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万润南
[主页]->[大家]->[万润南]->[我小时候生活过的地方]
万润南
·四通故事(16)王安时
·四通故事(17)高境界
·四通故事(18)高效率
·四通故事(19)陈庆振
·四通故事(20)撞铁门
·四通故事(21)高效益
·四通故事(22)当倒爷
·四通故事(23)王缉志
·四通故事(24)实业派
·四通故事(25)题外话
·四通故事(26)沙头角
·四通故事(27)告别会
·《四通故事》征订启事
·《四通故事》最新目录
《春到清华园》
·丁香
·紫荆与雪松
·断碑榆叶梅
·工字厅的白玉兰
·晗亭碧桃
·荷塘春柳
·水木清华山桃花
·图书馆迎春花
·连翘
·天文台樱花
·牡丹
·二号楼紫玉兰
·七绝:《樱花》
《童趣盎然》
·祖孙对话
·并肩看世界
·放飞希望
·有什磨好牛的!
《万歌涂鸦》
·汶川地震周年祭
·汶川男子汉
·七绝 《赞“狗东西”》
·劫后天府泪纵横
·五月的鲜花
·佛语
·香浓瀑布
·爷爷在念经
·云台天桥
·云台天瀑
·云台山
《八九·六四》
·十七年前,我做了两件事
·为什么我在十七年前做这两件事
·ZT芦笛:从万润南先生的选择说到寻找“王维林”
·关于六四与网友的对话
·鲍彤先生祭赵紫阳去世两周年
·是激进革命,还是和平改良?
·芦笛:《万润南的悲剧》
·万润南谈六四(1)
·万润南谈六四(2)
·视频:经济发展与政治改革的契机
·要总结1989年的经验教训(视频)
·北京六四民主運動研討會
·达扬专访:六四亲历者万润南见证历史
·自由亚洲电台:万润南谈三知识分子遭中共政治局常委点名
·七绝 端午感怀
·杜导正披露赵紫阳录音回忆录制作内幕
·两个“绝不”和两个“凡是”一样,都将成为历史的笑话
·胡耀邦和赵紫阳有何不同
·孙立平:最大的威胁 不是社会动荡而是社会溃败
·[历史镜头] 赵紫阳到天安门广场看望绝食学生
·和邓丽君同台唱《血染的风采》
·点燃烛光
·马英九的坚持
·龙应台: 献给丁子霖
·国殇之柱
·ZT 小市民奇遇记
·关于“爱国主义”(绣像版)
·ZT杨继绳:集体世袭与“权力场”
·ZT沙叶新:“腐败”文化——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ZT 沙叶新:天下几人是男儿?
·ZT沙叶新:我的心更没死!
·ZT杨继绳:制衡权力,驾驭资本
·ZT刘军宁--官员财产公开:不难的“难题”
·ZT 沙叶新:三个女人向我推荐,我向所有男人推荐
·ZT龙应台:《窃听风暴》,你是有选择的
·致刘晓波
·ZT明日的太阳不会照耀那些恐惧明天的人
·谣言止于“阳光”
·ZT孙立平:官员财产申报久拖,配套措施是借口
·ZT中国社会为何陷入群体性事件的包围之中(乔新生)
·ZT急诊室效应与大国之难(萧功秦)
·ZT你们假装申报,我们认真监督(孙立平)
·宁断
·凝立
·ZT清末商人的宪政情怀(刘军宁)
·ZT商人聚會討論“中國未來30年向何處去?”
·ZT中国政改的希望寄托在商人的身上
·悼林希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小时候生活过的地方

   江苏宜兴是我的籍贯,也是我的出生地。在网上看到老乡周惠民先生多幅古镇鹅州的摄影作品,钩起了我浓浓的乡愁。古镇鹅州,现在称和桥。我出生不久,就到了和桥,因为父亲当时在和桥县银行工作。可以说,我来到这个世界,映入眼帘的第一印象,便是这一片烟雨朦胧的江南水乡。

   

   周惠民先生小我四岁,是一位有成就的摄影艺术家,现任宜兴市摄影协会的主席。谢谢他那些出色的摄影作品,再现了我魂牵梦绕的故乡风情,给我这样有家不能回的海外游子多少一点慰藉。我前面已贴了部分周先生的作品。作品的标题大部分是原来的,有空缺的我揣摩着补上了,如果会错了意,就请周先生原谅了。

   

   下面再转贴一篇网上介绍古镇鹅州的文章:

   

