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中蛙
[主页]->[人生感怀]->[井中蛙]->[“你现在就用温柔的言语跟我说话”--神对我说]
井中蛙
·“你现在就用温柔的言语跟我说话”--神对我说
·你得救了吗?
·哦,骄傲
·“感谢主”的奇妙
·因信称义:惊涛骇浪中的救生圈
·女儿见鬼,主耶稣救她脱离凶恶
·从美国校园枪击案看上帝
·为什么人们多信鬼?
·真的有这等好事吗?
·梦:神谕还是魔咒?
·心里的灯亮了,人就不在黑暗走
·基督徒的葬礼
·神找人
·神岂是吃这一套?
·得蒙垂听的祷告之一:听者有意
·得蒙垂听的祷告之二:与神吵架
·得蒙垂听的祷告之三:一惊一乍
·主啊,留我在地狱里吧! (小说)
·我背圣经的点滴见证
·得蒙垂听的祷告之四:神送女儿上大学
·一种异样的感觉
·我自由,我感恩
·我的梦
·年前,我堂弟被汽车撞死了……
·我不愿意贬低别神
·因为人不知道明天
·问?先生哦, 我犯傻了....
·神为什么不让我回老家?
·“我不要死,我不要死”
·我们的神是殘暴的神吗?
·永别了,魔鬼的小巫术!
·转眼又是一年春
·井中蛙 大战 问?佛!!!
·问?佛 大战 井中蛙
·患难中的歌唱 ----我的车祸见证
·悼念小溪弟兄……
·小溪弟兄啊,你那太重的担子……
·我连垃圾都捡了……
·女儿的见证:我的学习经历——见证主的带领
·不信耶稣下地狱--答Bamboo朋友
· 堂叔去世留下的……
·你能欣赏自己吗?
·《圣经》真经不怕火来炼 ——兼答问?先生
·问?先生,你说得对……
·我们是这么信的……
·神对我说:“我才重要……”
· 问?先生,你说得对……
·正处、副处,最后都不知落在何处……
·生命原来是一片云雾
·你的口音把你露出来了
·爱,我愿意……
·“你不显老……”
·神为什么不让我讲道?
·我的一次很不乐意的奉献
·拆除十字架风暴之后的感叹
·一次得救永远得救吗?
·中国基督徒信仰不容乐观
·《空》
·说的就是你
·盲人摸象(新寓言)
·你还“气得要死吗”?
·我看周永康落马
·道成肉身=神造精子+人的卵子?
·我读圣经有两点小亮光
·可怜天下父母心
·远志明 对 柴玲性侵案鉴察我们的光感和盐味
·妄自尊大谈预定
·“信与不信不要同负一轭”是指婚姻吗?
·恭贺你被魔鬼撒旦攻击了
·读经拾零:哪对哪?
·禽兽不如的你我
·从“东方之星”客船翻沉事件想到死
·如果有上帝,为什么……
·弟兄姐妹们,你选择律法还是选择爱?
·这般父爱……
·人与狗
·默示的,不都是神的话
·娱乐性的爱
·顺服小议
·感恩……
·中国人的堕落触目惊心
·谈谈“肉体是无益的”
·“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解套了
·废掉“十一”规条又如何?
·求必得着吗?
·你是义人还是罪人?
·烦人的教诲
·不用在意教会内部的“间谍”
·我们基督徒大多只想当皇帝
·我理解圣经里的近亲婚配了
·基督徒可以施行跪拜礼吗?
·不要轻易定人家异端
·神人•人人•鬼人
·中国官员迷信现象之我见
·属神的眼光看屠呦呦获诺奖
·井中蛙与非基督徒辩论实录
·井中蛙与非基督徒辩论实录(续篇)
·看神乎?看人乎?
·远志明性侵案真的与他人无关
·远志明性侵案真的与他人无关(续篇)
·悲呼,史蒂芬.霍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你现在就用温柔的言语跟我说话”--神对我说

   “你现在就用温柔的言语跟我说话”
   --神对我说
   
   (太 5:5)温柔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承受地土。
   

   (弗 4:2-3)凡事谦虚,温柔,忍耐,用爱心互相宽容,用和平彼此联络,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
   
   温柔,一个美丽迷人的字眼,从圣灵的源头而来,成为基督的样式,是作盐的滋润和作光的照耀,是存在心里的善发出来的馨香。
   
   还在抵挡神的时候,温柔就在我心里,诱发出多少美妙的遐想,我想望沐浴在友人温柔的目光下,我期盼儿女用温柔的脸色仰望我,我更渴慕妻子用温柔的心爱着我……
   
   我只是希望别人能温柔地对待我,我却很少考虑用温柔对待别人,让温柔能象面团那样,在我里面发酵起来,让我象水一样,成为温柔的载体,溶入这个世界,润物细无声,让世界更加和谐与美好。
   
   我处理身边许许多多的事,因为不以温柔相待,血气方刚,得理不让人,失理还犟嘴,本该化怨为爱的,结果不去旧怨,且添新仇,给自己和别人平添一层烦恼,也因为不温柔,本该办通的事情,却梗阻在那里。这样的教训太多了,我也试图改掉这个害人不浅的毛病,就是改不了。
   
