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万润南
[主页]->[大家]->[万润南]->[关于六四与网友的对话]
万润南
·ZT:莲花王子为《空望月儿明》谱曲
·祖孙对话
·中国的大雁,中国的十字架
·关于“乡愁”的一首歌和一段话
·整个地球都笑了
·九九又重阳
·【往事杂忆1】“姘头”和“岳父大人”
·【往事杂忆2】江青同志去和亲
·【往事杂忆3】上帝创造了法国人
·《我们和你们》
·转帖李劼:《08宪章》一份迟到的历史文献
·相隔20年的两段视频录像
·千古叹英雄
·薰衣草
·雪花纷纷
·是激进革命,还是和平改良?
·芦笛:《万润南的悲剧》
·情人节听歌
·万润南谈六四(1)
·万润南谈六四(2)
·一首好听的励志歌曲
·视频:经济发展与政治改革的契机
·四通秘辛(1)
·一个灾难时代的优雅和精致
·四通秘辛(2)
·四通秘辛(3)
·要总结1989年的经验教训(视频)
·【转贴】周恩来的临终忏悔
·四通秘辛(4)
·从老魏的生日谈起
《四通故事》
·四通故事(01)沈国钧
·四通故事(02)陈三智
·四通故事(03)日本行
·四通故事(04)三门课
·四通故事(05)小万上
·四通故事(06)燕京会
·四通故事(07)刘海平
·四通故事(08)贾春旺
·四通故事(09)四季青
·四通故事(10)陈春先
·四通故事(11)刘英武
·四通故事(12)办执照
·四通故事(13)成立会
·四通故事(14)学习机
·四通故事(15)打印机
·四通故事(16)王安时
·四通故事(17)高境界
·四通故事(18)高效率
·四通故事(19)陈庆振
·四通故事(20)撞铁门
·四通故事(21)高效益
·四通故事(22)当倒爷
·四通故事(23)王缉志
·四通故事(24)实业派
·四通故事(25)题外话
·四通故事(26)沙头角
·四通故事(27)告别会
·《四通故事》征订启事
·《四通故事》最新目录
《春到清华园》
·丁香
·紫荆与雪松
·断碑榆叶梅
·工字厅的白玉兰
·晗亭碧桃
·荷塘春柳
·水木清华山桃花
·图书馆迎春花
·连翘
·天文台樱花
·牡丹
·二号楼紫玉兰
·七绝:《樱花》
《童趣盎然》
·祖孙对话
·并肩看世界
·放飞希望
·有什磨好牛的!
《万歌涂鸦》
·汶川地震周年祭
·汶川男子汉
·七绝 《赞“狗东西”》
·劫后天府泪纵横
·五月的鲜花
·佛语
·香浓瀑布
·爷爷在念经
·云台天桥
·云台天瀑
·云台山
《八九·六四》
·十七年前,我做了两件事
·为什么我在十七年前做这两件事
·ZT芦笛:从万润南先生的选择说到寻找“王维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六四与网友的对话

   


   
   五骆驼:六四的血是白流的

   
   万网友弄人大紧急会议的时候洒家还小,没有及时地喝止他,可惜了大好的四通和万网友的前程。不过看万网友嫉恶如仇的心性,估计被抛出体制外是迟早的事,负筛选吗,我党岂是你能玩得转的。

   任何看过党史的人都知道,我党任何时候都是讲究统一意志的。民主集中最后也要集中吗。人大,政协统统都是橡皮图章。为的是掩人耳目,让随马之流可以凭借着去和人辩论用的,或者干脆直挺挺的站着,让百姓们一会儿糊涂一会儿明白,时时以为党还在秉听下情,是那个什么青天一类的好官儿集合。
   
