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奇麗想像
[主页]->[人生感怀]->[奇麗想像]->[三情人(二十)公平20-8保留、难过]
奇麗想像
·關心國家大事是所有人的權利義務!!!
·沒人選韓正狗黨官.道歉下台市民直選!
·祝福大陸人.開心當父母.快樂的孕育下一代!!!
·神經病才會歌頌沒人選共狗死黨官^(韓正)^!
·只有民主政治.才能杜絕黑道!!!
·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國際公約
·《毛泽东是殭屍鬼》
·殺光共匪.復興中華!!!
·中共就是讓全世界低級下流的毒瘤!!!
·最無恥的外國馬列共產黨宣言!
·蔣介石早就死了.共產黨殭屍也去死光光吧!!!
·大陸也來辦世紀總統大選.中國人更悲傷!!!
·天怒人怨上海世博!!!
·顧災民要選舉.要廢除共產黨不平等特權專政!
·西南災民要救助.共狗殭屍更該滾下台!!!
·共狗五星俄雜馬列死殭屍.令人失望令人可恥!
·告訴共產黨.廢除專政開放黨禁報禁.直選官員全民政府!
·佔盡好處的共狗殭屍不要那麼小氣!
·請共匪自行清理自己.集體道歉下台!!!
·中國人才是中國的主人!!!
·毫無人性的共狗洗腦殭屍!!!
·共狗殭屍.爾等五星馬列共狗邪教何其毒也!!!
·毛泽东就是俄雜殭屍五星賣國賊!!!
·憶苦思甜.不怕死中共!
·大陸人民直選中央政府!
·政府除了四年一任.做不好就該隨時滾下台!!!
理由四四停留下來
·理由440停留下來
·理解441同心協力
·約定442長夜漫漫
·幻想443終究是你
·指甲444她的聖殿
·真實445繼續向前
·治療446公主魔鏡
·改變447自由代價
·看見448遙遠距離
·孔雀449水都廣場
米蘭四五最後一天
·米蘭450最後一天
·清洗451清新一天
·當歸452井然有序
·期待453無法解釋
·開心454憂心忡忡
·董事455白玉之傷
·溫情456微笑天使
·助理457粉紅畫像
·火葬458人間閑晃
论坛 时评
·民國一百年.大陸人想通了.選總統!
·共產黨污染中國人的身心.浪費中國人的資源!!!
·普世價值!!!
·能辯論就是三贏!!!
·雷泰古博 :你不要那麼無恥!!!
·正告雷泰古博.無恥的白癡!!!
·全民政府.全新中國!!!
·死人刘宗正.自己不長進專門怪古人!!!
·死人刘宗正.跪你的大頭啦.共狗下台.全民直選!!!
·雷泰古博.祝你全家死光光!!!娘娘腔死馬迷!!!
·雷泰古博大沙豬
·死人刘宗正.西奴馬列撒但的族裔!
·雷泰古博大沙豬.娘娘腔的死馬迷
·雷泰古博大陸文人死光了啦!!!
·大陸文人本來就死光了!五星馬列殭屍亡國奴!
·雷泰古博.請你有點腦袋!!!
·死人刘宗正中華共匪文化完全源於西方馬列共狗撒但文化!
·雷泰古博請加油吧!!!自由民主只能靠自己追求!!!
·雷泰古博.你不會聽.我還是要講啦!!!
·横舟先生.共產黨是前蘇雜種.反華漢奸.賣國殺子.西奴雜種!!!
·死人刘宗正.你的文就是虛無與垃圾!!
·中国模式再生衛生紙!!!
·死人刘宗正.獸的印記就是五星俄雜馬列共產黨!!!
·同盟(講信修睦).辛亥革命百年紀念曲
·全民政府.全新中國!!!
·選票就是最好的公權制約!!!
·中共太子儲君.罪該萬死.萬死不足惜!
未來四六擺脫過去
·白色459無影無蹤
·忌妒460擺脫過去
·忌妒460摆脱过去
·味道461现场纪录
·無知462不必害怕
·自由463守殘抱缺
·甜菜464竹林深處
·看看465保持距離
·同情466最後一天
·結案467等待天堂
·
·烏鴉469鐵血戰士
论坛 时评
·民主必定不是专制!!!
·中國共產黨的偽憲法偽國家只配燒一燒埋一埋!!!
·共狗殭屍的自由主义宪政观不過是圖利財團!
·共狗殭屍自由主义宪政观司法至上就是下跪奴才!
·共狗殭屍自由主义宪政观“自由是魂,民主是形”100%活殭屍!!!
·雷泰古博.孫文不是中山狼!
·雷泰古博.你就是個無恥的大白癡!!!
·雷泰古博.請不要誨謗台灣與孫中山!!!
·雷泰古博.你才是無恥無知的大白痴!
·雷泰古博.廢除共狗特權專政請加油!!!!
·雷泰古博 .孫中山早就死了.你才要覺醒!
·雷泰古博.台灣把孫中山.蔣中正.毛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情人(二十)公平20-8保留、难过

