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缅甸风云]->[与林老师对饮茅台酒]
BURMA-缅甸风云
·Win教授、洋学者、貌强座谈缅甸问题
·貌强:Prof. Win's An Attempt on Jigsaw Puzzle
·貌强:缅甸将军们为保权而一意孤行
·貌强: SDU & USA Condemn Burmese Junta’s Sentence on 8 Shan Leaders
·缅甸迁都:惧美?内战?风水?禳灾?
·貌强:Capital Moves to Pyinmana, WHY?
·世界对缅甸的看法
·貌强:How The World Views Burma’s Junta ?
·貌强:Master In Civil War & Disintegrating
·貌强:缅甸内战与分化高手
·貌强:Discussion on Contemporary Situation in Shan State with Sai Wansai of SDU
·貌强:与赛万赛谈掸邦现状
·貌强:Shan State Army Is Against Racial Hatred & Union Disintegration
·貌强: 众停战组织反对种族仇恨与联邦分裂
·貌强:Burmese Echos to UNSC Briefing On Burma
·貌强:安理会的缅甸简报与反响
·貌强:缅甸制宪国民大会又续开了!
·貌强:Burma Re-opens National Convention
·貌强:缅甸联邦宪法起草委员会FCGCC告人民书
·貌强:Press Release by Federal Constitution Drafting & Coordinating Committee-Union of Burma (FCDCC)
·貌强:缅甸新社会民主党DPNS与记者谈话
·貌强:Burmese DPNS ’s Press Conference
·Shan-EU: Time for ASEAN and UN to act in tandem
·赛万赛与貌强谈: 缅甸年终现状
·貌强:缅甸众土族委员会ENC欢迎东盟的呼吁
·貌强:ENC Statement 6/2005 =Welcome ASEAN’s EFFORD
·貌强:Sai Wansai & Maung Chan Talk about Burma’s Situation
·缅甸制宪大会与停战集团、和平集团、抗争力量
·貌强: The Struggle Between the Junta and Its broad Opponents
·貌强:缅甸的“无声杀戮场”
·貌强:Burma's Silent Killing Fields
·貌强: 中国边民遭缅军射杀
·貌强:Poor Border Chinese Shot Dead by Burma Army
·貌强:“人民”“人民”,缅甸将军假汝名而独裁!
·貌强:The Fascist Generals using “ people’s name ” to oppress people
·貌强 :第七届旅欧缅甸人民论坛
·貌强:The 7th. Burmese Forum In Europe
·貌强:棒喝缅甸将军们要以史为鉴
·貌强:Military Dictatorship vs. Colonialism
·貌强:翻开2006年新一页!
·貌强:Turning A New Page/Enter 2006!
·貌强: Mong Tai Army’s Surrender & Restoration of Shan State
·掸邦军重建掸邦的成败得失
·貌强:Arch Usurper of State Power and People's Wealth
·缅甸窃国大盗
·奉劝缅甸将军们:诸恶莫犯,诸善奉行
·貌强:Good Deeds Will Be Rewarded and Evil Punished
·欧洲决续慈善捐助缅甸艾滋病患民
·貌强:European Plans to Re-donors AIDS Help to Burma
·貌强:Only Democracy & Real Federalism Can Rescue Burma!
·停止内战,反对分裂,建立真正联邦制!
·貌强:Editorial: Shan State and Union of Burma
·掸邦与缅甸联邦的恩恩怨怨
·缅甸各邦各族人民纪念“联邦节”
·貌强:Burma’s States & People Celebrate “Union Day”
·貌强:Burmese Generals! Return to the Right Path!
·将军们! 放下屠刀,立功补过 !
·貌强:Statement of Concern by Burma's Chinese
·缅甸华族也关注欧盟的缅甸政策
·缅甸建军节
·泰国清迈大学2007年AEIOU寒季奖学金招生
·同林老师悠游威尔斯与温莎堡
·带林老师悠游海牙
·带林老师悠游阿姆斯特丹
·与林老师对饮茅台酒
·同林老师追忆中国援缅远征军
·与林老师谈昂山与吴素:
·漫谈缅甸“姓氏”: 德钦、貌、哥、吴、玛、杜
·缅甸政坛恩仇录
·环行荷兰8省,悠游Leeuwarden半日
·貌强带两千金悠游云南
·貌强: 回故乡
·Bush! 放下你的皮鞭与屠刀!
·缅甸各族人民的不懈斗争
·貌强:Free All Political Prisoners and Stop Killing Ethnic People!
·释放政治犯!停杀原住民!
·貌强:TOTAL A ETE TOTALEMENT REJETE
·貌强:以民主、人权、自决权为缅甸建国与办学基石
·貌强:'TOTAL was Totally Rejected'
·貌强补充一二,以飨欧洲华报读者
·貌强:Taiwan People Demand :
·台湾人民要求缅甸军政府:
·缅甸众土族力量2006年现状
·貌强:The situation of Burma’s Ethnic Nationalities in 2006
·貌强:Debts of blood Must Be Paid in Blood!
·貌强: 血债要血还!
·貌强:Keep Burma's Seat Vacant
·“缅甸文摘”社论:敬请空置缅甸席位
·貌强:都灵市缅甸策略研讨会
·貌强:Strategic Consultation on Burma in Turin
·貌强:Curent SPDC Offensive and our KNU Counter-attack
·缅甸军政府的攻势与我族我军的反击
·克伦族联盟主席在56届克伦族烈士节的讲话
·貌强:KNU President's Address on 56th Anniversary of Martyrs' Day
·貌强:第八届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已选出
·钦民族战线代表团访问旅欧钦族社区
·缅甸各族青年联合行动团之声明
·有关国际法内的自决权
·貌强:UNPO’s Symposium on the Right to Self-determination in International Law
·对“国际法内的自决权”的我见
·Busdachin’s Speech on “Self-Determination Right in International Law”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与林老师对饮茅台酒

