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缅甸风云]->[同林老师悠游威尔斯与温莎堡]
BURMA-缅甸风云
·貌强:一缅族向众原住民忏悔与我的答评
·Win教授、洋学者、貌强座谈缅甸问题
·貌强:Prof. Win's An Attempt on Jigsaw Puzzle
·貌强:缅甸将军们为保权而一意孤行
·貌强: SDU & USA Condemn Burmese Junta’s Sentence on 8 Shan Leaders
·缅甸迁都:惧美?内战?风水?禳灾?
·貌强:Capital Moves to Pyinmana, WHY?
·世界对缅甸的看法
·貌强:How The World Views Burma’s Junta ?
·貌强:Master In Civil War & Disintegrating
·貌强:缅甸内战与分化高手
·貌强:Discussion on Contemporary Situation in Shan State with Sai Wansai of SDU
·貌强:与赛万赛谈掸邦现状
·貌强:Shan State Army Is Against Racial Hatred & Union Disintegration
·貌强: 众停战组织反对种族仇恨与联邦分裂
·貌强:Burmese Echos to UNSC Briefing On Burma
·貌强:安理会的缅甸简报与反响
·貌强:缅甸制宪国民大会又续开了!
·貌强:Burma Re-opens National Convention
·貌强:缅甸联邦宪法起草委员会FCGCC告人民书
·貌强:Press Release by Federal Constitution Drafting & Coordinating Committee-Union of Burma (FCDCC)
·貌强:缅甸新社会民主党DPNS与记者谈话
·貌强:Burmese DPNS ’s Press Conference
·Shan-EU: Time for ASEAN and UN to act in tandem
·赛万赛与貌强谈: 缅甸年终现状
·貌强:缅甸众土族委员会ENC欢迎东盟的呼吁
·貌强:ENC Statement 6/2005 =Welcome ASEAN’s EFFORD
·貌强:Sai Wansai & Maung Chan Talk about Burma’s Situation
·缅甸制宪大会与停战集团、和平集团、抗争力量
·貌强: The Struggle Between the Junta and Its broad Opponents
·貌强:缅甸的“无声杀戮场”
·貌强:Burma's Silent Killing Fields
·貌强: 中国边民遭缅军射杀
·貌强:Poor Border Chinese Shot Dead by Burma Army
·貌强:“人民”“人民”,缅甸将军假汝名而独裁!
·貌强:The Fascist Generals using “ people’s name ” to oppress people
·貌强 :第七届旅欧缅甸人民论坛
·貌强:The 7th. Burmese Forum In Europe
·貌强:棒喝缅甸将军们要以史为鉴
·貌强:Military Dictatorship vs. Colonialism
·貌强:翻开2006年新一页!
·貌强:Turning A New Page/Enter 2006!
·貌强: Mong Tai Army’s Surrender & Restoration of Shan State
·掸邦军重建掸邦的成败得失
·貌强:Arch Usurper of State Power and People's Wealth
·缅甸窃国大盗
·奉劝缅甸将军们:诸恶莫犯,诸善奉行
·貌强:Good Deeds Will Be Rewarded and Evil Punished
·欧洲决续慈善捐助缅甸艾滋病患民
·貌强:European Plans to Re-donors AIDS Help to Burma
·貌强:Only Democracy & Real Federalism Can Rescue Burma!
·停止内战,反对分裂,建立真正联邦制!
·貌强:Editorial: Shan State and Union of Burma
·掸邦与缅甸联邦的恩恩怨怨
·缅甸各邦各族人民纪念“联邦节”
·貌强:Burma’s States & People Celebrate “Union Day”
·貌强:Burmese Generals! Return to the Right Path!
·将军们! 放下屠刀,立功补过 !
·貌强:Statement of Concern by Burma's Chinese
·缅甸华族也关注欧盟的缅甸政策
·缅甸建军节
·泰国清迈大学2007年AEIOU寒季奖学金招生
·同林老师悠游威尔斯与温莎堡
·带林老师悠游海牙
·带林老师悠游阿姆斯特丹
·与林老师对饮茅台酒
·同林老师追忆中国援缅远征军
·与林老师谈昂山与吴素:
·漫谈缅甸“姓氏”: 德钦、貌、哥、吴、玛、杜
·缅甸政坛恩仇录
·环行荷兰8省,悠游Leeuwarden半日
·貌强带两千金悠游云南
·貌强: 回故乡
·Bush! 放下你的皮鞭与屠刀!
·缅甸各族人民的不懈斗争
·貌强:Free All Political Prisoners and Stop Killing Ethnic People!
·释放政治犯!停杀原住民!
·貌强:TOTAL A ETE TOTALEMENT REJETE
·貌强:以民主、人权、自决权为缅甸建国与办学基石
·貌强:'TOTAL was Totally Rejected'
·貌强补充一二,以飨欧洲华报读者
·貌强:Taiwan People Demand :
·台湾人民要求缅甸军政府:
·缅甸众土族力量2006年现状
·貌强:The situation of Burma’s Ethnic Nationalities in 2006
·貌强:Debts of blood Must Be Paid in Blood!
·貌强: 血债要血还!
·貌强:Keep Burma's Seat Vacant
·“缅甸文摘”社论:敬请空置缅甸席位
·貌强:都灵市缅甸策略研讨会
·貌强:Strategic Consultation on Burma in Turin
·貌强:Curent SPDC Offensive and our KNU Counter-attack
·缅甸军政府的攻势与我族我军的反击
·克伦族联盟主席在56届克伦族烈士节的讲话
·貌强:KNU President's Address on 56th Anniversary of Martyrs' Day
·貌强:第八届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已选出
·钦民族战线代表团访问旅欧钦族社区
·缅甸各族青年联合行动团之声明
·有关国际法内的自决权
·貌强:UNPO’s Symposium on the Right to Self-determination in International Law
·对“国际法内的自决权”的我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同林老师悠游威尔斯与温莎堡

