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巴骄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巴骄文集]->[“今天”,凭什么骂不得“狗官”?]
巴骄文集
·先富起来的,别忘了还有饥寒的人
·巴骄:当枪口习惯于指向平民的时候
·147名破产企业职工状告自贡市政府
·人权、民主和法治,是我们共同的诉求――巴骄绝食声明
·刘正有、巴骄:不屈的灵魂
·印 象
·“今天”,凭什么骂不得“狗官”?
· 刘正有应“国际人权服务”邀请参加会议 机场受阻余音未了 地方当局续施侵害
·刘正有: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和"国际人权服务"的紧急求救书
·天网声明:强烈要求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审查中国人权
四川自贡失地农民维权专题 
·刘正有:接力绝食维权声明
·刘正有:自贡市原红旗乡白果村7组全体失地失房农民问题的请求报告
·致中共自贡市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的一封公开信
· 刘正有:对自贡市政府3.31市长接待日拒访事件的严正抗议书
·刘正有:对发生在中共自贡市委信访办内的4.28刑拘上访人事件的调查报告
·刘正有:觉醒了的农民全面保卫土地记实
·自贡失地农民:再致国家领导人的公开信
·自贡白果村8组最后70亩地被占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天”,凭什么骂不得“狗官”?

   作者:巴骄

   

   2006年3月31日,星期五,是四川省自贡市政府例行的“市长接待日”。 由于“市长接待日”上访人员众多,为了能够让反映的情况得到受理,自贡失地失房维权代表刘正有、陈守林、毛秀兰、谢水明、刘德知、李淑芬、周作如、钟星群、钟子群等9人于早上6点20分就提前来到市政府信访接侍室排队、等候上访登记。当他们经过几个小时辛辛苦苦地排队等候,终于到达上访登记窗口时,却被登记员告知他们反映的问题不属于市政府接待范围,不予登记。事后,由刘正有执笔,9名维权代表就自贡市政府信访办公室拒访事件联名向有关单位和人员递交了《对自贡市政府3.31市长接待日拒访事件的严正抗议书》(以下简称“抗议书”),并通过互联网将其公诸于世。

     这样一份用质朴语言和文字写就的,陈述被拒访事实经过的,表达失地失房农民期待依靠正常途径解决问题良好愿望的,载明失地失房农民合理正当诉求的抗议书,于4月6日在互联网上发布后,引起了海内外社会各界人士的广泛关注和声援。在事发当地的自贡本地论坛“盐都杂谈”中,截止笔者发稿之时(4月10日21时),抗议书点击回复分别达到2165人次和119贴。其中,一位网名叫做香枣枣的网友在回复中写道:

   “自贡的官场水太深!这件事情在全国都是有影响的,性质非常的恶劣。中央电视台的记者专门开采访过而且播过专题报道,南方周末也在头版刊登过调查纪实。但是仍然在自贡这个地方依然如故,那个狗屁的什么侍俊竟然还被调到广元当市长,由此可见此事件的网络利益之深。我觉得省里面的一些官员肯定也脱不了干系,里面的丝丝缕缕肯定还不是我们能够想象得到的。

   我非常敬佩刘正有,随(转引者注:“随”为“虽”笔误)我已经离开自贡很多年了,这件事情我始终在关注。我敬佩他的执着,坚持,有理有节。相比之下,那些所谓的政府官员的嘴脸简直是让人作呕。您们有广大的群众在支持声援!我不相信难道在自贡这个地方就没有一丝光明,一定会赢得您们应得的!支持中!!!!!!!!!!!!”

   然而,在本日,我惊悉在“递进民主”网站的交流区中,有一个署名为“今天”的人(下称“今天先生”)在数日前就抗议书发表了一个题为《周作如、钟星群表示“刘正有等:对自贡市政府3.31市长接侍日拒访事件的严正抗议书”有关内容不真实》的贴子及评论。看罢今天先生的文字,我不禁为他那故作高深般地搔首弄姿,以及对维权人士上纲上线横加指责,混淆黑白以扰乱视听,极尽虚张声势威胁恐吓之能事而感到愤慨。

   今天先生称,抗议书中“的说法有些不真实——周作如、钟星群、钟子群3位代表没有说‘市政府这些狗官’这种话,他们看到的书面‘抗议书’中并没有这种话。另外,周作如、钟星群、钟子群3位代表目前也并未同意上网散发这个‘抗议书’。”

   基于此,今天先生作了有三个要点的评论,且看——

   “今天评论:

   1)想维权很好;在维权的同时搞成侵权就不好了。

   2)周作如、钟星群们很纯朴很善良很诚实,周作如先生还识字不多,他们才是最草根的维权英雄;欺老实人者是道德败坏,对老实人搞鬼蜮伎俩天理不容——捏造鬼话使老实人面临地方官员的怨毒就是鬼蜮伎俩。

   3)对造谣诽谤上法律手段很正常,尽管我们愿意尽量宽恕蠢人的恶行和邪念,心术不正者仍然还是真的要小心点——正心诚意才能走在阳光维权的康庄大道上。”

   这位“今天先生”何许人也?我不得而知,也不愿姑妄度之。在此我只想说,今天先生的发言显然缺乏事实作依据。同时,从他那苍白的文字和空泛的内容看,他所要表达的,只不过是想要充当狗官们的辩护士罢了。

   综观今天先生那些貌似有理,实则无端的文字,不难发现,他是故意回避抗议书中的事实陈述,置抗议书洋洋四千言的诉求于不顾,仅从四千字里抠出一个他认为碍眼的语词——“狗官”——而借题发挥,大做文章。今天先生以为傍到了“狗官”就捞到了救命稻草,就可以借此推翻抗议书;以为通过抵毁、恐吓,就可以阻退维权代表们。并试图将一个有着共同诉求的维权农民阵营分裂开来,一边用“捧”,一边用“棒”,欲使刘正有、周作如们的阵营分化瓦解。居心何其险恶,但手段却算不得高明!

