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缅甸风云]->[对“国际法内的自决权”的我见]
BURMA-缅甸风云
·缅甸丹瑞大将参禅新法:一念代万念
·中風救命法——针刺十指尖与两耳垂放血
·EWOB/AEIOU 的声明
·缅甸僧侣和平示威,丹瑞大将心乱如麻
·缅甸和平示威扩大,丹瑞家人领先逃亡
·反对无理威胁和平集会与游行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 对广大士兵的呼吁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告人民书-3
·SDU’S STATEMENT ON RECENT SPDC’S CRACKDOWN/貌强
·SDU对军政府最近开枪镇压的声明
·缅甸军政府凶杀案将告国际刑事法庭
·恢复掸邦委员会支持缅甸僧侣与民众
·缅侨向联合国与国际机构火急呼救!
·制止缅甸军政府杀害僧侣学生民众
·请求教皇给缅甸人民雪中送炭
·缅甸医生专业医务人员呼吁总罢工
·教皇雪中送炭:为缅甸苦难人民祈祷
·正义要伸张!公道要讨回!
·众土族委员会ENC对缅甸当前局势的声明
·缅甸的华人悲歌
·缅侨恳求中国在安理会勿再投否决票
·全缅学生民主先锋谈缅甸危机
·缅甸律师委员会对甘巴里《缅甸报告》的看法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欢迎安理会声明
·缅甸当前急务纵横观
·感谢德国人民支持缅甸和平正义斗争
·缅甸动乱,丹瑞大将有话说
·缅甸众土族国际公开大学AEIOU急需捐款
·缅甸丹瑞大帝狞笑睥睨自豪
·老战友 Prof. Win 的心底话
·毒品枭雄昆沙盖棺论定
·老战友还有话说
·缅甸众土族最欢迎昂山素姬声明
·韩永贵在捷克国会的缅甸问题讲话
·众合法土族政党支持联合国代表代发的昂山素姬声明
·缅甸和平民主阵线10月18日声明
·人权特使会成为甘巴里第二吗?
·与韩永贵漫谈丹瑞昂山素姬走向
·赛万赛笑缅甸军政府杀一儆百
·对掸邦昆沙的另类盖棺论定
·缅甸丹瑞大帝笑评东盟宪章
·缅甸大帝与总理谈东盟来龙去脉
·缅甸众土族委员会拜访印度观察家研究基金会
·缅甸众土族委员会答印度记者问
·苦修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缅甸高僧
·巴瓯民族解放组织支持昂山素姬声明
·缅甸丹瑞大帝2007年12月3日语录
·缅甸民族委员会欢呼美国HR3890号制裁决议
·缅甸问题根源是彬龙精神不见了
·克伦族谴责缅甸种族灭绝内战
·缅甸丹瑞大帝笑骂民主
·缅甸学运领袖波昂觉永垂不朽!
·缅甸联邦土族与少数民族问题
·缅甸各族欢呼联合国原住民权利宣言
·缅甸若开邦人民致函联合国
·纪念缅甸独立节60周年
·缅甸掸族公主痛斥军政府
·缅甸土族哭祭60周年独立节
·古来稀大哥的前列腺毛病
·缅甸僧伽与人民,是鱼水关系
·缅甸僧伽们入世行动了
·钦族阵线谈印度与缅甸军政府
·缅甸民族委员会08年元月24日声明
·缅甸掸族拟加入众土族委员会ENC
·缅甸掸族领袖赛万赛答缅甸文摘问
·由红色高棉想到缅甸军政府
·缅甸掸族的61周年掸邦节
·克伦族掸族领袖游说欧盟6年15次
·平等、民主、发展——救缅甸!
·与赛万赛谈2008年初缅甸局势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对曼侠被杀害之声明
·人倒下,但曼侠英魂永远活着!
·缅甸革命师生痛失曼侠学兄
·曼侠名列缅甸军政府刺杀单
·谈缅甸国民大会、公投、普选
·美国教授讲缅甸的过去现在未来
·反对缅甸5月公投与2010年普选?
·国际缅甸僧伽总会拜访海牙UNPO
·正视缅甸宪法公投与大选
·缅甸问题以和为贵、利民为本
·缅甸独裁政府——你不打,他不倒!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有关“宪法公投”声明
·国民党马与民进党谢的选后感言
·温教授评缅甸公投与大选
·NCUB的缅甸反法西斯63周年声明
·达赖喇嘛发表“对全球华人的呼吁”
·“黃金甲--詩篇”
·寒竹点评 “达赖言论”
·缅甸另两大力量对宪法公决的声明
·缅甸在野另七党派反对宪法公决
·给斯宾诺莎的信
·缅甸在野众党派对停战集团的呼吁
·请国际监察员来缅甸察督全民公投
·缅甸钦族委员会第二周年大会声明
·分离运动与自决权问题
·缅甸僧伽新年祈祷民主快来
·Burmese Monks Pray for Democracy
·达赖、缅藏、僧伽喇嘛、背后黑手
·UNPO第九届大会将在欧洲议会召开
·缅甸僧伽昭告人民书
·缅甸国内外僧伽民众4月26日反宪法公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国际法内的自决权”的我见

