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万润南
[主页]->[大家]->[万润南]->[十七年前,我做了两件事]
万润南
·为什么共产党“气数未尽”(4)
·为什么共产党“气数未尽”(5)
·山坳上的共产党(1)
·山坳上的共产党(2)
·山坳上的共产党(3)
·山坳上的共产党(4)
·山坳上的共产党(5)
·ZT芦笛:从蒯大富赞江青说到“人民文革”(一)
·ZT芦笛:从蒯大富赞江青说到“人民文革”(二)
·ZT芦笛:从蒯大富赞江青说到“人民文革”(三)
·ZT芦笛:从蒯大富赞江青说到“人民文革”(四)
·ZT芦笛:从蒯大富赞江青说到“人民文革”(五)
·ZT芦笛:从蒯大富赞江青说到“人民文革”(六)
·十七年前,我做了两件事
·为什么我在十七年前做这两件事
·ZT芦笛:从万润南先生的选择说到寻找“王维林”
·新年新希望
·一张照片和世界银行的两份报告
·鲍彤先生祭赵紫阳去世两周年
·赞同沙叶新,支持章诒和
《盘点四通》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1)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2)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3)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4)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5)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6)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7)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8)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9)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10)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11)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12)
《文章转贴》
·ZT易中天:盘点李泽厚
·ZT易中天:走近顾准
·ZT吴敬琏:中国需要这样的思想家
·ZT李慎之:智慧与良心的实录
·ZT易中天: 劝君免谈陈寅恪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1)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2)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3)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4)
《一起听歌》
·听凯莉唱《英雄》
·听两位巨星唱《心存信念》
·听西城男孩唱《流亡之徒》
·听席琳.迪翁唱圣诞歌
·听席琳.迪翁唱《新的一天已经来临》
·听费翔唱《故乡的云》
·听黑鸭子唱《同桌的你》
·听黑鸭子唱《常回家看看》
·听侃侃唱《老家》
·听智者唱《茶韵》
·听黑鸭子唱《太湖美》
·听黑鸭子唱《半个月亮爬上来》
·听毛宁唱《涛声依旧》
·听黑鸭子唱《三百六十五里路》
《清华岁月》
·《清华岁月》(1) 赵大大
·《清华岁月》(2)《蝶恋花》
·《清华岁月》(3) 花样年华
·《清华岁月》(4) 婚配概率
·《清华岁月》(5) 谁捅了我的窗户纸?
·《清华岁月》(6) 偏向绝处飞
·《清华岁月》(7) 疯狂年代的荒诞故事
·《清华岁月》(8) 屁声像山炮那么响
·《清华岁月》(9)老海归的生命空白
·《清华岁月》(10)蒯大富和胖老头
·《清华岁月》(11)老子平常儿骑墙
·《清华岁月》(12)遇罗克和马丁.路德.金
·《清华岁月》(13)周恩来和清华文革
·《清华岁月》(14)我的学长胡锦涛
·《清华岁月》(15)同江青有关的“切肤之病”
·《清华岁月》(16)莫扎特和入党谈话
·《清华岁月》(17)“不要打人!”
·《清华岁月》(18)两位伯乐和我的“顿悟”
·《清华岁月》(19)乡下人,到上海
·《清华岁月》(20)我的高中同学
·《清华岁月》(21)空望月儿明
·《清华岁月》(22)文革中遇难的姜文波
《童年记忆》
·童年记忆(1)迷路
·童年记忆(2)失聪
·童年记忆(3)分鱼
·童年记忆(4)上街
·童年记忆(5)外公
·童年记忆(6)外婆
·童年记忆(7)帅哥
·童年记忆(8)鬼神
·童年记忆(9)金凤
·童年记忆(10)香妹
·童年记忆(11)出生
·童年记忆(12)茄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十七年前,我做了两件事

   
    十七年前,我做了两件事。一件是企图促成召开人大常委紧急会议,来解决当时的政治危机;另一件是企图劝说学生适时离开广场。
   
    下面是关于这两件事情的陈述:
   

   (一)人大常委签名事件
   八九年五月二十五日,香港《文汇报》的头版头条消息是“人大常委五十七人上书要求召开常委紧急会议”。在幕后运作这件事的,是以曹思源为首的四通公司社会发展研究所。
   
   八九年四月下旬以来,我们和全北京、乃至全国的老百姓一样,密切关注着北京的学生运动。戒严以后,北京的局势已极为复杂,曹思源按照他一贯要让人大这颗橡皮图章逐渐硬起来的思路,建议草拟一份立即召开全国人大紧急会议的《建议书》,希望通过召开人大紧急会议来解决当时的政治危机。我同意曹的想法,并且认为,”人大作为国家的最高权力机关,在这个时候,召开紧急会议,是完全符合宪法原则的,也是在民主与法制的轨道上解决问题的必要措施。”曹在《建议书》中写道,“在此紧急关头,应通过法律程序反映人民的意志,召开全国人大紧急会议。”
   
