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奇麗想像
[主页]->[人生感怀]->[奇麗想像]->[獻給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創建九十週年《誰是新中國》北美洲巡回講演錄]
奇麗想像
·還想搞一人控制的多數暴力?
·台灣再創政治奇蹟!
·9.2哥還不知道9.2是哪裡來的 !馬英九,道歉下台。
·關起門來反民主不叫自治
·不只是關說還是成功的關說
·拆房奪地最優先公益私權擺兩邊!
·拆房奪地最優先公益私權擺兩邊
·拆房夺地最优先公益私权摆两边
·恐嚇高院?
·特偵組不可廢?太可笑了!
·特偵組特別用途
·不義黨產吾黨所宗
·強拆民宅,悔憲亂政,無情無義,無恥馬狗,道歉下台!
·無恥馬狗集團,無恥無能,冷血貪腐,道歉下台!
·和五月天一起滾燙
·馮光遠/如果這不是監聽,那什麼才是監聽?
·公民入陣去
·嗆藍綠白衫軍國慶升旗
·怒火聯盟:無黨無派嗆馬
·黃金十年不如黃色小鴨
·終於看懂馬騜滅王計畫
·讓我們攜手打一場公民政治的聖戰
·現在馬英九需要國民黨不是國民黨需要馬英九
·白衫軍號召十月十日圍城
·政府殺人、制度殺人
·觀察站/馬王僵局別讓惡果全民埋單
·柯文哲:綠自走砲一堆 再執政機率低
·批馬遭撤稿南方朔:以後不再中時寫專欄
·民調:給馬教訓! 6成選民明年不投國民黨
·海明威與特務
·短評-莫言與林依晨的話
·金正恩下通牒要高官旅外子女返國!馬列俄雜殭屍國情使然!
·誰激進?誰暴力?
·《焦點專訪》前最高法院院長楊仁壽:檢察總長 依法不能向總統報告
·柯要求調查當年為馬關說立委
·新聞眼/民主憲政深化凸顯兩岸體制差異
·從「抗爭」到「覺醒」
·經濟學人指台貪腐網友:馬被揭真面目
·「萬人睡仰德」嗆馬怒火燒到10月
·陸官教授剖解「省籍情結」
·當馬總統奔向我來,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星期專論》瘋子已不適任總統和黨主席!
·駁中國台灣區詹詠然聲明「我是台灣人」
·政爭》罷馬 南方朔:台灣應效法阿拉伯之春
·賦予國會調查權追查台版水門案
·蔣友柏與南方朔的遠見
·檢察總長見馬1次變2次法界
·冷眼集/說清楚才禁得起檢驗
·藍委廖正井:支持廢除特偵組
·憲政民主秩序下的黨/國分際
·檢察總長兩度見總統法界:馬英九黃世銘違憲違法應彈劾
·立院「公審」黃世銘 柯建銘嗆「你已死了」
·立院「公審」黃世銘 柯建銘嗆「你已死了」
·馬總統別以拖待變!9%垃圾人,道歉下台吧!
·金溥聰要告我我好怕!
·台大生嗆馬吳江李是台大之恥
·國民黨抗告案開庭審判長勸和
·總長亂來總統亂搞。馬英九道歉下台!
·藍委建議馬國情報告綠:總統道歉就歡迎
·總長說謊黃坦承還監聽林秀濤
·陳守煌:特偵組違法濫權事實明確
·政爭》政壇紛擾蔡英文:民主制度需要修正
·馬英九不如詹詠然。馬英九道歉下台!
·馬政權像蟑螂只怕拖鞋
·大明皇朝馬黃集團
·信馬到對馬絕望運將悲憤自殺
·王案審判長接受專訪:不捨國家內耗
·監聽票亂飛?要林秀濤給柯建銘
·殖民焦慮,權力恐慌
·台灣人要有信心
·告別張森文社運、藝文人士追思
·綠委打臉特偵組!記者會撥0972號碼 的確是立法院總機
·美專家:中國在亞洲不是最強 卻相當危險
·0972630235!我剛才打了喔,大家都可以打打看。
·929嗆馬「遍地開花」!3團體包抄圍官邸
·藍委挺不下去大罵「沒牌照的特務」
·令人毛骨悚然的政治凌遲!
·黃世銘承認監聽立院總機
·929嗆馬不改期明3場活動全天接力怒吼
·監聽立院電話黃世銘鞠躬道歉。切腹自殺吧,垃圾黃狗!
·《星期專論》準確看待「九月政治整肅事件」
·監聽搞烏龍公信力盡失!馬狗集團,道歉下台。
·監聽風暴法務部成立調查小組
·全民查證0972630235立院總機被打爆
·「金靠盃~落跑總統」929接續嗆馬!
·政爭黑衫軍嗆馬凱道數萬人怒吼
·凱道嗆馬爆場主辦單位:超過5萬人
·國民黨中常委:解散特偵組黃世銘下台
·5萬人擠凱道民自製聖旨要馬下台
·嗆馬活動落幕葛樹人:愛台灣最重要
·大陸新娘致第一夫人
·這樣的總統、總長該知所進退了!
·民進黨團:黃世銘築防火牆馬英九應踹共
·鍘王司法戰國民黨又敗
·立院決議架空特偵組藍委也贊同
·監聽演成大爛戲特偵組、調查局推來推去
·嗆馬下台黑衫軍塞爆凱道
·壞蛋裝笨蛋,不肯滾蛋!
·提解散國會陳長文:沒和總統談過
·比「水門案」更嚴重
·黃世銘自爆與馬多次通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獻給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創建九十週年《誰是新中國》北美洲巡回講演錄


