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缅甸风云]->[带林老师悠游阿姆斯特丹]
BURMA-缅甸风云
·貌强:Keep Burma's Seat Vacant
·“缅甸文摘”社论:敬请空置缅甸席位
·貌强:都灵市缅甸策略研讨会
·貌强:Strategic Consultation on Burma in Turin
·貌强:Curent SPDC Offensive and our KNU Counter-attack
·缅甸军政府的攻势与我族我军的反击
·克伦族联盟主席在56届克伦族烈士节的讲话
·貌强:KNU President's Address on 56th Anniversary of Martyrs' Day
·貌强:第八届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已选出
·钦民族战线代表团访问旅欧钦族社区
·缅甸各族青年联合行动团之声明
·有关国际法内的自决权
·貌强:UNPO’s Symposium on the Right to Self-determination in International Law
·对“国际法内的自决权”的我见
·Busdachin’s Speech on “Self-Determination Right in International Law”
·UNPO: UN Human Rights Council Briefed on Human Rights in Myanmar
·联合国文告:缅甸悲惨现状
·貌强:Busdachin’s Speech to VIII UNPO GA in Taiwan
·Why Waste Time and Procrastinate?
·UNPO秘书长在台北讲话
·2006年底缅甸联邦实况
·BURMA.UNPO: The Situation in Burma
·缅甸众土著在台北UNPO大会的声明
·漫谈钦族的过去与现在
·Burmese Junta Achieves 2 Things at One Stroke
·缅中边界军演一箭双雕
·UNPO: "Democracy Promotion: The European Way"
·促进民主的欧洲道路
·波米亚将军的革命一生
·貌强:Bo Mya’s Revolutional Life
·不干涉他国内政的中国
·貌强:Our Congratulations to Dr. Lian Hmung Sakhong
·廉萨空博士荣获“2007年马丁路德金奖”
·缅甸联邦民族联合政府成立16周年纪念文告
·廉萨空博士在马丁路德金奖授奖会上的讲话
·Lian Sakhong's Martin Luther King Prize Acceptance Lecture
·追忆1967年缅甸排华暴行
· Forum of Burmese in Europe 28-Jan-2007
·欧盟缅甸人论坛07年元月28日召开
·舌战独立掸国领袖 Hso Khan Pha
·缅甸钦区钦族钦新闻-1
·缅甸革命力量的第六次策略协商会议通报
·缅甸议会民主党致函中国外长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开设伦敦办公室
·2007年三八妇女节感言
·貌强:CNF Peace-Talks with the Burma’s Junta
·缅甸钦民族战线CNF与军政府和谈
·2007年春季缅甸局势
·欧盟东盟2007年会议对缅甸既援助也不满
·貌强:KACHINS PROTEST BURMA'S JUNTA BARBARISM
·克钦人民抗议缅甸政府军的兽行
·从缅甸建军节想起
·缅军以强奸土族妻女为战争手段
·貌强:Burma Rape Report Exposes Brutal Army
·KNU苏沙吉准将谈克伦族革命
·Saw Hsar Gay Talks about Karen History & KNU Revolution
·貌强苏沙吉准将续谈克伦革命(1)
·印度关闭缅甸Mizzima新闻社
·Mizzima News Office sealed off by Democratic India
·AEIOU 2008学年招生通告
·糖尿病民间验方
·心腦血管病的預防
·漫谈印欧语系
·2007年缅甸国内外微妙变化
·貌强:Harn Yawnghwe, EU, USA and Burma’s Junta
·从“Honsawatoi”亡国250年谈起
·缅甸孟族纪念“Hongsawatoi ”亡国250周年
·温教授问美国为何不出手
·缅甸封杀“缅甸华商商会”
·缅甸当局封杀百年华商社团
·貌强:Act Now or Regret Later with the Unholy Alliance
·缅甸已找台阶解除对华商社团的封杀
·论缅甸吴努政府与台湾阿扁政府
·缅甸众土族再三赴美寻求支持
·由印尼华人要人权民族权想起
·缅甸世道乱——坏人有好报
·社会主义“居者有其屋”
·丹瑞大将打坐差点走火入魔
·缅甸掸邦第一特区政府(果敢)网站与彭主席访谈
·缅甸丹瑞大将参禅新法:一念代万念
·中風救命法——针刺十指尖与两耳垂放血
·EWOB/AEIOU 的声明
·缅甸僧侣和平示威,丹瑞大将心乱如麻
·缅甸和平示威扩大,丹瑞家人领先逃亡
·反对无理威胁和平集会与游行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 对广大士兵的呼吁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告人民书-3
·SDU’S STATEMENT ON RECENT SPDC’S CRACKDOWN/貌强
·SDU对军政府最近开枪镇压的声明
·缅甸军政府凶杀案将告国际刑事法庭
·恢复掸邦委员会支持缅甸僧侣与民众
·缅侨向联合国与国际机构火急呼救!
·制止缅甸军政府杀害僧侣学生民众
·请求教皇给缅甸人民雪中送炭
·缅甸医生专业医务人员呼吁总罢工
·教皇雪中送炭:为缅甸苦难人民祈祷
·正义要伸张!公道要讨回!
·众土族委员会ENC对缅甸当前局势的声明
·缅甸的华人悲歌
·缅侨恳求中国在安理会勿再投否决票
·全缅学生民主先锋谈缅甸危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带林老师悠游阿姆斯特丹

