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缅甸风云]->[貌强:回故乡]
BURMA-缅甸风云
·祝贺缅甸克伦族革命61周年
·缅甸众土族要民主联邦制
·缅甸NDF谴责军政府的军事胁迫恫吓
·缅甸军政府与众土族谈谈打打
·缅甸反对派2010年选战观
·杨奎松谈新中国的贫富与等级制度
·由阿利教谈到缅甸中国佛教
·缅甸局势与NDF七中大会
·仰光爆炸案的背后阴谋
·姚色克在掸邦反抗日讲话
·悠游土耳其12日
·斯德哥尔摩古城一日游
·中外史前巨石阵
·瑞典古城与郭沫若
·和瑞典学者谈社会主义
·清帝顺治与缅王丹瑞
·千万勿忘第一敌人!!!
·昂山素姬讲话一石激千浪
·掸邦欢迎昂山素姬的21世纪彬龙会议
·缅甸众土族欢庆昂山素姬获释公告
·昂山素姬对新闻工作者讲话
·昂山素姬答伊江编辑问
·昂山素姬获释近况略记
·缅甸民主同盟2010-1号战果报告
·昂山素姬答缅甸民主之声问
·中缅边境缅甸三特区风紧
·缅甸好汉的小国群英宴
·缅甸拟大打内战与滥印万元钞票
·缅甸正渡黎明前的黑夜
·三高外,提防类胱氨酸过高!
·缅甸三大力量摆开攻守阵势
·昂山素姬前途充满黑色13日
·中缅边区毒品业娱乐业及边贸
·中药虫草
·改革的鐘聲正在響起
·好人好事好国度永远值得热恋
·澳洲坚果(夏威夷果)Macadamia
·KNU对缅甸内比都炸弹爆炸之声明
·又一亲密战友去向马克思哭诉
·又一亲密战友去向马克思哭诉
·柏林的马克思坐着恩克斯站着
·缅甸国防军的种族奸杀灭绝政策
·缅甸国防军的种族奸杀灭绝政策
·昂山素姬呼吁尽快停火和谈的公开信
·缅甸联邦缅族与非缅族历史恩怨宿仇
·掸邦掸族断臂将军召吞英
·缅甸种族冲突能政治解决吗?
·缅甸是世界数二数三贪腐穷困国
·缅甸是世界数二数三贪腐穷困国
·缅甸的和平曙光
·93岁缅甸作家达贡达雅呼吁国内和平
·何谓和平?何谓停火?如何和谈?
·昂山素姬 Reith 第一讲:自由
·昂山素姬道高一尺,将军们魔高一丈
·昂山素姬边妥协边缓进
·缅甸三方对话才能全面和解
·昂山素姬 BBC Reith 第三讲
·昂山素姬 BBC Reith 自由第四讲
·缅甸众族并肩共和蓝图
·昂山素姬 BBC Reith 第五讲
·缅族需改唯我独尊心态
·昂山素姬 BBC Reith 第六讲
·抛弃彬龙协议将激发缅甸各族自决
·联邦众族团结委员会覆函缅甸联邦政府
·缅甸宗教自由吗?
·昂山素姬对中国缅甸伊江建坝的意见书
·昂山素姬 BBC Reith 第七讲
·缅甸掸邦众族关心狱中68岁领袖昆吞武
·缅甸要片面或全盘和解?
·昂山素姬BBC Reith 第八讲
·缅甸新政府似无意改革或和解
·缅甸乱世出英雄?
·安息吧!赛森尊好战友!好兄弟!
·缅甸要真正联邦制或大缅族独裁制?
·缅甸克钦邦克钦族反对中国支持缅甸政府
·缅甸释放政治犯才能加速民主进程
·近代中国缅甸恩怨
·缅甸政府对昂山素姬与非缅族众原住民的策略
·勿忘缅甸半世纪内战难民与狱中仟捌政治犯
·昂山素姬与丹麦师生谈领袖谈民主运动
·钦族老革命谈昂山素姬与缅甸政府
·国际缅甸民族院奠基会反对民盟参加政府补选
·对昂山素姬与民盟参加政府补选面面观
·非缅族众原住民委员会ENC欢迎民盟NLD重新注册
·缅甸民主力量FDB对民盟注册与补选发表声明
·昂山素姬允诺兼顾民主与各族平等
·旅加缅甸9团体支持民盟注册与补选
·缅甸改革风吹草低见牛羊?
·缅共呼吁人民对中美勿一边倒
·美国回亚洲开辟新冷战
·美国回亚洲开辟新冷战
·缅甸左拥中国右抱美国
·缅甸左拥中国右抱美国
·非缅族众政党向美国国务卿请愿
·韩永贵与昂山素姬的杠杆作用
·恢复四大功能就永離癌症
·恢复四大功能就永離癌症
·温家宝在世界未来能源峰会上的讲话
·勿背叛国父昂山理念!
·勿背叛国父昂山理念!
·赛万赛谈缅甸2012年初局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貌强:回故乡