作者:貌强 Maung Chan(缅甸华族)

   缅甸林老师一抵达威尔斯首都加的夫,就隔北海打长途电话过来。

   我兴奋地说:“快越海飞来,我到机场接你,我带你悠游荷、比、卢、德、法,让你认识希腊、罗马、日耳曼,以多谢你大半生为我缅甸炎黄子孙薪火相传”。

   40多年不见林老师,只知1967年缅甸暴徒屠杀华人华侨时,他同我一样差点命丧黄泉。我出国留学避难,在海外奔走呼号,他则在出生小镇躲藏多年,等风平浪静后才重现侨界。他一直任劳任怨,积极为缅甸华人华侨子弟传授中华文化至今。

   “你知道,缅甸护照在欧美谁都不欢迎,不给入境签证”,他在电话里悻悻地说。

   唉!我们的出生地缅甸呀!您本是鱼米之乡、世界米仓,吉祥大地佛光普照,善良人民乐善好施。在50年代,您还是东南亚第一富。1962年您宣布缅甸社会主义,次年无偿“国有化”了全国私有工商业,接着宣布自己出的大钞票无偿作废,并严禁我们经商,于是我们华侨华人一夜间钱财两空、储蓄全失,日子难过。1964年您无偿“国有化”了全国私立学校,我们炎黄子孙从此与中华文化绝缘。您又设制重重大学教育关卡,知否有多少炎黄子孙因您不给升大学而无语问苍天?1967年借毛泽东像章而策划的反华大暴行,您知多少无辜华侨华人家破人亡?试问:一向奉公守法、与各族人民同甘共苦的华侨华人究竟何罪?。。。。到1987年,您终于被联合国评定为世界最穷国之一。1989年您虽然开始改革开放,可惜已经元气大伤,而且新瓶装旧酒,积重难返。

   大金塔金光闪闪呀,佛陀的吉祥如意国度! 确保各族人民丰衣足食呀,慈母的伊勒瓦底江!祸国殃民呀,自私贪婪鼠目寸光的邪恶制度!朴实善良的人民,天生丽质的故乡呀!我们为您痛惜,我们为您悲泣。

   “林老师不能过来,那我们就过去!”。我与爱妻就这样飞洋过海去见林老师了。

   与林老师悠游加的夫市中心、唐人街、花园、广场、博物馆、市政厅、煤炭码头、世纪运动场。。。。街上不见荷枪实弹的军警带恶犬拦路检查,也不见有人跟踪或偷听电话,更不见华侨华人被勒索欺压。。。。林老师对所见的一切,都很难相信。我感慨万端地告诉他:“人说德国人是希特勒教育出来的,但我1967年第一次踏上德国,并体会不到折磨我们大半生的那类种族歧视制度”。

   威尔斯人比荷兰人更友善。见我们在马路边东张西望,总有路人走过来问:“我能帮您们忙吗?” --追忆起善良的缅甸人民也是这样。

   我问:“这条河把首都分成两半,是Taff河吗?”。

   “对!Taff River! Cardiff的diff,就是由这Taff河转化而来的。Car则来自Caer,城堡的意思,我们当地人写Caerdydd”。

   “是否我记错了?据我所知,diff或dydd是由古罗马将军好像Aurius Ditilus的 Ditilus演化而来的”,我迷惑。

   “没错,的确也有史学家这么认为”。路人很高兴我了解一些。

   “Caer您们怎么发音?”

