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缅甸风云]->[貌强: 血债要血还!]
BURMA-缅甸风云
·赛万赛谈缅甸联邦
· 赛万赛谈缅军最近动向
·温教授继续炮轰缅甸将军们!
·赛万赛谈掸邦掸族团结自救
·缅甸老华人忆过去盼未来
·伟哉!一穷二白的缅甸佛国金塔善良村民!
·赛万赛谈缅甸新总统新副总统新政府
·上座部佛教与孟缅掸柬寮泰滇
·赛万赛谈缅甸联邦的过去和现在
·缅甸与大东亚共荣圈
·仰光大学与缅甸联邦独立
·“缅甸历次战争的实质”读后感
·灵魂工程师、未来主人翁、天下大同、天下为公
·7-JULY与母校仰大学运传欧
·缅甸德佑续游瑞列匈土
·赛万赛谈缅甸民地武大会
·赛万赛谈国内和平与中缅友好
·赛万赛谈昂山素姬访华
· 掸民盟昆吞武与中共宋涛面谈
·缅甸彬龙会议风波
·缅甸内战受害者的呼声
·21世纪彬龙会议举步艰难
·彬龙会议的石破天惊言行
·21世纪彬龙会议言论集
·缅甸UNFC柳暗花明又一村
·缅甸UNFC建议开三方会议
·让佛光普照大地
·缅甸不愿常任LDC欠发达国家
·对老怨天尤人者只好避而远之
·温教授呼吁正确认识缅甸
·赛万赛谈缅甸全国全面停战协议
·赛万赛谈缅甸议会补选与政局变化
·缅甸华人
·温教授谈Rohingya罗兴亚人
·温教授由七月七日惨案谈起
·赛万赛忆掸邦学友
·与掸族兄弟夜谈掸族掸国掸史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一)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二)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三)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四)
·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
·廉萨空博士的暹粒讲话
·天主教生根缅甸已五百多年
·话说阿那比隆缅皇
·缅甸真的有135原住民吗?
·缅甸联邦第一任总统苏瑞泰
·读“此昂山非彼昂山”有感
·读“中国式思维”感概万千
·缅甸暹罗两大战争史
·话说缅甸佛塔
·暹王缅王储骑象单打独斗?
·缅甸人民跪求国泰民安
·印度缅甸友好史实
·昂山素姬祝贺孟邦民族节71周年
·缅甸合法左派政党史
·缅甸内战与白象王军演
·南洋伯谈骷髅头
·缅甸大部分人极贫困
·由仰光河底达摩悉迪铜钟谈起
·古老落后钦邦钦族在发奋图强
·蒲甘王朝与宋朝崇宁通宝
·蒲甘王朝与宋朝崇宁通宝
·唐朝骠国乐与缅甸王根绍画
·唐朝骠国乐与缅甸王根绍画
·唐朝骠国乐与缅甸王根绍画
·唐朝骠国乐与缅甸王根绍画
·保护儿童天赋权益
·发展与和平是大家共建共享
·愿爱心浩然正气长存人间
·缅甸史请再多读三分钟
·三八妇女节与丁丁笙环球游记
·安得广厦千万间?
·缅甸的以夷制夷 & 以华制华
·世界肾脏日与缅甸公益善举
·平等合作、相敬互助共赢、齐奔大同世界
·风吹草低见牛羊
·谨防伪装荷兰警察的东欧骗子!
·中国土豪大妈被依法罚款
·漫谈泼水节缅甸
·敬请基督教勿用佛教专用名词
·缅甸若开邦穆斯林事件
·从BBC缅语简介马克思谈起
·英国大使微服考察缅甸民情
·缅甸塘虱鱼
·缅甸违规食品(2017年第三季)
·黄曲霉毒素对人体的危害
·美国枪击案与缅甸内战
·嚼槟榔与口腔癌
·BBC转述缅甸儿童落后状况
·在“吴本”桥上谈古说今
·话说曼德勒大学
·谈谈缅甸食品安全性
·缅甸曼德勒省盛产葡萄
·缅甸人道援助义工勇士们
·缅甸雨季风暴比唐诗更悲惨
·缅甸棕榈树前景
·从端午粽谈到缅甸风味小吃
·缅甸传统拳击 Let Hway.
·从缅甸七七学生惨案谈起
·由佛国缅甸看泰国的缅甸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貌强: 血债要血还!

   ——追忆1968年缅甸学生刊物‘战斗的孔雀’

   作者: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在东德缅甸学生会发行的1968年‘战斗的孔雀’首刊,有我的沉痛文章‘血债要血还’。

   我写该文,是在1968年漆黑深夜,整个德累斯顿(Dresden)大学的外国留学生宿舍,是死一般的寂静。

   当时虽已度过了6年的痛苦岁月,但那震惊缅甸国内外的1962年7月7日仰光大学生惨案,当晚却仍然历历在目。

   被军政府开枪杀死的我仰光大学120多同学,好像满身鲜血站在我眼前,不断重复其每年7月7日的愤怒控诉:

   ——我们和平示威,为何该当死罪?!

   ——要自由民主,是弥天大罪?反殖民主义象征的我学联大楼何罪之有,军政府为何一定要爆毁它?明明知道我示威学生死守在内不肯投降,为何一定要人楼俱毁?!

   ——奈温将军向全国广播,口口声声说‘刀对刀, 枪对枪’, 他那法西斯军队武装到牙齿,而我们学生何曾手有寸铁?!

   我当晚一边流泪痛哭,一边对他们说:

   “同学们!你们为民主为自由而战斗牺牲,我今生今世永远尊敬你们!我命大没死,现在已逃出魔掌,在国外享受民主自由。若我再不为你们向世界控诉揭露军政府恶魔,怎对得起你们这些爱国爱民要民主要自由的同窗?怎对得起痛失英雄儿女的父老兄弟?怎有面目见到水深火热中的缅甸各族人民?”

   “我们学生高举‘战斗的孔雀’旗帜,有效地利用学生刊物‘战斗的孔雀’,从英国殖民时代就一直向敌人英勇投枪!”。

   “1962年我们就是高举‘战斗的孔雀’这旗帜,用‘战斗的孔雀’这学生刊物,与独裁专制的军政府进行英勇斗争的!”。

   “捷克的缅甸留学生1967年出版‘战斗的孔雀’年刊后,被军政府教育部严厉迫害——学籍被取消,奖学金被停发,父母兄弟受株连。1968年轮到我们东德留学生薪火相传,我们觉得义无反顾! 。。。对!绝对义无反顾!我们一定要高举‘战斗的孔雀’义旗,对专制独裁的军政府进行血泪控诉与斗争! ”。

   想起独裁军政府杀害学生,市民,僧侣,

   想起法西斯军队烧杀奸掠众土族人民,

   想起满脸横肉的独裁将军们对勤俭刻苦的我华侨华人,用‘国有化’洗劫他们,用大缅族主义无理迫害他们,

   。。。。。。。。。。

   于是,我用红笔先写下红彤彤的大标题:“血债要血还!”。

   对!血债一定要血还!

   (写于2006年7月7日 )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