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中蛙
[主页]->[人生感怀]->[井中蛙]->[我的啃黄瓜的老姊妹]
井中蛙
·神找人
·神岂是吃这一套?
·得蒙垂听的祷告之一:听者有意
·得蒙垂听的祷告之二:与神吵架
·得蒙垂听的祷告之三:一惊一乍
·主啊,留我在地狱里吧! (小说)
·我背圣经的点滴见证
·得蒙垂听的祷告之四:神送女儿上大学
·一种异样的感觉
·我自由,我感恩
·我的梦
·年前,我堂弟被汽车撞死了……
·我不愿意贬低别神
·因为人不知道明天
·问?先生哦, 我犯傻了....
·神为什么不让我回老家?
·“我不要死,我不要死”
·我们的神是殘暴的神吗?
·永别了,魔鬼的小巫术!
·转眼又是一年春
·井中蛙 大战 问?佛!!!
·问?佛 大战 井中蛙
·患难中的歌唱 ----我的车祸见证
·悼念小溪弟兄……
·小溪弟兄啊,你那太重的担子……
·我连垃圾都捡了……
·女儿的见证:我的学习经历——见证主的带领
·不信耶稣下地狱--答Bamboo朋友
· 堂叔去世留下的……
·你能欣赏自己吗?
·《圣经》真经不怕火来炼 ——兼答问?先生
·问?先生,你说得对……
·我们是这么信的……
·神对我说:“我才重要……”
· 问?先生,你说得对……
·正处、副处,最后都不知落在何处……
·生命原来是一片云雾
·你的口音把你露出来了
·爱,我愿意……
·“你不显老……”
·神为什么不让我讲道?
·我的一次很不乐意的奉献
·拆除十字架风暴之后的感叹
·一次得救永远得救吗?
·中国基督徒信仰不容乐观
·《空》
·说的就是你
·盲人摸象(新寓言)
·你还“气得要死吗”?
·我看周永康落马
·道成肉身=神造精子+人的卵子?
·我读圣经有两点小亮光
·可怜天下父母心
·远志明 对 柴玲性侵案鉴察我们的光感和盐味
·妄自尊大谈预定
·“信与不信不要同负一轭”是指婚姻吗?
·恭贺你被魔鬼撒旦攻击了
·读经拾零:哪对哪?
·禽兽不如的你我
·从“东方之星”客船翻沉事件想到死
·如果有上帝,为什么……
·弟兄姐妹们,你选择律法还是选择爱?
·这般父爱……
·人与狗
·默示的,不都是神的话
·娱乐性的爱
·顺服小议
·感恩……
·中国人的堕落触目惊心
·谈谈“肉体是无益的”
·“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解套了
·废掉“十一”规条又如何?
·求必得着吗?
·你是义人还是罪人?
·烦人的教诲
·不用在意教会内部的“间谍”
·我们基督徒大多只想当皇帝
·我理解圣经里的近亲婚配了
·基督徒可以施行跪拜礼吗?
·不要轻易定人家异端
·神人•人人•鬼人
·中国官员迷信现象之我见
·属神的眼光看屠呦呦获诺奖
·井中蛙与非基督徒辩论实录
·井中蛙与非基督徒辩论实录(续篇)
·看神乎?看人乎?
·远志明性侵案真的与他人无关
·远志明性侵案真的与他人无关(续篇)
·悲呼,史蒂芬.霍金
·我是谁?
·《圣经》里的三种狗
·夏娃与蛇对话时亚当在场
·答一位网友的来信
·大卫的子孙耶稣啊,可怜我吧
·读经识乌鸦
·空气.灵魂.上帝
·何为亵渎圣灵?
·有感于女司机各路神灵谢个遍
·老人当自重
·那挂葡萄有多重?
·“试探”与“试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啃黄瓜的老姊妹

   我的啃黄瓜的老姊妹
    不知道是什么原故,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注意到了我们教会的一位老姊妹。
    她年近七旬,146厘米的个子,身材瘦削单薄,一身的农村老奶奶的打扮,冷天,穿一条黑色的宽筒裤,一件藏青色唐装,腋下严严实实地紧扣着一排扣子。热天,着一身碎花套装,裤子颜色深一些,衣服的颜色较浅。
    我知道,一般说来,一位农村老太太,没有不干活的,还能撑的,就下田,割田边草、插秧、割稻谷等活儿,实在经不起大田劳动的煎熬,还要打猪菜、捡柴火什么的,就是病了,还能下床,也得支起摇摇晃晃的身体,一面呻吟着,一面喂鸡呀、煮饭呀,咽下最后一口气,一生的劳顿才结束。既然做活儿,自然会有脏污的,可是,我的这位老姊妹的身上,看不出什么泥迹,也没有汗渍什么的,大概她身上这套衣服,是她最见得世面的了,上街不穿,走亲戚不穿,来到教堂亲近天父才穿上的。
   说起来实在不恭,她脸色呈古铜色,皱纹如苦瓜,颧骨高,腮帮陷,嘴唇突,下巴尖,额头反而宽阔,破坏了整个脸和谐,象一个倒立的三角形。

