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万润南
[主页]->[大家]->[万润南]->[山坳上的共产党(4)]
万润南
·宜兴万氏(4)始望扶风
·宜兴万氏(5)继炽江右
·宜兴万氏(6)兄弟渡江
·宜兴万氏(7)入籍勘合
·宜兴万氏(8)近亲旁支
·宜兴万氏(9)卜居万塔
·宜兴万氏(10)溪庄公诗
·宜兴万氏(11)古斋先生
·宜兴万氏(12)名垂青史
·宜兴万氏(13)明清之交
·宜兴万氏(14)文采风流
·宜兴万氏(15)晚清余韵
·宜兴万氏(16)二度劫难
·《宜兴万氏》缘起(代序)
·悠悠往事岂如烟
·致天安门母亲
·【五律】钉子户
·六四日记“很李鹏”
·致刘晓波(三首)
·关于晓波的点滴回忆
·【七绝】悼华叔
·【七绝】开罗茉莉花
·人间有大爱
·赠华泽——灵魂飘香
·【七绝】释放刘贤斌
·《四通故事》目录索引
·“小平头”刘迪走了
·悼哈维尔
·悼哈维尔
·薄公子三哭
·悼方励之先生
·輓方先生:悲从中来
·我的1989(1)悲剧序幕
·我的1989(2)钦老板
·我的1989(3)存亡之秋
·我的1989(4)风云突变
·我的1989(5)陈东采访
·我的1989(6)刘晓波
·我的1989(7)袁木其人
·我的1989(8)柯云路
·我的1989(9)烽火五月下扬州
·我的1989(10)处理家务
·我的1989(11)五周年
·我的1989(12)血要热、头脑要冷
·我的1989(13)宣布戒严
·我的1989(14)毁家纾难
·我的1989(15)流产的“凯旋在子夜”
·我的1989(16)张福森深夜相劝
·我的1989(17)橡皮图章企图硬起来了
·我的1989(18)SOTEC讲话
·我的1989(19)亚视采访
·我的1989(20)血要热、头脑要冷、骨头要硬
·我的1989(21)广场四君子
·我的1989(22)蛇口出境
·平反“六四”是中共的政治资源而不是包袱
·柴玲 vs 天安门母亲
·悼六四硬汉李旺阳被“自杀”
·山雨欲来(1)抢购风潮
·山雨欲来(2)三五八规划
·山雨欲来(3)一剂猛药
·山雨欲来(4)流言四起
·山雨欲来(6)人心躁动
·山雨欲来(5)喝茶聊天
·山雨欲来(7)商界聚会
·山雨欲来(8)新年布局
·山雨欲来(9)职工大会
·山雨欲来(10)香山会议
·山雨欲来(11)承包答卷
·山雨欲来(12)生存空间
·山雨欲来(13)南北对话
·山雨欲来(14)京丰会议
·“笨蛋,重要的是经济!”——袁剑谈中国经济的拐点
·中南海的高层在担心什么?
·慕容雪村:如秋水长天
·子夜:北京这一夜
·金钟:薄熙来可能的结局
·犀利公评吴思——王朝灭亡的三大原因
·羅征啟——夭折的接班人
·木然:权力的焦虑及化解之道
·张维迎:政府权力就像癌细胞
·荣剑:中国十问——决定中国未来命运的十个问题
·2012上半年无耻言论集锦
·慕容雪村:与高衙内通信
·万润南:薄谷开来案是政治审判
·老冷:神州又闹义和团
·犀利公:政制不修,焉能卫国?
·程晓农:邓小平不懂“发展”,枉谈“硬道理”
·翁永曦:“我们就是不改,你们怎么办?”
·龙应台:为什么台湾人不想统一
· 杨光:我看“温家宝现象
·中共度过了十八大常委安排的危机
·孙立平:知识分子是如何被驯服的
·芦笛:习近平“背伤”透出三分诡异
·解滨:不要怕日本!我来告诉你日本的几个死穴
·中共的当务之急是收拾人心
·萧功秦:高调民族主义非中国之福
·芦笛 :中国即将从辅导员时代进入红卫兵时代?
· 狼协:谈钓鱼岛冲突——大家还是洗洗睡吧
·麦克法考尔:毛泽东既狡猾又浪漫
·麦克法考尔:中共的脆弱
·傅国涌谈近代实业家的历史角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山坳上的共产党(4)

    如果我有机会参加西山会议……
   
    嗨,干吗要“如果”?我们自己就在这里开一个西山会议的会外会。
   
    时间:从本月今日此时此刻起,直到没有人再想发言止;

    地点:网络虚拟空间;
    主题:中国宏观经济与改革走势;
    参加人:所有对此一话题感兴趣的朋友。
   
    下面是我的发言:
   
    首先,我赞成高会长的建议,中央最高领导胡总书记要出来讲话。国有纷争,最高领导人要出来“明定国是”。讲话内容光提“三个不要”太消极,要明确地宣示政治体制改革不搞不行了。为了使这一宣示更有权威,可以把小平同志抬出来,说明这是小平同志20年前的政治遗嘱。在1986年6月28日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上,邓小平说:“我们所有的改革最终能不能成功,还是决定于政治体制的改革。只搞经济体制改革,不搞政治体制改革,经济体制改革也搞不通”(见2004年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的《邓小平年谱》。网上有朋友建议我引用领导人讲话要注明出处,以免背上造谣的嫌疑,故特此说明。)
   