   
   
   送交者: 羽森 于 北京时间 05/01/2006 (1 reads) [羽森累积36510分]本文版权由羽森拥有,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主题:獻給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創建九十週年《誰是新中國》北美洲巡回講演錄
   [史海钩沉] 獻給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創建九十週年
     
     《誰是新中國》北美洲巡回講演錄 
     
     
        辛灝年 講
     
     
     中國現代史研究所錄制
   編者前言﹕
     自辛灝年先生的《誰是新中國》一書於一九九九年十月在美國出版,迄今已近兩年。兩年來,雖然在某種“無形力量”的左右之下,中國大陸境外的某些勢力,一直於明明暗暗之中,在對這本嶄新的中國現代史研究著作進行著“聯合圍堵”,非但使得臺灣的一些華人書局拒絕出版和發行這本書,甚至能使美國圖書館的華人負責人明確地拒絕接受這本書,其在海外形形色色媒體所發揮的作用,只能令人慨嘆。一些臺灣讀者對跑遍台北重慶南路的書店都買不到“誰是新中國”,感到不可思議(參見2001年七月二十四日舊金山世界日報)。但是,這本書的影響,還是在迅速地不脛而走。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便是得力於北美各地僑、學界和一些著名大學,還有全美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等海外團體,為作者舉辦的五十餘場“誰是新中國”講會。而也正是這些講演會,不僅一再地取得了轟動效應,而且,各地許多華僑幾本、幾十本、甚至上百本的購買以贈送親友,特別是贈送臺灣親友的景象,中國大陸留學生居然也能夠在講演會後排隊購書的情景,使得這本書在北美洲的銷售量,為許多同類的學術著作所羨慕,更為吸引中共境外讀者閱讀一位大陸學者的歷史反思著作,特別是為許多中國大陸留學生系統地瞭解中國現代歷史的真相,打開了十分良好的途徑。大陸學界暗中評論這本書“完成了一件大事、並且完成得很好”的話,雖然使海外讀者朋友感到鼓舞;大陸普通讀者一句“就這麼回事 ,總算有人把事情講清楚了”的評價,尤使這本書的作者深感安慰。從而有效地反制了大陸境外各種曖昧勢力的“聯合圍堵”,其影響已經遠播至歐、澳和東南亞等許多國家和地區的有志讀者們,引起了廣泛的共識。於是,期望作者出版簡寫本、特別是講演稿的要求,也就愈加迫切。
     這是“誰是新中國”一書講演稿終於誕生的來由,也是作者數十場講演之辛苦
   結晶,更是《黃花崗》創刊伊始即要發表該講演稿(上篇)的原因,並以此獻給辛
   亥革命爆發和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中華民國創建九十週年。
   各位留學生朋友們﹕
     謝謝你們能夠邀請我來和大家一起探討“誰是新中國”。我承認,每當我要給自己祖國的留學生們講演的時候,我的心裏就總有一種很“虛”的感覺。因為我知道,我所面對的,都是當代中國一批既聰明、又優秀、並且也是最幸運的青年知識分子。但是,正因為我同樣知道,你們又都是真正的“中華兒女”,不再是“馬列子孫”,就是將來老了,也絕不會再說“要向馬克思去報到”的話,所以,我才特別希望,能夠與你們一起來探討我們祖國這一部紛繁駁雜、迷霧重重的現代歷史,一起來探討我們人民艱難困頓的過去。因為,誠如十九世紀俄國思想家赫爾岑所言 ﹕“向後看,就是為了向前進”。因為,“若要邁向正確的未來,必需先有一個正確的史觀”。
     但是,在我正式講述“誰是新中國”之前,我似乎應該先向大家作一些簡單的說明、聲明和介紹。
