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万润南
[主页]->[大家]->[万润南]->[山坳上的共产党(1)]
万润南
《四通故事》
·四通故事(01)沈国钧
·四通故事(02)陈三智
·四通故事(03)日本行
·四通故事(04)三门课
·四通故事(05)小万上
·四通故事(06)燕京会
·四通故事(07)刘海平
·四通故事(08)贾春旺
·四通故事(09)四季青
·四通故事(10)陈春先
·四通故事(11)刘英武
·四通故事(12)办执照
·四通故事(13)成立会
·四通故事(14)学习机
·四通故事(15)打印机
·四通故事(16)王安时
·四通故事(17)高境界
·四通故事(18)高效率
·四通故事(19)陈庆振
·四通故事(20)撞铁门
·四通故事(21)高效益
·四通故事(22)当倒爷
·四通故事(23)王缉志
·四通故事(24)实业派
·四通故事(25)题外话
·四通故事(26)沙头角
·四通故事(27)告别会
·《四通故事》征订启事
·《四通故事》最新目录
《春到清华园》
·丁香
·紫荆与雪松
·断碑榆叶梅
·工字厅的白玉兰
·晗亭碧桃
·荷塘春柳
·水木清华山桃花
·图书馆迎春花
·连翘
·天文台樱花
·牡丹
·二号楼紫玉兰
·七绝:《樱花》
《童趣盎然》
·祖孙对话
·并肩看世界
·放飞希望
·有什磨好牛的!
《万歌涂鸦》
·汶川地震周年祭
·汶川男子汉
·七绝 《赞“狗东西”》
·劫后天府泪纵横
·五月的鲜花
·佛语
·香浓瀑布
·爷爷在念经
·云台天桥
·云台天瀑
·云台山
《八九·六四》
·十七年前,我做了两件事
·为什么我在十七年前做这两件事
·ZT芦笛:从万润南先生的选择说到寻找“王维林”
·关于六四与网友的对话
·鲍彤先生祭赵紫阳去世两周年
·是激进革命,还是和平改良?
·芦笛:《万润南的悲剧》
·万润南谈六四(1)
·万润南谈六四(2)
·视频:经济发展与政治改革的契机
·要总结1989年的经验教训(视频)
·北京六四民主運動研討會
·达扬专访:六四亲历者万润南见证历史
·自由亚洲电台:万润南谈三知识分子遭中共政治局常委点名
·七绝 端午感怀
·杜导正披露赵紫阳录音回忆录制作内幕
·两个“绝不”和两个“凡是”一样,都将成为历史的笑话
·胡耀邦和赵紫阳有何不同
·孙立平:最大的威胁 不是社会动荡而是社会溃败
·[历史镜头] 赵紫阳到天安门广场看望绝食学生
·和邓丽君同台唱《血染的风采》
·点燃烛光
·马英九的坚持
·龙应台: 献给丁子霖
·国殇之柱
·ZT 小市民奇遇记
·关于“爱国主义”(绣像版)
·ZT杨继绳:集体世袭与“权力场”
·ZT沙叶新:“腐败”文化——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ZT 沙叶新:天下几人是男儿?
·ZT沙叶新:我的心更没死!
·ZT杨继绳:制衡权力,驾驭资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山坳上的共产党(1)

    “气数未尽”系列文章发表以后,有朋友说:你清楚地回答了中共何以八九之后延续至今的问题,现在我们更想问的是,这种气数可以永续吗?我的回答是:当然不。问题是:要多久?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来讨论今天共产党面临的问题、困境、痛苦和可能的选择。我用的这个标题,脱胎自我十八年前看过的一本书:《山坳上的中国》。这本书被认为是20年来对中国影响最大的100本书之一,也是我一生都能记住的若干本书之一。90年代初在巴黎遇到作者何博传,我曾当面向他请教过一些问题。他当时关于“发展观”的表述,中共领导人好像在十五年后的今天刚开始有点明白。
   