   !!「你會不會覺得人生不公平呢!?、、」
   
   「怎麼了??、、不會!只是生活而已,總是有適合自己的路!」
   
   「嘻!、、我是說像我長得漂亮就有好處啊!、、今天話劇社選了夏季公演的戲了=新楊貴 妃傳奇喔!」

   
   「嗯!那妳有如願以嘗、、演楊貴妃啊!?」
   
   「哈!信不信呢、、當然是我演啊,倪妮社長是導演、、哈,好棒!」
   
   「恭喜妳了!呵呵,那誰演唐明皇呢?!、、文雅麗嗎!?」
   
   「沒啊!文雅麗死纏著倪玟而已;、、嘿嘿,是我們普通班理工組,來了個大帥哥=PETER喔!相信嗎,他姓羅、、,是羅英的堂弟,咿!剛從上海國際學校轉學回台北,這樣好像也是你親戚吧!、、他和我一起加入話劇社喔!」
   
   「是這樣啊!?我前陣子確實有聽羅英堂哥提起過呢!?呵呵、、」
   
   「長得很帥喔!也很斯文儒雅呢!、、」
   
   「嗯!哈、、」
   
   小班長又來了個頭號大情敵,但小白菜態度卻很保留、、。
   
   @@@
   
   「你別擔心啦!Peter沒什麼呢!?反正現在大家都認定我們兩是好朋友了!」
   
   「余翡同學,謝謝妳!、、不過我不想委屈妳!哈、、」
   
   小班長的態度一直都一樣,他祝福小白菜自由飛翔;而他有點累了,只想安安靜靜過日子!而小白菜呢,只是開開心心的跑去,換一雙漂亮的粉紅色小拖鞋,然後就去坐捷運回家!
   
   @@@
   
   愛情海<難過>
   
   說我難過
   還不如說是心酸
   我聽見海的聲音
   是仙子的呼喚
   告訴我
   依然還有蓬島樂園
   安靜漠然的等待
   不是沒有傷害
   只要有一點點愛
   就足夠彌補
   這先天的缺殘
   親愛的女孩
   請妳又哭又鬧又吵
   這樣的感覺
   也好過
   我在角落安靜的等待
   
   我的悲傷男孩
   拂去淚痕擦乾傷懷
   只想與你自由奔跑
   想溫柔的擁抱
   輕緩的吻
   你是冬天的太陽
   夏天的風
   秋天的明月
   春天的綠茵花朵
   而我是你的寶貝
   小珍珠美人魚公主
   
   @@@
   
   「你今天不是要拆紗布、、!?學校下午是社團活動,我們選完劇本、角色、、就跑來看你了;社團其他人都跑去聚餐了喔!」
   
   「哈、、妳也去聚餐吧!教授早上臨時開會,要等到晚上才有空!」
   
   「管他呢,、、下次再去吧!反正你出院就陪我去話劇社、、你還要負責編曲呢!是喔,那我陪你一起等教授來!」
   
   「喔,謝謝妳呢!、、吃過飯了嗎!?我幫妳準備一下!、、」
   
   「好啊!、、我有點餓了,隨便吃啦!」
   
   @@@
   
   說小白菜對Peter和社團活動無動於衷也不盡然,她也是善良的呆小孩吧了!從轉班之後,同樣是剛轉入普通班的Peter,就對豔光四射又善良活潑的小可愛余翡大小姐很有好感、、,
   只不過戰無不克的Peter大公子也算是碰了個小釘子!
   
