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万润南
[主页]->[大家]->[万润南]->[山坳上的共产党(5)]
万润南
·四通故事(19)陈庆振
·四通故事(20)撞铁门
·四通故事(21)高效益
·四通故事(22)当倒爷
·四通故事(23)王缉志
·四通故事(24)实业派
·四通故事(25)题外话
·四通故事(26)沙头角
·四通故事(27)告别会
·《四通故事》征订启事
·《四通故事》最新目录
《春到清华园》
·丁香
·紫荆与雪松
·断碑榆叶梅
·工字厅的白玉兰
·晗亭碧桃
·荷塘春柳
·水木清华山桃花
·图书馆迎春花
·连翘
·天文台樱花
·牡丹
·二号楼紫玉兰
·七绝:《樱花》
《童趣盎然》
·祖孙对话
·并肩看世界
·放飞希望
·有什磨好牛的!
《万歌涂鸦》
·汶川地震周年祭
·汶川男子汉
·七绝 《赞“狗东西”》
·劫后天府泪纵横
·五月的鲜花
·佛语
·香浓瀑布
·爷爷在念经
·云台天桥
·云台天瀑
·云台山
《八九·六四》
·十七年前,我做了两件事
·为什么我在十七年前做这两件事
·ZT芦笛:从万润南先生的选择说到寻找“王维林”
·关于六四与网友的对话
·鲍彤先生祭赵紫阳去世两周年
·是激进革命,还是和平改良?
·芦笛:《万润南的悲剧》
·万润南谈六四(1)
·万润南谈六四(2)
·视频:经济发展与政治改革的契机
·要总结1989年的经验教训(视频)
·北京六四民主運動研討會
·达扬专访:六四亲历者万润南见证历史
·自由亚洲电台:万润南谈三知识分子遭中共政治局常委点名
·七绝 端午感怀
·杜导正披露赵紫阳录音回忆录制作内幕
·两个“绝不”和两个“凡是”一样,都将成为历史的笑话
·胡耀邦和赵紫阳有何不同
·孙立平:最大的威胁 不是社会动荡而是社会溃败
·[历史镜头] 赵紫阳到天安门广场看望绝食学生
·和邓丽君同台唱《血染的风采》
·点燃烛光
·马英九的坚持
·龙应台: 献给丁子霖
·国殇之柱
·ZT 小市民奇遇记
·关于“爱国主义”(绣像版)
·ZT杨继绳:集体世袭与“权力场”
·ZT沙叶新:“腐败”文化——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ZT 沙叶新:天下几人是男儿?
·ZT沙叶新:我的心更没死!
·ZT杨继绳:制衡权力,驾驭资本
·ZT刘军宁--官员财产公开:不难的“难题”
·ZT 沙叶新:三个女人向我推荐,我向所有男人推荐
·ZT龙应台:《窃听风暴》,你是有选择的
·致刘晓波
·ZT明日的太阳不会照耀那些恐惧明天的人
·谣言止于“阳光”
·ZT孙立平:官员财产申报久拖,配套措施是借口
·ZT中国社会为何陷入群体性事件的包围之中(乔新生)
·ZT急诊室效应与大国之难(萧功秦)
·ZT你们假装申报,我们认真监督(孙立平)
·宁断
·凝立
·ZT清末商人的宪政情怀(刘军宁)
·ZT商人聚會討論“中國未來30年向何處去?”
·ZT中国政改的希望寄托在商人的身上
·悼林希翎
·【凤凰台上忆吹箫】中秋
·[贺新郎]唱和小胡
·关注郭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山坳上的共产党(5)

    跛脚的改革带来腐败,腐败造成分配不公,分配不公引发民怨沸腾,新左派挟民怨向改革派发难,改革派聚集在西山筹划对策。这就是当前这场争论的由来和西山会议的背景。改革派的对策如果还停留在继续和深化经济改革,那么他们的路就走到头了,因为经济体制改革本身的路已经走到头了。腐败现象是经济体制改革的伴生现象,遏制腐败只能依靠对权力的约束和制衡。如何对权力进行约束和制衡,这超出了经济体制改革的范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现在必须启动政治体制改革,这也就是为什么小平同志当年要说“我们所有的改革最终能不能成功,还是决定于政治体制的改革。”
   