   译者貌强按:

   在2006年9月29日至10月1日召开的非正式国家与人民组织UNPO海牙国际讨论会的最后一天,UNPO秘书长Marino Busdachin先生发表了颇具划时代意义的讲话,其内容兹译如下。如我笔录与作者原意有出入,应以秘书长当天演说为准。

   查Marino Busdachin先生在2003年当选为UNPO常务委员指导,2005年被一致推举为秘书长。他1995-2000年在日内瓦、纽约、维也纳等任职联合国代表,2000-2002年被推选为跨国激进党TRP(Transnational Radical Party)特别理事,目前他是该党委员长,也是UNPO秘书长。

   Marino Busdachin先生在1974年是意大利联邦激进党成员,80年代他在意大利大力鼓吹公民权,1978-82年被选为Trieste市政府委员,并在当地大学攻读法律科。

   1994-1999年他在意大利建立非政府组织“Non c’e’ Pace Senza Giustizia”,1995-2000年则在美国成立 “不公正绝无和平”(No Peace Without Justice USA) 组织,任职主席,在罗马他则专心一意推动公民社会运动,鼓吹并组织国际罪犯法庭ICC(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1991-1993年在前南斯拉夫、1989-1993年在前苏联,他极力促成了跨国激进党TRP的健康成立。1993年在前南斯拉夫、卢旺达、美国联合国等,他又一手促成了战犯与死刑特别法庭的成功建立,并胜利地敦促了联合国承认跨国激进党TRP为非政府组织NGO第一类。

   以下是他的大作:

   

对“国际法内的自决权”的我见

   作者:Marino Busdachin ( UNPO General Secretary)

   译者:貌强 Maung Chan (缅甸)

   

   对国际社会来说,本会议的主题:“国际法内的自决权”显得特别重要——它填补了过去几年分析与争论自决权问题时所存在之重大缺陷,大大地丰富与发展了国际法的脉络。

   上世纪90年代的各主要会议与研讨,使我们发现:授予人民以自决权的,是国际法本身,而不是世界各国;而在实施自决权时,有必要顺应国际法体系所作出的保证。

   不过,该项研讨成果往往被严重忽略,因而原则无法贯彻。

   被供奉于联合国章程与1975年赫尔辛基最后法案之类文件内的两大原则——领土完整与自决权,至今仍然互相对立与冲突。

   9。11事件发生后,环境巨变,因而处境更加恶化。

   世界60多国家内部所发生的武装冲突,使纷争加剧,局势严峻,危机四伏。这主要是由于自决权遭到拒绝而直接或间接引发的。人民与社群的基本文化权、公民权、政治权,几乎一律遭到断然拒绝。文化上的压迫、政治上被压迫与边缘化、人民权利被剥夺、缺乏民主等,在在皆是不安定的主要根源。自决权往往遭受硬性选择:要嘛全部——承认为独立国家,要嘛一无所有——全盘否决其文化与政治身份。

   我们必须在该两大极端的最广大的中间灰色地带进行工作。

   创造欧盟的伟大推手Jean Monnet永远认为:“问题不能解决时,尽量耐心缓和它”——这就是艰苦重建二战后欧洲的50年成功秘诀。

   目前国际环境风起云涌,国与国,联邦与联邦之间,依赖度既极强也很深。我们必须重新考虑、讨论、评估自决权的争取、领土的完整、边界的神圣性等密切相关的原则问题。

   全世界约200国家共拥有5000多族群,其中三分之二存在着少数民族、原住民、族群族裔组织、各类宗教团体、以及国家被占领、或人民被压迫等等种种错综复杂问题,受害者占国家人口的百分之十以上。