   「余翡同學,我們算有緣呢,我剛從上海的國際學校轉學回台北,沒想到正好同班,、、我有幸也看過不少影視紅星,但是妳呢!、、算是我這幾年看過最漂亮的女孩!、在兩岸我們家的企業,有一部份也是影視娛樂業!?」
   
   「是喔!謝謝你!」
   
   「可不可以請妳賞光,我們一起台北四處走走,我好久沒回台北、、,或是邀請妳去上海看看!!」
   
   「哈!謝謝你呢,真是客氣、、我看看有沒有空呢!哈、、我今天有點事先離開社團,886!」
   
   @@@@@@
   
   「咿!、、還有橘子喔,好甜、、我吃飽了!」
   
   「嗯,還有些甜點、、放冰箱,我幫妳拿!」
   
   「不吃了,、、教授幾時來呢!?」
   
   「嗯!、、應該很快吧!」
   
   @@@@@@!!午安...下次見!!
   
   楊貴妃下落之謎
   
   楊貴妃天資聰穎,善于迎奉,又通曉音律,能歌善舞,美貌傾城,唐玄宗沉溺于楊貴妃的姿色之中,過著“春宵苦短日高起,從此君王不早朝”的日子。范陽掀起的戰火驚醒了二人的美夢,楊貴妃隨唐玄宗逃至馬嵬驛后,不幸成為戰亂的犧牲品,至今其下落仍讓后人追尋。
   
   九重城闕煙塵生,千乘萬騎西南門。
   翠華搖搖行復止,西出都門百余里。
   六軍不發無奈何,宛轉娥眉馬前死。
   花鈿委地無人收,翠翹金雀玉搔頭。
   君王掩面救不得,回看血淚相和流。
   
   天寶十五年(公元756年)六月,洛陽失陷,潼關失守。盛唐天子唐玄宗倉皇逃離京師長安,其寵妃楊玉環死于馬嵬驛。這非常引人注目的一幕,不知引起多少文人墨客的詠嘆。然而,文人賦詠與史家記述是不盡相同的,對于楊貴妃的最后歸宿,至今還留下許多疑團,可謂眾說紛紜,莫衷一是。
   
   有人說,楊玉環可能死于佛堂。《舊唐書﹒楊貴妃傳》記載:禁軍將領陳玄禮等殺了楊國忠父子之后,認為“賊本尚在”,請求再殺楊貴妃以免后患。唐玄宗無奈,與貴妃訣別,“遂縊死于佛室”。《資治通鑒﹒唐紀》記載:唐玄宗是命太監高力士把楊貴妃帶到佛堂縊死的。《唐國史補》記載:高力士把楊貴妃縊死于佛堂的梨樹下。陳鴻的《長恨歌傳》記載:唐玄宗知道楊貴妃難免一死,但不忍見其死,便使人牽之而去,“倉皇輾轉,竟死于尺組之下”。樂史的《楊太真外傳》記載:唐玄宗與楊貴妃訣別時,她“乞容禮佛”。高力士遂縊死貴妃于佛堂前的梨樹之下。陳寅恪先生在《元白詩箋証稿》中指出:“所可注意者,樂史謂妃縊死于梨樹之下,恐是受香山(白居易)‘梨花一枝春帶雨’句之影響。果爾,則殊可笑矣。”樂史的說法來自《唐國史補》,而李肇的說法恐怕是受《長恨歌》的影響。
   
   楊貴妃也可能死于亂軍之中。此說主要見于一些唐詩中的描述。杜甫于至德二年(公元757年)在安祿山占據的長安,作《哀江頭》一首,其中有“明眸皓齒今何在,血污游魂歸不得”之句,暗示楊貴妃不是被縊死于馬嵬驛,因為縊死是不會見血的。李益所作七絕《過馬嵬》和七律《過馬嵬二首》中有“托君休洗蓮花血”和“太真血染馬蹄盡”等詩句,也反映了楊貴妃為亂軍所殺,死于兵刃之下的情景。杜牧《華清宮三十韻》的“喧呼馬嵬血,零落羽林槍”﹔張佑《華清宮和社舍人》的“血埋妃子艷”﹔溫庭筠《馬嵬驛》的“返魂無驗表煙滅,埋血空生碧草愁”等詩句,也都認為楊貴妃血濺馬嵬驛,并非被縊而死。
   
   楊貴妃之死也有其它的可能,比如有人說她系吞金而死。這種說法僅見于劉禹錫所用的《馬嵬行》一詩。劉氏之詩曾寫道:“綠野扶風道,黃塵馬嵬行,路邊楊貴人,墳高三四尺。乃問里中兒,皆言幸蜀時,軍家誅佞幸,天子舍妖姬。群吏伏門屏,貴人牽帝衣,低回轉美目,風日為天暉。貴人飲金屑,攸忽□英暮,平生服杏丹,顏色真如故。”從這首詩來看,楊貴妃是吞金而死的。陳寅恪先生曾對這種說法頗感稀奇,并在《元白詩箋証稿》中作了考証。陳氏懷疑劉詩“貴人飲金屑”之語,是得自“里兒中”,故而才與眾說有異。然而,陳氏并不排除楊貴妃在被縊死之前,也有可能吞過金,所以“里兒中”才傳得此說。
   