   在我的支持下,由四通社会发展研究所全力进行院外活动。曹思源首先找到时任人大常委的胡绩伟。胡老审阅了《建议书》后,表示明确支持,并在《建议书》上加了一句话:“如果暂不能召开全国人大常委会,建议召开在京常委委员非正式紧急会议。”胡签名后,表示愿意以他的名义,委托四通社会发展研究所曹思源等人向其他常委委员办理征集签名事宜,并正式写了委托书。从五月二十一日晚开始到五月二十四日上午,四通社会发展研究所与各方联系,或登门拜访,或打电话,或发加急电报,要求同意这一主张的全国人大常委委员在《建议书》上签名。有的人大常委委员见了《建议书》,在上面签了名;有的委员没有见到《建议书》,在听了内容后委托四通社会发展研究所代为签名。
   
   最后,一共有四十六位常委委员或直接签名或电话委托签名。有的回电话表示赞成开会,有的回电报表示赞成开会。加上之前已有一部分人大常委委员也呼吁从速召开一次紧急会议,来研讨当前的严峻局势,谋求问题的解决。先后共有五十七位人大常委委员赞成召开“全国人大紧急会议”,超过全国人大常委委员总数的三分之一,达到了立即召开人大紧急会议的提案人数。二十四日上午,四通社会发展研究所将关于提议召开全国人大常委会紧急会议的信件及收集到的常委委员的意见材料交给了胡绩伟。胡老又分别给万里委员长、习仲勋副委员长、彭冲副委员长写了亲笔信。四通社会发展研究所于二十四日下午一时半将这些材料送到全国人大常委会收发室。香港《文汇报》驻京办事处主任刘锐绍据此发了第二天的头条消息。
   
   李鹏对此进行了追查。五月三十日,高登榜、王厚德、宋汝棼、李琦、顾明、刘大年等六名常委委员发表声明,声称自己没有同意签名,是造谣,要求追究四通社会发展研究所的法律责任。五十一名常委委员对签名没有提出异议。
   
   未及六四开枪,曹思源在自己家门口被秘密绑架;我的座车被明显跟踪;公司气氛弥漫着紧张和不安。公司内部开始有人责怪四通社会发展研究所的活动,并建议与之作某种切割。我在公司召开的大会上明确表态:四通社会发展研究所进行的活动我知情,也赞同。我鼓励四通同人:我们的血要热、头脑要冷、骨头要硬。
   
   (二)劝说学生适时离开广场
   
   八九年五月二十二日下午四时许,我在国际饭店彩虹中餐厅,召集北京和外地近八十所高校的近百名静坐学生负责人开会。在会上,我首先肯定了学生们的行动,赞扬他们为中国的民主化进程做了贡献,也告诫他们:民主不是一天可以达成的。提醒他们凡事必须考虑到社会承受力。再在广场上僵持下去,会造成群众社会生活的不安定,也会成为军队镇压的理由。
   
   我说,“同学们,如果把你们的行动比作一部作品,那将会是一部杰作。这部杰作的上篇和中篇已经写完了。如果写好下篇,写好结尾,那就更加杰出伟大了。”“现在,你们应该不失时机地撤离广场,主动地撤回学校,再坚持校园斗争。这样,你们就会受到整个社会的赞扬。”
   
   我提醒他们:“你们应当知道,军队进城意味着什么?如果学生回学校了,广场上没有学生了,部队进城就没有理由了。”“当然,撤退,你们可以提出自己的条件。第一,就是军队回去,学生回校;第二,取消戒严,秩序正常;第三条,要有策略,我建议他们要尊邓、打李、拥赵。对邓小平和杨尚昆,可以请他们光荣退修;对李鹏,可以要他下台;对赵紫阳关于要在民主与法制的轨道上解决问题的主张,要拥护。
   我建议把撤离广场的行动称为“凯旋在子夜”,是进军,是为了新的目标的进军,不是灰溜溜的退却。我还直接找了王丹,告诉他情况的紧急和面临的风险。那是在北京饭店的咖啡厅,王丹处在极度疲劳的半昏睡状态,听不进、也听不懂我在说什么。
   
   五月二十三日,四通公司的曹务奇根据我与学生对话的内容,起草了一份《倡议书》,由在天安门广场静坐的二十所高校署名。《倡议书》要求“撤消戒严,军队回去,学生撤离,恢复秩序”。要求新闻单位对此进行公开报道。《倡议书》写道:“我们郑重倡议:撤消戒严,军队回去,学生撤离,恢复秩序。我们呼吁:迅速召开人大常委会和中央全会,按照民主和法制的程序讨论并接受爱国学生和全国人民的正义要求。”“如果军队回去,撤消戒严,我们相信在运动中一直保持理智、克制、秩序的广大同学会同意撤离。我们的撤离不是退却,而是把民主运动推向一个新阶段。”“我们认为,我们的合理要求没有理由得不到满足,如果要求不能实现,我们不答应,人民不答应。”
   
   主张撤退的学生领袖回到广场大多被罢免,左右广场的,永远是最激进的主张。
   
   这两件事,留下了两份白纸黑字的文字材料,一是《建议书》;二是《倡议书》。请有办法的网友,找出来贴到网上,以为佐证。
   
    (6/3/200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