   “我们的ae/ai/au都读国际音标的ai音”。

   他见我们洗耳恭听,助人为乐劲儿更油然而生--真像善良的缅甸人民:

   “aw读国际音标的au音,ei/eu/ey读国际音标的ei音, iw/uw/yw读国际音标的iu音,oe/oi读国际音标的oi音,ow读国际音标的ou音,wy读国际音标的uei音”.

   您看,我问1,他一直答到9-10,多么热情好客的威尔斯人民呀!

   于是我不客气了:“a,e,i,o,u呢?”

   “a,e,i,o与国际音标一样发音。惟u读i:,w读u:, y读i或i:”。

   “辅音consonants呢?”

   “辅音读音基本都一样。惟c=k, ff=ph=f, f=v, ll=hl, rh=hr, si=£. 用p,t,c,m,ng收尾的单元音短读,用b,d,dd,f,ff,ch,th,s或元音收尾的元音长读”。

   “多谢两字怎么写?”

   “Hwyl fawr”。

   “ Hueil vaur!”我用了刚学到的发音法。双方心头眼底充满阳光与欢笑。

   我们还陆续参观了Caerphille Castle, Castle Coch ,Caerleon Roman Fortress等罗马古堡与军事重地。

   2000多年前古罗马帝国大军越北海远征,随后重点建立了这些城堡与军事基地,来防御当地原住民克尔特人的世代反抗与不断袭击。我们为此感叹不已。

   “当时不是有一支罗马军团在西域即当今新疆不见了吗?西方传教士曾推测其后裔可能就是今日缅甸的克伦族。克伦族是由戈壁沙漠不断迁移南下而进入缅甸的”,林老师说。

    “汉武帝时期的那支罗马军团的后裔,已经在新疆楼兰地区找到了,他们当时是被吸收进当地的边防军中--就好像欧洲各地区的克尔特部落吸收了当时的一些罗马军团一样”,我说。

   见我说克尔特长克尔特短,林老师大感意外:“Celt发音是克尔特?我在缅甸听洋人传教士读为色尔特”。

   “您那传教士是美国人吧?只有美国人才读Celt的C为S音,成‘色尔特’,欧洲这边都念C为古音K,所以是‘克尔特’”我说。

   “克尔特人不是英国人吗?”林老师问。

    我环顾四周,轻轻地嘘他一声,“威尔斯人若听到英国人这么说,会很生气,威尔斯人是克尔特人,是被征服民族。英国人是盎格鲁萨克逊人,是征服者。这就好像在缅甸:你把克伦族、掸族、克钦族、孟族说成缅族,他们不悦 ”。

   见林老师兴趣洋溢,我续道:“Celt或Kelt是欧洲古老原住民,骁勇善战,2600年前古希腊人叫他们为Keltoi,古罗马人称他们为Celtici,最后才演变为Celt或Kelt。古时C=K。古罗马人虽在欧洲建立了罗马大帝国,但从来征服不了克尔特人。目前我们荷兰北部的弗利斯人(Fries),法国的高卢(Galliers)人,大不列颠的威尔斯人、苏格兰人、爱尔兰人等,大多是克尔特人的后裔。西班牙、葡萄牙也有克尔特族群。我们荷兰的弗利斯人,至今还在闹独立呢。您到他们那边去,他们写的文字,用的语言,并不是荷兰语文。在当地,荷文与弗利斯文,都是官方语言”。

   在 一个和风清晨,我们由威尔斯王国开车去参观英女皇的温莎堡Winsor Castle。车越过Bristol桥时,我告诉林老师我们进入英国了。经过Bath镇时,我说:Bath是前港督彭定康的故乡,人大代表廖瑶珠有一次在晚宴上对彭肥说“回家洗澡吧!”,当时香港人大笑。其实Bath的确是古罗马人的洗澡名地,至今还有罗马大澡场遗迹。

   “香港回归前我们骂彭定康是千古罪人,现在见他在欧盟对中国表现不错,渐生好感”林老师说。

   中华民族的确不平凡:林老师虽诞生于缅甸,生活在歧视华人的封闭社会,祖籍国也不关心他,然而,他却非常关心祖籍国。可能华夏海外孤儿数百年来在世界各地一直被轻视、欺凌、杀害,所以最渴望祖籍国繁荣富强,最企望中国人民生活富裕,不用往外跑,还恨不得自己也回中国参加建设。