   在这地球村,国与国之间的边界纠纷,越来越挑战与困挠着国际和平、安全、民主的促进——它剥夺了千千万万人民的基本人权。

   面对这新世界,我们有必要把自决权原则,与民主发展、和平互相挂钩,重新通盘考虑。

   面对这新世界,自决权的原则与争取,有必要提高到跟民主、发展、和平相互依赖、共存共荣。

   人权必须迎接时代的挑战,自决权的观念,必须在广义上加以适当调整。在争取基本民权与民族自尊,在捍卫群体身份、土地权、文化权、经济自主自力、政治自治自理、环境保护、精神自由、言论自由、有成效地参与国际事务等方方面面,今后有必要面对不同情况,选择适当路径。

   有绝对必要重申:我们不要那加剧冲突的负面自决权,我们要扬弃国际法与人权祭坛上那祸国殃民的负面自决权。

   联合国机构在自决权问题上,已经进行了20多年的研究与争论。事实显示:过去那种夸夸其谈、强调负面自决权概念,是不适当的——那其实就是长年累月灾难性陷阱。与此相反,我们必须提倡、充实、提高能够减轻或排除冲突的正面自决权。

   官方所供奉的所谓普世人民权利宣言,从来不是普世接受的文件,国际法并没有确认它。正因为它,1998年罗马外交会议(Diplomatic Conference in Rome)之后,才不得不成立国际刑事法庭,以追究种族大屠杀案,杀害人类案,战犯等,以弥补国际司法权之不足——它现在已经被全世界 100多国家确认为国际公约。

   尊敬的专家小组,亲爱的朋友们!

   按照联合国数字,全世界有3亿原住民,分散于6千多原住民社区。他们通常受到歧视,沦为二等公民,生活最贫困,并远离正统教育,不享有任何切身政治权益。

   更确切地说:他们简直被否定自己,遭到遗弃。

   他们越来越需要公正与平等。

   国际所规定与监控的尊重少数民族与原住民政策,虽有些许进展,然而在实质上,却有许多实际工作等待我们去做。

   确保人人平等地享有人权,是国际人权法的重要关键所在。然而在现实细节中,不论个体权利或集体权利方面,人权仍然明显不足或有所欠缺。

   呼吁建立符合标准的司法程序,是当今之急务。

   目前,众多人民仍然生活在外国统治或本国压迫之下。无国籍问题、民族被不同国家的边界所分裂的问题、民族之间武装冲突问题。。。。使世界纷争不断、灾难重重,国际社会无从着手,疲于奔命。

   国家机构或多数人虐待与滥杀原住民或少数民族的种种罪行,在媒体上早已见怪不怪,完全已经不是新闻。

   自决权必须与国际法的其他原则相互结合,并必须与不同利益进行相互均衡。

   争端必须通过和平手段进行消除。

   他人的人权必须受到应有的尊重。

   这是妥协吗?也许是!凡能顺应自决权的正面途径,走出漫漫泥沼的任何妥协行为,我都欢迎。

   政府与政府之间的机构,联合国机构等,有必要认真考虑敞开大门给那些沉默无声的、被压迫的、前途茫茫的人群。像托管委员会或第四委员会等联合国机构,有必要开放新舞台新空间,接纳原住民与少数民族等。

   为他们,联合国大会为何不开辟一个观察员席位呢?

   原住民与少数民族愤怒不满之呐喊,主要国际论坛必须能听到。自决权问题,必须列入国际议程。

   全球化进程与各国加深互相依赖性,史无前例地将会改变数世纪来之不可能为可能。国际政治与国内政治的绝对分割,必将消失——这会导致原住民与少数民族问题成为国家外交政策的一部分。

   这是时代的挑战——明日的现代化国家,将会诞生!

   放弃偏见,敞开心胸,进行必要的妥协罢。

   重要的不是时间,而是拿准方向!只要方向对,何妨每日寸步前行。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