作者: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不知是悲愤于红色高棉极左路线的祸国殃民,还是感慨红灯区的人性沉沦堕落?林老师一直闷闷不乐,可能伤风病菌乘虚而入,我几次注意到若有所思的他在打喷嚏。

   林老师一向提倡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因此他可能在想: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后,为什么不学瑞典人荷兰人照顾一下其他未富同胞?新中国新民主主义时期不是大力提倡集体主义、为人民服务、公私兼顾吗?文革时期不是还提出难度极大的破私立公,大公无私吗?都一一抛弃到哪里去了?“天下大同”不是炎黄子孙的最高理想吗?哪里去了?一部分富者愈富,大部分穷者愈穷,社会这样日益不公平不合理下去,要是再来一场千百万人头落地的暴力革命,中华民族还能承受得起吗?

   我真猜测不出他到底在想什么。

   见他又打一个喷嚏,我灵机一动,于是就打开恒温地窖,说:“林老师!天气乍寒乍暖,何不来一杯烈酒暖暖身体。驱驱风寒?”。

   没料到他会点点头。我大喜,赶忙问他要西洋烈酒?还是中华民族烈酒:酱香型茅台酒?清香型汾酒?浓香型五粮液?米香型桂林三花酒?其他香型如董酒?西凤酒?

   “你有茅台?”他仿佛不信。

   “哈!我的敦煌飞天老牌茅台,还是陈年佳酿哟--已足足窖藏20多个春夏秋冬!世间少有哟!”我笑答。

   林老师想起1973年中美敌对关系天翻地覆,想起尼克松竟然还会借用毛泽东的话“一万年太久”。他眉头一扬:“真该感谢美国总统尼克松与国务卿基幸格--他俩端茅台酒与毛主席周总理进行了历史性碰杯与干杯,使中美得以友好建交,在邓小平“摸石头过河”下,阶级斗争逐年转向经济建设,中国终于和平崛起,也无意间使茅台酒走出中国,名扬天下。我那时躲在缅甸穷乡僻壤避反华风头,但明白时代巨轮滚滚向前,谁也无法螳臂当车了。。。。。要喝,就喝这拥有划时代意义的茅台名酒!”。

   我一边开瓶,一边打趣:“哈哈!林老师!早在在1915年的巴拿马国际博览会上,贵州茅台就已经被选为世界第二名酒了,对嗜爱杯中物的中外刘伶来说:茅台茅台,久闻大名,如雷灌耳”。我试探:“林老师知否1915年天下第一名酒是哪一家?”。林老师猜测:“大英帝国的威士忌吧?英国人百多年来老在缅甸说英国威士忌是如何如何的天下无双”。

   我笑道:“非也!非也!是法国白兰地。一战前后法兰西国势如日中天,傲视天下,故其极品白兰地1915年被封为世界冠军。想那民国4年,丧权辱国的清政府刚被推翻,东亚病龙中国又被日本逼签21条亡国条约,国际地位无比低下,东亚病夫炎黄子孙一穷二白。当时中国名酒即使再优越无比,也没人敢鼓起勇气据实称赞--何况还有大英帝国的威士忌在虎视眈眈!茅台酒就是在那最恶劣的处境下,过五关斩六将,勇夺亚军”。