作者: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今天带你去游首都阿姆斯特丹”

    林老师满脸疑惑:“女皇、国防部、国务院、各国大使馆、国际机构所在地之海牙,我们已游过,那不是荷兰首都吗?。。。。别笑我井底蛙”。

    “不!不!你的思路与论断是100%合情合理!我参加国际学术会、研究会时,很多学者、专家也都有这么一问。美国人历来惟我独尊,对外国从来马马虎虎,对小国更是模模糊糊,姑且由他,但不少德国学者与英国专家也都弄错,因此肯定与荷兰行政机构、女皇御宫、所有使馆与国际机构由阿姆斯特丹搬到海牙紧紧关联--让世界误以为与缅甸最近迁都大同小异。缅甸最近不是由百年大都会仰光迁至小山城彬马那吗?。。。。其实充其量,海牙也只能说是荷兰的行政首都而已”。

    “像荷兰这样一分为二,有名义首都与行政首都的,世界上还有一国”。我猛拍生锈了的老脑袋,虽眼冒火花,仍然拍不出该国大名。妈妈咪哟!看来该吃中国广告吹嘘的增强记忆补脑药了!听说中国名学者、名医生、名教授笑纳红包而“科学地证实”了广告所说是100%正确。

    由海牙开车35分钟,就到阿姆斯特丹国际机场。

    “你说你来的那天在阿姆斯特丹机场晕头转向,这一点也不奇怪。该国际大机场1993年扩建后,旅客吞吐量与现代化设备早已是欧洲数一数二。。。。”我证实了林老师的话100%正确。

    “唉!你看!还没进城,前面就开始堵车了--所以很多跨国公司才纷纷搬出太繁忙的首都阿姆斯特丹”,我放松油门,叹着气。

    “难怪女皇、军、政、内外机构等一定要搬出”,林老师举一反三。

    我补充:“除交通堵塞外,是首都毒品泛滥、小偷小摸多、人杂、治安差。60-70年代,阿姆斯特丹是欧洲毒品之集散地,嬉皮士之天堂,愤怒青年反潮流反特权之大战场。套句中国人说法--不安定团结”。

    车抵达阿姆斯特丹运河环带(Grachtengordel),我们悠然越过纪念奥仑治的亲王运河(Prinsen Gracht)、纪念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凯撒运河(Keizers Gracht)、荷兰黄金时代的达官贵人运河(Heren Gracht)--都是在17世纪挖掘的三大运河。河与河之间纵横交错,水道百余条,大小桥梁近1300座,交通四通八达,素有“荷兰威尼斯”之誉。

    我按名胜风景古迹的远近先后而左拐右弯,上名桥,下奇弯,徐徐而驶,值得流连忘返的,多转一两圈。我指着水都沿岸的大公司与大商家的精美建筑,以及达官贵人与名人之豪华住宅,叫林老师仔细观赏这些历史性建筑物的外型图案:

    -那Begijnhof街 34号黑色木屋是天主教凡人修女堂,1420年建的唯一幸存木屋--古朴守旧,当时新教正处于萌芽前夕。

    -Leliegracht街 35号,是1620年建的尖顶仓库,其他运河畔也有很多仓库、企业、啤酒厂、公司、银行--工商资本主义蓬勃发展了,新教破土而出了。

    -Brouwersgracht街 2号的红砖尖屋顶,是两个对称的阶梯,步步向中央拾级而上,Bloemgracht约旦区的那排山墙房屋,有的多了精致花瓶、卷花、鸟兽,其他一模一样--都是荷兰文艺复兴式建筑杰作,盛行于16-17世纪。

