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万润南
[主页]->[大家]->[万润南]->[《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5)]
万润南
《盘点四通》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1)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2)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3)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4)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5)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6)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7)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8)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9)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10)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11)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12)
《文章转贴》
·ZT易中天:盘点李泽厚
·ZT易中天:走近顾准
·ZT吴敬琏:中国需要这样的思想家
·ZT李慎之:智慧与良心的实录
·ZT易中天: 劝君免谈陈寅恪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1)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2)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3)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4)
《一起听歌》
·听凯莉唱《英雄》
·听两位巨星唱《心存信念》
·听西城男孩唱《流亡之徒》
·听席琳.迪翁唱圣诞歌
·听席琳.迪翁唱《新的一天已经来临》
·听费翔唱《故乡的云》
·听黑鸭子唱《同桌的你》
·听黑鸭子唱《常回家看看》
·听侃侃唱《老家》
·听智者唱《茶韵》
·听黑鸭子唱《太湖美》
·听黑鸭子唱《半个月亮爬上来》
·听毛宁唱《涛声依旧》
·听黑鸭子唱《三百六十五里路》
《清华岁月》
·《清华岁月》(1) 赵大大
·《清华岁月》(2)《蝶恋花》
·《清华岁月》(3) 花样年华
·《清华岁月》(4) 婚配概率
·《清华岁月》(5) 谁捅了我的窗户纸?
·《清华岁月》(6) 偏向绝处飞
·《清华岁月》(7) 疯狂年代的荒诞故事
·《清华岁月》(8) 屁声像山炮那么响
·《清华岁月》(9)老海归的生命空白
·《清华岁月》(10)蒯大富和胖老头
·《清华岁月》(11)老子平常儿骑墙
·《清华岁月》(12)遇罗克和马丁.路德.金
·《清华岁月》(13)周恩来和清华文革
·《清华岁月》(14)我的学长胡锦涛
·《清华岁月》(15)同江青有关的“切肤之病”
·《清华岁月》(16)莫扎特和入党谈话
·《清华岁月》(17)“不要打人!”
·《清华岁月》(18)两位伯乐和我的“顿悟”
·《清华岁月》(19)乡下人,到上海
·《清华岁月》(20)我的高中同学
·《清华岁月》(21)空望月儿明
·《清华岁月》(22)文革中遇难的姜文波
《童年记忆》
·童年记忆(1)迷路
·童年记忆(2)失聪
·童年记忆(3)分鱼
·童年记忆(4)上街
·童年记忆(5)外公
·童年记忆(6)外婆
·童年记忆(7)帅哥
·童年记忆(8)鬼神
·童年记忆(9)金凤
·童年记忆(10)香妹
·童年记忆(11)出生
·童年记忆(12)茄子
·童年记忆(13)父亲
·童年记忆(14)母亲
·童年记忆(15)小忠
·童年记忆(16)造句
·童年记忆(17)想家
·童年记忆(18)表婶
·童年记忆(19)假期
·童年记忆(20)作文
·童年记忆(21)演戏
·童年记忆(22)棒喝
·童年记忆(23)回家
·童年记忆(24)李家
·童年记忆(25)插班
·童年记忆(26)游戏
·童年记忆(27)牵手
·童年记忆(28)右派
《中学时代》
·中学时代(1)中学
·中学时代(2)外号
·中学时代(3)老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5)

   1988年8月到9月,《经济日报》连续发了十二组文章,讨论所谓“四通现象”。我从故纸堆里把这些东西翻出来,作为自我清算的素材,下面是8月23日刊登的第五组文章:
   
   “四通”之路通不通?
   
   ----首都部分企业家座谈实录

   
   本报记者 王玉玲 詹国枢
   
   不出所料,四通这块“石头”,在8月18日首都企业家俱乐部与本报召开的厂长座谈会上,又激起了波澜。“怎样看待四通效益?”既有相同观点的赞同与呼应,更有不同意见的碰撞和交锋。
   市场导向还是国家导向
   
   “四通取得高效益的奥秘,我看就是个字,‘市场导向,用户第一’。”北京新型材料总厂厂长王鸿禧首先发言,他说,四通这种市场导向的思想,是对我们国营企业多年奉行的产品经济和计划经济观念的否定。企业听谁的? 谁是企业的上帝? 只能是市场。企业要搞商品经济,先得转这个弯子。
   
   “我们国营企业经营机制的最大弊端,恰恰在于搞国家导向。”首都企业家俱乐部常务副主任董玉麟接过话头,补充说:“国营企业多年来习惯于考虑的是国家计划,国家利益,至于市场接不接受,有没有用户,那是次要问题,反正亏了也有国家兜着。上面搞的是‘父爱主义’,老把企业象孩子一样抱在怀里,企业当然老是长不大,老是没有效益。”
   
   “只搞市场导向,恐怕行不通。”北京新华印刷厂厂长苗云卜持不同意见,他认为,企业要把国家利益放在首位,“比如我们印刷行业,都搞市场导向,都去印武侠传奇,通俗小说,行吗?”
   
