楼尚友:瞻仰黄花岗革命烈士陵园.
·楼尚友:中美英苏旗
·创 作:冠军马英九
·老 陆:如果民进党势力扩展
·楼尚友:站到“天下为公”与“人民最大”的旗帜下
·楼尚友:北美华埠地标
·合 作:路桥易修民心难复
·吴钩月:吴江女沪上受骗记
·越子鲸: 我们是同胞
·楼尚友: BOSTON地区庆祝中华民国双十国庆
·胡温胜: 对2003年西安学潮的两种观点
·李运良: 金都血案的启示
·吴钩月: 虞美人 大陆反贪
·邹建康: 条条大路通国安
·李可望: 绿党三绝
·梁守真: 也说“上海世博中国馆”
·谢天昌: 放言
·林幼林: 跟玩弄民主的高手谈谈民主
·罗沂滔: 中共提出"国家核心利益"说之用心
·博驿吏: 博驿点击次数冲99999有感
·游刃有: 无法避开的"一边一国"
·周保罗: 走向"莫测"!
·谢天昌: 放言2
·谢天昌: 放言3
·谢天昌: 放言4
·刘佑民:美国会抛弃中华民国吗?
·谢天昌: 放言5
·李運良:宋美齡覆廖承志檄
·金麗平:大陸皇帝戲現象網絡座談會記要
·陆金凤: 闺女,你到中国来了一回,20年,一天好日子也没有过过!
·BOSTON华裔庆祝中华民国第100届双十国庆
·圣桑 引子与回旋随想曲
·熊飛駿:中國人怎能盲目崇拜成吉思汗?
·吴钩月: 陈歌辛大师部分名曲的歌词
·祝友石:讀議丁栩翔文《大快人心事,控訴茅于軾》
·李吉人: 清黨背景及原因
·桑晨与唐湘龙两位老师为我们上的一堂课
·悲跺愤:小J, 弹这干吗?
·BARCONY:桑晨与唐湘龙两位老师为我们上的一堂课"读后感 两个老师
·大陆人:中国人永不忘记四川屠夫!
·萨特阔:老片重放:《苏俄的胜利》
·博讯挺立至今真不容易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羅世英等:两个共产党(探讨选择的权利)

羅世英,穆麗萍: 兩個共產黨 (探討選擇的權利)
   
   (1)。柴米油鹽皆涉選擇。
    我家的電話號MMMMMMMM,突然被電信局悶聲不響地改成NNNNNNNN,且“自動”取消了它國際直撥的功能。這件事,電信局應該象像樣樣地通知我們每家用戶的,它卻只在小區某個不顯眼處,貼了張小小的通知。害得我們退休老人悶頭悶腦打不成電話。悶了半個多月,才偶然從鄰居這兒知道了改號的事,於是忙著通知諸親好友,還要自己重新到電信局去申請國際直撥功能。心裏這個怨氣,可甭提了!
    曾經到中國銀行托收一筆美元匯款,款抵本地後,竟需強制存在該行三個月!理由?莫須有!托不托隨便。

    不單銀行、電信局是如此,郵局等等也是如此:服務質量越來越差,服務態度越來越傲慢,服務收費越來越高。解放初,寄信總是最實惠方便的事。報上電臺上還常常報導:地址姓名書寫不全的信,如何經郵遞員的努力,終於送達的感人事蹟,引為新社會的佳話。而現在呢?郵資飛漲;在交通越來越發達的條件下,郵件卻越來越慢了;退信則是司空見慣的常事。位址不全郵資不足當然退,郵編不寫也退,寫而不清也退,信封尺寸不符規格也退,信封顏色不符也退;。。。。。。大概是因為,現在不必再用寄信這種事來襯托解放後比解放前有多好多好的緣故吧?
    還有自來水公司,煤氣公司,。。。。。。,市委書記不住我們那個區,電力公司拉電之頻繁,就猶如反掌。
    老百姓受了她們的氣,只好往肚裏咽,你奈何不得她們的。她們都是皇帝的女兒,金枝玉葉,從來沒有她們求你的事,從來只有你求她們的。
    從網上得知,歐美的顧客就不會受這種氣。例如美國人,如對當前的電信公司不滿,他們篤定可以另選一家,新開戶還會得到新公司贈送的數十美元免費電話獎勵呢。
    美國人,真幸福!我們早就想拋開現在這個飛揚拔扈,有持無恐的電信局了。如果中國也象美國一樣,有幾家電信局供我們挑選,甭提那個免費電話,光說能從幾家電信局裏選一家我們中意的,光就這個挑選的權利而言,就夠吸引人的了。。。
    羡慕完歐美後,還得回到現實中來。西方是西方,東方是東方。我國堂堂的發言人不是發誓賭咒“決不照搬西方那一套!”麼?羡慕之余,我們老頭老太兩個,還不得不相互攙扶著,顫顫危危,疲憊不堪地向電信局奔命而去----去申請國際直撥!