    政治体制改革从哪里起步?要从两件最根本的事情入手:修改宪法和党章。经济体制改革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所有制成分、阶级关系也有了相应的变化,我们的宪法也要“与时俱进”;江泽民同志提出了“三个代表”,党章也要作相应的调整。否则,反对改革的人动不动就搬出宪法和党章来和我们理论,很被动嘛。修改了宪法和党章,我们就可以化被动为主动。共产党和市场经济的联姻也就成为合法夫妻。这样就不会有人在背后说我们是“通奸”。另外,借了修改党章的机会,根据社团法赶紧把注册登记补办了,否则堂堂的“伟光正”,让人说成是“黑户口”、“私生子”,很难听啊。修改宪法和党章,是两项重大的政改工程,我们的同志且不可掉以轻心。要酝酿得充分些,时间安排得从容些。等条件成熟了,在适当的时候可以召开全国制宪会议。要学学人家美国先贤们制宪时的那种认真和远见卓识。我们的经济体制已经同世界接轨了,我们的政治体制也要考虑同世界接轨。这是确保我们国家长治久安的大事,我们这一代人,责任重大啊。
   
    中国是个大国,治大国如烹小鲜,政改方案的出台要非常谨慎。各地区经济改革所处的阶段不一样,所面临的问题也不尽相同,所以切忌搞什么“一刀切”的办法、“一揽子”的方案。小平同志在启动经济体制改革的时候,曾经提过一个口号:“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实践证明,这是一个行之有效的办法。我们在启动政治体制改革的时候,按照同样的思路,是不是也可以提这样一个口号:“让一部分地区先民主起来”。选什么样的地区,很需要一点政治智慧。首先,要选在沿海经济发达的地区,否则没有示范意义。但要避开珠三角和长三角这两个地区。因为任何改革都会有风险,尤其是政治体制改革。万一出点问题影响了珠三角或长三角经济发展的势头,人们就会对政治体制改革本身产生怀疑和动摇。同样要避开环渤海地区,这里离中央太近,出了问题社会影响太坏。根据以上分析,我们就只剩下一个可以考虑的地区,那就是福建省。
   
    为什么选福建省,这也同我们处理两岸问题的战略思考有关。目前我们面对两岸问题时实际上很被动。我们本来并不急于解决台湾问题。香港问题,小平同志说过:50年不变;台湾问题,主席说过:100年不要管。当前我们只谋求在大陆地区“坚定不移搞改革,一心一意谋发展”。只要对方不亮明了旗帜独立,其余的我们都可以忍,我们只求维持现状。对岸有些政客吃定了我们这一点,用他们的话来讲,叫“吃人够够”,不断的弄出点麻烦来,从两国论,到终统论,一脉相承。我们这边说话的声音大一点,反倒帮了他们的忙。我们只好请美国人出来帮我们管,但这样一来,就把现状的解释权交到了美国人手里。李敖同志对此有个形象的比喻:台湾好比大陆的睾丸,现在让美国人捏在手里。同志们,被动啊。
   
    是的,我们在这边摆了700颗导弹,那是用来威慑、就是用来吓唬人的。兵者乃天下之凶器,仁者不得已而为之。我们绝不能轻启战端,真打起来,美国人出手就会是天下大乱;即使不出手,经济制裁与经济封锁是免不了的,中国仁人志士百年奋斗的努力、我党28年来改革开放的成果,将全部付诸东流,中国的富强与繁荣,也成了一场永远无法圆的梦。两岸从此结下血仇,100年都化解不了。同志们,被动啊。
   
    如何化被动为主动,同时顺便把台湾这几年政治民主化的经验学过来?我提一条处理两岸关系的新八字方针:不取反与、以大“师”小。为什么老想着要把人家统过来呢?像张维迎同志所提倡的那样,换位思考一下。我们把偌大一个福建省的治权交过去,请他们来当政治体制改革的老师,实行“一国良制”,不是更好吗?本来十分凶险的台湾海峡,从此将成为和平安谧的内湖。平心而论,这主意确实高明。
   
    这么高明的主意,本人不敢掠美,其创意出自当年邓小平改革派阵营的一员大将、80年代初在福建主政的项南。当年他曾向邓小平提议:把福建交给蒋经国;把西藏交给达赖喇嘛。我常常暗自感叹:共产党里有高人哪。我心目中的高人,项南是其中之一。
   
    经济体制改革,我们是“摸着石头过河”,政治体制改革,我们可以“摸着‘番薯’过海”。当年,我把经济体制改革的进程,说成是四化:深圳香港化、广东深圳化、沿海广东化、内地沿海化。现在我们可以把政治体制改革的进程,设想为三化:福建台湾化,沿海福建化、内地沿海化。说到这里,我不由得又生出一番感慨来:香港和台湾与大陆的分离,曾经是我们的百年耻辱。没想到这两个地区,在今天中国经济体制改革和政治体制改革中,分别扮演了如此重要的角色。真是造化弄人哪。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