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万润南
[主页]->[大家]->[万润南]->[《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12)]
万润南
·听黑鸭子唱《太湖美》
·听黑鸭子唱《半个月亮爬上来》
·听毛宁唱《涛声依旧》
·听黑鸭子唱《三百六十五里路》
《清华岁月》
·《清华岁月》(1) 赵大大
·《清华岁月》(2)《蝶恋花》
·《清华岁月》(3) 花样年华
·《清华岁月》(4) 婚配概率
·《清华岁月》(5) 谁捅了我的窗户纸?
·《清华岁月》(6) 偏向绝处飞
·《清华岁月》(7) 疯狂年代的荒诞故事
·《清华岁月》(8) 屁声像山炮那么响
·《清华岁月》(9)老海归的生命空白
·《清华岁月》(10)蒯大富和胖老头
·《清华岁月》(11)老子平常儿骑墙
·《清华岁月》(12)遇罗克和马丁.路德.金
·《清华岁月》(13)周恩来和清华文革
·《清华岁月》(14)我的学长胡锦涛
·《清华岁月》(15)同江青有关的“切肤之病”
·《清华岁月》(16)莫扎特和入党谈话
·《清华岁月》(17)“不要打人!”
·《清华岁月》(18)两位伯乐和我的“顿悟”
·《清华岁月》(19)乡下人,到上海
·《清华岁月》(20)我的高中同学
·《清华岁月》(21)空望月儿明
·《清华岁月》(22)文革中遇难的姜文波
《童年记忆》
·童年记忆(1)迷路
·童年记忆(2)失聪
·童年记忆(3)分鱼
·童年记忆(4)上街
·童年记忆(5)外公
·童年记忆(6)外婆
·童年记忆(7)帅哥
·童年记忆(8)鬼神
·童年记忆(9)金凤
·童年记忆(10)香妹
·童年记忆(11)出生
·童年记忆(12)茄子
·童年记忆(13)父亲
·童年记忆(14)母亲
·童年记忆(15)小忠
·童年记忆(16)造句
·童年记忆(17)想家
·童年记忆(18)表婶
·童年记忆(19)假期
·童年记忆(20)作文
·童年记忆(21)演戏
·童年记忆(22)棒喝
·童年记忆(23)回家
·童年记忆(24)李家
·童年记忆(25)插班
·童年记忆(26)游戏
·童年记忆(27)牵手
·童年记忆(28)右派
《中学时代》
·中学时代(1)中学
·中学时代(2)外号
·中学时代(3)老师
·中学时代(4)读书
·中学时代(5)小英
·中学时代(6)伙伴
·中学时代(7)爷爷
·中学时代(8)淘气
·中学时代(9)炼钢
·中学时代(10)赛诗
·中学时代(11)饥饿
·中学时代(12)裁缝
·中学时代(13)下放
·中学时代(14)小妹
·中学时代(15)万姓
·中学时代(16)英模
《人生感言》
·关于六四与网友的对话
·和网友谈“情人”
·花甲听《英雄》
·生日听歌
·六十述怀
·致胡锦涛:总得说个一二三
·六四会平反吗?两位巨星的回答
·雨中的从容
·梦里娶媳妇
·争气小儿郎
·一幅《雪山夕照》+ 三首诗
·想家了......
·再贴五幅家乡的照片
·我小时候生活过的地方
·家乡的山,家乡的水
·家乡的人,家乡的花
·送朋友们一首圣诞歌曲
·山区父子情
·ZT:莲花王子为《空望月儿明》谱曲
·祖孙对话
·中国的大雁,中国的十字架
·关于“乡愁”的一首歌和一段话
·整个地球都笑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12)

   1988年8月到9月,《经济日报》连续发了十二组文章,讨论所谓“四通现象”。我从故纸堆里把这些东西翻出来,作为自我清算的素材。下面是9月10日刊登的第十二组文章,内容为《经济日报》评论员写的《只有一个标准》,作为这次讨论的总结。

只 有 一 个 标 准

---写在怎样看待四通效益讨论结束时

本报评论员

   说来很巧,从8 月 11日本报刊出通讯“四通之迷”到今天,“怎样看待四通效益”的讨论刚刚30天.一个月来,四通这块“石头”在广大读者中激起了不小的涟漪,他们从不同的角度,发表了对四通效益的看法。作为这一场讨论的编辑组织者,我们亦有一些感慨和体会,与读者一起交流。

   四通效益的讨论告诉我们,改革进程中是与非的论争与其捂着盖着,莫如挑明开来,真理将愈辨愈明,要相信读者明辨是非的能力。对四通的争论,我们早有所闻。能否把争论端上桌面呢? 开始有人担心, 四通的“底”都兜出来,把别人对四通的种种议论----包括“四通是最大的倒爷”、“民办企业的微观机制相当丑陋”----都公诸报端,四通能否接受? 讨论会不会引偏方向? 事实证明这顾虑是多余的。耐人寻味的是,在数百封来信中,初始几天,互相对立的观点几乎平分秋色,随着时间推移,人们的观点在争论中日趋一致。而对四通的种种尖锐意见,也并未在四通公司引起什么轩然大波。

   四通效益的讨论又告诉我们,评判企业优劣的标准究竟是什么? 答案只有一个:经济效益。一位山东读者在来信中说,四通没要国家一分钱投资,四年就为国家创税2000多万元,甭说别的,凭这一条,我就投四通的赞成票。“四通你大胆地朝前走”“中国需要千千万万个四通”。不少读者尽管对四通的“底”并不太清楚,但他们以经济效益为标准,热情肯定了四通。也有读者从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统一等角度对此作出补充,但就评判企业的基本标准而言,我们认为,应该是也只能是经济效益。一位读者来信说得好,办企业光赔钱,这样的企业,国家办它作甚?

   四通效益的讨论还告诉我们,四通和全国其它民办企业一样,尽管还存在着企业产权不清,企业收益分配国家缺乏必要调控等不可避免的缺点、弱点,但它的泥饭碗机制已经显示出了勃勃生机活力,它的崭新的价值观念正鼓舞人们去开拓创新,它的以市场为导向的经营战略正给国营企业厂长经理们以启迪。四通是一面镜子,照出了国有企业体制和管理上的弊病;也促使着国营企业不断加快改革步伐,取得更高的经济效益。

   四通效益的讨论还告诉我们,“生产力标准”正日渐深入人心,取代了动辄就问姓“社”姓“资”,非黑即白的是非标准。四通究竟是什么所有制的企业? 它的外汇是从哪里来的?它是只搞流通还是有自己的生产线? 它是否用高薪挖了人家的墙角? 读者对这些问题固然有兴趣,但在评判四通时,不少读者舍弃了具体枝节的是非判断。一位读者在来信中说,即使四通是私有制企业,即使它的外汇是高价买来的,即使它只是从事流通而不搞计算机生产,即使它挖了人家的墙角,只要它推动生产力发展,我们就该支持。此话使人们再一次记起了十三大报告中“是否有利于发展生产力,应当成为我们考虑一切问题的出发点和检验一切工作的根本标准”这一段话。

   四通效益的讨论今天结束了,但“怎样看待四通效益”的争论,大概还会继续下去。有人曾经问我们,报纸开展四通效益讨论的目的究竟何在? 是不是又要树一个供人学习的典型? 我们说,四通既不是什么模式.也不是非要仿效的典型。它不过是一只五脏俱全、可供解剖的“麻雀”,我们希望通过解剖这只“麻雀”,引起读者更深入的思考,这对推动深化企业改革是会有益处的。 ( 载1988年9月10日《经济日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