    。。。。。。
   (2)。狙公之選無有意義。
    電信局,郵局,自來水公司,電力公司,煤氣公司,銀行,。。。等等。我們為何挑選不到稱心如意的服務單位呢?
    有人會說:現在銀行這麼多,電信公司這麼多,選都選不過來,怎麼還說“挑選不到”啊?
    您有所不知。這些單位,據稱,都是事關重大國計民生的要害部門,不允許民間資本滲入,更不允許外資滲入。它們必須“國營”,必須在我黨絕對放心的領導下。名義上,這些單位是一仆二主,為黨為民,一身兼而二任焉。實質上,它們務必保證黨的絕對領導,以保證黨的絕對領導為主,兼幹別樣。為民眾服務乃其別樣也,這個主次,它們分得清,老百姓也感得到。
    只要主滿了意,次次點兒,是無妨大局的。 它們之間,形式上競爭,本質上相同。所以銀行強制托收款存行三月,那怕病人等著這筆錢動手術?所以不同銀行會有如此之多相同的呆帳壞帳、都會成億成億給人吞沒錢;所以不同電信公司會如此相同的亂收費、霸王條款都如此多;所以不同報刊電視臺會如此相同的死皮賴臉地做廣告;。。。。。。一言以蔽之,它們是黨的良僕幹吏!只要主子滿意,他們不怕百姓叫啥嚷啥。
    您讓我在他們之間選,豈非朝三暮四、朝四暮三,狙公之選乎?
    看來,電信局,郵局,自來水公司,電力公司,煤氣公司,銀行,。。。。。。,一切號稱為人民服務的單位,必須正真以民為主,杜絕單一政黨的"領導"與庇護,它們才能正真互相競爭,才能正真接受老百姓的挑選,如此,老百姓才會得到好的服務。
    。。。。。。
   (3)。越缺乏選擇就越思念它。
    "選擇"這個概念,平時很少在意,仔細想想,卻貫徹在生活的每時每刻。食衣住行升學就業娶妻擇夫教兒育女下海跳槽經商從政。。。何處不存在選擇?記得在念寄宿中學之時,只有四件襯衫。於是,在星期五和星期六,總面臨著從四件襯衫裏挑選最乾淨的一件的課題。
    選擇,選擇,選擇。。。可以說,沒有選擇,就沒有生活。
    明智的選擇: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不明智的選擇:家破人亡亡國滅種。
    “博愛、平等、自由”。“自由”,就是指選擇的自由!
    我們的祖先是猴子。如果我們的祖先不選擇站立起來;或者我們的祖先中雖有選擇站立起來的,但卻被選擇不站立起來的猴子們咬得不敢再站,那麼,我們到現在還是猴子呢!這時,選擇的權力就等同於這個猴群的進化發展權。
    快餓死的農民,為了避免全家餓死,選擇了離鄉背井,外出逃荒。這是許多朝代都有的事。在“解放前”,皇帝與官不得已甚而襄助之;在“解放後”選外出逃荒倒反而成了問題:能不能選擇逃荒?涉及到黨的農村政策的正確與否以及三面紅旗的臉面,於是,村口就有本鄉的幹部守著,把外出逃荒的老鄉們往回攆,不許農村老鄉外出要飯。不然,就打成“地富反壞”、“現行反革命”、“盲流”。看不牢同鄉,這些幹部就丟官受罰。這時,選擇外出逃荒的權力就等同于這個農民族群的生存權。
    與發展權和生存權相比,選個電話局算個啥呢?但是,電話事雖小,可以喻大。大選小選,其理一也!電信局郵局如此,銀行飯店如此,政黨領袖何嘗不如此? 現在做農村幹部是要競選的。工人上崗要競爭。公務員就職要競爭。企業在國內國際市場上也都要競爭。市場經濟就是競爭的經濟。那麼,我國的政黨為何不競爭呢?為何政治要背離於經濟呢?政治怎能與經濟基礎不相適應呢?
    讓一切號稱為人民服務的政黨和幹部,競相表達為公眾服務的高招與決心,讓我們老百姓從容挑選她們。這是西方國家早已實現了的事,也是日益現代化的中國老百姓自然而然會提出來的正當要求。
    襯衫們雖髒,裏邊總能挑選出最乾淨的一件來!?!