   
    礼拜天,她常常很早就来到教堂,也不扎堆闲聊,而是默默地绕过人堆,走到一个偏僻的角落,找到一个座位坐下,靠上椅背,全身似乎瘫在那里,不住地喘气,等到喘息顺些了,就起身,走到讲台前面,抽出来一张跪垫,对着讲台正中那鲜红的十字架铺展,自己则跪下去,膝盖、手肘、额头五体投地,一动不动的,整个身心,都溶入与天父交通之中。有一次,她祷告的时候,我刚好走过她身边,听见她用汉语夹杂着本地方言祷告,我就知道她没文化,半文盲都达不到,因为附近农村的弟兄姊妹们,来到教堂祷告的,懂汉话都用汉话祷告,可能他们认为,汉话是官方语言,全国通用的,很风雅,用汉话祷告,更能为天父垂听吧?看得出来,她也想用汉话祷告,只是汉话半生不熟,表达不出的意思,她就用本地方言来代替了。她大约祷告了半个小时,才慢慢起身,又默默回到原位,也是远离人群,不与谁交谈,坐在那里,低下头去,眼睛盯着膝部,似乎还沉醉在天父甘美的活水泉之中,一直到聚会开始。
   
    我注意她一年多了,不曾见她笑过,也不见她悲伤,除开与天父交通,她似乎没跟谁说话过。她的表情呢,似乎看不到一个基督徒特有的平安和喜乐,脸上异常的平静,这种平静,是一种刻板的平静,象一幅永不褪色的平面图,平静得几近麻木,没有生机。然而,艰难的岁月,在她脸上雕凿出来纵纵横横的纹路里,明明告示,她是久经风霜的。
   有一天,我从教会办事回来,不经意间,就看见我这位老姊妹,在一棵路荫下,坐在行人道边沿的梯等上,是席地而坐,没有任何垫坐的东西,身边放置两只空箩筐,一根扁担搁在箩筐上。
   
    她旁无斜视,低下头去,正在啃着手里的一根黄瓜,吃得津津有味。我估计她是卖了黄瓜,特意留一个下来,当作自己的午餐的。在街上吃东西有点贵,吃一个快餐,得花掉十斤黄瓜,吃一碗粉,也要花五斤黄瓜呢,省下五斤黄瓜,能买到两斤盐呢,盐得掏钱买,钱不容易挣,黄瓜是自家种的,摘来就是,吃粉也是填肚子,吃黄瓜也是填肚子,为什么放着现成的不吃,却要花冤枉钱买奢侈呢?
   
    我的老姊妹的背面,是一座富丽堂皇的大酒店,酒店的几个门口,相对站着两名俏丽的礼仪小姐,整个酒店的面子,是一幅巨大的玻璃墙幕,那幽幽的蓝光,大方在照在我的老姊妹的身上,至于大酒店里菜美酒香,是不泄漏出来的,因为酒店全都是窗户紧闭的,里面开冷气,外面烈日炎炎似火烧,里面还在打边炉吃火锅。
   
    我知道,在这个大酒店消费的,不是一般人,连工薪族也不敢,多是大官商贾们,上桌的,大多是毒蛇猛兽、乌龟王八等山珍海味的,大概吧,一桌的酒菜,足足够我的这位老姊妹一年的生活呢。
   
    是的,我们这地方,这般消费的,还不算少。我们这个偏远山区小城市,大多数县市是国家贫困县,是全省甩不掉的大尾巴,可是,就是这个贫困地区,人均存款,却列在全省的前茅,为什么,因为我们有一座富矿,这个人均存款的指数,是由几个矿大亨搞上去的,谁也不知道矿老板们有多少钱,本地有一次大矿难,被当地政府隐瞒案情而暴露出来,人们才知道,这些大老板,接近年关的时候,都要安排人手,一人背一个麻袋的钞票去进贡的。
   
    有一个矿老板,花了三百多万元人民币,买来一辆轿车,不到一个月,自己不小心,开车时车身被蹭掉了一块漆皮,虽然又漆上了,不知道还隐约看见痕迹呢,还是这样的痕迹在主人的心里老是磨不掉,结果呢,这位老板决定以半价卖掉这部车,再添同样的一辆新车……
   
    这样的事情,我的这位老姊妹也会耳闻过,耳闻了,又怎么样呢?
   我的这位老姊妹还在津津有味地啃她的黄瓜,我想上前去,跟她打招呼,我又怕让她难堪,我只好立住脚步看她,看着看着,不知道为什么,我真想大哭一场,我只好绕着道,走开了。
   
    我不知道,天父啊,你为什么让我见到这个场景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