   林老师大乐:“在和平发展的当今中国大地,听说茅台酒是国家领导人举行国宴招待外国元首与其他贵宾的重要酒精饮料。在缅甸,中国使馆的国庆宴,无茅台不欢,我们华人华侨也无不认为茅台酒是炎黄子孙酒会上所必要的“酱香型国酒”,有不少人在请柬上还特注“敬备茅台国酒招待”,以示场面之隆重与宴席之珍贵”。

   真没想到林老师在感情上爱茅台爱得这么深。

   “貌强!听全国侨联、侨办、中国致公党、国家科委的人讲:你在柏林食品化验所工作时接待过中国粮油食品进出口总公司与中国食品工业访德代表团,指出与深入报告过中国食品、酒类的缺点,你也曾经应国家科委邀请,带德国专家教授几次到中国讲授欧盟食品法规与海关检测重点,在如何改进与扩大中国出口问题上,你向祖籍国多方位献策与尽力过。1985年你还带德国工业到武汉展览,至今你还是中国进出口商品检验局的名誉顾问。因此,我相信你对欧洲市场上的中国粮油食品很了解。告诉我有关贵茅台酒产地与茅台酒特色好吗?我非常感兴趣!”。林老师恳切地请求。

   我的开场白是这样开始的:“茅台镇地处海拔400米的凹地,相当于比利时德国边界古老丘林的高度,虽然四周尽是1千米以上的贵州山地。但茅台镇却在中央凹地,气候温暖,多雨多雾,冬不见雪,因四面不透风而暑热奇焖。。。。”。

   “怪不得耿飚大使说茅台镇是举世无双的中华酱香型酿酒胜地”,林老师忆及60年代驻缅甸的中国大使--文革时期被召回国,被别有用心的“文革健将们”胡批乱整。

   我接下去:“耿飚大使没有告诉你茅台酒得天独厚的环境与条件吗?--纯净甘甜的几股山泉汇合成的赤水河,赤水河两岸火焰似的朱砂土,再加上独特的祖传酿酒秘术与经验丰富的茅台酒老师傅”。

   林老师追忆:“耿大使倒有说:每投一批新料,要8次发酵与取酒。而每次发酵期一个多月,整个生产周期9个多月。马虎不得。周总理爱喝茅台”。

   我翘起拇指:“耿大使说的100%真,酒质不达标准的就断然回窖再发酵,酒香与醇厚若不达标准,也绝对不会取用。酒经过多次蒸溜,合格好酒存放于陶瓷坛中,在恒温与一定湿度下让其缓慢进行生化作用,窖藏转化至少三年。然后由经验丰富的老师傅按一定比例掺对勾配,行话叫勾酒,各项质量达到标准,才出口欧美。。。。不瞒你林老师说:我这窖藏茅台,至少是21 年9个月之陈酒,若周总理小啜一口,他一定会翘起大拇指”。

   我用景德镇雪白玲珑瓷杯盛茅台。我让林老师详观酒色--清澈透明!用鼻子闻一闻--酒气芳香无比!我俩轻轻碰一下杯,慢慢地啜一小口,闭上眼睛,良久良久。最后齐叹曰:“酒体醇厚,回味无穷,简直人间少有!可惜周总理品赏不到”。毛主席亲自选定的接班人林彪堕机时,周总理的确痛饮了几瓶茅台,可是那是红星牌。

   林老师吃几颗香脆甘甜的福建衙口花生,抬头望蓝天,低头想一会,问: “缅甸的英国统治者喜饮英国特产威士忌,法国人则喜饮法国特产葡萄烧酒,荷兰人呢?”

   我用小竹签,插了含奶脂48%的荷兰奶酪小方块,送入口中细嚼后说: “荷兰人喜饮荷兰特产谷制白酒,荷文Graanjenever, Korenbrandewijn,用谷类酿造的,酒精度不低于38度,Graanjenever是用杜松子浸,带杜松子清香”。

   林老师转告我在缅甸的英国殖民官与一些英国人的用语:

   -若吝啬鬼与朋友餐饮后只付自己那份,即各付各份,他们说是go Dutch 或Dutch treat,

   -话说得莫名其妙,不知所云,他们说是double Dutch。

   -喝酒时所谈的交易,是不可靠的,贸易界用语是Dutch bargain。

   -The Dutch have taken Holland 是陈年老话。

   -Dutch comfort是既胆小退缩,又自我安慰。

   -Dutch corage 是酒后虚勇。

   -先漫天要价,然后逐渐跌价,是Dutch auction。

   -总爱唠唠叨叨训人者:Dutch uncle。

   -诅咒用语:如果。。。。,我不是人(我是荷兰人)!即I am Dutchman, if......。

   你看!英国殖民官与绅士们简直把荷兰人丑化到这么令人生畏、厌恶、鄙视地步,叫人退避躲闪唯恐不及!”