   到温莎堡时红太阳才刚刚露脸云端。我们先游览古堡边的泰浯士河岸,吃吃早餐。然后看11时正的守卫换班仪式,陶醉于军乐,最后才买票入堡。

   “我从小就听说该堡主人爱德华八世不爱江山爱美人,他1936年退位--那是芦沟桥事变的前一年,我还未出生”。林老师说。

   温莎堡是威廉大帝征服英国后在1087年所建,目前是世界最大的古堡。里面的古兵器让我们大开眼界--真没想到罗马帝国与盎格鲁萨克逊的盔甲是那么的坚实,宝剑是那么的坚韧,刺枪是那么的坚利,盾牌是那么的坚固--都是高温锻打出来的,冶炼工艺可说登峰造极,该是当时世界第一流水平。

   这样的古罗马盔甲盾牌,若用春秋战国时期的青铜矛、青铜刀剑去刺去砍,可能刺不进、砍不断。那些古罗马坚刀坚剑,若用春秋战国时期的青铜刀青铜剑,去格斗去交锋,缺口应出现在中国产品。

   林老师不解:“越王勾践的剑是天下第一剑,吴王夫差的矛是天下第一矛,不是吗?”。

   我笑道:“勾践的剑是青铜剑,夫差的矛是青铜矛--都是用周礼考工记的配方“五分其金而锡居二”加以改良畴造出来的。由于不是锻打出来的,而且含锡量高过21%,所以虽锋利但却易脆易裂。比越王剑吴差矛更早期的青铜武器,其含锡量更快达40%,完全可说中看不中用”。

   “那么龙泉宝剑呢?”林老师有点不服气。

   “龙泉宝剑确实是熟铁不断锻打而成的,所以比越王剑坚韧、锋利得多,被当代剑术家夸之为‘削铁如泥’--请注意:当时削的铁是生铁、粗铁,与毛泽东土法大炼钢所产的'超英赶美铁'可能差不多。

   到秦始皇时代,熟铁硬度韧度已大大提高,当时秦剑就打造为宽、窄、宽、窄、宽、束腰直至剑尖,厚薄度则是厚、薄、加厚、薄直至剑尖,阶段性的,剑的受力部份大大加强了,既能保持高度弹性,剑身也不过重。后来剑术高手把这种好剑再加长30公分,每晨闻鸡起舞,苦练剑术,练到剑人合一,在格斗中能够刺中对方”。

   “秦始皇就是佩带着这种长剑。所以嘛!当荆珂图穷匕见,向秦始皇追杀时,秦始皇一时拔不出腰间秦剑,太长嘛!只好绕柱疾奔闪避。等秦始皇有机会拔出长剑时,力透剑尖一剑送出,于是乎,勇士荆珂就倒地不起了”。

   我们也细心观看了罗马兵团的战车与战马。 春秋战国时代爱用二马或驷马战车--虽然冲锋陷阵挺威风挺好用,但进退转弯却极不便。还有,只要一马中箭或被刺伤或失足倒地,车内战士在翻车慌乱中不死也得伤,最后束手待擒。还有,战车滚滚前冲杀敌时,30-60公分长的宝刀宝剑太短,“丈八长矛”也无法刺到敌方。两车迎面碰头时若想杀伤敌方,长矛至少要大超两匹马的长度。请用初级物理力学想想:手握长矛一头,另一头不是要力拔山兮才能举起?抬起后还要向前冲刺呀!所以春秋战国时期的车战,战车往前猛冲,战士用弓弩向前射箭杀敌。所有武器并不用来向前狂刺,而是两车擦身而过时,尽力横砍横劈敌人。在那种场合,直线刺敌远远不如横向砍劈杀伤力大,战果辉煌。

   到汉朝,战车基本上不再使用了,像力拔山兮气盖世的楚霸王,是策马挺枪施展‘万人敌’武艺的。关公是骑赤兔马抡青龙偃月刀的。张飞是飞马舞蛇矛杀敌的。常山赵子龙则是单枪匹马,在百万军中救阿斗的。且说三英战吕布吧!刘关张都骑着战马,舞动着武器,与同样骑马的吕布,不是厮杀得沙尘滚滚吗?中国武将十分注重拳脚功夫与十八般武艺,日夜勤练刀枪难入的硬气功如童子功金钟罩、铁布衫、千斤坠之类。

   虽然:盔甲等护身物与锻铁武器等不像希腊罗马那样质量与工艺优越高超,战马也没有欧洲马那样高大--那大名鼎鼎的汗血宝马,是由土库斯坦进口的。土库斯坦就是司马迁史记里的大宛国。。。。。

   但话要说回来:中国武将武士个个武功了得,从小勤练内功、外功、轻功、拳脚功夫等,武术都比洋人好。且不提中外扬名的少林功夫、武当功夫、南拳北腿、十八般武艺。。。。,单单江湖好汉的“飞檐走璧”、“百步穿杨”、“踏雪无痕”等轻功,就叫洋大人叹为观止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