   改不了,慢慢的,我却用一百个歪理,掩饰一个真理,也就是说,谎言说一百遍,就成为真理,我居然还接受了我不温柔的习性。
   
   我想,当一个中国人,是不是天生没有温柔的料?不说别的,就论说话吧,如果有谁能说话温柔,那就是稀有动物了。文化大革命时期就不用提了,阶级斗争啊,全国处处疯狂的人儿在歇斯底里地呐喊了,嘴上喊声音太小,用高声喇叭喊,文斗不过瘾,发展到武斗,枪炮开始发言了,声音够大的了。现在呢,国内,阶级敌人消声匿迹了,国外,帝国主义与我们勾肩搭膀了,归理说,讲话不用吓人的大声了吧?温柔该回到人性来吧,不,你看,国家开会也好,村屯也好,会上发言,不论是台上的,还是台下促膝讨论的,不论是党和国家的领袖,还是一个普通的农民,都是血气方刚慷慨激昂的。
   
   不信你看电视屏幕上的,记者在街头随机调查,无论是谁,不都是面对镜头气吞山河呢?
   
   平日,朋友在家相聚,或是熟人街上见面,只要一开口,好象不是交流勾通,而是角逐激情比试嗓门,就是家里的饭桌边,一家人七嘴八舌,声音也是一浪高过一浪。
   
   听说,中国人为什么普遍嗓门过高,那是因为几千年专制统治下,官腐民败,大家都觉得没有安全感,说话大声,那是给自己壮胆。此话有无道理,我无从考证,不可否认的是,在中国大陆,大多人吼着说话,那是不争的事实了。
   
   信主以后,知道主耶稣温柔如羔羊,却有胜过世界的力量,也看到主屡屡教导我们要温柔,也暗合自己的心思,自己过去心里刚硬,吃过无数的苦头,这个教训也太深刻了。于是,我活在世上,虽然还没有安全感,但是我得了耶稣了,我可以在他那里得到安息了,我还恐惧什么呢?我也该温柔下来了,我试图改掉自己暴躁的脾气了。
   
   可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我老是改不了,心平气和时还能温柔,心里烦躁时就不能温柔了,遇到话不投机就要出言不逊了,受到别人言语上的攻击,更不能自持,马上就要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了。
   
   有时候传福音,事先自己告诫自己,一定要温柔哦,可是,传福音的过程中,见到别人那顽梗的态度,受到那睥睨蔑视的眼神,一股怒火就从心底窜起,温柔的告诫,早已摔到脑后去了,不是不记得温柔,而是要出一口恶气,不顾三七二十一,先让自己痛快再说。
   
   老我还是不改,所有不同的是,过去“不温柔”之后,会找出一百个不温柔的理由,为自己开脱良心上的遣责,自己也心安理得了,成了基督徒之后,“不温柔”之后,受到了圣灵的责备,愿意悔改,表示以后要温柔。我不知道悔改多少次了,就象一则笑话说的:“戒烟有什么难,我已经戒了一百次了”。我改掉不温柔的坏脾气,还不止一百次呢!
   
   我自己是没办法改了,我就祷告,求主改造我,破碎我,象雕刻艺术家那样,把不是脸的地方刻掉,留下来的,是一件精美的艺术品,我也求神把我里面不温柔的东西拿走,把温柔的东西放进来,把我改造成为一个神合用的人,我敢肯定,我恒切的祷告,天父会垂听的。于是,我象看热闹一样,看看神是怎么在我这么一个顽梗的人身上动工的?他又是如何让我温柔下来的?
   
   过了几个月,有一天清晨,我开始例行祷告,说着说着,慢慢的,一个非常温柔的声音,十分清晰地在我心里说话:“你现在就用温柔的言语跟我说话。”
   
   我愣了一下,停止了祷告,不由自主地回答那个声音,“是的是的,我温柔。”我立即放低声音,缓缓地说,心里却是异常的平静,然后是深深的感动……
   
   是的,平时,我向父神祷告时不温柔,语言生硬,特别是,想起我的多少年多少代背弃神的国家,想起我被魔鬼卖了还替其数银子的同胞们,想到我受逼迫的家庭教会的弟兄姊妹们,愿神的国降临,求神在逼迫我弟兄姊妹们的人的心里做工,让他们刚硬的心软化下来,让他们狭窄的心胸留下一条缝,容得下我的家庭教会的弟兄姊妹们,祷告着,我是带着血气和怒气的。
   
   我原以为,神会象雕刻艺术家那样雕刻我,我不知不觉中,蓦然回首,我就成为一个温柔的人啦,谁知道他是以这样的方式改造我。
   
   是啊,“你现在就用温柔的言语跟我说话”,我相信是父神在我里面说话的,这句话,让我十分惭愧,我真的无地自容啊,想想,我连跟创造天地万物的神讲话都不温柔,我连对为我舍命的主都不温柔,你说,我还能对谁温柔呢?
   
   从今以后,我开始用温柔的言语与天父交通,在祷告里磨掉我的血气,培养一个温柔的性情,活出基督的样式。
   
   我现在还没有温柔,这个功课很难,我连表皮都没学到,我会好好学习的,我相信,有圣灵保惠师看顾,我会越来越温柔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