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万润南
[主页]->[大家]->[万润南]->[《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12)]
万润南
·四通故事(10)陈春先
·四通故事(11)刘英武
·四通故事(12)办执照
·四通故事(13)成立会
·四通故事(14)学习机
·四通故事(15)打印机
·四通故事(16)王安时
·四通故事(17)高境界
·四通故事(18)高效率
·四通故事(19)陈庆振
·四通故事(20)撞铁门
·四通故事(21)高效益
·四通故事(22)当倒爷
·四通故事(23)王缉志
·四通故事(24)实业派
·四通故事(25)题外话
·四通故事(26)沙头角
·四通故事(27)告别会
·《四通故事》征订启事
·《四通故事》最新目录
《春到清华园》
·丁香
·紫荆与雪松
·断碑榆叶梅
·工字厅的白玉兰
·晗亭碧桃
·荷塘春柳
·水木清华山桃花
·图书馆迎春花
·连翘
·天文台樱花
·牡丹
·二号楼紫玉兰
·七绝:《樱花》
《童趣盎然》
·祖孙对话
·并肩看世界
·放飞希望
·有什磨好牛的!
《万歌涂鸦》
·汶川地震周年祭
·汶川男子汉
·七绝 《赞“狗东西”》
·劫后天府泪纵横
·五月的鲜花
·佛语
·香浓瀑布
·爷爷在念经
·云台天桥
·云台天瀑
·云台山
《八九·六四》
·十七年前,我做了两件事
·为什么我在十七年前做这两件事
·ZT芦笛:从万润南先生的选择说到寻找“王维林”
·关于六四与网友的对话
·鲍彤先生祭赵紫阳去世两周年
·是激进革命,还是和平改良?
·芦笛:《万润南的悲剧》
·万润南谈六四(1)
·万润南谈六四(2)
·视频:经济发展与政治改革的契机
·要总结1989年的经验教训(视频)
·北京六四民主運動研討會
·达扬专访:六四亲历者万润南见证历史
·自由亚洲电台:万润南谈三知识分子遭中共政治局常委点名
·七绝 端午感怀
·杜导正披露赵紫阳录音回忆录制作内幕
·两个“绝不”和两个“凡是”一样,都将成为历史的笑话
·胡耀邦和赵紫阳有何不同
·孙立平:最大的威胁 不是社会动荡而是社会溃败
·[历史镜头] 赵紫阳到天安门广场看望绝食学生
·和邓丽君同台唱《血染的风采》
·点燃烛光
·马英九的坚持
·龙应台: 献给丁子霖
·国殇之柱
·ZT 小市民奇遇记
·关于“爱国主义”(绣像版)
·ZT杨继绳:集体世袭与“权力场”
·ZT沙叶新:“腐败”文化——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ZT 沙叶新:天下几人是男儿?
·ZT沙叶新:我的心更没死!
·ZT杨继绳:制衡权力,驾驭资本
·ZT刘军宁--官员财产公开:不难的“难题”
·ZT 沙叶新:三个女人向我推荐,我向所有男人推荐
·ZT龙应台:《窃听风暴》,你是有选择的
·致刘晓波
·ZT明日的太阳不会照耀那些恐惧明天的人
·谣言止于“阳光”
·ZT孙立平:官员财产申报久拖,配套措施是借口
·ZT中国社会为何陷入群体性事件的包围之中(乔新生)
·ZT急诊室效应与大国之难(萧功秦)
·ZT你们假装申报,我们认真监督(孙立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12)

   1988年8月到9月,《经济日报》连续发了十二组文章,讨论所谓“四通现象”。我从故纸堆里把这些东西翻出来,作为自我清算的素材。下面是9月10日刊登的第十二组文章,内容为《经济日报》评论员写的《只有一个标准》,作为这次讨论的总结。

只 有 一 个 标 准

---写在怎样看待四通效益讨论结束时

本报评论员

   说来很巧,从8 月 11日本报刊出通讯“四通之迷”到今天,“怎样看待四通效益”的讨论刚刚30天.一个月来,四通这块“石头”在广大读者中激起了不小的涟漪,他们从不同的角度,发表了对四通效益的看法。作为这一场讨论的编辑组织者,我们亦有一些感慨和体会,与读者一起交流。

   四通效益的讨论告诉我们,改革进程中是与非的论争与其捂着盖着,莫如挑明开来,真理将愈辨愈明,要相信读者明辨是非的能力。对四通的争论,我们早有所闻。能否把争论端上桌面呢? 开始有人担心, 四通的“底”都兜出来,把别人对四通的种种议论----包括“四通是最大的倒爷”、“民办企业的微观机制相当丑陋”----都公诸报端,四通能否接受? 讨论会不会引偏方向? 事实证明这顾虑是多余的。耐人寻味的是,在数百封来信中,初始几天,互相对立的观点几乎平分秋色,随着时间推移,人们的观点在争论中日趋一致。而对四通的种种尖锐意见,也并未在四通公司引起什么轩然大波。

   四通效益的讨论又告诉我们,评判企业优劣的标准究竟是什么? 答案只有一个:经济效益。一位山东读者在来信中说,四通没要国家一分钱投资,四年就为国家创税2000多万元,甭说别的,凭这一条,我就投四通的赞成票。“四通你大胆地朝前走”“中国需要千千万万个四通”。不少读者尽管对四通的“底”并不太清楚,但他们以经济效益为标准,热情肯定了四通。也有读者从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统一等角度对此作出补充,但就评判企业的基本标准而言,我们认为,应该是也只能是经济效益。一位读者来信说得好,办企业光赔钱,这样的企业,国家办它作甚?

   四通效益的讨论还告诉我们,四通和全国其它民办企业一样,尽管还存在着企业产权不清,企业收益分配国家缺乏必要调控等不可避免的缺点、弱点,但它的泥饭碗机制已经显示出了勃勃生机活力,它的崭新的价值观念正鼓舞人们去开拓创新,它的以市场为导向的经营战略正给国营企业厂长经理们以启迪。四通是一面镜子,照出了国有企业体制和管理上的弊病;也促使着国营企业不断加快改革步伐,取得更高的经济效益。

   四通效益的讨论还告诉我们,“生产力标准”正日渐深入人心,取代了动辄就问姓“社”姓“资”,非黑即白的是非标准。四通究竟是什么所有制的企业? 它的外汇是从哪里来的?它是只搞流通还是有自己的生产线? 它是否用高薪挖了人家的墙角? 读者对这些问题固然有兴趣,但在评判四通时,不少读者舍弃了具体枝节的是非判断。一位读者在来信中说,即使四通是私有制企业,即使它的外汇是高价买来的,即使它只是从事流通而不搞计算机生产,即使它挖了人家的墙角,只要它推动生产力发展,我们就该支持。此话使人们再一次记起了十三大报告中“是否有利于发展生产力,应当成为我们考虑一切问题的出发点和检验一切工作的根本标准”这一段话。

   四通效益的讨论今天结束了,但“怎样看待四通效益”的争论,大概还会继续下去。有人曾经问我们,报纸开展四通效益讨论的目的究竟何在? 是不是又要树一个供人学习的典型? 我们说,四通既不是什么模式.也不是非要仿效的典型。它不过是一只五脏俱全、可供解剖的“麻雀”,我们希望通过解剖这只“麻雀”,引起读者更深入的思考,这对推动深化企业改革是会有益处的。 ( 载1988年9月10日《经济日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