     首先,我要向大家說明的是﹕我本人,既不是共產黨,更不是國民黨;既不是一位民運人士,更與臺灣的朝野、特別是李登輝時代的臺灣中國國民黨,沒有任何的關係和聯係。我只是一個來自中國大陸的普通學人,並且來到海外的目的,或者說自我流放的目的,就是為了能夠在一塊自由的土地上,寫作“誰是新中國”這一本書。
     其次,我要向大家聲明的是﹕今天,我將要為一九四九年的失敗者辯護。也就是說,要為失敗的中華民國南京國民政府和中國國民黨辯護。而為失敗者辯護,應當沒有“勢利”之嫌。但是,我要辯護的對象,只能是那個曾作為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的中華民國,和曾創建並捍衛過這個民主共和國的中國國民黨。也就是說,我所要辯護的,絕不是那個“一方面企圖將中華民國和中國國民黨的歷史傳承予以腰斬,一方面卻企圖誘導整個臺灣走向分裂祖國和割斷歷史之路的中華民國和中國國民黨──如果這樣的中華民國和中國國民黨已經出現、或有可能出現的話。”這兩句話,白紙黑字地印在“誰是新中國”這本書的“作者聲明”裏面。那個時候,臺灣的中國國民黨還沒有在來年的大選中失去政權。
     再就是,我特別需要向大家介紹的是﹕第一,我本人之所以決心赴海外寫作“ 誰是新中國”這本書,其根本原因,就是因為我親身捲入了中國大陸民間歷史反思的潮流。大家都知道,“四人幫”垮台後,在中國大陸曾迅速地掀起過一波又一波歷史反思的浪潮。痛苦的大陸人民,曾因反思中共文革而否定了中共文革,曾因反思中共“反右”而否定了中共“反右”,亦曾因反思文革前十七年中共的所謂極左路線,而痛感自一九四九年之後,絕大多數中國人從來就是生活在紅旗之下,浸泡在苦水之中。然而,只因為一九八五年中共為推行對臺灣的新一輪統戰,而突然公開宣佈八十五位戰死在抗日戰場上的國民黨將軍為抗日烈士,才破天荒地為中國大陸思想界、知識界和廣大民間,從反思“抗戰究竟是誰打的,究竟是誰領導打的”這一重大的歷史是非出發,走向了對於辛亥之後整個中國現代歷史的再認識。直至將這一場民間反思潮流,推向了對於三民主義與國民革命、中華民國和中國國民黨 、孫中山先生及蔣介石先生進行再認識的嶄新歷史階段。難以計數的歷史反思著作 ,歷史紀實文學,雖然被加上了形形色色的政治“包裝”,卻如長河潰堤,一發而 不可收。其潮流所向,確已影響了中國大陸的整個社會與人心。
     第二,正是因為受到了整個大陸民間歷史反思潮流的巨大沖擊和深刻影響,我們,中國大陸的新一代歷史學者們,才從日漸深入的歷史反思中,逐步地認識到,唯有使用共同的歷史標準,才能懟我們祖國這一部紛繁複雜、迷霧重重的現代歷史 ,進行根本上的澄清。因為,中國近代以來屢遭外患的痛苦歷史,無疑已經帶來了一個“愛國還是賣國”的大是非;而自中國近代開始的,從專制向民主的艱難過渡 ,又給我們帶來了一個“是推動了民主進步、還是造成了專制倒退”這樣一個“進步還是倒退”的大問題。也就是說,凡是在國難當頭、民族危亡之際,能夠為祖國 、為民族勇於犧牲或委屈求全者,就都是愛國的;凡是在辛亥之後民主與專制之艱難、複雜和長期的較量中,推進了民主歷程和民主發展的,就是進步的。反之,則是賣國的和倒退的。留學生朋友們,這顯然是一個公正的標準,一個客觀的標準,一個大家都樂於接受的標準。而也只有擁有了這樣的“共同標準”,我們才能對中國現代歷史上形形色色的黨派和個人,即一切社會力量,進行公正的研究、分析和判斷,才能撥開重重疊疊的歷史迷霧和形形色色的政治謊言,揭穿假象,辨別實情 ,回答種種的誣蔑和詰難。
     第三,也許正是因為“共同標準”的產生,才為我們提出了“誰是新中國”這樣一個重大的歷史問題。反過來說,就象有些朋友所說的那樣,對辛亥之後先後創立的兩個新中國提出“誰是新中國”的問題,實際上就是對二十世紀中國歷史所發出的“天問”。而“共同標準”恰恰就是辨別“誰是新中國”的一個科學方法。
     留學生朋友們,這,才是我在中國大陸時,便要努力研究“誰是新中國”的問題,到了海外,便要奮力寫作“誰是新中國”一書的根本緣由所在。這本書的資料 ,幾乎全部來自大陸民間的反思成果,是大陸民間和作者自己對歷史覺悟的產物,既不依賴海外和臺灣的資料,也為海外、特別是臺灣的一些學者所難以理解,甚至難以想象。
   