   (缅甸华族貌强 Maung Chan 1991-92年以中文名‘张国强’发表本文,后由欧美网站报刊转载。文字标点符号等经作者最近修正,现在正式收入‘缅甸风云’)

    作者: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中华文化何罪?

    我出生于缅甸伊洛瓦底江三角洲鱼米之乡,从小受当地教育,与当地孩童嬉戏欢笑着一起长大。

    由于是炎黄子孙,除主修缅文、梵文、英文外,我从小兼学华文。

    读缅文高中时(60年代),由于新中国越来越滑向极左路线,缅甸军政府也开始学印尼排华反华--不只严禁华文华校华报与中华文化,在生存、展、迁居、教育等各方面一步紧一步卡死华人。

    说起来令人难以置信:缅甸军政府领导人曾怒骂我‘那么多有用的外文不学,为何偏偏去学华文?’,并厉声说‘既然不想忘祖,不想放弃中华文化,那就滚回中国大陆去挨饿挨斗吧’。

    那时毛泽东的大跃进与大练钢已惨败,人民公社更是一塌糊涂。极左毛派不甘失败,又进一步把阶级斗争扩大化,把地富反坏右黑5类再加上华侨,斗死整死饿死千千万万无辜的人民,并高喊'破四旧',到处摧毁中华文化--世界反华势力看在眼里、喜在心里,更肆无忌惮地反华排华,要驱逐华侨华人回老家去一起活受罪。

    文革时,缅甸与中国关系更加恶化,缅甸华人连最基本的人权与人的尊严也都被剥夺光了。1967年七月26日,在军政府的纵容下,缅甸暴徒在首都仰光围屠、追杀华人,在全缅各地掀起仇华恶浪。

    因父亲不肯放弃中国籍,我早在1964年就被赶出医学大门。我转读理科,1966年大学毕业,在缅甸工业发展局为缅甸国家民族贡献力量。岂料在七月26日下班回家时,在路上差点被仇华暴徒杀害。我内心的愤怒、痛苦与彷徨,非笔墨所能形容。实在忍受不下去了,在报考而获得德国大学奖学金后,我怀着一颗淌血的心,含泪离缅赴德留学兼避难。

    没料到这么一别就是30多年!在他乡异国,我更加想念家乡、亲人、同学、故友,益发敬仰为国为民的政治领袖、佛光普照下的民主运动、学生运动与风土人情。

    90年代初缅甸一开放,我立刻就带着妻女回国探亲访友,故地重游,热泪满框。

垂尾孔雀

    缅甸地形像垂尾的孔雀--看缅族爱国运动旗、看学生起义旗、看抗英抗日。。。一直到现在反抗军政府独裁专制的旗帜,不是开屏争艳的孔雀,就一定是昂首战斗的孔雀!

    飞机由新加坡北飞两小时后,即进入缅甸南部‘孔雀之尾’。眼底下是蓝色的大海,淡绿色的浅滩,一块块紧连的小绿岛。

    啊!

    这里就是肥美而无污染的海鱼、海虾、海蜇皮、丹老咸鱼、鱼露的产地。

    这里就是带着浓重乡音的土瓦族、丹老族、沙龙族等潜水少数民族休养生息的方。

    这里就是伟大的民主社会主义领袖 BO TUN SEIN 将军抗英抗日、反抗独裁专制,一心一意为人民谋幸福过的地方。

    不久,机下出现绿油油的冲积平原,良田万里,河流交错,椰林笆树之间不时出现金光闪闪的佛塔,乡间小道似见牛车在缓行。再一会儿,就一眼见到由中国云南边境滚滚而下的伊洛瓦底江。她像慈母一样几千年来一直抚育着缅甸各族人民,让这些佛的儿女们安居乐业、丰衣足食、与世无争。她也曾一度使缅甸扬名天下,风风光光地成为世界三大米仓之一。