    如何对权力进行约束和制衡?只能是引进西方的“多党制”和“议会制”,舍此没有更好的选择。“多党制”是在政治生活中引进竞争机制;“议会制”是引进民意监督机制。当年唐克请我吃饭,问我为什么四通办得这样好?我说因为我们是“泥饭碗”,只有干得好才有饭吃。我话题一转,对他说:你们共产党也应当是“泥饭碗”,只有干得好才能在台上执政,干不好就应当换人。他听了我的奇谈怪论,眼珠子转了两下,给了我一个绝妙的回答:“共产党?共产党怎么是泥饭碗?共产党是抢饭碗的!”
   
    共产党从打天下时代的“抢饭碗”,到计划经济时代的“铁饭碗”,到现在市场经济时代要改为“泥饭碗”——执政党的转型,这是政治体制改革的关键问题。

   
    如何从目前一党专政的局面,形成多党竞争的格局,许多朋友提出了不同的思考。有人希望共产党分成两派;也有人希望现在所谓的民主党派转型。但前者要考量到党内斗争的残酷和由此带来高额的社会成本;后者可能多半要失望,把没有根的东西从花瓶里移植到院子外,其存活的几率大约是零。我这里提一种另类的思考:我们不妨把视野放得更宽点、历史的回顾更纵深些,近百年来,我们一直有两党的竞争和合作,这就是源出同门的国民党和共产党。历史上的恩怨,随着连宋的登陆,这一页可以翻过去了。当时网上流传一首《娘,大哥他回来了》,写得相当感人。在共产党埋头经济体制改革的时候,国民党在台湾社会转型的过程中,完成了自身的从威权到民主的改造。在新的历史时期,兄弟俩何不再合作一把?
   
    全面合作有难度,弄不好会天下大乱。我们先划出一小块地盘,在福建搞两党民主政治的试点。我们先让大哥渡过海峡来落个脚。国民党有台湾经验和小马哥的清新形象;共产党有全国执政的优势和胡温的亲民形象。一个是过海龙,一个是地头蛇。倾两岸的资源,合两党的精英,把福建搞得有模有样了,我们再逐步推广到全国,届时中国民主政治有成,将是中国百年宪政史上的一段佳话,也是一个漂亮的句号。问题是:共产党,你有这样的气度吗?国民党,你准备好了吗?
   
    国民党在台湾民主化的过程中,有这样的气度。远在民进党上台前,我当面问过焦仁和,一位和马英九同样漂亮的国民党精英,“你们想过有一天要失去执政地位吗?”他的回答让我印象极为深刻:“政党轮替,是民主政治的应有之义。国民党不经过失去政权,丢不掉沉重的历史包袱;民进党不经过执政,不会成为一个负责任的政党。”
   
    “议会制”,其实我们现有的体制中已经具备了基本的架构。人大和政协,可以成为两院的雏形。可惜的是我们现在把它办成了名人俱乐部,春晚是老百姓一年一度的大联欢,两会则是名人们一年一度的大Party。当年我把曹思源请到四通来办社会发展研究所,他竭力鼓吹的一条就是人大的改革:如何使橡皮图章逐渐硬起来。在八九年的那场政治风波中,他领导的研究所更开创了院外活动的先河,企图促成人大常委会召开紧急会议,来解决当时的政治危机。结果是他被请到了秦城监狱。
   
    这两件事当中,“多党制”是关键。这个问题解决了,“议会”就会成为吵架的地方,甚至是打架的地方,想开Party,大概是没有门了。
   
    我注意到前任和现任的领导人在讲话中多次表示了对西方“多党制”和“议会制”的坚决拒绝。不要紧的,为了帮助他们解除思想顾虑,我在第一篇中特别引用了当年《九评》中的一篇文章,就是让他们回顾一下历史,看看小平同志当年是如何批南斯拉夫的修正主义的,后来又是怎样搞改革开放的。这才是政治家的风范。“夫大人者,言不必信,行不必果,唯义所在。”这是圣训,要“与时俱进”,这是今训。一代人要做一代人该做的事情。经济体制改革,前一代已经做到头了,政治体制改革,是你们这一代该做的事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