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万润南
[主页]->[大家]->[万润南]->[为什么共产党“气数未尽”(2)]
万润南
·ZT易中天:走近顾准
·ZT吴敬琏:中国需要这样的思想家
·ZT李慎之:智慧与良心的实录
·ZT易中天: 劝君免谈陈寅恪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1)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2)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3)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4)
《一起听歌》
·听凯莉唱《英雄》
·听两位巨星唱《心存信念》
·听西城男孩唱《流亡之徒》
·听席琳.迪翁唱圣诞歌
·听席琳.迪翁唱《新的一天已经来临》
·听费翔唱《故乡的云》
·听黑鸭子唱《同桌的你》
·听黑鸭子唱《常回家看看》
·听侃侃唱《老家》
·听智者唱《茶韵》
·听黑鸭子唱《太湖美》
·听黑鸭子唱《半个月亮爬上来》
·听毛宁唱《涛声依旧》
·听黑鸭子唱《三百六十五里路》
《清华岁月》
·《清华岁月》(1) 赵大大
·《清华岁月》(2)《蝶恋花》
·《清华岁月》(3) 花样年华
·《清华岁月》(4) 婚配概率
·《清华岁月》(5) 谁捅了我的窗户纸?
·《清华岁月》(6) 偏向绝处飞
·《清华岁月》(7) 疯狂年代的荒诞故事
·《清华岁月》(8) 屁声像山炮那么响
·《清华岁月》(9)老海归的生命空白
·《清华岁月》(10)蒯大富和胖老头
·《清华岁月》(11)老子平常儿骑墙
·《清华岁月》(12)遇罗克和马丁.路德.金
·《清华岁月》(13)周恩来和清华文革
·《清华岁月》(14)我的学长胡锦涛
·《清华岁月》(15)同江青有关的“切肤之病”
·《清华岁月》(16)莫扎特和入党谈话
·《清华岁月》(17)“不要打人!”
·《清华岁月》(18)两位伯乐和我的“顿悟”
·《清华岁月》(19)乡下人,到上海
·《清华岁月》(20)我的高中同学
·《清华岁月》(21)空望月儿明
·《清华岁月》(22)文革中遇难的姜文波
《童年记忆》
·童年记忆(1)迷路
·童年记忆(2)失聪
·童年记忆(3)分鱼
·童年记忆(4)上街
·童年记忆(5)外公
·童年记忆(6)外婆
·童年记忆(7)帅哥
·童年记忆(8)鬼神
·童年记忆(9)金凤
·童年记忆(10)香妹
·童年记忆(11)出生
·童年记忆(12)茄子
·童年记忆(13)父亲
·童年记忆(14)母亲
·童年记忆(15)小忠
·童年记忆(16)造句
·童年记忆(17)想家
·童年记忆(18)表婶
·童年记忆(19)假期
·童年记忆(20)作文
·童年记忆(21)演戏
·童年记忆(22)棒喝
·童年记忆(23)回家
·童年记忆(24)李家
·童年记忆(25)插班
·童年记忆(26)游戏
·童年记忆(27)牵手
·童年记忆(28)右派
《中学时代》
·中学时代(1)中学
·中学时代(2)外号
·中学时代(3)老师
·中学时代(4)读书
·中学时代(5)小英
·中学时代(6)伙伴
·中学时代(7)爷爷
·中学时代(8)淘气
·中学时代(9)炼钢
·中学时代(10)赛诗
·中学时代(11)饥饿
·中学时代(12)裁缝
·中学时代(13)下放
·中学时代(14)小妹
·中学时代(15)万姓
·中学时代(16)英模
《人生感言》
·关于六四与网友的对话
·和网友谈“情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什么共产党“气数未尽”(2)

    为什么共产党至今还在中国存活,也有人认为部分原因是西方政府的“姑息纵容”以及海外商人的“图利忘义”。他们无视中国的专制独裁和恶劣的人权状况,不仅与之交往热络还送去大批的投资。看看密特朗的继任者西哈克对中国的那份献媚,听听比尔.盖茨对中国“最佳资本主义”的那种赞扬,似乎也有点道理。但我们如果平心静气地梳理一下过去十七年的历史脉络,可能会有不同的结论。
   
    我们把镜头倒回十七年,八九年六、四之后,主要的西方国家对中国是一片谴责之声、制裁之举。欧共体对中国的武器禁运即始于此,至今尚未解禁。已进入的外资准备撤走;原来打算进的外资开始却步。当时哈佛商学院曾经有一个问卷要我回答:外资企业是否应当撤出中国?我的建议是可以留在那里观望。曾几何时,他们何止是观望,而是蜂拥而进。天下攘攘,皆为利忙。过去说无产阶级没有祖国,错了,应该是资产阶级(商人)没有祖国。哪里有利哪安家。五十万台商在上海早已乐不思“薯”(不是别字,因为他们的故乡为番薯状)。刚看了一条新闻,说也有一些韩国人开始且把他乡作故乡了。美国两任总统,刚上台时都气势汹汹。克林顿要谴责从巴格达到北京的暴君,后来却认老江为战略合作伙伴;布什一上台把中国定位为战略竞争对手,现在则准备把小胡看作他们在国际体系中一名负责的、利益相关的参与者。共产党到底施了什么魔法?
   
    为什么共产党“气数未尽”,也有人把部分原因归咎于海外民运的不成气候。海外民运确实没有能成气候,这其中也有本人不可推卸的责任。但我们还是要问,在可比较的海外反对运动中,又有谁成了气候?苏东波之后,我们访问波兰,曾问过团结工会的朋友一个很傻帽的问题:当年在波兰军政府镇压之后,也有一部分持不同政见者流亡到海外,这些人在后来的波兰变局中起了什么作用?他们毫不犹豫地回答:没有任何作用。他们马上意识到我们的尴尬,然后用安慰的口气对我们说:那些流亡者有过一点作用,给我们送了一些传真机什么的。

   
    海外民运没有成气候,也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不够“流氓”。我们不想流氓、也不能流氓。因为我认可这样的说法:手段是检验目的的标准。如果说我们将来的目标是自由、平等、民主、法治,那么我们今天的手段也要符合这样的标准。我很早就对海外民运的作用有了自知之明。在海外我遇到戴晴,她对我说:在中国未来的变化之后,将没有你们的位置。我回答:是啊,中国的变化好比一场化学反应,有参与物,也有生成物。我们是促成这场化学反应的温度、压力、催化剂,在将来的生成物中当然没有我们的位置,但我们愿意,可以吗?这就是为什么我常说“收获不必在我,耕耘我在其中”。可惜有些人至今还听不懂。
   
    也有人把责任归于民众的素质。一般而言,这当然有道理。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但这就是共产党气数未尽的全部原因吗?我们从知识分子、从外部环境、从自身、从民众,都可以找到部分原因,但都没有切中要害。
   
    其实,我们应该换个视角,从共产党本身的演变来讨论这个问题。今天的共产党,还是原来的共产党吗?一方面,它还是原来的共产党,甚至比原来更共产党;另一方面,它已经彻底蜕变,完全不是原来的那个共产党了。套一句李敖堪称经典的流氓话来比喻今天的共产党,除了该硬的部分硬了,其余的部分都软了。
   
    该硬的部分,是指共产党镇压反对力量的意志和决心。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