   還有人認為,楊貴妃并未死于馬嵬驛,而是流落于民間。俞平伯先生在《論詩詞曲雜著》中對白居易的《長恨歌》和陳鴻的《長恨歌傳》作了考証。他認為白居易的《長恨歌》、陳鴻的《長恨歌傳》之本意,蓋另有所長。如果以“長恨”為篇名,寫至馬嵬已足夠了,何必還要在后面假設臨邛道士和玉妃太真呢?職是之由,俞先生認為,楊貴妃并未死于馬嵬驛。當時六軍嘩變,貴妃被劫,釵鈿委地,詩中明言唐玄宗“救不得”,所以正史所載的賜死之詔旨,當時決不會有。陳鴻的《長恨歌傳》所言“使人牽之而去”,是說楊貴妃被使者牽去藏匿遠地了。白居易《長恨歌》說唐玄宗回鑾后要為楊貴妃改葬,結果是“馬嵬坡下泥中土,不見玉顏空死處”,連尸骨都找不到,這就更証實貴妃未死于馬嵬驛。值得注意的是,陳鴻作《長恨歌傳》時,唯恐后人不明,特為點出:“世所知者有《玄宗本紀》在。”而“世所不聞”者,今傳有《長恨歌》,這分明暗示楊貴妃并未死。
   
   有一種離奇的說法是楊貴妃遠走美洲。台灣學者魏聚賢在《中國人發現美洲》一書聲稱,他考証出楊貴妃并未死于馬嵬驛,而是被人帶往遙遠的美洲。
   
   還有一種說法認為,楊貴妃逃亡日本,日本民間和學朮界有這樣一種看法:當時,在馬嵬驛被縊死的,乃是一個侍女。禁軍將領陳玄禮惜貴妃貌美,不忍殺之,遂與高力士謀,以侍女代死。楊貴妃則由陳玄禮的親信護送南逃,行至現上海附近揚帆出海,飄至日本久谷町久津,并在日本終其天年。
   
   由上述可見,隨著時間的推移,關于楊貴妃之死的傳說愈來愈生動,當然,離開史實也愈來愈遠。其實,楊貴妃在馬嵬驛必死無疑。《高力士外傳》認為,楊貴妃的死,是由于“一時連坐”的緣故。換言之,六軍將士憎恨楊國忠,也把楊貴妃牽連進去了。這是高力土的觀點。因為《外傳》是根據他的口述而編寫的,從馬嵬驛事變的形勢來看,楊貴妃是非死不可的。縊殺之后,尸體由佛堂運至驛站,置于庭院。唐玄宗還召陳玄禮等將士進來驗看。楊貴妃確實死在馬嵬驛,舊、新《唐書》與《通鑒》等史籍記載明確,唐人筆記雜史如《高力士外傳》、《唐國史補》、《明皇雜錄》、《安祿山事跡》等也是如此。
   
   民間傳說楊貴妃死而復生,這反映了人們對她的同情與懷念。“六軍”將士們以“禍本尚在”的理由,要求處死楊貴妃。如果人們繼續堅持這種觀點,那么,楊貴妃就會被當作褒姒或者妲己一類的壞女人,除了世人痛罵之外,是不可能有任何的贊揚。即使她是人間什么絕色或者盛唐女性美的代表者,也不會在人們的潛在意識中產生憐憫與寬恕。全部的問題在于:楊貴妃事實上不是安史之亂的本源。高力士曾言“貴妃誠無罪”,這話雖不無片面,但貴妃不是罪魁禍首,那是毫無疑問的。安史之亂風雨過后,人們開始反思,總結天寶之亂的歷史經驗,終于認識到歷史的真相。民間傳說自有公正的評判,對歷史人物的褒貶往往比較客觀。楊貴妃之死,既有其自取其咎的一面,更有作為犧牲品的一面。于是,人們幻想確實已死了的楊貴妃能重新復活,寄以無限的追念。
   
   (摘自《中國歷史之謎》,文匯出版社2001年1月)
   http://www.people.com.cn/BIG5/wenyu/68/20010815/536079.html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