   “你多多地印政治书籍和指令性著作,表面看是有社会效益,实际上大量的书籍由公家买回来,连翻都没人翻就又回收成了纸浆,我看不但经济效益谈不上,社会效益也够呛。”北京日化一厂厂长周炳泉与苗云卜当场“对话”。
   
   苗:那你认为企业家应该站在什么立场?
   
   周:企业家的首要职责就是面向市场,千方百计取得经济效益。
   
   苗:国家政策和上级计划还要不要?
   
   周:当然要,但更重要的是象四通那样,在不违法的前提下,把政策用活用足。否则,一切都由国家管着,垮,自然垮不了;发,也肯定发不了。这也是国营企业效益老是上不去的重要原因。
   民办企业机制可否引入国营企业
   
    对于四通所取得的超常效益,厂长们并无多少异议,但对四通这样的民办企业的机制能否引入国营企业,大家则颇有分歧。
   
   苗云卜 感恼火也最不服气的是“人才流动”问题。他说:“四通曾经以每月200元的高薪从新华印刷厂挖走一个会计。其实这个人厂里也想留下,可我能发给他每月200元吗? 即使能,其他人发不发? 厂子还办不办? 在挖墙角这一点上,国营企业与民办企业没法比。” 除了人才问题,董玉麟列举了三条不可比因素:一是上交利税不可比,民办企业上交少,国营企业上交多;二是社会负担不可比,民办企业一身轻,国营企业办社会,吃喝拉撒都得过问;三是财务制度不可比,民办企业为了推销产品,啥手段都可以干,国营企业有政策管着,稍“灵活”一点,财务大检查就过不了关。
   
    政策差异及外部条件的限制,确使国营企业与民办企业有一些不可比因素,但企业的内部机制是否有相通和可供借鉴之处呢? 北京自控设备厂厂长周丙泉认为,即使在当前的体制格局下,企业要取得良好的经济效益,也可从四通之路获得启示。“比如向科技要效益,过去,我们也喊科技是生产力,但为什么总是喊得多而收效甚微呢? 喊去喊来,国家科技力量的精锐部队还是藏在深闺,纸上谈兵。四通的高效益,主要得力于高科技,从这一点上说,四通效益尤其有普遍意义。”
   “大锅饭”思想与“泥饭碗”观念
   
    厂长们分析了这样一个发人深思的现象:同样一个人,在国营企业象条虫,蔫蔫乎乎,一到民办企业就成了龙,干得挺来劲;同样一项制度(比如严格管理),在国营企业很难推开,一碰就骂娘,在民办企业却是天经地义,罚了谁也无话可说.这是为什么呢?
   
   周炳泉认为,关键在于体制不同,因此,人的观念也不同。国营企业是国家的,一踏进大门,吃上这碗“大锅饭”,就是国家的人,名副其实的“主人翁”了。工资也好,奖金也好,你就得给我,少一个子儿也不行。什么优化劳动组合,提高生产效益,你一优化,他就认为你是剥夺了他的“神圣权利”。而民办企业根本不存在这个问题,端上”泥饭碗”,产生的就是“泥饭碗”观念,严格管理也好,扣发奖金也好,辞退也好,他气也不吭,认为本该如此,无话可说。我看老抱着“大锅饭”那一套不放,国营企业没希望。
   
   “要打破‘大锅饭’思想,光靠思想教育恐怕不行,还得从体制上找出路。”王鸿禧建议,理论工作者和实际领导部门思想还要解放一点,认真探索,怎么把国营机制转化为灵活有效的集体和个体机制。“我认为,什么机制把个人利益与企业利益挂得越紧,什么机制效益就越高。今后深化改革的方向和出路也在这里。”
   
   座谈即将结束,议论还很热烈。一位厂长对“用足政策”一说表示忧虑和不以为然,另一位厂长则认为企业就是要千方百计用足政策。周子泉寄语四通公司总经理万润南:你思想还得再解放一点,是私有制就理直气壮打起这面旗帜。不要一谈所有制就千方百计要靠上公有制才心安,这说明万润南也还是心有余悸。
   
   (载1988年8月23日《经济日报》)

此文于2006年10月03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