    记得我当时问他对三峡工程的看法。他说这要用什么样的“发展观”来看这个问题。如果从传统的提高GDP、扩充能源、拉动经济发展的观点来看,三峡工程应当搞;但是从现代的注重生态、人的生存环境和永续发展的观点来看,三峡工程不应当搞。分手的时候,我特别问道:“你在《山坳上的中国》一书中提出了一系列问题,解决这些问题的出路在哪里?”他紧紧地握了一下我的手,说:“这就不是由我来回答的问题了”。

   
    我们用什么样的词语来形容共产党所面临的困境?危机四伏、困难重重、坐在火山上、抱着炸药桶?说实在,都不过分。说它是山坳上的共产党,更能说明它现在险象环生、时时刻刻可能摔下山去粉身碎骨的险境。
   
    共产党首先面临的,是意识形态的困境。邓小平用“不争论”,糊弄了十七年,还能继续糊弄下去吗?我看很难。中国历来讲“名”要正,“言”才能顺。一个“物权法”,酝酿十年,临门一脚,让北大一个教授挡住了。他捧着宪法,跑到人大去理论。话说得很煽情:“难道穷人的打狗棍,要和富人的宝马别墅一样受到保护吗?”他给“物权法”加了三顶帽子:违宪;背离社会主义方向;开历史倒车。
   
    我们在这里不准备讨论“物权法”,而是这一事件本身,有相当重要的指标意义:“不争论”的糊弄办法,看来已经走到尽头了。而一旦争论起来,对中共政权造成的后果,将是灾难性的。我们先来看一下,它如何再也不能自圆其说了。
   
    网上有一位朋友,谦虚地自称“闻道迟”。他把1963年中苏论战时的《九评》中的第三评:《南斯拉夫是社会主义国家吗?》,重贴了出来。今天读起来,别有一番情趣。要特别提一句,当年操盘写《九评》的,正是邓大人。
   
    “一九五三年,铁托集团公布条例,规定‘合法的公民’有权‘创办企业’,‘雇用劳动力’。同年,铁托集团公布法令,规定私人有权购买国家经济组织的固定资产。”
   
    “一九五六年,铁托集团从税收政策等方面,鼓励地方政权扶植私人资本。”
   
    “一九六一年,铁托集团规定,私人有购买外汇的权利。”
   
    “一九六三年,铁托集团发展私人资本主义的政策,又以宪法的形式肯定下来。这个宪法规定,在南斯拉夫,私人可以创办企业,可以雇用劳动力。”
   
    “在铁托集团扶植下,南斯拉夫的城市私人企业和私人资本像雨后春笋似地发展起来。”
   
    “据贝尔格莱德官方出版的《一九六三年南斯拉夫统计手册》的材料,南斯拉夫的私人“手工业”已有十一万五千多家。实际上,许多私人企业主并不是什么‘手工业者’,而是典型的私人资本家。”
   
    “铁托集团承认,虽然按照法令,私有者有权最多雇用五名工人,但是有些私有者雇用的工人却高出十倍以至二十倍以上,有的甚至雇用‘五百个到六百个工人’。有些私人企业每年的流通额,达到一亿第纳尔以上。”
   
    “南斯拉夫《政治报》一九六一年十二月七日透露说,这些私人企业主往往还是‘大企业主’。‘这些私人企业主的网散布得多广,他们拥有多少工人,是很难确定的。按照法律,他们有权雇用五个工人帮助他们工作。但是据熟悉内情的人说,这五个人其实是五个包工头,而这些工头又有一些低一级的工头。这些包工头往往是一些不再劳动而只是下命令、订计划,坐着汽车从一个企业到另一个企业并签订合同的人’。”
   