   我笑:“可能因为荷兰王国在海洋上、在世界贸易上、在殖民地争夺战方面,几个世纪来都是大英帝国的劲敌缘故。过去几世纪,荷兰海军与英国在北海打过五场殊死决战,在南洋剧烈争夺过马来半岛、印尼群岛、锡兰,在南美洲与北美洲也争得你死我活,纽约本是荷兰殖民地。。。。。。。。。但话要说回来:南荷兰人笃信天主教,北荷兰人笃信基督新教。荷兰人与天斗,与海斗,生活朴实,循规蹈矩,工作勤奋,善做贸易,随机应变,故被誉为欧洲的中国人。荷兰在美洲、亚洲都有殖民地,懂得与不同种族和睦相处,善于吸收他人之长。荷兰人学做明朝万历名瓷,最后青出于蓝--制造出誉满欧洲的荷兰青瓷Delft Blue。荷兰人学江南人用风力脚力兽力排水与灌溉,进而首创了举世闻名的荷兰风车用来排水、灌溉、磨五谷、磨香料。荷兰奶制品、面制品、厨用香料等雄霸欧洲市场。荷语里吸收了印尼闽南语,如米粉、面线、春卷、豆芽、豆腐、白菜等”。

   “怪不得在露天菜市场上,我听菜名似曾相似,看那荷兰青瓷,那么地像中国青瓷,但风格新异,质高价贵”林老师回味。

   “还有,荷语喉音很重,好像总在喉咙滚动,不像英语好听”。林老师干咳几声给我听。

   我大笑:“荷兰人口1600万,但讲荷兰国语(Algemeen Beschaafd Nederlands)的人却超过2000多万,他们广泛分布在荷兰本土、比利时北部、法国北部,南美洲苏里南、阿鲁巴、安特列岛等,而南非语也是荷语之分支。其实英国人,德国人、北欧人、跟荷兰人几乎可说同文同种,用的文字都源自古日耳曼文。比利时本属荷兰王国,法国怕英国联合荷兰打它,要中间缓冲地带,就鼓动比利时在1815年闹独立,1830年以后断然分家”。

    “在历史上,荷兰除了统治过印尼外,与台湾、澳门也渊源极深,因而对亲和力极强的中国文化,一向兴趣挺大。自世界全球化后,近20年来荷兰也在加速步入地球村。现代荷兰年轻人对外来文化更感兴趣,更喜欢到处旅游,尤其到世界工厂与经济强国之中国。越来越多荷兰青年主动学习中国文化,爱吃中国美食与接受中国饮料,包括酒精饮料。当美国人还在糊里糊涂茅台的茅Mao与毛泽东的毛Mao是否相同之际,不少荷兰人在周末与休闲时光,已在细细品赏中国啤酒、葡萄酒与谷制茅台酒了。贵州茅台酒是这里华人华侨介绍给荷兰人的酱香型名酒,很成功”。

   林老师想不通:“茅台酒在缅甸很便宜。但为什么你们这边会这么贵,简直天价!是不是哄抬价格?真是百思莫得其解”。

   我说:“茅台进口到荷兰,要交三种税,所以很贵:

   一。酒类进口税。

   二.酒精税--按酒精的度数打税。茅台酒精53度,就是每度酒精税乘53。

   三。农产品附加税--这是专门对付外来酒的贸易壁垒”。

   林老师不好意思,但还是问:“缅甸内战连绵不断,经济非常不景气,人民烦恼特别多,一般人以酒浇愁,因而愁更愁。老婆在旁唠叨油盐柴米,孩子在旁肚饿哭啼,狼虎官府与冷暖人间,无钱无财寸步难行,因而借酒疯常打老婆孩子出气。欧洲这种现象严不严重?”

   我正色道:“这里打老婆打孩子,要坐牢的!妇女儿童都受法律保护。我的两个女儿有老师给的报警号码。老师向全班一再吩咐,父母打就报警”。

   林老师:“你说过,喝酒不是对身体有害吗?”

   “据一些科学家的一家之言,适量饮酒的一些好处如下:

   --促进中华美食的食欲与消化,

   --减轻心脏与精神负担,增加高密度胆固醇含量,减少低密度胆固醇在心血管的堆积,提高睡眠质量,

   --预防心血管疾病,加速血液循环,有效地调节、改善体内的生化代谢及神经传导,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