   所以有的事是能做不能说的,比如内定了人选,到人大政协投票去。党可以容忍百分之几的反对和弃权,骚骚民主气氛,但你从来就没见过20%以上的反对票,因为骚过了就会妨碍独裁。中央是一个声音,那谁是中央呢?宪法没用,因为可以代表中央的国家主席,党的总书记往往不是真中央,我党有官方描述“历史形成的领导地位”,大家约定俗成的发话人。这事放在国外是笑话,中国就是真事儿,我当权,却不负责,你们要是谁不听话,马上就下台。垂帘听政也比这个差,因为太后还要负责呢,出了乱子先发罪己诏。
   
   老万还是胡总的朋友,我看他对中国式政治一窍不通。上面有个乾纲独断的强人,你还去拽虎须搞什么人大决议去,妄图在法律上成既成事实。就算你能通过又如何?党的总书记都被软禁了,你一纸空文如何可以束缚别人。讲法制是要有保证的,就是谁不讲谁下台,不论你是何人。任何人都没有区别,不愿受人以柄,陈水扁要是有邓当年十分之一的权力,早就掀翻了反对派跟亲家吃甜不辣分钱去了,外面还要讲的滴水不漏,让人民感恩戴德。
   
   六四是难得的赤裸裸一回,你碰了底线,就用坦克轧你。全世界都震惊了,有什么用?用不了几年,各国政要又都收拾着来北京赚钱了。当然经济不能代替良知。可是有时间管别人家闲事的必定自己先吃饱了。
   
   说到家的话吧,89年中国根本没有民主的根基,无任何保证,强人政治正在顶峰。你们学运,民运统统地不识时务,鲜血白流。这还不包括学运自身的缺陷,先天不足,后天失调,所托还非人。历史要说有规律,就是事物的发展要有充足的必要条件为保证。89年人民刚有温饱,对世界认识尚在朦胧,党的教育深入人心,全国痞味十足,说是理想主义,其实混乱不堪的泛滥着各种思潮,大家根本对民主对自由没有概念。
   
   经过17年发展,经济上去了,民心因利益涣散了,也冷却了。切身利益成了百姓的唯一关注,妥协之风大行,维权意识觉醒。现在谈民主自由才有点意思。
   
   党也进步不小,缺乏强人,也对现代文明加速吸收,现在谈民主才有点保证。
   
   我看中国民主条件是在渐渐成熟。外部压力和内部压力很小,不利于催熟,却可以走的扎实一点。民主与否其实也是手段,老百姓权利可以有所保障,经济发展果实得偿,如果民主不能促进反而会破坏中国进步所得,我看其前途也和89年不相上下。
   
   人民的声音往往不正确也不响亮,历史的规律才是无情的筛选。六四流的血再多一倍,也不会改变中国的发展轨迹。
   
   
   万润南:答五骆驼,争取六四的血不白流

   
   五骆驼说,六四的血是白流的。有人说,虽然说得很残酷,但却是实话。但我还是要说,我们要做的,就是要让六四的血不白流。
   
   六四流血前,我尽力而为的,是争取不要流血。虽然我很清楚,按我党的本性,流血已经不可避免。但只要还没有开枪,就还有再作一次努力的时间和空间,这叫知其不可为而为之。我也清楚这就把自己和四通搭进去了,你说不可惜,那是假话。唉,就算是毁家纾难吧。
   
   六四流血后,我尽力而为的,是争取六四的血不白流。这就是我为什么会介入民运。海外民运由于种种原因,到目前为止,确实不成气候,有许多原因,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不够“流氓”。我不想流氓、也不能流氓,所以我只好淡出。
   
   我在六四流血前后的两次努力,都不成功。更明确的说吧,I am a loser. 我儿子万方就是这样看我的。loser就loser吧,毕竟,世界上有些事是不能只论成败的。
   
   

   
   SUNLEI777:不以成败论英雄。

   
   胡适先生经常引用的一个故事,我送给您:据说古时候有一只高飞远走的鹦哥儿,偶然又经过自己的山林,看见那里大火,它就用翅膀蘸着些水洒在这山上;人家说它那一点水怎么救得熄这样的大火,它说:“我总算在这里住过的,现在不得不尽点儿心。”
   