    “从私人企业主获得的利润,也可以看出他们确实是不折不扣的资本家。一九六一年十二月八日南斯拉夫《世界报》说,“某些私人手工业者每月的纯收入达到一百万第纳尔”。一九六一年十二月二十日贝尔格莱德《新闻晚报》说,贝尔格莱德有‘一百一十六家私人企业主在去年都获得了超过一千万第纳尔的收入’。有的企业主在一年内‘得到了约七千万第纳尔的收入’,按照官价汇率折算,近十万美元。”
   
    “在南斯拉夫的城市中,不但有私人工业企业,私人服务企业,私人商业,私人房产业,私人运输业,而且还有被称为“私人银行家”的高利贷者。这些高利贷者公开活动,甚至在报纸上刊登这样的广告:‘出借三十万第纳尔,三个月为期,归还四十万第纳尔,需要抵押品。’”
   
    “所有这些,都是无可置辩的事实。”
   
    “我们要质问那些蓄意为铁托集团翻案的人,你们如果不是存心欺骗,怎么能够硬说南斯拉夫没有私人资本,没有私人企业,没有资本家呢?”
   
    差不多三十年后,有个左派大人物,也引经据典了一番,当然,他这里讲的是中国:
   
    “ 据统计,到1994年6月底,我国已有雇工 8人以上的注册私营企业主32•8万户,从业人员500•8万人,注册资金1041亿多元,平均每户雇工14• 2人,注册资金31•7万元。其中,自有资金逾百万元的1992年底逾5000户,有人说已逾一百万人,其中还有少量千万富翁、亿元富翁。在一些沿海省份,已出现一些雇工超过干人的私营企业。据国务院研究室的典型调查,私营企业主的实际数约比注册数多出一倍。如果把这种情况估计进去,那么私营企业主的实际数字要比上述注册数字高得多。”
   
    “建国初期,我国是以资金2000元,工业雇工3人,商业服务业雇工2人以上的标准划定私营企业主的。根据1979年中央批准的《关于把原工商业者中的劳动者区别出来的请示报告》的标准统计, 五十年代前期我国只有注册私营企业主16万个。”
   
    “人们公认我国在1955年以前存在着民族资产阶级。我们只要把当前的情况同1955年以前的情况对比一下,就会看到,无论是在绝对人数上,还是在经济实力上,当前我国的私营企业主都超过了1955年以前,何况我国现在划分私营企业主的标准在雇工人数上 要比建国初期高得多。因此,我们完全可以认定,一个民间资产阶级已经在经济上形成,它至少已经是一个自在的阶级。这是一个不容置疑的事实。(凡有马克思主义常识的人都知道,资产阶级并不限于私营企业主,还包括他们的家属和依附于他们的那部分知识分子,无论是对于五十年代的资产阶级还是对于九十年代的资产阶级都是如此。然而,这里的目的仅仅在于对比,因此只比较资产阶级的主体部分即私营企业主的数字就够了。)”
   
    “据统计,到1994年9月底,我国雇工7人以下的个体工商户已达2015•3万个,从业人员已达3438•5万人,注册资金已达1146•7亿元。因此,一个小资产阶级即个体生产经营者阶级的形成也是可以认定的,其中有一部分是民间资产阶级的后备军。”
   
    以上还只是十二年前的情况,到如今,中国资本主义的发展更是上了好几个台阶。真是“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我们完全可以仿照小平同志当年组织写的《九评》,写一篇《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吗?》
   
    今天的中国搞的是地地道道的资本主义,普天下都心知肚明,这本身不是问题。问题是中共却要骗人说这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还不许争论。世界上的事情,你可以骗一时,但你不可能骗一世。北大的教授出来发难,不过是冰山一角。到亿万工人农民也起来发难的时候,那就是天下大乱了。就算按照你们在宪法里规定要服从的马列主义,讲的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经济基础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了,上层建筑难道不应当跟着变一变吗?经济基础的变是经济改革的结果,上层建筑的变就是政治体制改革。难道你们非要等到山崩地裂、洪水滔天的那一天吗?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