    。。。。。。
   (4)。中國民眾無可選擇是因為我黨已作了選擇。
    越來越多的事情表明:面對許多重大的事件時中國民眾無可選擇。
    我們可以選擇不跟美國翻臉嗎?我們可以選擇不打右派嗎?我們可以選擇不反右傾嗎?我們可以選擇在五十年代不消滅私人企業嗎?我們可以選擇不高舉三面紅旗嗎?我們可以選擇不餓死國人嗎?我們可以選擇不搞文革嗎?我們可以選擇六四坦克不進城嗎?
    不可以!
    面對許多重大的事件時民眾無可選擇,原因都是:因為我黨對此已經有了選擇。
    我黨已經選擇了跟美國翻臉。我黨已經選擇了打右派。我黨已經選擇了反右傾。我黨已經選擇了在五十年代消滅私人企業。我黨已經選擇了高舉三面紅旗。我黨已經選擇了餓死國人。我黨已經選擇了搞文革。我黨已經選擇了六四坦克進城。。。。。。
    黨的這些選擇正確嗎?
    如是正確的話,那麼:為什麼現在要對美國人笑臉相迎,跡近餡媚?為什麼現在冒著經濟賠償的風險也要對右派平反?為什麼現在要對劉少奇彭德懷等平反?為什麼現在要對私人企業優禮有加、吸收資本家入黨?為什麼現在要對三面紅旗、餓死國人噤若寒蟬?為什麼現在要對文革既予否定且又諱莫如深?為什麼現在要對六四坦克進城一再更改說詞:動亂?暴亂?反革命暴亂?風波一場?
    路人盡知的事實是:黨的這些選擇不正確。這就勿須辯駁地證明了:即便即便即便我黨在1921年到1949年一貫正確無比正確,也不能保證在1949年之後黨的選擇就一貫正確無比正確;也不能保證在今後黨的選擇一貫正確無比正確。
    既然如此,那麼,面對國家民族的重大事件時,民眾為何不能表達選擇的意願?不但過去無從插嘴,現今仍無從插嘴,今後又將如何插嘴?
    我黨不但為我們選擇了她能滿意的:電信局,郵局,自來水公司,電力公司,煤氣公司,銀行,。。。。。。;我黨也為我們選擇了他認為應該成為歷史的歷史;為我們選擇了他認為應該成為將來的將來。說到底,我黨為我們選擇了他認定了的一切事物的基本原則:
    思想:必須奉行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
    社會:必須建設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社會;
    政治:必須執行無產階級專政;
    必須服從中國共產黨的領導。
   明眼人不難看出,歸根到底,最重要的是:中國共產黨的領導。
    何謂“領導”?沒有任何法律界定的這個詞,卻在一切領域起著嚴峻的法律效用。
    我黨領導,每當談起黨的領導的時侯,總是用一種無比堅定、無比自信的語調予以讚歎肯定:四項原則;總是以這個問題早已定了,不屑再與隨便哪個混賬王八蛋談及的神情一點而過,王顧左右而言其他。
    越這樣,越是表明,這不過是邱吉爾的伎倆:“此處論據不足,務必加重語氣”而已!
    越來越明的事理是:所有的無可選擇的痛苦來源於執政黨不能選擇。
    。。。。。。
   (5)。為何執政黨不能選擇?
    據說:中國只能由共產黨來"領導",是因為:如不這樣就會天下大亂。
    也許是吧?曹操不是曾經指出過嗎:如不由我阿瞞"領導",“天下誠不知有幾人稱帝,幾人稱王”,天下大亂了!原來我黨與歷史上的曹操們竟有如此相同的政見:我們中國歷來是必需有曹操和我黨這樣的"領導"不可的。真是'當今天下英雄,唯阿瞞與我黨!'了。
    當然,曹魏由"挾天子以令諸候"而"九品官人制";我黨則由"反對蔣介石法西斯獨裁"而"共產黨領導一切",都成了中國的統治者。不過天下亦未見得不亂。老百姓納悶地說:'敵人一天天爛下去,我們一天天好起來。'不知喊了幾年了,那些搞"民有民治民享"的國家非但不亂,反而比我們繁榮昌盛得多。而我們"不亂"之國卻有反右,大躍進,人民公社,反右傾,四清,文化大革命,。。。。。。你說這是毛主席的事兒,那麼坦克開進首都,機關槍"突突突"橫掃市民,國民黨日本鬼子不敢幹的事都敢幹,這又是誰的事呐?幾十年來,非正常死亡人數竟以千萬計,比日本鬼子殺的還多。現今更有:貪官輩出,汙吏成群,盜賊肆虐,土匪橫行。這不叫亂,又叫什麼?於是人們一邊兒看著蘇東波,一邊兒說:'共產黨領導了,國家未必就不亂;共產黨不領導了,只要共產黨不亂,國家也不會亂。'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