    - 亲王运河区是全市最华丽也最富有。房屋的进门地阶都很高--地阶高度是财富的指标。409-411号是对称长颈型房屋,被评为是最俊杰的“孪生兄弟”--令人忆及缅甸山胞长颈少女,该族审美观是颈越长越美。493号是法国路易15式--富丽堂皇,当代欧洲最崇拜法国。507号是当年市长官邸--衙门八字开,要进拿钱来。1696年因市长征收丧葬费,被愤怒市民冲入捣毁其官邸。反时代潮流者也有:有的财主丽屋偏偏不设地阶,还故意在最低处搞个地窟小门,不伦不类。有的黄金地段当仓库用,大煞风景。Singelgracht289-293号,被办为清洁烟囱的移民工人之寒舍。到1914-1920年,知识分子办报为工人阶级请命--工商阶级富起来后,攀比之风就开始盛行,但同情劳苦大众的思想也开始萌芽。

    -Reguliersgracht一整排砖造房屋,是以奇特而闻名,92号还刻了鹳鸟雕像--象征父母永爱子女,也用来纪念1571通过的鹳鸟保护法规。

    -俄国沙皇彼得大帝1716年急不等待地跑到凯撒运河317号探访荷兰平民朋友 Christeffel Brants,并对饮啤酒频频干杯。不顾设官宴热烈奉迎他的市长与达官贵人们久坐苦等--阿姆斯特丹平民至今称赞沙皇重友情!

    -看河上显眼招牌Poezenboot,那是流浪猫收留船--人类爱屋及乌,基督的博爱已由爱人类扩展到爱动物。

    -那些靠岸的稀疏船屋,是二战结束初期因无居屋而被迫住船的“荷兰水上人家”。现在水电齐备,应有尽有,很逍遥自在--船民们不要政府公屋,他们已不想上岸居住。

    -Oudezijds Voorburgwal街 119号屋顶,是17世纪建的鲸鱼型,显示热爱大自然海洋,那有热带树木标记的,是热爱原始大雨林之家。298号是18世纪建的大笨钟型屋,装饰很精美。再看两河交汇角的屋,也是大笨钟型,但朴实无华--并非所有阿姆斯特丹人只注重外在美!

    -哦!看那边,是1739年法国路易15式,其不远处则是19世纪皇冠型。凯撒运河317号是1716年沙皇彼得大帝与美女对饮法国美酒、对唱俄国情歌的地方。达官贵人运河527号是当年俄国使馆,彼得大帝当晚醉榻此处,梦游仙境,与仙女欢跳芭蕾舞。看!快看这屋顶,是美女芙蓉面型,而那屋顶却是一排美人珍珠齿,看那黑点像不像美人痣?--令人遐想白马王子、沉睡公主、英雄美人的瑰丽故事。

    林老师兴致勃勃地详细左观右望,歪着头说: “真有趣--门那么窄,所有屋顶都装辘辘,不少屋顶还有图案。”

    我解释:“当年税是按地基大门的宽度收。为了少交税,门都建窄些,而窗却尽量宽些--凡比门框大的货物或笨大家具,都用辘辘由大窗口吊进或吊出。为了不让吊物碰墙碰窗,大窗口外墙的下部向内收束,上部则朝外倾斜”。

    林老师哈哈大笑:“这不是中国人说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吗?。。。那屋顶图案又是做什么用的?”。

    “19世纪才引进门牌制度。在只有街名而没有门牌时期,用图案来识别这是谁的家--那带船锚图案的大厦,是海员工会。那村妇担奶桶图案的家,是经营牛奶与奶酪的。前面黄金地段叫Rokin,火炬与书本图案是文科大学,那座刻金的富丽堂皇大建筑物,是17世纪股票市场--世界第一座!那更远处傲视天下的雄伟大厦,是东印度公司”。

    林老师对历史很内行: “东印度公司?那不是英国的吗?侵略中国的1839年鸦片战争,霸占下缅甸(Lower Burma)的1824年仰光柚木风暴案,都是大英帝国的东印度公司发动的呀!”