华文起死回生

    仰光机场不大。飞机着陆时比较震动。

    每个入境者都须换300美元的等值外汇卷(一张10美元,共30张)。换汇官员‘很有礼貌’地低声请求给一张外汇卷作为‘小礼物’。他们先用英文,后用华语,笑容可掬。来接机的缅甸朋友说,这“小礼物”约等於他们的一个月薪水、劳苦大众的几个月工钱。政府并没有这项规定,是他们放进自己腰包的。机场税才每人6美元,他们的收入比政府还多4美元,算是比政府要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吧 (回欧后,我曾写信向缅甸政府谴责这类严重损害国际形象与国家民族声誉之丑事)。

    一向看不起中华文化的缅甸官员竟然口出华语, 这最使我惊愕异常。朋友说,中国改革开放后经济突飞猛进,综合国力空前增强,中缅边贸越来越旺,于是学华文的缅甸人也就空前增多了。现在大学毕业生找工作,只懂缅文者月薪2000多缅币,懂缅文英文者月薪3000多缅币,懂缅文华文者可拿到5000多缅币。

燕子湖畔

    由机场经燕子湖畔到仰光市区,全长二十多公里。这条康庄大道绿化得很不错,两旁尽是高级住宅区或旅馆、餐厅。据一位西方商人说,其中有一座五星级豪华大酒店是军方有势力集团开办的,服务周到:要见任何政府要员他都能安排,只是服务费高昂而已。

    车经一见如故的燕子湖(INYA LAKE)时,惊叹其天然之美仍可与杭州西湖一比高低。湖旁的仰光大学,是缅甸精英的摇篮,缅甸国父昂山( AUNG SAN ),前总理吴努(U NU),前联合国秘书长吴丹(U THANT)等都在这里求学过,我也有幸在此获得理科学士。四年仰光大学的快乐时光,一幕一幕在我眼前重现。忙望车外,那棵我常在其下避雨的古树,那我常看日出日落的沙滩,那我常仰游蛙游自由游的湖面,那片大家盘膝坐谈民主建国与天下大事的凉爽树荫。。。都还存在,但卖缅甸鱼汤米粉的小吃摊却不见了。朋友指出,湖畔幽林深处是前缅甸强人奈温( NE WIN)将军的独门深院,与之遥遥相望的是毒品大王坤沙( KUN SAR)的豪华别墅,由大学路向左转,是国父昂山将军的女儿昂山素姬(AUNG SAN SUU KYI)的幽静住宅。。。。众所周知,昂山素姬深得民主人士、反政府势力、印度、欧美等国家的拥护,是诺贝尔和平奖金得主。据说为了安定团结,军政府在她住宅路的两头都设了路障,由政府军警日夜监视与控制。

BURMA与 MYANMAR

    大多数人不大了解:缅甸国名一向是BURMA,为何近年改为MYANMAR。

    缅甸是联邦国家,境内有一百多个民族,其中巴玛(BURMAN) 缅族占总人口的65%左右,掸(SHAN)族、克伦(KAREN)族、孟(MON)族、克钦(KACHIN)族则各占8-5%不等,其余个是山区与水区的少数民族。

    巴玛缅族于1044年兴起,曾三次统一众民族小国,三次建立了缅玛(MYANMAR)帝国,即中国宋元明清史籍所称之缅国或缅甸。MYANMAR帝国强盛时期还包括泰国、部分柬埔寨老挝、印度的阿萨姆(ASSAM)、马尼普尔(MANIPUR)等。英国1885年占领全缅甸时,当时统治缅甸的是巴玛族,所以英国就称该殖民地为巴玛(BURMA) 。1948年元月4日缅甸联邦取得独立,国号缅文称为MYANMAR联邦,但英文仍然沿用 BURMA联邦。现政府不愿继续用巴玛族名当英文国名,于是就把 UNION OF BURMA更正为 UNION OF MYANMAR。

四大家族四大姓?