江南水乡同入梦——古镇鹅州

     一轮嫩黄的月静静地挂在天空,月下是白茫茫的水,一叶田田的荷,漾在水的中央,有一群白鹅在它身边嬉戏,佛说,这地方就叫鹅州吧,这荷叶地就有了个名,从此就叫鹅州;佛说,有了正经的名,也该有生气呀,这不沉的荷叶地上就有了蛙鸣,虫声、有了花草、树木、有了人气和狗吠;市声喧哗,荷叶地就不再安宁了,佛叹口气说,还得给这些生灵一些寄托才是,于是便有佛屠来此诛茅结屋,招众安禅习静,当这荷叶地上有了佛音和梵唱,日子就安静了。佛不经意的几句话,这小小的荷叶地成了凡世的天堂。

     这是传说中的江南古镇鹅州。

     鹅州四周,是浩荡的太湖和滆湖,鱼和鸟的天堂。鱼在水泽里游,鸟在芦荡里歌,鹅州人和鱼和鸟一样在这天堂里快乐地春播、夏种、秋收、冬藏。他们驾着芦蓬小船,走的是水和云铺的路。水路弯弯长长,岁月弯弯长长,一代又一代的水乡人就在唉乃的橹声中慢慢地走了过来。

     春风吹暖江南,桑树上的枝桠绽放出嫩嫩的细芽,这细芽在鹅州人的心上也舒展开来,像有蚁在身上爬。这时,大姑娘小媳妇的胸口里真有黑黑麻麻的蚁在爬,这蚁就是江南女儿用自己的体温孵出的蚕蚁。这些幸福的蚕蚁,紧贴着女人凝脂的皮肤。蚕吐的丝绵绵长长,蚕结的茧雪雪白白,这雪雪白白绵绵长长的蚕丝织成绸缎装扮着多情的男儿,温柔的女子。

     雨下着,淅淅沥沥,油了山油了水,也油了小镇上长长的石板路,谁家的丫头撑着花布伞走在这没有尘的街道上,她最后会走到哪家去?不管她到了哪家,这家的园子里一定种着几株桂花和白兰。白兰清静,桂花甜糯,就像这家人过的日子。

     桂花香了,鹅州镇外一片金黄的稻谷。乡里人把收割好的稻谷堆成垛,先安放在田埂上,又忙着在油黑的土地上撒下麦和油菜的种子,来年春上,这油黑的土地上将被另一种调不出色彩的芬芳所充填。

     冬天是鹅州人最空闲的辰光。稻谷进仓了,老酒酿好了,该把儿女的大事办了。走百家的媒婆此时最忙碌。头上带着花的老婆子扭着身子走进村来,眼尖的认出了那是镇上开老虎灶的三歪嘴,打趣道“三婆婆,你嘴上油汪汪的,又去哪家乱说媒人了?”三婆婆撩撩手里的蓝印花布手帕,嘻嘻一笑,脸上的粉往下掉,“哟,小倌人,我正要寻你呢,三里桥的钱大姑央我把她说给你呢。”钱大姑是个傻大姑,嘴里整天叽叽咕咕地要把自己嫁给牛、嫁给猪,小倌人不敢再和这老婆子油嘴滑舌,撩起腿就跑。三婆婆看着跑到远处的背影,哈哈笑着说,你现在跑,以后找我还来不及呢。

     冬天的运河里,不断地有唢呐和爆竹响起,那是迎亲的船队。船是桐油漆过的新木船,船头上站着的一脸幸福的新倌人。船舱里坐着含苞欲放的新娘子。还没进洞房,他就先醉了。这福气是谁给的呢?

     是啊,这福气是谁给的呢?他抬头看看天,清朗的天空上白云悠悠;他低头看看地,河两岸的田野里,青青的麦苗在柔风中轻摇。

     鹅州地方不大,庙却多。镇东有化成寺,镇西有东岳庙,镇北有城隍庙、痘司堂,镇南有观音楼、敬节堂。这些庙堂虽简陋破败,却名声不凡。暹罗国王子金地藏渡海择地至九华山。在鹅州地上曾结茅草屋留宿,这茅草屋到现在已成为香火旺盛的化成寺。

     庙堂多了,自然有各种各样的名堂。正月正,到化城寺烧香祈福;正月十五去东岳庙请东岳老爷出巡,收灾降福;二月二,土地菩萨生日;二月十二,百花生日,痘司堂前演社戏,祈求神明保佑小孩不生天花;七月十五,鬼节,鹅州人家家制茄饼,烧纸钱,晚上放荷灯。九月二十八,火神祝老爷的生日;十月朝上坟祭祖,给祖宗送寒衣;十二月初八,是佛祖成佛的日子,每家烧一大锅粥,这粥是用大米、萝卜菜、芋头、花生米、红枣、蚕豆,黄豆等八样东西烧成,故称腊八粥。

     俗世里的快乐,就着样,要人自己去寻找。

     冬去春来,在江南古镇那绵绵深厚的呼吸里,鹅州人享受江南的恬静和安宁。

     现在,鹅州已改名“和桥”,和天下所有一个面孔的城镇一样,她已经是另外一幅样子,仿佛另一个世界。

     (作者:cqviolet)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