   今天先生,我相信凭你的智商你应该能够明白,刘正有、周作如、钟星群们都同样很纯朴很善良很诚实,但他们都并不愚笨。

   作为抗议书执笔人的四川省自贡市失地农民维权代表刘正有,是事件的亲历者,是当事人之一,也是可能或可以在那个特定场合骂出“狗官”一词的人。至于周作如、钟星群、钟子群三位说没说过“狗官”这种话,与抗议书的文字中出现这种话并无矛盾冲突。因为文中根本就没有特定指明是谁说的这种话。即使他们三位都没有说过,也不能表明联名抗议者中没有人说过,退一万步说,即使“狗官”一词只是刘正有本人说过,也就足够了。

   此外,关于抗议书该不该上网发布。刘正有、周作如们正是在上访遭拒,上告无门的情况下,才利用网络广泛传播维权信息和传递抗议声音,以期获得社会各界良知人士的支持和帮助。事实证明,刘正有、周作如们的维权,正是通过网络才获得了目前这种广泛支持和帮助。先进的互联网络是现代社会人们表达意愿,传递信息的重要途径,为什么失地维权农民要弃之而不用?网络传播,同样不失为失地农民应该选择的方式方法。如果没有网络,刘正有、周作如们早就被悄悄地扼杀了,真相哪能大白于天下?害怕和怨恨网络的,只有专制和独裁,而不是民主和法治。

   请问今天先生,抗议书中何来造谣?更遑论诽谤?难道抗议书中用到“狗官”这个词语就能跟造谣诽谤扯得上关系?究竟是谁在动邪念,谁在行不正心术?相信明眼人一看就能明白。

   在汉语语词中,狗官一词每每出现在大众的口头,也往往见诸于文学作品里。被称之为狗官者,是那些不辨是非,欺上瞒下,胡作非为,渎职辱命,昏庸无能之辈。在刘正有执笔的抗议书中用到“狗官”一词,非常贴切且恰如其分,用得精当,用得传神。

   清代吴趼人所著《俏皮话》中有一则是专门讲“狗官”的,录于斯,愿与“今天先生”分享:

   古时之狗,除守夜外,别无所用,日间惟摇尾乞怜而已。近代之狗则不然,懒惰至不能守夜,终日昂首狂驰,目无余子。或问之曰:“汝何所恃而如此之狂?”狗曰:“古时之狗,无人恭维,故夜则谨守门户,日则摇尾乞怜也。若我则已做官矣,故昂首以自鸣得意耳。”或笑曰:“狗何能做官?”狗曰:“汝岂不闻近来人言,每每说什么狗官狗官么?”

   在封建皇权统治的清代,老百姓尚且有骂“狗官”的言论自由。而在21世纪的“今天先生”那里,维权农民竟然不可以提“狗官”这个字眼,在“今天先生”的眼中,农民的抗议书中出现“狗官”一词竟然与“造谣诽谤”搭得上关系。不知“狗官”们与“今天先生”是否是命脉相连,荣辱相关?

   在当今的中国社会,能够矢志不渝捍卫良知的人士虽然不乏,但的确金贵。刘正有不愧为这金贵者当中的一份子。说到这里,倒是有必要提醒那些趋利背义的小人,不要假借帮助农民维权而在骗得农民信任之后,经不住狗官们的权势金钱诱惑而丧失立场,背信弃义!倘若今天先生不是那种弃义之人,则幸甚至哉!

   今天,凭什么不可以骂狗官!对那些由纳税人的血汗钱供养着却不为纳税人谋事,或者说吃人饭却不做人事的狗官,我们不但要敢于骂,更要敢于将他们钉到历史的耻辱柱上!

   

   2006-4-10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附:

   周作如、钟星群表示"刘正有等:对自贡市政府3.31市长接侍日拒访事件的严正抗议书"有关内容不真实——

   提交者:今天 发布时间:2006-4-6 16:53:00

   "刘正有等:对自贡市政府3.31市长接侍日拒访事件的严正抗议书(提交者:江河 发布时间:2006-4-6 10:41:19 )"中"被市政府信访办拒绝上访的原白果村7组失地失房农民维权代表周作如、钟星群、钟子群3位代表被市政府信访办拒访在信访大厅内,苦闷着说:'市政府这些狗官把土地、房屋强行抢了,不管我们老百姓死活,上个星期五市长接待日也被阮主任拒绝接待,把我们推给高新区管委会,今天他又推不接待我们。'周作如问刘正有:'我们该怎么办?'"的说法有些不真实——周作如、钟星群、钟子群3位代表没有说"市政府这些狗官"这种话,他们看到的书面"抗议书"中并没有这种话。另外,周作如、钟星群、钟子群3位代表目前也并未同意上网散发这个"抗议书"。

   

   今天评论:

   1)想维权很好;在维权的同时搞成侵权就不好了。

   2)周作如、钟星群们很纯朴很善良很诚实,周作如先生还识字不多,他们才是最草根的维权英雄;欺老实人者是道德败坏,对老实人搞鬼蜮伎俩天理不容——捏造鬼话使老实人面临地方官员的怨毒就是鬼蜮伎俩。

   3)对造谣诽谤上法律手段很正常,尽管我们愿意尽量宽恕蠢人的恶行和邪念,心术不正者仍然还是真的要小心点——正心诚意才能走在阳光维权的康庄大道上。


此文于2006年04月10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