   @@@
   講演錄之一
     
     唯有中國國民革命才有可能創建一個新中國
     今天,為辨別“誰才是真正的新中國”,我的講演將分為兩個大的部份﹕一個就是國民革命和中華民國,另一個就是共產革命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因為,不用諱言的一個歷史史實就是﹕在近代中國,曾出現了兩個革命。一個就是孫中山先生發動和領導的中國國民革命,這個革命在一九一二年曾創造了中華民國;另一個不待言便是中國共產主義革命,這個革命又在一九四九年後的中國大陸創建了一個“馬列中國”,其國號曰﹕中華人民共和國。因此,要辨別這兩個中國,究竟誰是新中國,便要辨別這兩個革命,究竟誰才有可能創建一個新中國。所以,在第一個大問題裏面,我首先要講的就是﹕“由孫先生所發動的中國國民革命,究竟能不能創建一個真正的新中國?”
     第一,眾所週知,中國國民革命的第一個原因,是“王朝衰亡”,即已經綿延了二百餘年的滿清王朝,已經走向了它最後的衰亡期,第二個原因,是“制度衰變 ”,也就是已經產生、發展、綿延、維繫了兩千餘年的中央集權式君主帝制,已經走向了它最後的衰變期。第三個原因,是“強國欺凌”,就是東西方列強、甚至包括那些民主列強們,都在用堅船利砲和鴉片毒品來欺侮我們和毒害我們,而清政府卻無力自保。第四個原因是清政府一再地拒絕了政治改良的要求──既以殺頭的辦法,拒絕了以康梁為代表的政治行為改良;又用欺騙的辦法,鎮壓了立憲派的制度改良要求。從而造成了人民、包括改良派的最終絕望。正是上述原因,早期曾為朝野“公棄”的孫中山革命,才終於獲得了天下“共擁”。一場不可避免的國民革命 ,即民主革命,也就因此而爆發起來了。
     第二,革命是不可以沒有理論的。中國國民革命的理論,就是孫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我將在後面詳細談到三民主義的歷史正確性、政治科學性和現實必要性,以及它在世界政治文化中的崇高地位。在這裏我只想說﹕主張“民族獨立、民權自由、民生幸福”的三民主義,不正是三百餘年來全世界各個國家、各個地區和各個民族的人民,所共同追求和一再追求的根本方向嗎?這個始終順乎世界自由民主潮流的思想和理論,又有哪一點是不對的呢?
     第三,大家都深知,既是革命,就有對象。無論這個革命將採取和平、暴力、或其它的任何形式。那麼,中國國民革命的“對象”是什麼呢?一言以蔽之,它的對象就是腐爛的滿清王朝和已經走向了末路的君主帝制。顯然,這個對象沒有錯。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