    我回答:“哦!这是荷属东印度公司。东印度公司不论英属或荷属,都是侵 略亚洲的武装商队。只要这地方适合高价推销我的工业产品,能够廉价收购当地土特产,我就要自由通商,而你必须打开大门!你胆敢阻挠‘自由贸易’?我就派舰队打你轰你个稀巴烂,然后要你道歉、割地、赔款、开更多的通商口岸。侵略者靠什么横行霸道?林则徐说‘船坚炮利’。该再加一句:有滚滚黑钱!”。

    我续道:“17世纪是荷兰黄金年代,阿姆斯特丹是当代世界金融与股票中心,那时荷兰有最强大的舰队、探险队、商队、银行。他们1595年第一次经好望角航至印尼,1602年向民间集资,设立荷属东印度公司,以炮舰为后盾,独家垄断着印尼(当时叫荷属东印度)的香料与土产--那时胡椒、丁香、豆蔻、肉桂、豆蔻皮等在欧洲是天价。他们也大量经营中国丝绸--欧洲各国皇家、官府、富贵人家之最爱!明清瓷器--万历青瓷最高价也最抢手。台湾、日本、锡兰、马六甲的土特产也很赚钱。他们用自己的工业产品交换--又大赚一笔。他们还跟英国学卖鸦片--那更是一本万利。1621年他们增建荷属西印度公司,专门经营美洲新大陆,1626年用24荷盾向北美印地安人买下曼哈顿岛,建为新阿姆斯特丹,运美洲特产可可豆、橡胶、玉米、烟草、马铃薯、番茄(以O收尾的西班牙字,如TobaccO, TomatO, PotatO)等到欧洲高价卖,并还在美洲新大陆大做特做黑奴买卖。。。。滚滚横财发到个个荷兰官商眉开眼笑。厚利当头,荷兰官商更是无处不‘探险’,无孔不深入:1642年发现塔斯马岛(Tasmania,来自荷兰发现者大名Tasman),接着发现新西兰(地名源自荷兰西兰省)与澳洲广阔大地,世界贸易越做越大。

    “胃口越变越大,贪字变盆。1622年,荷印提督由荷属巴达维亚(即雅加达)率领12艘战舰,巨炮70尊,海军千余人,一心要从葡萄牙手中抢夺澳门。但却打了败战,全军覆灭。葡萄牙俘虏了荷兰官兵后,命令他们在澳门开山、修路、建花园、修炮台,留下了今天澳门的得胜街、荷兰园、荷兰山(即松山,以荷兰军官Guia命名)、荷兰炮台(即Guia炮台),供我们凭吊”。

    “当年荷兰武装霸占的殖民地最多也最大。由于官商紧密勾结,因而横财越滚越大,进出口商、殖民官个个财源广进,脑满肠肥。他们在国外耀武扬威,在阿姆斯特丹老家,则最热衷于相互攀比--看谁最富有与最有办法!”。

    “商人嘛!”,林老师说,“资本主义发展初期都很血腥、很残酷,唯钱是问,唯利是图!”,林老师补上经典的一句。

    我思索良久,也来个东施笑颦:

    “大门八字开,没钱莫进来!病人医疗费不足?医院就见死不救!医生没红包收?就草菅人命!义务教育与大专院校处处设法刮钱,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变唯利是图的商人。唉!农民贫民子女交不起学费上不了学!。。。。随着资本主义的加速发展,破产农民、失地农民、城市贫民、男女童工等与日激增,因而争取生存权的工人运动,抢马铃薯、捍卫农地而引起的农民贫民自卫抗争等,就此起彼伏,不安定团结,大有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之势”。

    “已富起来的一部分人(新兴资产阶级),可能是出于基督的博爱教义,就广建救济院、收容所、医院等,接济失地农民、穷人、老人、寡妇、孤儿、无家可归人士,以尽量缩小贫富剪刀差。在上帝面前,人人平等嘛!君不见所有荷兰民间组织、政党,连保皇派都带有浓厚的社 会主义福利色彩吗?清楚记得日本京都大学历史教授井上清,1972年到西柏林大学讲学时告诉过我们两点:1。日本古地图证实:钓鱼台自古属中国,2。资本主义越发达,社会主义百分比应越增加--就如尊重自由民主人权的瑞典、荷兰”。

    当时德国毛派问他:“苏联、东德、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如何?”。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