    大多数人误以为:缅甸只有四大家族四大姓,即男的都姓吴或貌,女的都姓杜或玛。这是天大的误会。

    缅甸人其实只有名而无姓。像国父名叫昂山,前独裁将军名叫奈温,都无姓。但人们称他们为吴昂山,吴奈温。吴(U)意即伯伯、叔叔、舅舅或先生,是对男性成年人或有社会地位者的尊称,并不是姓。人们对成年女性尊称为杜(DAW),阿姨、舅母、伯母或女士的意思,如人们叫昂山素姬为杜昂山素姬,叫奈温的女儿珊达奈温为杜珊达奈温。

    少男在缅语是‘貌’(MAUNG),少女是 ‘玛’ (MA)。所有吴U某某在少年时都叫貌某某,如吴昂山,吴奈温少年时叫貌昂山,貌奈温;所有杜某某,少女时期都叫玛某某,如杜昂山素姬与杜珊达奈温在少女时期叫玛昂山素姬与玛珊达奈温。

    明白了貌、吴、玛、杜都不是姓之后,外国人又糊涂了:昂山的女儿素姬,其名前有父名昂山,为什么?而奈温的女儿珊达,却把父名奈温摆在其名之后,再查一般缅甸人子女,其名前名後都没有父名,这是怎么一回事呢?--这就涉及近代少数缅甸名门望族与‘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的取名法了:缅甸人同名比比皆是。为求甄别,他她们便仿效蒲甘PAGAN王朝前期国王们(公元167-387年)的取名方式:即置父名于其名前,如昂山-素姬,表示该素姬是昂山的女儿,而不是奈温或其他人的。至于像珊达-奈温置父名于其名后,则可说是创新。

世界米仓变一穷二白

    话说首都仰光,位於伊洛瓦底江的出海口,是兵家必争之地,古时是孟族国的重镇,当时叫大光 DAGON,孟文的意思是幽林。1755年巴玛王ALAUNG PAYA(创立第三缅甸帝国者)由缅甸中部挥军南下,消灭了孟族国,改称大光为RANGON仰光,意即敌人灭净。当时英国人拼写为RANGOON。缅语经百多年的变迁,凡读音R都变为Y,所以现政府就照现代读音改拼为 YANGON。而华文的仰光,是闽南音译,之前也译为漾贡。

    直至60年代,仰光比当时英属新加坡、吉隆坡、香港以及泰国曼谷、印尼雅加达等都要繁荣,人民生活富裕。自1962年奈温将军建立“革命政府”,盲目强行‘缅甸社会主义’以后,鱼米之乡的缅甸才一落千丈、百孔千疮、饥民处处,1987年沦为世界最穷国之一。

    怪不得邓小平上台后,中国以自己的惨痛教训,时常告诫第三世界‘小农经济’国家说:在资本主义未发达、生产力未发展、物质生产并不是过剩的‘小农经济小生产’阶段,千万不要‘超阶段乱搞’社会主义,以免像毛泽东时代那样穷过渡,结果祸国殃民,惨不忍睹。

慈悲为怀、助人为乐

    缅甸人口85%信佛。佛家子弟心地善良,乐善好施,不管多穷,一有钱财就拟筹建佛塔,布施和尚,传播佛经,即所谓敬三宝:‘佛、法、僧’也。他们深信敬三宝能筹集功德,以通往涅盘彼岸。

    每天清晨可见众多和尚托钵挨家化缘,而善男信女们脱鞋恭敬地施舍饭菜--饭菜尽可能是最好的,自己绝对还未动用过的。每逢捐款要建佛塔或印佛经或举办佛节佛事,缅甸人总是踊跃捐献,毫不犹疑或吝啬。

    不管你是来自当地或外地,问路时缅甸人一定会热心指路.一人不知,旁人就围过来帮忙,有的还带你去找,一定要送佛送到西,好像大家是熟人亲人。

    车死火了,行人会过来帮忙推车,在路旁谈天的军警也会过来加一把劲。见马达发动了,他们会一笑而散。

    这些美德在中国,据慨叹快成历史痕迹了(希望是偏激)。听说中国不少地方,问路不给赏钱,有的人就不告诉你(希望是夸张)。据一位北方人多年前告诉我,广州市街头所以走路人那么多,主要是路明明在东,当地人故意指西的缘故(希望是讲笑)。又据中国报载:见人遇溺或被抢劫、盗窃、殴打、欺负,多数人会麻木不仁,视而不见或退避三舍(希望言过其实)。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