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万润南
[主页]->[大家]->[万润南]->[山坳上的共产党(5)]
万润南
·《清华岁月》(6) 偏向绝处飞
·《清华岁月》(7) 疯狂年代的荒诞故事
·《清华岁月》(8) 屁声像山炮那么响
·《清华岁月》(9)老海归的生命空白
·《清华岁月》(10)蒯大富和胖老头
·《清华岁月》(11)老子平常儿骑墙
·《清华岁月》(12)遇罗克和马丁.路德.金
·《清华岁月》(13)周恩来和清华文革
·《清华岁月》(14)我的学长胡锦涛
·《清华岁月》(15)同江青有关的“切肤之病”
·《清华岁月》(16)莫扎特和入党谈话
·《清华岁月》(17)“不要打人!”
·《清华岁月》(18)两位伯乐和我的“顿悟”
·《清华岁月》(19)乡下人,到上海
·《清华岁月》(20)我的高中同学
·《清华岁月》(21)空望月儿明
·《清华岁月》(22)文革中遇难的姜文波
《童年记忆》
·童年记忆(1)迷路
·童年记忆(2)失聪
·童年记忆(3)分鱼
·童年记忆(4)上街
·童年记忆(5)外公
·童年记忆(6)外婆
·童年记忆(7)帅哥
·童年记忆(8)鬼神
·童年记忆(9)金凤
·童年记忆(10)香妹
·童年记忆(11)出生
·童年记忆(12)茄子
·童年记忆(13)父亲
·童年记忆(14)母亲
·童年记忆(15)小忠
·童年记忆(16)造句
·童年记忆(17)想家
·童年记忆(18)表婶
·童年记忆(19)假期
·童年记忆(20)作文
·童年记忆(21)演戏
·童年记忆(22)棒喝
·童年记忆(23)回家
·童年记忆(24)李家
·童年记忆(25)插班
·童年记忆(26)游戏
·童年记忆(27)牵手
·童年记忆(28)右派
《中学时代》
·中学时代(1)中学
·中学时代(2)外号
·中学时代(3)老师
·中学时代(4)读书
·中学时代(5)小英
·中学时代(6)伙伴
·中学时代(7)爷爷
·中学时代(8)淘气
·中学时代(9)炼钢
·中学时代(10)赛诗
·中学时代(11)饥饿
·中学时代(12)裁缝
·中学时代(13)下放
·中学时代(14)小妹
·中学时代(15)万姓
·中学时代(16)英模
《人生感言》
·关于六四与网友的对话
·和网友谈“情人”
·花甲听《英雄》
·生日听歌
·六十述怀
·致胡锦涛:总得说个一二三
·六四会平反吗?两位巨星的回答
·雨中的从容
·梦里娶媳妇
·争气小儿郎
·一幅《雪山夕照》+ 三首诗
·想家了......
·再贴五幅家乡的照片
·我小时候生活过的地方
·家乡的山,家乡的水
·家乡的人,家乡的花
·送朋友们一首圣诞歌曲
·山区父子情
·ZT:莲花王子为《空望月儿明》谱曲
·祖孙对话
·中国的大雁,中国的十字架
·关于“乡愁”的一首歌和一段话
·整个地球都笑了
·九九又重阳
·【往事杂忆1】“姘头”和“岳父大人”
·【往事杂忆2】江青同志去和亲
·【往事杂忆3】上帝创造了法国人
·《我们和你们》
·转帖李劼:《08宪章》一份迟到的历史文献
·相隔20年的两段视频录像
·千古叹英雄
·薰衣草
·雪花纷纷
·是激进革命,还是和平改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山坳上的共产党(5)

    跛脚的改革带来腐败,腐败造成分配不公,分配不公引发民怨沸腾,新左派挟民怨向改革派发难,改革派聚集在西山筹划对策。这就是当前这场争论的由来和西山会议的背景。改革派的对策如果还停留在继续和深化经济改革,那么他们的路就走到头了,因为经济体制改革本身的路已经走到头了。腐败现象是经济体制改革的伴生现象,遏制腐败只能依靠对权力的约束和制衡。如何对权力进行约束和制衡,这超出了经济体制改革的范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现在必须启动政治体制改革,这也就是为什么小平同志当年要说“我们所有的改革最终能不能成功,还是决定于政治体制的改革。”
   