   今天正是大火的时候,我们骨头烧成灰终究是中国人,实在不忍袖手旁观。我们明知小小的翅膀上滴下的水点未必能救人,我们不过尽我们的一点微弱的力量,减少良心上的一点谴责而已。
   
   ——胡适《人权论集•序言》
   
   
   万润南:好故事,谢谢。

   
   

   
   马悲鸣:老万差矣

   
   海外民运的不成气候,就是因为太流氓了。自由社会,谁流氓,谁没人搭理。海外民运把文革造反两派的流氓手段都用上了,而又没有控制整个海外社会的能力,人心焉能不散?
   
   老万怎么反方向检讨,整个一猴吃麻花,--满拧。
   
   我是一你四通初建时小元老的表弟。上次回国提到你,才知道四通老人没忘了你。
   
   
   万润南:答马悲鸣,关于流氓。平心静气给你读一段雨果的《悲惨世界》

   
   海外民运里头当然有流氓,这一点我可能比你更有切身感受。我只是说,我不想流氓,也不能流氓。海外民运里头的流氓,同老毛这样的流氓比,就太小儿科了。我曾同余英时先生聊过中国的流氓政治。我说,老毛是农村流氓,老蒋是城市流氓,农村流氓比城市流氓更流氓,所以老毛抢了老蒋的天下。余先生只同意我前半句,说蒋先生还是有很多儒家的东西……意思是蒋并不流氓。
   
   另外,问你表兄好。这么说来,你也算是四通家属了。有一位叫李玉琢的,原来和我是计算中心的同事,后来到四通,非常能干的一员大将。六四后到华为当付总,被称为中国第一职业经理人。最近他写了一本书《我与商业领袖的合作与冲突》,我没有读到全文,据说提到对柳传志、段永基、任正非还有我本人的一些观感。我不知如何能购得此书,也许你表兄能知道?
   
   你说,要同我平心静气地讨论六四,我一直不接招。其实,我对学生六四期间的错,比你体会更真切,但我从来不提及。为什么?我这里平心静气给你读一段雨果的《悲惨世界》,这里的“他”,是指米里哀主教:
   
   他对上层的人和人民大众都是一样的。
   他在没有充分了解周围环境时从不粗率地判断一件事。
   他常说:“让我们先研究研究发生这错误的经过吧。”
   他原是个回头的浪子,他也常笑嘻嘻地那样形容自己。他丝毫不唱严格主义的高调;他大力宣传一种教义,但绝不象那些粗暴的卫道者那样横眉怒目,他那教义大致可以这样概括:
   “人有肉体,这肉体同时就是人的负担和诱惑。人拖着它并受它的支配。”
   “人应当监视它,约束它,抑制它,必须是到了最后才服从它。在那样的服从里,也还可以有过失;但那样犯下的过失是可蒙赦宥的。那是一种堕落,但只落在膝头上,在祈祷中还可以自赎。”
   “做一个圣人,那是特殊情形;做一个正直的人,那却是为人的正轨。你们尽管在歧路徘徊,失足,犯错误,但总应当做个正直的人。”
   “尽量少犯错误,这是人的准则;不犯错误,那是天使的梦想。尘世的一切都免不了犯错误。错误就象一种地心吸力。”
   他对于人类社会所压迫的妇女和穷人总是宽厚的。他说:“凡是妇女、孩子、仆役、没有力量的、贫困的和没有知识的人的过失,都是丈夫、父亲、主人、豪强者、有钱的和有学问的人的过失。”
   他又说:“对无知识的人,你们应当尽你们所能的多多地教给他们;社会的罪在于不办义务教育;它负有制造黑暗的责任。当一个人的心中充满黑暗,罪恶便在那里滋长起来。有罪的并不是犯罪的人,而是那制造黑暗的人。”
   我们看得出,他有一种奇特和独有的批判事物的态度。我怀疑他是从《福音书》中得到这一切的。

此文于2006年06月10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