    如何对权力进行约束和制衡?只能是引进西方的“多党制”和“议会制”,舍此没有更好的选择。“多党制”是在政治生活中引进竞争机制;“议会制”是引进民意监督机制。当年唐克请我吃饭,问我为什么四通办得这样好?我说因为我们是“泥饭碗”,只有干得好才有饭吃。我话题一转,对他说:你们共产党也应当是“泥饭碗”,只有干得好才能在台上执政,干不好就应当换人。他听了我的奇谈怪论,眼珠子转了两下,给了我一个绝妙的回答:“共产党?共产党怎么是泥饭碗?共产党是抢饭碗的!”
   
    共产党从打天下时代的“抢饭碗”,到计划经济时代的“铁饭碗”,到现在市场经济时代要改为“泥饭碗”——执政党的转型,这是政治体制改革的关键问题。

   
    如何从目前一党专政的局面,形成多党竞争的格局,许多朋友提出了不同的思考。有人希望共产党分成两派;也有人希望现在所谓的民主党派转型。但前者要考量到党内斗争的残酷和由此带来高额的社会成本;后者可能多半要失望,把没有根的东西从花瓶里移植到院子外,其存活的几率大约是零。我这里提一种另类的思考:我们不妨把视野放得更宽点、历史的回顾更纵深些,近百年来,我们一直有两党的竞争和合作,这就是源出同门的国民党和共产党。历史上的恩怨,随着连宋的登陆,这一页可以翻过去了。当时网上流传一首《娘,大哥他回来了》,写得相当感人。在共产党埋头经济体制改革的时候,国民党在台湾社会转型的过程中,完成了自身的从威权到民主的改造。在新的历史时期,兄弟俩何不再合作一把?
   
    全面合作有难度,弄不好会天下大乱。我们先划出一小块地盘,在福建搞两党民主政治的试点。我们先让大哥渡过海峡来落个脚。国民党有台湾经验和小马哥的清新形象;共产党有全国执政的优势和胡温的亲民形象。一个是过海龙,一个是地头蛇。倾两岸的资源,合两党的精英,把福建搞得有模有样了,我们再逐步推广到全国,届时中国民主政治有成,将是中国百年宪政史上的一段佳话,也是一个漂亮的句号。问题是:共产党,你有这样的气度吗?国民党,你准备好了吗?
   
    国民党在台湾民主化的过程中,有这样的气度。远在民进党上台前,我当面问过焦仁和,一位和马英九同样漂亮的国民党精英,“你们想过有一天要失去执政地位吗?”他的回答让我印象极为深刻:“政党轮替,是民主政治的应有之义。国民党不经过失去政权,丢不掉沉重的历史包袱;民进党不经过执政,不会成为一个负责任的政党。”
   
    “议会制”,其实我们现有的体制中已经具备了基本的架构。人大和政协,可以成为两院的雏形。可惜的是我们现在把它办成了名人俱乐部,春晚是老百姓一年一度的大联欢,两会则是名人们一年一度的大Party。当年我把曹思源请到四通来办社会发展研究所,他竭力鼓吹的一条就是人大的改革:如何使橡皮图章逐渐硬起来。在八九年的那场政治风波中,他领导的研究所更开创了院外活动的先河,企图促成人大常委会召开紧急会议,来解决当时的政治危机。结果是他被请到了秦城监狱。
   
    这两件事当中,“多党制”是关键。这个问题解决了,“议会”就会成为吵架的地方,甚至是打架的地方,想开Party,大概是没有门了。
   
    我注意到前任和现任的领导人在讲话中多次表示了对西方“多党制”和“议会制”的坚决拒绝。不要紧的,为了帮助他们解除思想顾虑,我在第一篇中特别引用了当年《九评》中的一篇文章,就是让他们回顾一下历史,看看小平同志当年是如何批南斯拉夫的修正主义的,后来又是怎样搞改革开放的。这才是政治家的风范。“夫大人者,言不必信,行不必果,唯义所在。”这是圣训,要“与时俱进”,这是今训。一代人要做一代人该做的事情。经济体制改革,前一代已经做到头了,政治体制改革,是你们这一代该做的事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